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7 占豪原创丨奥巴马认错利比亚,这是刮得什么风?

占豪原创丨奥巴马认错利比亚,这是刮得什么风?

美国总统奥巴马2016年4月10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1年对利比亚局势的干涉,是其总统生涯中做出的最大的错误决定。而在早前1个月,他也曾做出过类似表态。当时奥巴马在接受《大西洋月刊》专访时表示,尽管当时的干涉行动“已经尽可能做到最好”,但当今的利比亚情况仍然是“一团糟”。


真是一个大号外!奥巴马总统竟然认错了!而且是对其任期内发动的唯一一次战争——利比亚战争认错,这是良心发现?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大家不妨听占豪一叙。


我们都知道,2007美国次贷危机爆发,爆发的根本原因有很多层次(具体参考拙作《货币战争背景  中国经济与应对方略》和《大博弈 中国之危与机》系列),但有一点绝不能忽略,那就是美国在2001年和2003年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美国这两场战争的目的是,要对伊朗形成东西夹击之势,然后最终拿下中东这个没有被美国控制的强大力量。


对美国来说,只要推翻了伊朗现政权,扶植一个亲西方的傀儡政权,那么美国就能通过货币霸权、军事霸权、科技霸权和能源霸权掌控世界贸易流向、资本流向,最终实现真正的“地球帝国”的霸权。美国借那么多债,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竟对美国决策层说这债以后就不用还了(希拉里后来在国会说的),其逻辑就是一旦美国成为彻底的帝国霸主,美国可以掌控一切定价权,这债当然就不用还了。


然而,让美国没想到的是,伊核问题爆发,俄、中、欧通过伊核问题与美国周旋,美国由于伊朗实力一直没敢直接打击伊朗,于是就陷入了阿富汗和伊拉克两个战争泥潭。在这两个战争泥潭中挣扎了几年,消耗了数万亿美元,最终美国经济扛不住了,在高杠杆、缺乏经济新增长点的情况下出现了崩盘,次贷危机由此爆发。


次贷危机爆发后,2008年引发全球金融危机,2010年又衍生出欧债危机。危机总是需要解决的,怎么解决?西方的一贯逻辑是,内部危机外部解决,于是就有了美国主导、欧洲配合下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当“阿拉伯之春”运动烧到了利比亚后,欧盟以法国为首的一些国家有了想法。


之所以有了想法,是因为以法国为首的欧洲国家想通过推翻卡扎菲政府来实现的私利。总结起来,之所以那个时候推翻卡扎菲有三个原因:一是利比亚有大量石油,这些资产可以填补一些欧债危机的窟窿,经济上有现实好处;二是欧盟一直有一个地中海经济圈的计划,即通过整合地中海经济圈来实现欧洲经济的振兴及可持续发展,实现政治力量的再次崛起,所以欧盟一直想扶植利比亚亲自己的傀儡政权;三是利比亚过去较长时间一直反西方,伊拉克战争后卡扎菲因内心恐惧步萨达姆后尘,再加上其子在西方留学被西方洗脑忽悠,于是向西方屈服、谄媚,西方经过一些时间的运作后,已经有把握借机推翻卡扎菲政府。三个原因再加上经济危机因素的发酵,于是以法国为首的欧盟国家就和美国商量借北约的军事平台干掉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并最终付诸于实施。


更让人觉得讽刺的是,为了讨好西方,卡扎菲还曾在2007年为法国总统萨科齐的竞选提供了五千万欧元的政治献金。然而,四年后,正是萨科齐领着北约的盟友把他干掉了!这有点像财主为保平安向强盗献金露富,结果没想到强盗起意,直接对其实施了打劫。另外一个讽刺是,奥巴马总统2009年刚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结果2011年就发动了战争,这真是让人脸红的事。


关于推翻卡扎菲政权,美国最初是不同意的,原因是这事对美国好处不大。但是,后来在法国等盟友的说服下,奥巴马政府最终同意了(实际上应该是希拉里同意了,因为当时的外交基本由希拉里掌舵)。之所以同意了,根本原因有二:


一、美国想激活已经半瘫痪的北约。


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战争时,北约处于半瘫痪状态的问题已经凸显,对于盟友格鲁吉亚被俄罗斯打击西欧主要国家不但没有说什么,甚至还在推动对北约釜底抽薪的“俄欧新关系”。如果这种状况持续,美国赖以掌控欧亚大陆的北约就可能进一步崩盘,这对美国是战略性伤害。但是,如果在北约平台上启动战争,那北约就会被重新激活,美国就有了操作空间。


