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8 占豪原创丨昂山素季为何先邀中国外长访缅而非美国?

占豪原创丨昂山素季为何先邀中国外长访缅而非美国?

昂山素季上台后,最早邀请访问的外长不是美国或其他西方盟友国家,而是先邀请了中国外长访问缅甸。难道······是因为有位同志上次访问时太那个了?

这也太狠了!

一脸吃了豆腐的样子,不知道回去跪搓板了没有。


当然,上述剧情只是开个玩笑,一直受西方支持的昂山素季没有邀请美国或西方盟友访问缅甸,而是邀请了中国自然不是上述理由,而是另有原因。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不邀请除美国之外的西方其它盟友很好理解,因为他们对缅甸来说影响力与中国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而邀请中国则是由四方面原因促使。


一、昂山政府的一种外交平衡术。


从昂山素季的这个选择上我们可以充分看出,新任缅甸政府的外交策略并非简单地进行站队,而是要在中美之间进行平衡外交,实现两面通吃。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可以从细节上进行一下推敲。


对昂山素季来说,其最重要的外交动作不是她首先邀请哪个国家,而是她首先访问哪个国家。昂山素季在过去二三十年一直是在西方支持下推动缅甸进行“西式民主化”改革的,如今成功了且成了真正掌握缅甸政权的人,她首访恐怕只能是西方国家,正常情况下应该首选美国。


过去,中国一直支持缅甸的军政府,对昂山素季并不感冒,只是在2015年昂山访华才建立了真正的较为稳固的关系,这种情况下昂山素季不可能把中国作为首访对象。对这一点,我们心里也应该清楚。


一方面不能把中国作为首访对象,但另一方面中国却又是缅甸的最大邻国,对缅甸的影响力非常大,昂山素季既然要搞平衡外交,进行平衡的最好手段就是最先邀请中国访问缅甸。如此一来,中国外长就成了新一届缅甸政府的第一位座上宾,最早进行直接外交活动的国家,这就有了一层特殊意义。那么,再接下来首访美国,相对来说就不会导致在对中美外交上的失衡。


从这个外交平衡术上我们可以看出,昂山素季政治上相比军方显得更加成熟一些,至少开局如此。


二、投桃报李与内部政治平衡需要。


如果说昂山素季最终能实现上台是西方对缅甸施压迫使缅甸军事集团改革所致,那么中国去年邀请昂山素季访华则是临门一脚。这个道理很简单,只有当中国也认可了昂山素季,缅甸军事集团才不敢盲目冒险,因为连中国都在支持昂山素季,如果搞舞弊或政*变什么的,风险会很大,特别是对个人来说政治风险很大。所以,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对昂山的认可是昂山素季政府能顺利上台,并且在未来能稳固执政的基础。


由此我们可以将昂山对中国外交的重视看做是她对中国去年邀请访华的投桃报李和为未来能够稳固执政而做的政治铺垫。想想看,一个没有军权的的政府,一个被军事集团虎视眈眈的政府,是必须要做好内外的多层次平衡才能执政下去的,否则随时可能被赶下台。


三、缅甸新政府希望借中国之力发展经济。


在经济上固然西方能帮助缅甸,但当前中国是缅甸的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投资国,中国还是缅甸的最大邻国,又是世界上最大的潜力市场,对于和中国有漫长边境线的缅甸来说,和中国做生意、做大生意才是发财致富的王道。对于这一点,昂山素季应该是清楚的,所以缅甸新政府应该是希望借中国之力发展经济。


事实上,对缅甸新政府来说,在不掌握军权的情况下,内部要稳固政权最大的筹码就是经济发展得好,民生提升得快。而这一次王毅外长访问缅甸,应该是带去了不少关于经济方面的合作项目。


对中国来说,相比军事集团执政时的政府,昂山素季政府应该在做民众工作上更胜一筹,何况在没有了外部相关策划阻力的情况下,可能很多经济项目反而更加容易展开合作。对这一点,我们可以往下继续观察一下,看看是否如此。


四、昂山素季政府需要中国在缅北的准确态度。


就在昂山素季政府正式上台执政前,缅北民地武又在佤邦首府邦康进行了一次峰会,这次峰会明确了这样一个态度,即:立足于和新政府进行和平谈判,但如果谈不成继续打,而且还要进行同盟联防。这就意味着,如果真的再打起来,那就是大打了!对于昂山政府来说,在需要发展经济的时候是不太希望缅北战事再起的,何况这还会助长缅甸军事集团的影响力,对自己政权稳固会构成威胁。如果要缅北和平稳定,中国的态度和斡旋至关重要,所以在这方面昂山素季需要摸清中国的态度,相信这次两国外长的会谈会涉及相关议题。


当然,对中国来说是希望缅北和平,所以相信昂山政府与军事集团的态度不同,中国也许可以在斡旋缅甸政府和缅北武装方面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推动缅甸的内部和解。


未来,毫无疑问美国、日本会通过缅甸来试图破坏中国在缅的战略,通过他们原来的通道提升他们在缅的影响力。但是,既然中国是缅甸的最大邻国,也是在经济上对该国影响最大的国家,更在缅北问题上有发言权,那么中国就应该在对缅问题上更加积极主动,充分利用昂山素季新政府平衡外交、发展经济和民生的心理需要,用中国的优势来稳固这里,提升中国在缅甸的影响力,尽最大努力实现推动原来借缅甸进入印度洋的构想,并继续推进中印缅孟经济走廊战略。


对中国来说,需要借现在缅甸昂山政府与军事集团的矛盾,要抓住她既想发展经济,改善民生需求,充分利用其平衡外交,尽最大的能量多做实一些合作。我们也要在昂山素季政府和军事集团之间搞平衡,充分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来实现我们的目的。


另外,我们要充分吸取过去只和政府打交道不和当地群众打交道的问题,要更大程度地在相关合作区域建立扎实的群众基础,这样才可以保证相关地区的项目能够更好地推进,在这方面我们过去做得远远不够。譬如,过去我们援助是给对方政府,这就导致我们所做的事情当地百姓根本不知道,结果企业去做事还是会受到阻挠。现在,我们应该改变方式,直接将相关物资送到乡里、村里,直接把好处沉到最底层,同时要大张旗鼓地宣传,这样中国在当地的发展才能有民意基础。在这方面,我们应该向人家NGO学习,特别是我们的企业更应该学习NGO的这些优点。当然,这里也得讲求方式方法,在这方面就需要和熟悉当地的人、当地的人以及缅甸地方政府等结合起来去操作,否则一旦让对方觉得闹一闹就有好处也很麻烦。


总之,对于中国周边的外交,我们需要更灵活、更具手段,不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