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4 占豪原创丨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俩国家突然打起来了,背后是谁挑起的?

占豪原创丨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俩国家突然打起来了,背后是谁挑起的?

中东叙利亚问题还没解决,乌克兰也正陷在内战漩涡,这两天又有两个国家打起来了: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这两国家,原来都属于苏联,苏联解体的同时纷纷独立。那么,这两个国家为何突然打起来了呢?这次冲突又是谁先打谁呢?是什么因素促使了冲突爆发呢?


纳卡冲突的根源


其实,两国的冲突历史悠久,两国在1991年各自独立后,就因为纳卡地区的主权归属正义而多次爆发冲突。冲突最初的原因也很简单,本质上就是领土和人的问题。1988年苏联失去对纳卡地区的直接管辖权,纳卡地区1989年宣布独立,并要加入亚美尼亚。1991年11月26日,阿塞拜疆废除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重新调整行政区划,将该地区改置于阿塞拜疆的直接控制之下。


于是,矛盾就激化了。虽说这里名义上是阿塞拜疆领土,但实际上并不完全受阿塞拜疆控制,是被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独立武装控制,亚美尼亚人占纳卡地区总人口的76%,这是纳卡地区战争的根源所在。在阿塞拜疆与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武装爆发战争后亚美尼亚介入,对抗的双方成了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两家彻底翻脸对立。其实,阿塞拜疆、纳卡地区和亚美尼亚的关系和格鲁吉亚、南奥塞梯与俄罗斯的关系基本类似。


战争进行到1994年,双方死了几千人,创造了数十万难民,到了1994年5月,亚美尼亚人已经控制了14%的阿塞拜疆领土。最后,由于阿塞拜疆战事更加不利,迫于形势不得不做出让步,在俄罗斯的调停下于1994年5月12日达成停火协议。


红色部分为纳卡地区、黄色地区为亚美尼亚、粉红色地区为阿塞拜疆


停火协议达成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两国开始接受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的调停(小组的三主席为俄、美、法三国)。1997年9月,三主席国提出了分阶段解决纳卡问题的方案,方案要求亚美尼亚先撤出纳卡以外占领阿塞拜疆的领土,然后再就纳卡的地位进行谈判。对此,精明的亚美尼亚直接回绝,坚持要求纳卡作为一方参加谈判,并提出撤军与最终确定纳卡地位一揽子解决。亚美尼亚的这一态度的目的是,要直接搞定纳卡的地位问题,即基本实现纳卡地区的实质性独立。


谈判僵持不下,一直到了1998年11月,明斯克小组又提出一个方案,让阿塞拜疆和纳卡组成一个“共同国家”。所谓“共同国家”,本质上和现在俄罗斯在乌克兰、叙利亚提的联邦制差不多,即阿塞拜疆和纳卡分别都是高度自治的国家,然后再形成联邦制的一个国家。对这一方案显然有利于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当然又不同意,因为这实际上是将纳卡的地位提升到了和阿塞拜疆同样的地步。这么一搞,估计过不了多久所谓的“共同国家”就会分裂为两个国家,因为亚美尼亚人控制的纳卡根本不想和阿塞拜疆政府融合,他们希望和亚美尼亚组成一个国家。当时,阿塞拜疆主张是纳卡可以建立高度自治的自治区,但不能成为联邦国。结果,这事就一直僵到这了,长期没有货的解决。在此期间,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两国偶尔总会发生冲突,这种偶尔的冲突一直持续到今天。


也正是因为这一因素,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虽都是俄罗斯的盟友,但阿塞拜疆更加亲土耳其、亲伊斯兰国家和西方,亚美尼亚则完全亲俄。阿塞拜疆之所以亲伊斯兰国家,在宗教方面的原因是阿塞拜疆人信仰的是伊斯兰教,而亚美尼亚之所以更加亲俄则是其信仰东正教(俄罗斯信仰东正教)。从地缘视角观察,阿塞拜疆更加亲土耳其和西方,这一点从上面地图可以看出,阿塞拜疆与俄罗斯接壤,同时有以快飞地与土耳其接壤,这促使阿塞拜疆会有依托土耳其和西方对冲俄罗斯和亚美尼亚力量的想法。


两国这次冲突的诱发原因


4月1日是愚人节,但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的军事冲突却一点不愚人,那可实实在在的炮弹问候,双方都动用了坦克、直升机、迫击炮等重武器。根据媒体的报道,阿塞拜疆损失不小,双方均有伤亡,相对来说阿塞拜疆伤亡更重。那么,是什么原因突然诱发两国的冲突呢?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这次冲突是美俄角力下的一次地区问题爆发,是亚美尼亚人看到了解决纳卡问题的机会而做的一次军事尝试,目的是要将纳卡问题借美俄在叙利亚和乌克兰问题上的交易顺便解决。


