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8 占豪原创丨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朝这是要华丽转身?

占豪原创丨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朝这是要华丽转身?

昨天文章《原创丨住房、医疗、教育压力山大,都是市场化惹得祸?》评论新“三座大山”,有战友留言说:你这样的文章是最不讨巧的,既无法满足意识形态倾向明显的读者,因为你主张市场化但又不主张自由市场化;也无法满足对民生不满的读者,因为你竟然不和发达国家直接做静态对比,不把一切责任都归于政府,而是谈历史、发展和辨证中的问题和未来思路,大家更关心现在的问题而不是来龙去脉和未来的发展;当然相关部门可能也会不满,因为这篇文章最终还是把最重要的责任落在了政府的监管上······总之,看完这位战友的“肺腑之言”和善意提醒,意思是这种文章以后应少写,对占豪都是坏处没好处,出力不讨好。


其实,写这篇文章之前已经酝酿了几天,题目放在手机的记事本里已好些天了,一方面因为写这样的文章累,说得必须有理有据,独立思考和客观理性想做得到并不是那么容易;另一方面也知道一定会有比较大的争议(看评论也就知道了,一些极端的言论没放出来)。但是,个人还是决定写出来,因为这就是占豪一贯的做人做事态度,是个人的三观,这应该是跟着读占豪文章多年的战友们都很清楚的。


为什么这三个问题上争议这么大?个人认为根本原因在于三点:


一是的确这就是现实社会问题,关乎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大家都会站在利益角度考虑问题。每个人感受不同,知识面不同,看待问题视角不同,价值观不同,所以不争议才奇怪。


二是因为大家都更考虑自身利益问题,所以大家代表的都是自己所在利益层的利益,每个阶层对这些利益的感受有明显差异,同时也很难换位思考看到其他群体的视角和利益,所以大家的意见必然是广泛不一致的。


三是大多数人在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论方面是缺乏经验和哲学思维的,这导致了很多人习惯于静态看问题,而不是以历史和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或是活在历史中却又对历史现实缺乏全面充分了解,或有活在对其他国家的静态印象的幻想中,总之是拿一个理想的乌托邦与现实对比,越对比当然就越不爽。没有大历史观,没有从发展的角度看问题,没有从全面统筹的角度看问题,结果当然是各方意见不一,大相径庭。


这个话题的确很不讨巧,因为没有满足任何一方,既不像一股脑骂政府那么讨发泄情绪粉丝喜欢(当前社会普遍带有这种情绪,正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这是因为过去些年贫富差距拉大导致的社会情绪张力),又将问题指向了政府在监管手段和市场定位上存在的问题。但是,作为一个独立的研究者,这些话都得说。因为,这是对国家对每个人实际都有利的事,虽然相关各方在现在并不会买账,但依然需要写出来给大家看,给大家辨证、商榷的空间,这就是独立思考和客观理性的精神与台独,是民智提升的基础。事实上,这也正是占豪希望能达到的效果,文章也并未为了说服谁,而是在提供一个观察视角与观点。


不过,事实上情况远比上面那位善意提醒战友想的好得多,因为这些年里很大一批战友是同行过来的,很多战友都很会换位思考,逻辑性、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都运用得很娴熟,所以对其中探讨的内容如果有前面多年阅读占豪文章的基础,对其中很多逻辑都是很清楚的,很多战友给出的观点也体现了这一点。


其实,在占豪看来,对国家发展来说最重要的是平衡与可持续,理想化的东西终究是难以持久的,巴黎公社的教训是不能在今天再上演的,中国人在这方面既有足够的韧性,也有足够的智慧来对跑偏的地方进行调整,事情终归是向好的方向发展,这可能就是我们从贫穷落后到富有先进的一个过程。而过去十来年,我们的发展虽然很快,但现在的问题就是因为失去了平衡,分配的平衡。


当然,由此个人感慨中国民主集中制是多么重要,中国若真搞西式民主,那问题比香港台湾会严重得多,由此也不禁想到解放前民国时期为何是军阀割据,到wg时期为何好的初衷能变成一场旷日持久的闹剧。民主集中制就是大家先讨论达成一个最大公约数,然后再集中意见后强力执行,中国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聚沙成山,聚水成海的。否则,中国哪有今天的发展成就,恐怕都内斗内耗去了。


