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1 占豪原创丨中国财富大转移,一个小技术变化就引发数千亿的财富易手!

占豪原创丨中国财富大转移,一个小技术变化就引发数千亿的财富易手!

据网友爆料,西部某省会城市出租车出现大规模罢运,目的是为了抵制网约车。对这一事件的发生,占豪并不感到任何奇怪和意外,因为各地类似事件已发生过多次,此起彼伏。之所以发生这样的事件,根本原因是时代进步背景下相关受损的利益群体为了维护自己利益所做的诉求抵抗,这是任何时代进步过程中都会出现的局部现象缩影。


本文无意去评判事件中的孰是孰非,也不打算站在任何立场去评判相关细节,而是想借此事件的相关现象,向战友们阐明一个道理:


人类社会随着技术的进步,在量变引发质变的进程中,偶然一个小变化就可能引发蝴蝶效应,带来社会财富的大膨胀、大转移。作为时代的社会人,若找到了其中蕴藏着的机遇并将其挖掘,只是抱残守缺以固化的思维应对社会变迁,那么自己不但会错过时代,甚至可能会成为时代变迁的被淘汰者;相反,如果把握住机遇,巨大的财富膨胀和转移就会使你快速成为时代的弄潮儿,成为引领社会发展的先行者。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一直处于时代剧变期,这一进程已持续三十多年。在这一时期,中国创造了巨量的社会财富,这些财富不但在不断膨胀,也在随着时代的进步、变迁而发生着快速的转移。然而,中国的这一格局未来持续的时间将不会太长了,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预计大约还有二十年时间,其中过去5年和未来5年是最重要的变迁期,接下来的15年就是最后的机会,过了这个时机周期,中国将成为发达国家,市场重大战略机会将变得越来越少,社会财富的大爆炸和大转移将会大大放慢。对此,战友们要有一个深刻的认识,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曾不止一次表达过这样的观点。


我们以出租车行业为例来讲解这一现象。


我们知道,在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出租车是没有市场管理的,那时开出租车很自由,只要有钱买一辆二手破车就可以跑出租,赚钱非常快。占豪有个中学同学,他的父亲从80年代末到90年代中后期开出租车,家庭条件非常好。但是,这种缺乏管理的经营也带来了严重的管理问题,各种黑车满街跑,甚至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群体会把某车站或需求密集区给包起来收保护费。后来,为了加强市场管理,政府出台了准入制度,由此就有了至今运营差不多二十来年的垄断出租车行业。


有了准入门槛,自然这个行业就成了一个封闭的市场,客观上形成了市场垄断。在这个垄断的市场里,行业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既得利益者,只是不同层面的既得利益持有的利益或多或少而已。譬如,夹在中间的出租车公司就是很大的食利层,出租车公司人非常少,但每年旱涝保收的营收非常之高,往往这个群体都和当地政府有较为密切的联系。


在这个既得利益群体之中,出租车司机是最基层的既得利益者,但哪怕如此,在一个中部省会城市的一辆普桑出租车,其市场出让价格也可达到五六十万。也就是说,出租车的营运资格它所产生的溢价高达50万甚至更多。这一数字若放在一二线城市会更高。全国大约有137万辆出租车(截止到2014年底),假如一辆出租车的营运资格的市场溢价平均是40万,那么这个垄断的出租车行业的市场估值就是5480亿。这一市场估值就是这个行业所拥有的垄断资产,是这个行业相关持有人的财富,这些资产在网约车出现之前他们可以随时变现。


想想看,137万辆出租车,其直接涉及人口利益至少500万到1000万,涉及的利益预计在5000亿(估算)。但是,这一切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仅仅在技术上出现了一个网约车的移动互联网应用,这一行业就被颠覆了,5000亿的估值快速丧失。3年多前,一部中部城市的出租车营运资格还能价值50万,如今估计10万都不值了,因为自己买个私家车加入网约车就能运营,干嘛还要花钱买什么营运资格?何况,网约车的车况条件比出租车要好得多。过去,开出租车在中部城市没有五六十万不可能;如今,七八万买辆新车就能开网约车了,如果花五六十万买一辆高档轿车直接就开高档专车了。谁还会去挤破脑袋进出租车这个行业?


