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7 占豪原创丨教育兴邦,我们不能堵上寒门的上行之路!

占豪原创丨教育兴邦,我们不能堵上寒门的上行之路!

占豪原创丨教育兴邦,我们不能堵上寒门的上行之路!

今天这篇文章的一些想法,其实在以前个人谈中国教育的时候就谈过,但今天这篇文章却是较长时间以来一直想写却没有写的文章,之所以今天决定写出来,原因是最近接连的消息不断刺激着自己的神经,理智告诉自己,该写点什么谈一谈个人的一点浅薄看法供大家思考和商榷。


不久前的深圳政协会议,13岁的深圳少年列席会议时提出“不要让一张考卷来决定未来我们的未来”;在这两天的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特级专家,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导何水法提出,我国应推行12年义务教育,同时取消中考,真正落实素质教育;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作家莫言在3月4日政协分组讨论时发言建议,目前我国学前教育到研究生教育时间太长,基础教育占比太大,建议中小学学制从12年改成10年,并取消“小升初”和中考,让学生坐上“直通车”,在连读制的学习环境中健康成长。


在短短的个把月时间里,在地方和中央一级的政协会议上,连续听到不要用考卷决定未来、取消小升初、取消中考等等提法,这让占豪有一种紧迫感,所以就想谈一谈中国的教育问题。我们真的不该让考卷来决定我们的未来吗?我们真的该取消小升初、中考吗?


在开始论述之前,我们先来看一段江苏卫视《超级演说家》冠军刘媛媛在寒门贵子的演讲中说的视频。这个演讲很好,她的灵感来自一篇10年HR写的一篇文章《寒门再难出贵子》,这篇文章的作者通过自己的工作接触了各种不同背景的人,深刻地揭示了当前阶层固化的形态和趋势。



 很显然,刘媛媛是从个人的视角阐释了人只要努力,就依然可以实现“寒门贵子”之梦,就依然可以通过努力走出来的主张。作为个人来说,这是一种自强自立的表现,值得赞赏。然而,那位HR的视角却并非从个人视角探讨这个问题,而是从现实社会变迁中、从现实的社会现象中探讨影响国家、社会发展的社会问题。而今天,占豪的文章,则是从这些社会现实和历史现象中,去探讨一下我们当前的教育问题,探讨一下教育改革真的该像上述政协委员提议的那样改吗?


从媒体报道出来的信息看,无论是深圳列席的小委员还是两位大名鼎鼎的全国政协委员,他们提出建议的核心思想是:快乐教育,素质教育,不要让一张考卷决定未来,不要搞小升初、中考这样的应试教育······总之,核心是废了当前教育体制,将其改造成不需要考试升学的“素质教育”体系。


然而,在占豪看来,这意味着将带来严重的不公平竞争,意味着未来的社会将是穷人越穷富人越富,意味着阶层会因此快速固化,意味着下层社会向上层社会流动的社会机制将崩溃,意味着我国以人口基数为优势的科工教育体系将崩溃,其危害之大完全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和衡量。


国家体系下的所谓“素质教育”有违社会公平精神


素质教育是需要金钱作为支撑的。学音乐,买乐器、找老师是不是需要花钱?学画画,买材料和请老师是不是需要花钱?学跳舞,找老师是不是需要花钱?钱多可以买好的设备、材料,请好的老师,没钱买不了设备、材料,更请不来好老师,甚至连最差的都负担不起······请问,这种素质教育下,穷人如何与富人竞争?如果按照这样的标准,富人的孩子总能在更好的学校受到更好的教育,穷人的孩子则只能在更差的学校里接受教育。


而且,如果不按考试进行优秀人才的筛选,那么诸如权力、金钱将成为左右教育资源流向的决定性因素,富人和权贵将会瓜分优质教育资源,而穷人的孩子由于不能通过学习来挤进拥有优质教育资源的学校,只能在劣质教育资源的学校学习,其获得知识的机会将被大大削减。


其实,大家如果足够细心,会发现近几年的优质教育资源正在向大城市集中,正在向经济发达的地区集中,正在向名校集中······为什么?因为大城市经济更发达,名校可以给更好的无知条件,于是好的教学资源都被这些名校给网络去了。这,就是市场规则下优质资源向资本优势地区集中的市场逻辑,是不可阻挡的逻辑。在这种机制下,事实上穷人的教育机会本来就是在被富人剥夺的。


很显然,这种建议不仅仅是加速这一趋势,而是要直接以机制确定下来富人的竞争优势。这是不符合当前社会条件下的社会公平精神的!在这种不公平的竞争下,孩子们成年后,富人的孩子得到了更好的教育并拥有更多从父母那里继承的各种经济和社会资源,他们将比穷人的孩子更有机会、更有资本。于是,这个社会将会富人更富,穷人更穷,社会两极分化将更加严重。长此以往,必然影响国家发展、社会稳定。