对今天的中国来说,发展的中国才是最有希望的中国,任何认为一个理想的静态模式能解决中国问题的想法都是不切实际的,因为中国正在高速城市化,人的需求变化太快了,以某个静态来衡量剧变的中国是不可能解决实际问题的。


这个世界没有完美的国家,澳大利亚、新西兰都是发达国家,可看病的效率大家可以找在澳大利亚、新西兰的朋友问问,或者去看看演员李冰冰在澳大利亚的求医被黑的情况。李冰冰一个扁桃体炎16天高烧在澳大利亚大医院无法确诊,手上扎针扎得床单上都是血,差点就要不行了赶紧回国,回国后三天就搞定了。所以,一切都没有想的那么简单,在一个近14亿人口的国家来要达到我们比较理想的状态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关于这一点,我们不妨来看看当年毛主席对这一点是怎么判断的。


一九六二年一月三十日,毛主席《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谈到了整整五十年后的二〇一三年,并作出了科学的预言。“经过三百多年,资本主义的生产力有了现在这个样子。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比较,有许多优越性,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会比资本主义国家快得多。可是,中国的人口多、底子薄,经济落后,要使生产力很大地发展起来,要赶上和超过世界上最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没有一百多年的时间,我看是不行的。也许只要几十年,例如有些人所设想的五十年,就能做到。果然这样,谢天谢地,岂不甚好。但是我劝同志们宁肯把困难想得多一点,因而把时间设想得长一点。三百几十年建设了强大的资本主义经济,在我国,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建设起强大的社会主义经济,那又有什么不好呢?” 


毛主席判断中国要赶上和超过世界上最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没有一百多年的时间是不行的,而我们现在正处在赶上最发达国家美国的最后阶段,占豪认为这一阶段的时间周期大约35年,时间应该从2012年到2047年。以现在的发展情况,再有三十来年的时间中国大约也就可以赶上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了。但是要实现全面超越,恐怕还得需要一定的时间,到本世纪下半叶。发展的过程总是复杂的和曲折的,但这个世界总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人打了天下才有我们今天的生活,我们今天的努力才有后人的安康和谐,就是这么简单的逻辑,谁也逃脱不掉这个过程。


今天很让人难过和震惊的还有广东省人民医院的陈仲伟医生被二十多年前接受他种植牙的患者砍了三十多刀不治身亡(陈医生被砍得太惨了,真的是惨不忍睹,让人心惊),凶手行凶后跳楼身亡。这位凶手二十多年前接受陈医生的种植牙手术,不久前以种植牙变色为由要求陈医生索赔并对其进行人身威胁,陈医生向单位保卫部门汇报,不想此人跟踪陈医生到家里将陈医生砍成重伤不治身亡,将陈太太也砍伤。


客观地说,种植牙达到二十多年的使用寿命质量是非常好的,哪怕种植牙变黑了也不是医院或医生的责任,更何况换个牙冠也就解决了。然而,凶手却采取了如此极端的方式。现在警方调查结果还未出来,但很显然这一极端行为背后应另有隐情,很可能是凶手在生活其它方面遇到问题,在这一问题上借题发挥试图讹诈,没有得逞心生报复心理。看媒体和公众舆论,很少有为陈医生说话的,与前几天魏则西事件一边倒形成鲜明对比。这一事件让很多医生感到寒心,甚至已经让他们对这个职业危机感。


他们难道就不该声援吗?更何况,中国的医患矛盾本质上不是医生的因素,而是我们医疗服务的发展没有跟上需求,我们的监管不到位,前几年对医闹的纵容以及我们的媒体过度的渲染。


今年春节后,家里老人住院,全国三级甲等医院,直接感受是:床位真心紧张(医院正在起高楼继续盖病房),医药费真心贵,医护工作人员真心累(急救室护士经常一路小跑,看每个人都像打仗一样,三十多岁的值班大夫一脸疲惫)。其实,无论是站在患者、医护人员、医院都是一把辛酸泪。患者感受着看病贵看病难,医护人员每天接待大量患者还受着各种委屈,而医院如果不是用设备和医药来供养医院别说发展很快就会停摆······可这就是中国发展的现状,现实。现实中,大家彼此考虑的更多的都是自己,却很少换位思考,因为彼此存在激烈的利益博弈。


