1765 占豪微观点丨中国高铁目标是盈利吗?谬也!

占豪微观点丨中国高铁目标是盈利吗?谬也!

昨天一篇《原创丨习总一句话问出网友心声,中国高铁须再攀高峰!》是因习总那一问有感而发,几百条评论中百分之九十以上都认同高铁提速,特意挑出来几条不太认同的评论放出来是希望大家辨证看问题,问题越辩越明。看观点不同的评论,基本逻辑基本都是在于运营成本和企业盈利,也就是说提速会提升运行成本,铁总盈利目标就达不到了。譬如,一位铁路技术管理人员的战友就提出自己看法,他留言认为:


提速后会在动车组、工务、供电等多方面大大增加安全压力及运营成本,电费仅仅一个小的方面;成本的增加不能体现到票价的增长上,铁总改制后作为企业肯定会慎行;其实降速在723之前已经实施了,该事故的发生只是促进了全面降速。 支持在少部分线路恢复350,比如京沪高。


这位战友说得有没有道理?站在企业经营的角度来说,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认为他说得非常有道理,就企业经营视角个人也支持他这种看法。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在2016年两会上铁总回应高铁恢复350公里时速时的表态是非常合乎企业经营逻辑的,站在企业的立场毫无问题,没有任何错误,如果只是考虑铁总这个企业,个人也会这么认为。


但是,如果铁路只是为了盈利,作为垄断行业,涨票价就够了,连高铁都不用发展,这家企业的利润就会非常高,因为人口流动是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刚需,只要站在经营的视角思考问题,中国就不用有高铁,绿皮车和K字头就能让铁路成为最赚钱的企业。譬如,改制的广深铁路2015年盈利超过10个亿,而2015年的铁总则只盈利了6.81亿元。但是,同样是铁路运输,广深铁路的速度是什么速度?京沪高铁是什么速度?两个价格对比呢?所以,如果只追求盈利,把票价拉高到广深铁路水平,铁总能成为中国最具盈利能力的企业。另外,也有一些人认为高铁350公里时速技术上不成熟,降速也不是因为7.23。关于降速不是因为7.23这个说法既对又不对,对是因为少部分路段的确在7.23之前就开始降速了,但全面降速则是因为7.23。至于说技术上不成熟这个说法完全不成立,因为在2016年两会期间铁总的盛总已经明确表示,中国高铁技术领先,时速350公里技术上完全没问题,所以这个理由完全不成立。在建议提速的专业人士当中,不少都是中国铁路建设的最高级别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别告诉我他们不懂技术、不了解情况。


然而,事实是这样吗?非也!一直以来,中国铁路的根本目标实质上根本不是盈利,我们发展铁路最初是铁道兵为了国家发展、人民福利建设的铁路,改革开放后铁道部承担的责任主要是修建铁路和保证民生,为国家经济发展承担责任,做出贡献。由此可以看出,中国铁路从诞生那天起就不是用来盈利的,这和西方国家私有制的铁路公司有本质差别。为什么有这样的差别,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是落后国家,后进要想追赶必须超常规,赶时间周期。所以,中国铁路不是为盈利而来,而是为国家发展、为人民福利而生。


如果说过去中国铁路是为国家发展、人民福利而生,那么在当前中国的发展阶段,高铁还担负着推动中国的“一带一路”发展的大国战略、以陆权回归以平衡美国独霸海权、中国制造的名片、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和奠定中国引领世界大国形象的战略目标。这五大目标任何一个拎出来,其对国家的整体利益都远比铁总盈利重要得多。所以,站在国家整体利益上看,铁总盈利这个目标根本就是个伪命题,把中国铁路的发展目标放在盈利上是战略短视的行为。


如果大家关注一下资本市场资本投资企业时的选择,他们投资一个朝阳产业中的企业绝不会以盈利为目标,而是以争取市场份额为目标,以最快的速度拓展市场为目标。甚至,为了争取市场份额和快速扩大市场,资本不惜以巨大的资本投入去补贴终端用户以实现市场的快速膨胀和增长。只有当企业成熟之后,到了该收割的时候他们才会追求上市、盈利、套现。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资本为了追求更大的利益是愿意冒着风险去做投资的,为了市场甚至不惜冒烧钱的风险。由此可以看出,资本是具有战略眼光的。


相比资本,国家更应该具有战略眼光,我们要考虑一个对国家来说具有战略意义的项目时,绝不能只考虑项目本身的经济收益。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单纯从自身的经济利益去考量,进行大规模军事投入毫无意义。但是,现实是,没有足够强大的军事能力,莫说经济成果,连命都保不住。所以,国防虽然是纯投入没有经济产出,但其却是必须投入的项目。高铁的战略意义在上面和昨天文章《原创丨习总一句话问出网友心声,中国高铁须再攀高峰!》中占豪已做详述,这里不再赘述,这里只想说的是,为何具有如此战略意义的项目,我们却一定要单纯以是否盈利来衡量呢?


在占豪看来,国家应对铁路行业进行战略扶持,国家在最高层面对铁路发展做出战略规划,然后国家根据指定的高铁发展战略进行相应的财政补贴、税收优惠、融资优惠等方面的支持。与此同时,为提升盈利能力,铁路应该考虑战略投资一些服务性强的物流公司,然后将铁路资源与之对接,推动铁路在精细化服务方面的能力从而提升盈利能力。


只要铁路能保证运力,保证高铁快速发展,保证这种发展能带动国家战略的推动,那么铁总的任务就是完成得好,否则就是做好盈利,如果贻误了国家战略目标,那也是本末倒置不合格。


因此,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国家应该调整过去些年关于铁路改革中存在的问题,重新对中国高铁进行战略定位,重新制定符合国家战略计划的铁路发展计划。至于铁总是否盈利,应该放在这些战略目标后面,如果能实现盈利当然更好,不能实现盈利也要保证战略目标的实现。因为,相比战略目标,铁总多赚几十上百亿和少赚几十上百亿对整个国家战略利益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国家不能因小失大。


当然,就具体操作而言,个人看法:


一、国家应制定高铁战略发展规划,一定要让高铁起到战略引领作用,可以考虑对铁路装备企业进行技术进步的税收激励和国家奖励。


二、应首先对繁忙的线路进行350公里时速的恢复,恢复宜早不宜迟。


三、至于不够繁忙的线路,可以稍晚一些,在客运量上来之后再把速度恢复到350公里的时速。


四、规划线路应继续以350公里标准和更高标准设计,哪怕投资成本稍高一些,因为将来改造成本会更高。


中国高铁的发展应该放在国家战略层面思考、布局,决不能放在企业层面思考,否则企业会把追求盈利作为自己的目标而忘记了属于自己更加重要的职责。对于更加重要的职责,须由更高决策者来告诉铁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