一直看占豪微信的战友们都应该知道,这次美俄就叙利亚问题和乌克兰问题进行的交易中,俄罗斯主张的是在两国建立联邦制国家。所谓联邦制国家,就是在叙利亚北部和乌克兰东部建立独立的共和国,然后再加盟到叙利亚和乌克兰,形成与俄罗斯类似的联邦制模式。对俄罗斯来说,这种模式的好处在于,俄可以稳固住自己在乌克兰和叙利亚的利益,可以用自己的影响控制相关地区。


俄罗斯的这一计划,和亚美尼亚对纳卡的计划是完全一致的,这一计划早在1998年就曾被亚美尼亚推动过但未获阿塞拜疆认可。如今,普京要在叙利亚和乌克兰推动这样的模式,而且美俄很有可能在该问题上达成协议,这对亚美尼亚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一旦错失又不知道要等多少年。在这种背景下,亚美尼亚一定想借机挑起纳卡地区成为热点,然后一旦美俄在叙利亚和乌克兰问题上达成交易,接下来亚美尼亚就推动这一模式在纳卡地区问题上复制。


所以,对于这次冲突,就利益考量上看,大概率是亚美尼亚借机挑起的争端,阿塞拜疆则是被动应战者。对这事,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态度是:近年来无论俄罗斯还是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都为和平解决纳卡冲突作出积极努力,他敦促双方立即停火并保持克制。普京还对纳卡局势再次滑入武装冲突表示遗憾。


对于这事,再往深处看,亚美尼亚到底有没有得到俄罗斯的支持是存在很大疑问的。道理很简单,由于阿塞拜疆是亲伊斯兰世界国家,特别是亲土耳其,而俄罗斯与伊朗之间恰恰就隔着阿塞拜疆,这使得俄罗斯到伊朗经由阿塞拜疆这条通道并不是那么畅通。阿塞拜疆在叙利亚问题上一直非常沉默,俄罗斯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就一定要打通阿塞拜疆到伊朗的通道,但事实上这条通道对俄罗斯来说还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从这一点上说,俄罗斯要想借机打通阿塞拜疆到伊朗的通道,需要一个事件来引发。那么,该地区最为敏感、对阿塞拜疆最为重要的纳卡地区冲突问题就是最好的切入点。某种意义上说,纳卡问题此时显现出来,对俄罗斯测试阿塞拜疆的态度和借纳卡问题来迫使阿塞拜疆站在俄罗斯的阵营对俄罗斯来说非常重要。这一点占豪可以从逻辑推敲一下。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在纳卡问题上的冲突,表面上看是给俄罗斯赶忙,实质上却是一个迫使阿塞拜疆立场表态的一个机会。随着中东博弈越来越激烈,对俄罗斯来说,阿塞拜疆的态度对俄罗斯来说非常重要,如果阿塞拜疆站在符合俄罗斯利益的立场,则俄罗斯就能借机通过阿塞拜疆与伊朗建立陆上连接。所以,就现实利益而言,俄罗斯希望阿塞拜疆站在俄方阵营。但是,问题在于,阿塞拜疆更亲土耳其,对俄罗斯一直心存戒备,这在俄罗斯心理上也就产生了一种疑问。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冲突是俄罗斯背后挑起的,但这事至少大概率是亚美尼亚先出手,而俄罗斯未来则可借介入调停的机会施压阿塞拜疆当局对俄罗斯进行配合。


冲突发生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阿塞拜疆总统立刻通电话,埃尔多安称:土耳其人民永远站在阿塞拜疆一面,阿塞拜疆总统同时对此表达了感谢。土耳其之所以有此态度,除了土耳其和阿塞拜疆是一种近盟友的关系外,更重要的是因为俄罗斯一旦“收”了阿塞拜疆,将直接威胁土耳其,这在俄土关系恶化的当下对土耳其将构成重大战略压力。所以,土耳其赶紧出来“力挺”阿塞拜疆。土耳其力挺阿塞拜疆与普京对冲突的遗憾可以看出两国态度的差别和国家关系的远近。


由于纳卡这次冲突的诱因是由美俄中东角力和乌克兰角力诱发的,所以在性质上如今一定程度上属于美俄博弈的衍生冲突。如此一来,这一冲突将会被美俄妥协方式所影响。未来,纳卡地区到底会成为一个地区冲突的新爆发点还是会逐渐稳定下来,这需要看接下来美俄如何妥协,这事很值得我们研究。一旦美俄不能最终妥协,中东、乌克兰冲突不但不会停止,这诱发出来的纳卡冲突也会成为新的爆发点,这话总冲突范围不断扩大的局面,有可能引发更多连锁反应,从而诱发更多冲突。


纳卡冲突路在何方,我们一起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