很多人说起来都是理直气壮,医疗就该国家财政来承担,老百姓就该享受这样的福利。这话当然听起来是很义正言辞和理所当然的,就这句话本身的确挑不出毛病,而且也容易赢得大家共鸣。可是,羊毛终归出在羊身上,不知大家是否想过,20年多年前咱们的父母享受了什么样的医疗服务和保障?我们的爷爷奶奶辈又享受了什么医疗服务和保障?占豪的奶奶一辈子几乎都没吃过药,从年轻的时候生病了就是扛,直到后来有了心脏病、高血压不得不吃药才说服她吃药,她的药占豪用自己医保内的个人账户部分给她买了好多年。也有人说,毛主席时期大家看病就不难,可你们不知道农村人那个时候基本不看病,小病挨过去大病硬扛在过去是非常普遍的,占豪的奶奶在农村不是个例而是普遍的现实存在,这些现实恐怕是很多人都不清楚的。所以,当大家理直气壮说的时候总也得考虑一下现实情况,中国用了20年时间实现了医保全民覆盖,十几亿的人口这个世界哪个国家能做到?所以,个人一直认为我们不应该极端地看问题,而应该发展地看问题。问题在哪?个人认为监管是非常重要的一点,这一点政府做得不到位,一些私立医院唯利是图,医疗体系中一些腐败的中间环节都是提高我国医疗成本的关键因素,这些都是可以做的事情但做得不到位。再一个就是我们国家财政在医疗投入中虽然这几年增长很快,但依然是不够的,这是需要改进的地方。同时,医疗投入和资源存在分配不合理、资源浪费的情况,譬如公费医疗部分一些干部占了太多医疗资源的问题等(这些也在改,公费医疗正在并轨中,这些都是大势所趋,改革当然也是需要时间)。


在这里也希望大家对医护人员多一分理解,医护人员对病人也多一分耐心和真诚,我们的媒体要多宣传医生正面的形象,我们的政府对医闹和医疗领域的违法行为进行严厉的惩治······总之,这个大环境应该是我们共同营造的,彼此的指责只能恶性循环。何况,医疗体系的问题本身也不该医生来承担,这是整个体系的问题,我们要改进的也应该是整个体系和机制,不应该将怨气发泄到医生头上,如果医生真有问题应该依法依规去解决。


说这么多,只是想说这个世界其实谁都不欠谁,谁的个人意志也不可能左右大势,永远都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社会伦理逻辑下才能建设成一个真正的和谐社会,我们现在的一切绝非一方或少数人的结果,而是我们中国所有人的共业,是我们每个人种了一个个因,然后结出一个个果。那么,每个人自己都平心静气地扪心自问一下,自己都种了什么因,又收了什么果呢?接下来自己又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个人觉得,至少应该在中国这个大发展阶段好好发展一下自己,自己努力给自己一份更好的保障。这就像当年厨娘跟我说她什么“保”都没有,连档案都不知道被搞到哪里去了,占豪告诉她占豪就是她的“保”,到现在厨娘还是啥国家的“保”都没有,但她有占豪这个“保”比什么都靠谱。还是那句话,占豪每天挑灯夜战地写,战友们挑灯夜战地读,咱终归还是得有点实效不是?实效,正是个人希望达到的实际效果。


正文:


朝开7大,5月8日看到新闻称要发布重大消息。消息出来了:


据朝中社8日报道,劳动党第一书记金三帅7日表示,只要“敌对势力”不使用核武器“侵害朝主权”,朝就不会先使用核武器。他还表示,朝将履行防止核扩散义务,为实现世界无核化而努力。


这一表态是非常重磅的,因为之前朝方从未有过如此表态,动不动就是要对美韩实施核攻击云云,现在竟然学起了中国的和政策,称只要不被和攻击就不首先使用核武器,这个近乎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可能让国际社会还摸不着头脑,还得消化消化。那么,金3帅为何突然180度大转弯?他真的会回心转意吗?


