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2 占豪原创丨央行连出两大招,有何深意?

占豪原创丨央行连出两大招,有何深意?

或许很多人没有注意到,就在上周,中国央行放了两个大招,分别是:


一、中国央行周四(2016年4月14日)公布境外央行投资银行间市场“业务流程”,称境外央行类机构投资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和外汇市场业务流程,对两类投资都没有额度限制。


二、2016年4月15日,央行发布《中国人民银行关于信用卡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对信用卡现有利率定价标准、免息期、相关收费等现有政策进行调整。新政策对信用卡透支利率实行上下限管理,取消滞纳金,改为收协议约定违约金及禁收超限费等,政策将于2017年1月1日起施行。


这两件事在新闻上看都是规规矩矩的新闻,看起来也很普通,甚至很多人看了也就一闪而过。但是,在占豪看来,这却妥妥的都是具有指向性的大事,对未来的影响会非常大。


对于第一件事,其意义在于中国金融系统在人民币加入SDR、人民币跨境结算系统开始运营及亚投行、亚洲金融合作协会逐渐开始运营的背景下已变得越来越开放,对境外央行完全开放银行间债券市场和外汇市场,是要张开怀抱欢迎各国央行来中国银行间市场投资,给中国的金融系统和经济提供更多流动性。


对中国来说,人民币加入SDR后,必然会逐渐成为世界各国央行必配的货币,虽说开始额度可能会比较小,但考虑到中国是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考虑到中国经济未来的长期预期,外储配置人民币是必然选项。


以前,之所以人民币在各国外汇储备中占比小,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他们有钱也进不来。如今,中国在自贸区开了一个有序兑换窗口,让民间投资可以进入中国市场;而针对央行,则直接开放外汇市场和银行间市场,这一措施意味着他们将会更加愿意储存人民币,更加愿意经营人民币。


过去,在国际贸易时,境外企业在使用人民币结算时总有将人民币存到哪里的顾虑,交易上相对还不够方便。以后,随着经营人民币的机构越来越多,他们可以随便存在经营人民币业务的境外商业银行。至于这些商业银行,由于各国央行已经储备了人民币,他们既可以将人民币兑换给境外央行,也可以从央行兑出人民币,而境外央行就可以把冗余的人民币投到我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增值保值。


经此循环,意味着我国将可以更快地向外输出人民币,将可以更快地将输出境外人民币中的冗余部分从各国央行手里收回到我国的金融体系,这样不但可以保证人民币币值在境外的稳定,还能增加我国金融系统的流动性。这些流动性既可以通过债券系统进入我国实体经济,也可以由企业对外进行投资。


这套体系通了,在占豪看来就意味着我国金融开放又上了新台阶,而且是在有自主掌控能力的情况下上了新台阶。别忘了,我国央行刚刚击退了恶意做空人民币的华尔街资本。


不过,对于人民币跌到6.5左右不再下跌,个人也还有点看法。占豪认为,人民币兑美元之前应快速跌至7至7.2,这样中国经济会复苏得更快、更有力,之前因升值造成的汇兑损失也能收回。当然,决策层面也许有另外的考量,美财长雅各布·卢连续跑中国就是担心人民币持续贬值,中国方面估计也是不想和白宫撕破脸,所以就选择先稳一稳后继续抓紧时间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当然,对于贬值幅度或许是个取舍问题,中国或许是在用人民币当做筹码以换取金融战略层面的时间。当然,就政治层面而言,当前这种方式更加稳健。


中国央行采取先放境外央行的资金进银行间债券市场是很巧妙的一步,这比直接将外汇市场开放给境外所有资本要稳健得多、好管理得多。相比鱼龙混杂的各路市场上的资本,境外央行满打满算也就那么多,他们在市场的行为很容易进行分析和评估。而在之前,西方国家希望中国开放的是汇率,是面向所有投资者开放汇率而不仅仅是央行。而且,把银行间市场开放给各国央行,相关国家央行的行为也更容易通过政府层面进行沟通和协调。如此,当然在技术上就更稳健,因为中国政府可以通过外交手段来解决银行间市场的异常问题,将一些不好的苗头在技术上解决。当然,对美国来说,这好像又不是一件符合其愿望的事。不过,中国依然在做着开放的事,美国为首的西方也没话说。


