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2 占豪原创丨朝鲜“三顾”韩国连遭拒,两国打什么哑谜?

占豪原创丨朝鲜“三顾”韩国连遭拒,两国打什么哑谜?

朝劳动党七大有不少重大变化,譬如朝不再像过去那样动不动要进行核战争云云,而是称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在七大上,金正恩身着西装,很多政策的措辞都与过去有较大差异,这些迹象都表明朝在对外政策上和内部经济发展方面开始有了重大调整的迹象。


七大之后,朝政府换了外长,并且在过去一周之内连续三次向韩国提出进行高级别军事对话的请求。不过,可能令朝自尊心受挫的是,韩国朴槿惠政府连续三次都冷冰冰地拒绝了朝方的请求。在第二次被拒绝后,朝方还对韩方的态度进行了外交抗议。那么,朝为何突然要求和韩国进行高级别军事对话?韩国又为何不答应?他们各自都在打什么算盘呢?


朝方要求与韩国进行高级别军事对话的意图


朝方为何要求朝韩两军进行高级别对话?其为何不重返六方会谈?为何在这事上没有与中、俄互动沟通,也不向美国表态,偏偏就选中韩国进行高级别军事呢?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朝方这么做根本目的在于,是想要韩国政府默认其拥核地位!


为何不与中俄沟通互动?因为中、俄两国都不可能承认朝是有核国家,无论朝方怎么自称说是有核国家,中、俄都不可能认可,这是国家利益和地缘局势决定的。对这一点,朝方应该也是深知的。


可能有人会问,为何中国支持巴基斯坦拥核,却不支持朝方呢?


事实上,中国之所以支持巴基斯坦拥核,是因为印度拥有了核武器,中国不得已才有此对冲。相比南亚次大陆,东北亚根本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无论是韩国、日本,中、美、俄都会反对其拥核,在这方面相关国家的立场一定是一致的。所以,朝既不与中、俄进行互动,也不向美国表示态度,而是转向了最弱的关键方——韩国,试图以“友好”对话的方式让韩默认其拥核地位。


对韩国来说,一旦默认,半岛南北打破僵局,朝方在半岛南北关系上就拥有了非常大的主动权。试想,连韩国都承认了,其它国家必然非常被动,那么接下来在半岛问题上就会被朝方牵着鼻子走。为了达到目的,朝方一边“软语向韩”示好,一边又指责韩国不进行对话,还一边威胁韩国一旦开战就是民族受害······总之,招数用尽,朝方是招数用尽。


在这件事上,中国、俄罗斯、美国都没有表态。之所以不表态,原因恐怕无非在于三国一方面都不承认朝方拥核,另一方面都知道朝方的所求请求不过是一厢情愿,不可能成行。所以,此时也不是插嘴的时候,大家也先让他们表演着了。让朝方碰碰钉子,什么时候思路回到人间了再对话也不迟。


朴槿惠政府为何连拒朝方提议


对于朝方的提议,朴槿惠政府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拒绝,朝方的投机性意图不可能实现。之所以如此,根本原因有三:


一、韩国不可能承认朝方拥核。


朝方的这种投机性的“对话”诉求,是要韩国默认其拥核,朴槿惠政府又不傻,怎么可能承认朝拥核?一旦承认,又怎么利用中美俄推动朝去核?如果朝方拥核了,韩国必然会受到安全威胁,同时未来真的要实现统一,韩国的话语权将会被大大削弱。所以,无论朝方用什么方法,都不可能让青瓦台在这种情况下展开与朝方的对话,韩国政府不可能承认朝是拥核国家。


二、韩国现阶段不可能摆脱美国与朝方进行官方沟通。


过去几年,朝方对外政策诡异多变、反复无常,并且连续进行核试验,已经破坏了南北的一切信任,双方已经濒临敌对。在这种情况下,韩国最需要的是美国的军事保护,青瓦台怎么可能抛开美国与朝方进行对话?


很显然,现在不是金正日时期,朴槿惠更不是卢武铉,物是人非。所以,朝方的这种表现说明其外交上是很不成熟的,提这些不切实际的诉求是不可能得到认可的。而且,上来就是高级别军方对话,根本不可能实现,这都是瞎耽误工夫。


三、哪怕南北双方要对话,一定也是政府、政党之间对话而非军方。


其实,哪怕南北真的要展开对话,那也应该先是政府、政党之间,绝不可能上来就是军事对话,政治上都缺乏互信的情况下如何谈军事对话?而朝方抛开政治方面的对话诉求,直接要进行高级别军事对话,除了说明朝方投机外,也表明其是缺乏诚意和外交经验。


那么,什么情况下朝韩双方才能回到正常的对话道路上来呢?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朝方需要做到三点:


一、要先端正态度,首先多与中国、俄罗斯沟通配合,在重返六方会谈上达成一致意见,然后由中俄配合对半岛南北关系进行斡旋,与韩国进行沟通。这件事基本上是半岛重回正轨的基础,朝方试图以自己之力改变局面根本不可能,没有大国斡旋担保,谁会信任一个之前反复无常、难以捉摸的小国政府?更何况,若不是局势上的确迫使美国接纳对话建议,美国又怎么可能认可对话呢?


二、不将“拥核”作为对话前提条件。在当前国际局势和地缘格局下,全世界基本不会有国家承认朝鲜是拥核国家,中俄美三大国不可能承认,欧盟国家也不可能承认。所以,只要朝方将“拥核”作为谈判对话的前提条件,那么这个对话就不可能成行,这一点毫无疑问,朝方的任何投机都不可能获得结果。


三、先政经后军事。朝方试图直接与韩国进行高级别军事对话,在政治、经济对话与合作都无法进行的情况下,又不是战时,怎么可能进行两军对话?所以,朝方想进行对话必须先易后难,先进行政经的对话与合作,在时机成熟后再进行军事对话。


对中国来说,朝方七大后的变化是个好现象,但变化后还没有看到更多实质性行动,所以这种变化还没有务实到脚踏实地,还在浮想联翩,中国还需要一边做工作一边等待。对中国来说,如果朝方是真的要展开对话,真的要改革开放,中国当然欢迎并支持;相反,如果朝方依然反复无常,政策缺乏透明和连续性,那么中国恐怕在半岛局势上对其也爱莫能助了。


对中国来说,重点依然是如何对冲和防范美军在韩国的反导系统部署方面,这才是中国最关心的大问题。一旦美韩真的确定了行动,中国必须有相应的额对冲措施。所以,相比关心朝方态度,中国更加关心现实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