阶层固化、社会上下阶层流动渠道堵死意味着社会动荡


我们都知道,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政权都会经历兴衰治乱,往复循环呈现出的周期性现象,这个现象就叫历史周期律。历史周期律的一个特点就是,一个历史周期律开始之初,由于刚刚进行了一轮社会大洗牌,社会的资源分配更加平均,财富更加平均。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资源向社会精英和特权阶层手中不断集中,由于社会资源掌握的差异,下层民众向上层流通的渠道会越来越少,越来越窄,穷人成功的机会因此越来越少。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下层民众对社会不公的不满不断增加,当他们的生存因为天灾或其他原因遇到严重困难时,他们就会在一些胆大有勇气的人的召唤下迅速聚拢起来,并试图推翻原有政权。我国历朝历代的农民起义,多是如此轮回发生的。


那么,对于一个国家社会而言,如何保持上下阶层的人员流动,如何能让更有才华的人能继续进步就关乎到一个国家的兴或衰和一个社会的治或乱。对于富人或特权阶层而言,他们的社会人脉多、手里掌握的资源多,他们的孩子发展的机会、起点自然比穷人的孩子要多得多。然而,对于穷人而言,对他们来说,最最重要的通道就是通过读书,通过优秀的成绩不断向上攀登,最终改变自己的命运,进入更上层的社会。中国自隋唐创立科举制度以来为何到现在还融入到了我们的教育体系和社会筛选机制之中(典型的如公务员考试),就是因为这是上下阶层流通的重要通道,堵死将影响国家、社会发展和稳定。


然而,如果我们的教育机制不是通过考试,那么穷人如何与富人去竞争优秀教育资源?如何能获得更好的教育?如何能从下层的社会进入上层的社会?如果这个渠道堵死了,阶层越来越固化,那么这个国家的发展如何维持?这个国家的稳定如何维持?这应该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冷静、认真思考的严肃问题。


作为富人,我们不能为富不仁,我们已经拥有了比穷人更多的机会、更多的资源,我们为什么还要把他们为数不多的竞争机会也剥夺去?事实上,历朝历代的经验告诉我们,当富人彻底剥夺穷人的机会后,自己也将会把自己埋葬,因为历朝历代的朝代更迭、武装革命的结果都是社会大倒退,一般人口减少幅度在50%到90%之间,富人就能逃脱这样的社会灾难?什么样的社会才是和谐的社会?富人要仁爱,穷人要自强!这样的良性循环,才是推进社会进步,才能长治久安。无论富人还是穷人,都该就此问题认真思考,不能总是自私地站在自己立场去看待问题。


我国的科技进步需要“考试”


近代以来,我国一直是工业落后国家,是科技落后国家,西方都已经第三次工业革命了我们还没开始工业化。新中国之后,我们才开始进行工业化,才开始在科技领域追赶发达国家。经过六十多年的追赶,如今的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一大制造过,是工业链最为完整的国家,在科技领域也开始大步追赶,在某些领域甚至已经世界领先。


中国这一切的动力源之一,就是我国巨大人口基数下的“工业化”教育。如果没有这种不断通过考试进行人才筛选的机制,如果不是我们不断努力进行大规模的理工科教育,请问我们如何去追赶发达国家?如今,我国还没有发达到大范围超越西方发达国家,在这个时候放弃考试体系而改为所谓的“快乐教育”、“素质教育”,请问基础科学、大规模的理工科人才培养如何完成?我国又以怎样的能力去追赶西方发达国家的科技领先?


我们当然不应该否认文学、艺术的人文价值,一个国家的文化强大和科技强大一样重要,如果只是科技强大而没有文化强大,国家强大的时间也不会很长。但是,我们不能靠画画、弹琴、写小说去进行科技和工业的追赶吧?我们的科技追赶得靠科学家,他们不用会弹琴,也不用会画画,他们只要能研究科学技术就行,他们只要能在自己的领域领先就够了。然而,对理工科而言,一层层地考试选拔人才是最佳机制,你不能指望一个数学都考不好的学生去搞基础科学吧?在中国如今正是蒸蒸日上、追赶西方之际,难道我们要自废武功?


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我们的教育当然应该改革,我们当然应该对一些有天赋的孩子构建一种特殊的教育机制,给天才们特殊的教育让他们天马行空;我们当然更不应该让考试压垮孩子们的健康,我们当然应该让孩子有快乐的童年······但是,难道我们就该走另一个极端吗?打游戏让还最快乐,但那时害他们不是?我们当然应该不断进行改革,修正过去的问题,但我们就该因此饮鸩止渴吗?


对我们来说,应该既保留现有教育机制公平的一方面,又要降低其不公平方面的问题;应该既照顾到大多数学生,又要兼顾一些天赋异禀的孩子,我们要因材施教;应该构建更广泛上升通道体系,而不是把寒门上升通道直接给堵死;我们应该调整现在教育体制中不适合社会发展的部分,但我们也应该将好的传统保留下来······洗澡水当然应该倒掉,但我们不能连孩子都一起倒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