一旦境外央行大规模增持了人民币作为外汇储备,那么人民币相对的稳定性也就更强了。同时,由于人民币汇率已开始盯着SDR一篮子货币,事实上人民币汇率已经开始与美元脱钩。与美元脱钩的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将更有吸引力。就时机点上而言,人民币与美元脱钩之后中国央行是采取各种政策吸引国际资本,并加速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这实际上是在和美国竞争国际市场上的资本流动性,谁吸引到更多资本当然对谁的经济就更有利。


基于上述,在占豪看来,未来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将大大加速。考虑到中国通过货币互换方式给阿根廷央行进行了一笔30亿美元人民币的融资,帮助阿根廷解决自身的经济问题,那么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愿意持有人民币,愿意借人民币融资解决自己问题。这些动作,无疑都会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影响力和信誉度。


对中国来说,未来一个阶段的问题是解决人民币的输出问题。中国对外贸易顺差越来越大,这意味着跨境用人民币结算将会导致大量离岸人民币流入国内市场,而我国又没有广泛的人民币出口渠道,这会导致境外人民币流量过少而导致汇率的上涨压力。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应该加速推动对外投资,加速用人民币对外的投资和贷款,加速推动具有广泛消费基础的跨境商品对我国的流入·····总之,一定要想办法让人民币流出去才能加速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这是接下来我们应该多想办法做的事情。


第二则关于信用卡的消息一样具有指向性作用,占豪为什么这么说呢?根本原因在于,中国的储蓄率太高,消费在中国经济中的占比仍然不够,中国需要通过刺激消费来刺激市场活力,推动经济的增长。央行对信用卡的透支利率实行上下限管理意味着,银行可以根据市场需求、资金的供给情况调整市场利率,通过降低信用卡利率来刺激消费。


央行取消现行《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规定信用卡免息还款期最长为60天、首月最低还款额不得低于当月透支余额的10%等规定,由发卡机构基于商业原则和持卡人需求自主确定。这意味着商业银行完全可以根据客户的信用,根据客户的消费额度推出各种更强的优惠政策。其背后的政策取向是,只要你的信用足够,信用卡消费得越多,所获得的好处也就会越多。而且,如果你消费越多,还款情况又理想,那么利率将会更低、免息期将会更长、得到的实惠将更多。甚至,在取消滞纳金后,发卡机构完全可以在数月甚至以年为单位不收取任何滞纳金而只收取利息。


在这种政策刺激下,新一代的年轻人由于消费观念更加前卫,在收入稳定的情况下他们将会选择超前消费,如此必然会刺激消费的增长。与此同时,过去不太使用信用卡的人,只要其未来收入预期稳定,在长时间免息和低息的刺激下,也会选择更早进行消费。未来,信用卡消费甚至还可能与各大消费品供应商形成联盟关系,共同推出一些促进消费的优惠政策,从而刺激产品的销售。


考虑到我国的高储蓄率,考虑到未来越来越低的利率,考虑到新一代年轻人消费观念的转变,在占豪看来,我国大消费时代已经到来。大消费时代的到来,必将是消费的大升级,伴随的是服务的大升级,这其中酝酿着巨大的市场机会。


对创新者来说,可以好好研究这一政策,去探索新的消费合作模式。譬如,家电、电子产品等企业可以和商业银行合作推出一些信用卡购买产品的优惠措施,这就需要做相关策划的业务人员多做思考。而对创业者来说,针对消费市场的当前需求和潜在需求,在服务领域进行创新、创业将会有长期的战略性机遇。好好观察周围,好好看看自己所拥有的资源,去探索和寻找市场中潜在的机会是创业者该去做的。这是新时代赋予了机会,要学会发现机会和珍惜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