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8 占豪原创丨委内瑞拉原油比沙特都多,为啥却穷得“吃土”?

占豪原创丨委内瑞拉原油比沙特都多,为啥却穷得“吃土”?

美国对委内瑞拉出手了,目标就是要颠覆委内瑞拉马杜罗政权,昨天占豪在文章《原创丨出手了!美国为啥一定要弄死委内瑞拉?》中对此进行了分析。


说起委内瑞拉,我们都知道经济崩溃了,要吃的没吃的,要用的没用的,一年通胀率近万倍,预计2019年的通胀率还将有一万倍。通胀率一万倍,意思是你现在一万块钱,一年后就变一块了,现在可以买两三部中高档手机,一年后还不够买一个狗不理包子。还记得解放前中国老百姓拖着一车钞票去买米的历史吗?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委内瑞拉,地上跑的、天上飞的、水里游的,能吃的都被吃光了,晚上7点之后不敢上街,如果敢拿着一部手机上街就可能有杀身之祸,因为有人想抢了它去换点吃的。委内瑞拉,一年因谋杀死亡的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为万分之九(2015年)。


今天的委内瑞拉,连最基本的生活用品、食物都长期处于短缺状态,像米面、鸡蛋、肉类、牛奶、医药用品、日化用品······没有不缺的,有钱都不是说能买到的。委内瑞拉的经济一直处于倒退萎缩状态,2016年萎缩18%,2017年萎缩16%,2018年预计再萎缩18%,加上2015年已连续4年萎缩,经济相当于倒退了几十年。


委内瑞拉不是人均GDP高达1.5万美元的国家吗?不是汽油只有几分钱、福利非常好的国家吗?不是原油储量超过沙特居世界第一的国家吗?怎么,这才几年,现在为何如此不堪?这背后到底什么原因?这是很多战友都私心想了解的问题。


委内瑞拉在查韦斯时期,的确过得不错,查韦斯政府把大量的石油进行国有化,高油价使得委内瑞拉的人均GDP大幅增长,巨大的石油收入让委内瑞拉人过得不错。然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石油价格暴跌让委内瑞拉耗光了外汇积蓄,最终经济崩溃,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个鬼样子。


那么,到底这背后是什么原因呢?要深扒委内瑞拉的历史,估计得写一两万字才能写完,过程就不说了,直接总结结果。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归结起来根本原因有四:


一、在从私有资本手里夺走石油利益后,没有将石油收入用于扩大石油再生产,而是为了选票过多投入社会福利。


委内瑞拉经济,一直以来就是靠石油,从发现石油到现在差不多百年时间都是如此。从1958年开始,委内瑞拉政府就开始打破过去好石油公司五五分成的惯例,通过提高石油开采公司的税收使政府的利润分成达到了65%。然后,到了佩雷斯的1974年至1979年任期你,委内瑞拉政府更是通过价格管制和石油配额来实现对石油产业的控制,其中九成以上的利润进入了政府手里。


油井要保持产出一定需要不断增加开采投入从而扩大再生产,但私有资本是趋利的,要追加投资一定是需要利益驱动,问题是委内瑞拉政府把利润都拿走了,石油公司就没有了投资的积极性。不断的国有化抑制了私有资本投资,同时国有资本对投资基础设施也不上心,结果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从1960年代中期的日产350万多桶不断下滑,20年后的80年代中期其日产能就不足200万桶了。


想想看,产能不断萎缩,大量利益被精英拿走,底层老百姓能不苦吗?正是这样的原因,促使了查韦斯发动政变。查韦斯政变失败后,委内瑞拉石油开始改革,委内瑞拉政府通过招商引资来提高产量,并且将利润重新恢复到了五五分成的格局。


分成比例大了,投资自然就积极了,跨国石油企业纷纷重返委内瑞拉,委内瑞拉石油产量开始快速上升。经过几年发展,到1997年委内瑞拉石油产量恢复到了1960年代中期的水平——日产350万桶。


产量增加了,总的经济收入自然也就增加了,所以1990年代的委内瑞拉的经济还是不错的,与智利、墨西哥、哥伦比亚并成为“拉美四小龙”。不过,到了1990年代末期,委内瑞拉还是因为错误的经济政策导致了恶性通胀,并最终导致1999年查韦斯上台。


查韦斯上台后,虽然没有立刻调整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合作协议,却通过税收调整扩大了政府石油收入分配的比例,政府在经济发展中整体的分成比例大幅提升,石油的分成比例共识再次高达70%到90%之间。


政府分成比例大幅提升,私有资本获利寥寥,如此自然私有资本投资的积极性就下降了。投资下降,石油产能当然就会下降,于是历史的循环又出现了。委内瑞拉的石油产能再次进入下降周期。这还不够,查韦斯还与工会组织矛盾重重,2002年双方矛盾激化,同年12月份石油工人积极投入到了反查韦斯的大罢工之中。第二年年4月,石油工人罢工失败,查韦斯政府反戈一击解雇18000名石油公司的熟练工人和技术人员。


到了2005年,查韦斯政府又强制性地将原来与合作企业的经营服务合同换为新的合资公司协议,此举不但大幅将委内瑞拉国有石油公司的股份提高至60%,还大幅提升了矿产税和所得税。查韦斯政府为了获得更多利益,2011年初又颁布了新规。新规的规则更狠,规定当国际油价超过70美元时,企业超额收入的80%必须交给政府,而当国际油价涨到80到90美元及以上时,上缴的比例将高达90%和95%。


这太可怕了,这种政策直接将私有资本挤出了石油开采,把国际资本逼走。仅仅查韦斯上台之初到2007年,委内瑞拉的外商直接投资数据从20亿美元直接变成了-16亿美元,也就是说外资不但没有进来,还大笔大笔地逃了。如此折腾的结果是,石油勘探锐减到1990年代的两成,而2009年的钻井数也只有2005年的60%。


