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7 占豪原创丨美国玩货币紧缩,中欧日为何都玩宽松?巴西等国为何又玩不起?

占豪原创丨美国玩货币紧缩,中欧日为何都玩宽松?巴西等国为何又玩不起?

我们都知道,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逐渐蔓延,并在2008年引爆全球金融危机。2008年,在美国的倡议下,G20达成了共同救市的一致意见,全球主要经济体联手救市,展开货币宽松和经济强刺激政策。那一次G20救市的强刺激,中国贡献力量最大,但在世界范围内的效果其实也就是一两年的效果。


2010年,欧债危机就爆发了,其它不少国家的经济都开始陆续出问题,美国则一轮轮地搞量化宽松一直搞了四轮,直到量化宽松所堆积的美元货币让美国自己都感到有些害怕,担心再宽松下去一旦美元信誉崩溃可能会导致通胀反噬美国经济。于是,美国又玩起了加息预期,从2013年底就开始放风要终结QE,到2014年7月开始走强势美元,2014年底终结QE后开始酝酿加息,到2015年年底才搞了一次加息。最近,美联储又在积极推动新一轮加息预期,并且还以美联储缩表(关于缩表评论,请参考占豪前面文章《原创丨美联储缩表,耍得什么花招?对中国有何影响?》作为后续推动力继续刺激国际市场上的美元回流美国市场。

而在美联储制造加息预期的背景下,日本最早玩宽松,所谓安倍经济学就是玩货币宽松,如今甚至已经开始玩起了负利率;接着欧盟玩量化宽松,现在也玩起了负利率。


中国与日欧不同,中国玩货币宽松相对较晚一点,到2014年底才真正松动货币政策,开始进行双降宽松。但是,相比日欧,中国一直声称是稳健的货币政策,因为迄今中国的一年期存款利率仍然有1.5%,中国存准依然较高,所以总体上中国并不像日本和欧洲那样玩得是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


那么,为何2008年大家一起推动宽松货币政策救市玩强刺激,到了后来货币政策方面为何美国向左而日本、欧盟和中国却都向右?其它国家为何又宽松和紧缩不一?这背后到底是什么逻辑呢?


事实上,美国和日本、欧盟、中国的货币政策之所以出现了完全相反的货币政策,根本原因在于国家经济现实利益已经发生了方向性分歧。


对美国来说,随着连续四轮的量化宽松,其资产价格已经大涨,原来私营部门的债务压力因为资产价格的上涨而减轻,同时又由于美政府更大规模发债而刺激经济,使得美国私营部门的债务一定程度上转移到了美国政府和美联储手里。然而,资产价格炒高了,就得有人接盘才能赚钱,所以美国需要制造加息预期,制造国际上的地区混乱以推动国际上的美元流入美国市场接盘高位资产。


对美国来说,只有不断有美元投资资金的流入,才能维持住美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只有待国际上资产价格因为美联储加息普遍下跌,美国机构才能出击到世界上收购廉价资产来获得未来的投资收益以解决自身的经济问题。在这种逻辑下,美国自然需要加息。


对欧盟、日本和中国来说,由于美联储的加息预期,必然会有一部分美元流动性逃离这些市场进入美国市场,这样就使得市场上的流动性会因此紧缺。流动性紧缺,就会导致货币价格走高,货币价格走高就会导致投资和消费收缩,也就会抑制经济发展。在这种背景下,无论是日本、欧盟和中国,都必然会采取货币宽松的政策予以对冲,否则经济会因此快速下行,一轮基于该国经济危机就会爆发。


那么,为何日本最先宽松,接着欧盟宽松,再接着是中国宽松呢?在占豪看来,这正是经济综合实力的体现。在这三个经济体之中,日本经济增长能力是最弱的,所以安倍政府最早玩无限制宽松;接着欧盟在欧债危机连续的拖累下,不得不玩起零利率、量化宽松和负利率;中国实体经济可持续增长能力最强,所以受影响也最晚,中国是支撑到2014年年底才开始适度放款了货币政策。