在占豪看来,朝方之所以在七大这个重要会议上宣示自己政策的重大调整,原因应该有四个方面:


一、国际社会的制裁及压力。


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决议,美韩日的追加制裁,中俄执行制裁决议,这些给朝方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压力和政治压力,这使得朝方实际上已陷入了四面楚歌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朝方再不适当调整,时间久了可能内部也会生变。


二、朝发展经济的需要。


自2011年金3帅上台后,朝经济发展起色并不大,其让人民喝上肉汤的一些承诺如果不能在经济上凸显出来,终归是不可持续的。


三、中国的斡旋。


中朝的特殊关系决定了,虽然朝给中国添了不少麻烦,但毕竟双方依然有天然的共同国家利益在,很显然中国是做了很多斡旋努力的。同时,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制裁决议后,中国的严格执行给朝带来了巨大压力,这应该都是朝调整对外政策的一些原因。


四、核试验或达阶段性目的。


核试验不是天天进行试验,其研发一定是有阶段性的,在连续进行核试验后,朝方或已达到阶段性目的,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借机调整争取更多时间。


那么,这次金三帅到底是真的回心转意还是虚晃一枪如美国所说五月要进行新一轮核试验?在占豪看来,虽说我们不能就此认为朝方的政策已经完全转向(毕竟虚晃一枪的事干得太多了),但从这次的情况看与以往的确有很大差异,所以比较大的概率是靠谱的。之所以这么说,根据有四:


一、金三帅的系列表态是在劳动党七大会议上做出的。


如果只是平时说说,严肃性可能是不够的,以朝方善变的性格,随时可能改主意。但是,这次表态是在劳动党七大上做出的,七大对朝的意义不言而喻,这一会议上的表述其严肃性非同一般。


二、这次表态的表述和政策逻辑是较为清晰的。


这次表态无论是表述还是表述的政策逻辑都是比较清晰的。一方面在表述上态度很清楚,不像之前经常反复让人捉摸不定;另一方面,强调了做负责任的拥核国家、维护核不扩散条约、不受到核攻击就不进行核反击这样的系统政策逻辑,这是一个较为完整的成体系的表述。


三、提出落实2016——2020的五年经济发展规划。


据韩联社报道,朝最高领导人6-7日在劳动党第七次全国大会上作总结报告时,提出要切实落实2016-2020年“国家经济发展五年规划战略”,尤其是要致力于解决电力供应问题。


有对外政策变化,还有对内经济发展规划,那么相对来说其可靠性就会高不少,比单纯谈政策更可靠一些。


四、罕见着西装出席会议。


金三帅这次是罕见地着西装出席劳动党七大,虽说只是衣着上的变化,但他正是想通过这一变化来向外界释放信号,这一信号很可能就是“改革开放”发展经济的信号。


所以,总体上看,朝方的这次态度转变非同一般,很可能是半岛局势的一个转折点。当然,到底是不是真的转折点,考虑到朝方历史上的善变,这事依然不能百分百说得准。更何况,美国的态度到底怎样?会不会接受朝方的这些改变?韩国的态度会不会有变化?这些都会影响到后续半岛局势的发展以及朝方的态度变化。


对中国来说,这一变化是个契机,是中国主动斡旋朝韩关系的一个契机,同时也是中国进一步推动实现半岛无核化与半岛停和机制转换并行推进的思路。只要中国咬着这一点,同时能够争取韩国的态度,那么半岛局势就可能出现新变化,萨德的部署就可能不得不推迟。在这方面,中国需要进一步作出努力,包括斡旋半岛双方以及对美展示足够的强硬以迫使其推迟萨德系统在韩的部署。


对中国来说,萨德部署的压力太大,不仅仅是带来的军事压力,更有美日韩联盟的地缘政治压力,因此中国对半岛局势的变化需要有更大的掌控,需要抓住半岛南北地缘安全和经济发展的牛鼻子,尽量弥合分歧,争取更大公约数,拆解美遏制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