网约车刺破了出租车行业的价格泡沫,使得这5000亿的市场财富瞬间消失了。那么,这些财富去哪了呢?被技术创新的人拿走了。


现在,滴滴打车的估值已经接近300亿美元,神州专车的估值也有300亿,优步打车中国公司的估值估计也在100亿美元以上,这些加在一起就有450亿美元了,两千多亿的估值。未来,这些公司的估值还会因为向三四五线城市延伸而进一步提升。


看看,原来垄断出租车市场的估值资产,就因为一个小小的技术进步就全部用市场的力量被依法拿走了。而且,站在政府和整个社会利益角度来说,大家对此都乐见其成,因为这降低了社会的运行成本和提升了民众福利。


这就是市场的力量,这就是技术进步和创新的力量,这就是社会的发展趋势。而这一切的过程,仅仅用了两三年的时间,你能相信吗?如果没有实际发生,相信谁都不信,但这事就在我们眼前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所以,要相信市场的力量,要相信技术的力量,要相信社会进步的力量和发展趋势。面对社会进步和时代剧变,若自己不跟着社会进步,其结果就只能等死;相反,若跟上社会前进的脚步,用技术、创新找到了社会需求的痛点,就社会来说是福利的增加、经济的发展,就个人来说不但能快速创造财富,还能瞬间将另一个市场池子中的财富吸为己有!


创新!创新!创新!重要的话说三遍!


另:

今天有好几个战友兴奋地留言,豪哥文章中的建议被采纳了,中学语文课本中《南京大屠杀》那篇课文不换了。的确,占豪也看到了人民网的消息,消息说语文出版社“决定把温书林所写的《南京大屠杀》作为课文保留,张纯如所写的《南京大屠杀》片段,作为附文让学生比较阅读,两篇课文体裁、题材相同,写作角度和表现手法不同,一个着眼于面,一个立足于点,从而让学生更加全面而深刻地认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激发学生的爱国主义情怀,培养他们的爱国主义精神。”


关于更换《南京大屠杀》这篇文章的问题,占豪仔细研读了温书林写的《南京大屠杀》和张纯如写的《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中节选的《死里逃生》。不是说爱国华侨张纯如小姐的文章不好,而是温书林先生的《南京大屠杀》更直白、更宏观、更能体现日本侵略者的残暴杀戮,更有利于让我们的孩子了解过去的宏观历史,占豪认为不应调整掉温书林先生那篇文章,而应将张纯如小姐的文章作为辅助阅读,后来语文出版社采纳了这一建议。这一建议个人最早在5月24日凌晨的新浪微博提出,5月25日在微信写了《微观点丨《南京大屠杀》小学课文该不该换?我们都该关心!》这篇文章。对于这篇文章没有调整,个人认为意义非常大,因为这关于到我们如何教育我们的孩子,关乎到我们孩子对南京大屠杀的记忆,网友在互联网上的普遍监督带来了良性回馈并得到了好的处理结果。 从这一高效的调整我们可以看出,互联网的确在快速改进我国的社会治理,包括政府的执政能力提升、社会监督能力的提升我们都可以看得见,这就是我们社会的进步体现。不过,这里还是需要再强调一下《微观点丨《南京大屠杀》小学课文该不该换?我们都该关心!》文中所强调的另一个建议,即基础教育的教材编写应广泛征求社会意见,特别是涉及到三观和意识形态的语文课本编写更是如此,在互联网时代政府执政都互联网+了,我们的语文课本更应该借互联网的东风,这样我们的社会进步会更快一些,社会各方向的良性互动就会多一些,社会矛盾就会少一些。


最后,再次提醒战友们,进行舆论监督不是跟着某些别有目的的人造谣传谣,而是应该依法、理性地发出声音,提出诉求,表达意见,在习总如此关注互联网的时代,在最高层密切关注社会去请的现在,老百姓的声音海里实际是听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