二、美国要求欧洲国家同样在北约平台配合其推翻叙利亚巴沙尔政权。


奥巴马同意和法国等国一起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的另一个根本原因就是要法国等北约盟友配合其推翻叙利亚巴萨尔政权。推翻巴沙尔政权的目的最终还是为了封锁伊朗,并最终推翻伊朗现政权。就这一交易,法国等国是同意的,并且在接下来的一两年也是一直做了很多实施努力,法国是最早承认叙利亚反对派为合法政府而不再承认巴沙尔政权的国家。


然而,由于俄罗斯和中国在联合国层面的强力反对,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没有拿到任何可以钻空子的授权(利比亚是因为联合国通过了在利比亚设置禁飞区的提案,北约就是用这个空子对利比亚进行空袭的),再加上俄罗斯对叙利亚的鼎力支持,叙利亚反对派一直无法推翻巴沙尔政权。不但如此,2013年巴沙尔政府军发力,差点将反对派消灭干净。在2012年到2013年反对派和政府军的战争中,法国大概还派了不少雇佣军前往参战,但有报道称叙利亚政府军抓了700名法国雇佣军,后来这一消息没有进一步的下文,估计是以某种条件和法国做了交易,法国及其它盟友后来在叙利亚问题上配合美国就少多了。


由于没有欧盟的配合,再加上叙利亚的局势,奥巴马这才要在2013年9月亲自上阵对叙利亚空袭。结果没想到普京以军事威胁逼迫奥巴马止步,没敢发动叙利亚战争。但是,美国为了报复俄罗斯,启动了乌克兰的街头革命,最终导致俄罗斯陷入乌克兰危机,普京为了解决乌克兰危机及为了保住中东的利益,去年才出兵叙利亚。这就是美俄交恶的系列背景和过程。


那么,奥巴马为何现在后悔了呢?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根本原因在于,北约虽然激活了,但最终美欧在叙利亚的交易并未完成,哪怕至今都没有完成。不但没有完成,现在连交易的对象都变了,普京通过几个月对IS的打击,如今掌控了叙利亚的局势,美国为了在叙利亚获得利益和保持自己在中东的影响力,不得不与俄罗斯进行交易。而与俄罗斯进行交易的结果,就是不得不将吃到嘴里的乌克兰利益吐出来,这对美国来说的确是转了一大圈、费了不少精力、资源,所获并不大。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利比亚变成了第二个索马里后,美国在非洲发挥影响力反而更加困难了,甚至远不如卡扎菲投靠西方后美国对北部非洲的影响力,想想现在如果是一个亲西方的卡扎菲政府,那美国在北非的情况可能就有所不同。


在这种背景下,奥巴马感到懊恼、后悔也就顺理成章了。其实,如果不是利比亚战争,奥巴马完全可以自称“和平总统”,这次战争也让其自身的威望损失较大,毕竟今天的利比亚已经成了第二个索马里,而这里本来是一个非洲最富有的国家,这对美国的软实力伤害可想而知。面对这种情况,将责任推给欧洲的盟友对奥巴马来说还是“很有必要的”!事实上,也正是这一系列动作,使得中东一些国家对美国充满了不信任,这些国家当中包括三四十年的盟友沙特、埃及等中东盟友。


另外,我们知道,正是利比亚战争让IS得到了快速成长,美国本来要借IS干掉叙利亚巴沙尔政府,但投入大量资源后却被普京捡了便宜。普京以打击IS为切入点,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上高调介入了中东事务,中东格局由此彻底改变。如此算来,美国在利比亚问题上的做法实际上是吃了很大的亏。吃亏了,自然就会抱怨盟友“不给力”,所以这场认错既是对盟友的施压,也是在试图修复自己的形象及民主党的形象,当然也是推卸今天利比亚状况的责任。


事实上,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奥巴马的错误决策何止利比亚、叙利亚政策,更错得离谱的是对华遏制政策,亚太再平衡政策绝对是加速美国衰落的一个战略,只是这一战略显现出巨大问题的时间周期较长,得一二十年时间才能真正凸显出来。现如今,美国在针对遏制中国方面投入多少资源、施加多少力量,最终必然会反弹到美国身上。而这,不但不能挡住中国的崛起,还将贻误美国战略调整时机,美国会因为战略方向的错误而失去未来人类发展的大机遇,如此结果必然会导致美国更早地退出欧亚大陆。如果说美国投入大量资源遏制中国会有什么结果?那可能就是扶植出来一个军国主义的日本。对这一点,美国上下竟然毫无认识,这或许就是历史轮回的一种不可避免的情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