那么,委内瑞拉查韦斯政府收走的这些钱都干嘛去了呢?用于增加社会福利了,大量投资建设各种社会福利设施,向底层群众倾斜经济利益。查韦斯这么做,获得了底层群众的普遍欢迎,这也是他在委内瑞拉获得至高无上拥戴的根本原因。


然而,查韦斯是一个不懂经济的人,他将从私有资本和外资那里夺来的经济利益用于社会福利,石油开采投资却非常少。其结果是,外资、私有资本都撤了,国资投入也不多,于是委内瑞拉石油产能一直处于萎缩状态。


产能萎缩,在国际油价不断上涨的大背景下,矛盾一点都不突出。但是,随着2008年国际油价暴跌,委内瑞拉的危机来了。因为,价格跌了,产能却越来越少,靠原油收入支撑的社会经济没了支撑,自然就玩不下去了。刚开始几年,靠老底和查韦斯的影响力还能支撑,查韦斯死后就彻底垮了。


所以,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本质上说,委内瑞拉最根本的问题之一就是,过左的意识形态和杀鸡取卵的政策,是其今天悲剧的根本原因之一。委内瑞拉,成查韦斯,败也查韦斯!


二、自由的汇率让委内瑞拉政府失去了对金融的主导权。


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曾经不止一次说过一句话:经济思维上不能过左,经济思维上过左必然不遵守经济发展规律,干一些杀鸡取卵或拔苗助长等违反经济规律的事,最终必然带来社会政治悲剧;政治思维上不能过右,过右的政治思维必然沦为精英主义而忽略老百姓的利益,其结果可能是经济发展了,老百姓却难以享受经济发展的成果。


很显然,查韦斯政府的经济政策是太左了,其结果也使得委内瑞拉的经济灾难在查韦斯时期就埋下了。与此同时,查韦斯政府并不懂经济,所以委内瑞拉的汇率是无限浮动的汇率。在国际油价上涨之时,委内瑞拉的货币不断上涨,购买力越来越强。如此导致两个严重后果:


一是大量投机资金会进入委内瑞拉的市场搞汇率投机,这给现在委内瑞拉的货币暴跌埋下隐患。


二是汇率大涨后消灭掉了国内的制造业。想想看,汇率上升后买国际市场上的商品那么便宜,干嘛还自己生产呢?所以,汇率失控的结果是,最终委内瑞拉超过三分之二的商品要依赖进口。错误的金融政策直接消灭掉了委内瑞拉制造业。


如此,当国际油价暴跌,投机资本出逃委内瑞拉,委内瑞拉货币暴跌。货币暴跌使得国际购买大幅下降,国内物资短缺导致物价飞涨······恶性循环不断重演,于是就上演了一年万倍通胀率的闹剧。


三、没有建立满足民生需要的基础工业。


委内瑞拉自身的制造业本身就弱,到了查韦斯时期由于错误的经济政策,导致更多企业关门,超过三分之二的商品依靠进口。没有制造业支撑经济和民生,石油价格暴跌导致收入大幅下降,汇率暴跌导致购买力大幅降低,国内当然衣食住行就出问题了。试想,如果委内瑞拉自己的制造业、农业基本满足生产生活需要,那么有商品、有粮食,哪里还有恶性通胀?有吃有用的,政府当然就能掌控一切。然而,在查韦斯时期,委内瑞拉的制造业就不断萎缩。


石油基础设施投入越来越少导致无法生产更多原油,于是收入减少;国际油价下跌,导致收入减少;缺少基本满足民生的制造业导致物资短缺;汇率暴跌导致货币购买力大幅下降。这一系列问题集中在一起,委内瑞拉当然会惨不忍睹。


四、错误的经济政策。


委内瑞拉错误的经济政策太多了,简直数不胜数。举个最普通的政策。查韦斯政府为了让民众获得“实惠”,大幅降低油价至几分钱一升。说起来,几分钱一升的油价简直太爽了,但实际上穷人需要的能耗其实很小,这么低的油价并不能带来多少好处,倒是那些有钱人,通过低价收购石油出口到国外卖大发其财。


事实上,正确的做法是,应该将油价定在合理的位置,国家通过油价去调节国内经济而不是盲目压低油价。


错误的经济政策在委内瑞拉可谓数不胜数,遇到风吹草动都得遭殃,何况是全球性的经济危机和百年的政治经济全球秩序大重组?


查韦斯对委内瑞拉是有功的,他上任之时委内瑞拉贫富差距极大,基尼系数高达4.7,他上台后大幅提升社会福利和给穷人提供福利,他俩开始委内瑞拉的基尼系数已经只有3.7多了。正是因为他关心体恤民众,才有委内瑞拉老百姓对他的敬仰。然而,他也犯下了巨大的错误,那就是把一切都政治化,为了政治甚至放弃了经济发展的未来,这又给今天委内瑞拉的困境埋下了祸根。所以,委内瑞拉是成查韦斯败也查韦斯。


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一个国家的政府,我们既要体恤民间疾苦,通过转移支付来缩减贫富差距,如此方能维持社会正能量和谐;但是,我们更要记住,在发展中解决问题才能实实在在解决发展中的问题,我们只有坚持经济发展才能把蛋糕做大,才能让老百姓分到更多蛋糕,但要把蛋糕做大,非得坚持遵循经济发展规律不可。


中国已经进入了新时代,到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最关键阶段。在这个阶段,我们改革进入了深水区,会触及到很多方面的利益,在这种背景下,我们需要坚定信念,按照经济发展规律办事,继续推进深化改革与开放。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突破中等收入陷阱,最终实现国家民族的伟大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