在美国不断制造加息预期的背景下,日本、欧盟和中国先后都玩起了货币宽松,但像巴西等国家却不得不紧缩货币,于是经济率先崩溃。巴西从2012年经济就开始熄火,到2014年和2015年陷入了经济危机,两年GDP增长分别为0.1%和萎缩3.8%。2016年1季度巴西经济也非常惨,预计全年萎缩将依然超过3%。其它拉美也有不少国家出现了负增长,委内瑞拉国内已经出现了很严重的饥饿问题,哄抢物资的事情时有发生。


那么,为何像巴西这样的国家不玩货币宽松而是货币收缩?最后促使经济快速崩溃呢?这里根本的问题逻辑就是——严重的通货膨胀。为何有严重的通货膨胀?国家工业生产能力太弱,产业结构单一,在资本出逃、货币贬值的情况下,在内部缺乏生产、生活物资的情况下,促使通货膨胀率大幅提升。为了对付通胀和资本外流,巴西政府基准利率都已经升到了14.25%,但哪怕如此雷亚尔在国际市场依然无人问津,通胀率依然高居不下。在经济陷入衰退,民生陷入困难的背景下,巴西总统罗塞夫也被弹劾停职半年,未来甚至可能被赶下台。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在美联储搞货币紧缩预期、玩强势美元的大背景下,这个世界上也并不是任何一个国家都有资格、有能力玩货币宽松。能以货币宽松来对冲美联储紧缩政策的国家,都是经济实力比较强的国家,这些国家一般须有三个共同点:


一是强大的制造能力能保证国内的物资供应。


只有强大的制造能力,才能不至于因物资短缺引发恶性通胀,否则像巴西等国那样因物资紧缺出现恶性通胀,货币政策就没有宽松的空间。无论是中国、日本、欧盟,都有强大的制造业。


二是有足够的外汇储备。


如果没有足够的外汇储备无法应付资本外流,一旦汇率出了问题,经济将不堪重负,通胀压力下哪里有宽松空间?当然,像欧盟那样拥有相对较为国际化的货币也有和外汇储备一样的效果。


三是有足够高的储蓄率。


只有足够高的储蓄率,才能不至于银行体系出问题,金融体系没问题经济才能稳定。当然,日本情况有些特殊,日本虽然现在表面储蓄率不高,但那是日本人的储蓄都买了国家债券,本质上还相当于储蓄。国家有相应的储蓄率作为保证,经济的需求也就有保证,需求有保证同时又有供给,经济总体抗风险能力就会更强。


正是基于上述,我们才看到在美联储晚期加息预期游戏后,日本、欧盟和中国才陆续不得不宽松货币以对冲流动性压力和经济增长压力。至于巴西为首的拉美国家和一些经济结构单一的国家,之所以玩不了日本、欧盟和中国这种宽松游戏,是因为他们不具备上述三个条件。也正是不具备上述条件,经济也才陷入了危机。


当今世界已陷入了经济滞胀周期,由于美国并未拿出新的领导世界经济增长的对策,本质上各国现在都是硬挺,看谁能挺得过,谁最终支撑得住,支撑不住就只能倒下。


相比美国,中国给世界找到了一个发展之路——“一带一路”倡议,从现在看这是唯一能够在世界不发生大规模战争的情况下,以和平的方式解决当前人类经济增长危机的出路。


但是,由于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一带一路”倡议虽然对当前经济问题的病症,也真能解决未来世界经济发展问题,但其见效还不饿肯那个那么快,正所谓去病如抽丝。在这个去病和抽丝的过程中,仍然将还会有不少国家倒下。未来,最终世界能否得救,就要看各国能否携起手来,推动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让中国这个大国平台引领世界走出危机。也可以换句话说,谁能率先融入这一战略,谁就能避免崩溃,因为这是迄今唯一值得搏一搏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