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71 占豪原创丨刚刚,国家公布两重磅经济数据,有2个隐忧与3大启示!

占豪原创丨刚刚,国家公布两重磅经济数据,有2个隐忧与3大启示!

刚刚,国家公布两个重磅经济数据,一个是2018年的我国GDP数据,另一个是我国中产阶级的数字。


GDP数据:据人民日报客户端报道,国家统计局1月21日发布,初步核算,去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90.0309万亿元,中国经济总量首次突破90万亿。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6%,完成年度计划。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6.8%,二季度增长6.7%,三季度增长6.5%,四季度增长6.4%。


中产阶级数据:中新网1月21日电,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21日介绍,中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最具成长性的中等收入群体,2017年已经超过4亿人,2018年还会增加。他基于此指出,消费对我国经济持续平稳增长形成有力支撑。


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国家公布的这两项重磅数据,在现阶段是非常值得我们去研究、推敲,基于此做出预判并采取针对性措施的,因为这里边既有存在的隐忧,更有针对隐忧采取措施解决问题从而带来成效的巨大机遇。


我国的GDP首次超过90万亿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按照当前汇率计算,我国GDP已经到了13.24万亿美元,根据美国GDP 2018年有望达到20万亿计算,中国GDP规模有望达到美国GDP规模的66%以上,这一数据2017年是63%。一年时间,我们又追近3个百分点。但是,我们也应看到,分季度看一季度增长6.8%,二季度增长6.7%,三季度增长6.5%,四季度增长6.4%,四个季度是一个逐渐下降的态势。


那么,这个下降态势是怎么导致的呢?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认为,虽然有多重因素,但主要中短期原因应该是中美贸易战作用和美联储加息作用。中美贸易战因素虽然二季度的出口带来了巨大压力,但在下半年基本恢复,我们不妨来看一下2018年的进出口情况:


一季度,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6.75万亿元,增长9.4%。其中,出口3.54万亿元,增长7.4%;进口3.21万亿元,增长11.7%。


上半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14.12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同)增长7.9%。其中,出口7.51万亿元人民币,增长4.9%;进口6.61万亿元,增长11.5%。


前三季度,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2.28万亿元,同比增长9.9%,增速比上半年加快2个百分点。其中,出口同比增长6.5%,进口增长14.1%,均高于上半年。第三季度中国进出口总额比去年同期增长13.8%,季度同比增速创年内新高。


2018年,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30.51万亿元人民币,比2017年增长9.7%。其中,出口16.42万亿元,增长7.1%;进口14.09万亿元,增长12.9%。


从上述外贸数据上我们看出什么?2018年上半年,受中美贸易战以及全球贸易摩擦的负面影响,我国出口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抑制,特别是第二季度影响尤其明显。但是,进入下半年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打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需求反而被激发,中国出口增速明显加快。虽然,2018年的增速9.7%比2017年增速14.2%有所下降,但增速下降并不多,而且2017年增速快的原因还有2015年和2016年连续两年负增长的因素作为基础。所以,从这个视角上看,我国对外贸易整体是稳定增长的且健康的。


换句话说,贸易战对中国的进出口贸易有影响,但影响不大。由此可以看出,贸易战基于贸易本身给中国经济增速的负面影响远比预期的小。


然而,我们再看,我国经济增速的确是在中美贸易战后开始逐季度缓慢下降的,虽然幅度不大,但态势是明显的。既然并非基于外贸本身,那么到底是什么因素呢?


在占豪看来,原因有两个:


一是因为中美贸易战带来的不确定预期影响了民间投资,投资的减弱对GDP增速有一定负面影响。这个方面,随着贸易战缓和以及市场心理上逐渐适应贸易战,会恢复回来。


二是因为中国股市的下跌大大打击了民间资本的融资能力,使得市场投资能力减弱。股市对投资意愿、投资能力的削弱是明显的,这个明显包括一些企业的资金链断裂、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逼近后跌破平仓线、民营资金链吃紧等等因素的影响。


上述两点,因为中美贸易战带来的心理冲击和对民间资本融资能力、投资信心的削弱,应该是中国GDP增速有所回落的中短期根本原因。


那么,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深层次的原因又是什么呢?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企业负担过重、企业资金压力大融资遇到困难、企业市场开拓与模式创新能力无法得到增强三大因素应该是主因。


2018年1季度我国GDP增速是6.8%,但我国一季度财政收入增长却高达13.6%,特别是税收收入增长高达17.3%,这个数据体现出来显然是税负过重了。那么,为什么我国在大力减税的情况下还出现了税负过重的问题呢?


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最根本的原因在于,随着我国市场监管能力的增强,偷漏税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完税能力增强使得我们的政策低估了我们的税负增长能力。所以,这也不能怪当时政策制定,而是因为过去我国税收监管上存在一些漏洞所致。


基于这一层原因,我们才有了接下来进一步的减税底气。根据官方媒体之前的报道,2019年国家必然大幅减税,事实上刚刚已经出台了包括个人所得税和企业相关税负的政策,接下来应该还有一系列的减税政策出台。


与财税政策相配套的经济政策还有金融证券投资等一系列配套政策。可以预期的政策包括:2019年科创板要出来,地方政府会有资金平台对上市公司进行支持,央行会有货币政策支持,还会基于政策对国家扶持的行业、领域有流动性支持······2019年的股市,一定会比2018年好,2500点就是政策底。


从上述内容可以看出,我们国家的经济有增长压力的隐忧,但我们的政策组合拳将会在2019年系列出台,这些政策将会对宏观经济起到很好的稳定作用。也许,2019年在数据上体现得并不明显,但应该从2020年后会体现得更加明显。


其实我们企业的另一个隐忧在于,我们国家的制造业实力已经很强大,大量根本没有品牌的企业已经拥有能够制造出优质商品的能力,然而他们却没有品牌知名度、也没有国内市场的销售渠道,如果解决不好,这些企业可能就真的面临生死存亡,特别是外需市场有个风吹草动,就直接可能导致一家年收入几个亿的企业瞬间资金链断裂崩盘。这个深层次的隐忧,对政府来说是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也是一个需要解决的深层次问题。解决好了,经济理顺,进入新的快速增长通道;解决不好,一个地方可能出现连续的经济暴雷而拖累整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