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4 占豪原创丨谁还能阻止安倍奔向“新军国主义”?

占豪原创丨谁还能阻止安倍奔向“新军国主义”?

2015年7月16日,日本的新安保法案在众院通过了,之后将提交参院。根据最新的消息,自民党和民主党已经达成一致意见,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很显然,自民党和民主党在协调成立特别委员会还是为了新安保法案,其操作方法大概率也和众院差不多,先在特别委员会通过,然后再在参院通过。总的来说,新安保法案获得通过已几乎没有任何悬念。


日本国内对新安保法案什么态度?事实上反对力量也不小,譬如在过去些天日本几乎天天都有数万人甚至十数万人的大规模游行,有的人甚至把安倍比作“希特勒”,称安倍为“大巴嘎”。但是,由于日本的政治机制,实际上无论民间反对声音再大,都不可能阻止安倍的当前计划。日本新安保法案的通过,意味着日本又向“正常国家”迈进了一步,也距“不正常”的“新军国主义”国家只差一两步。


事实上,对日本的政局走向占豪至少在3年前就做过分析确认,即日本已在走向“新军国主义”,这一点自鸠山由纪夫下台开始已经倾向明显,到野田佳彦已经基本确认,到安倍晋三再上任时已经不再回头了。


日本政治为何会走向“新军国主义”?


很多人不明白,为何日本在21世纪的今天还会走“新军国主义”的路线,为何他们不吸取二战的教训?在占豪看来,日本今天走向“新军国主义”的原因有三:


一、日本人岛国冒险的性格使然。


岛国上的人一般都有一个共性,就是喜欢冒险。岛国之所以喜欢冒险,是因为古代的海洋就意味着风险,而岛国由于资源匮乏必须出海,所以这种冒险的民族特性就逐渐养成了。有这种民族特性的还有英国人等。但是,如果战友们足够细心,会发现英国人与日本人在民族性格上有很大差异。英国人的冒险精神是伴随着极度保守的民族性格,所以英国人在政治上非常成熟和圆滑;相反,日本同样是岛国,却不但具有冒险精神,性格上还非常激进。


英国和日本的这种民族性格差异是怎么来的呢?据占豪(微信号:zhanhao668)的观察和分析,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历史因素。历史上,英国人在14世纪到15世纪和法国人曾断断续续进行了116年的战争,两国的这一长期的战争使得英国人虽然具有冒险精神,在性格上却非常保守。因为,法国人一直试图渡海消灭英国,这让英国人有很强的危机意识,在做选择时往往会较为保守。


反观日本,历史上,陆上大国——中国几乎从未远征过日本本土,元朝初期曾有过两次远征,但都以失败告终。历史上其它时间,大多情况下都是日本袭扰中国,中国也只是将日寇赶到海里就完事了,日本本土从没吃过中国的大亏,中国也几乎没有给日本任何大的外部压力。甚至,每一次日本挑衅国中国失败后,当日本愿意和中国和好时,中国都会张开怀抱欢迎。中国的历史人文带来的政治外交态度,使得历史上的日本本土几乎没有什么外部压力。这种格局使得日本人总是能从对外激进冒险中获得巨大利益,同时又往往不会付出太大的代价,这种历史因素逐渐形成了日本激进、冒险的性格,一直到今天都是如此。


二、二战后美国庇护未彻底清算。


二战后,本来准备对日本进行彻底清算,美国甚至已经打算对日本去工业化。但是,冷战大幕的拉开使美国改变了计划。最后,美国为了自己的利益,不但没有清算日本,还放过了一些日本甲级战犯。特别是作为对外侵略最大始作俑者之一的“日王”,甚至未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清算。


1950年,朝鲜战争的爆发一下子将日本的地位拉了起来,日本经济、工业不但很快得到恢复,甚至连日本的那些军国主义的遗种也被保留了下来。战后头三四十年,因日本在战争中遭到重创,历史的记忆让那代日本人都对军国主义非常抗拒。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新一代的日本人对军国主义的记忆越来越浅,在这种背景下,日本遇到了发展瓶颈,于是民族情绪叠加日本的民族性格,就再次使得“军国主义”思潮有了滋生的基础。


三、美国对霸权的维护,中国的崛起,再加日本经济的持续衰退,使得日本人有了再次冒险的冲动。


美国为了维护全球霸权,实施重返亚太战略以遏制中国的发展,这让刚被中国超过的日本看到了再次抑制中国、发展自己的机会。日本人认为,借美国之力不但可以遏制中国,还可以给日本在军事上松绑,这样日本就可以在国际上发挥更大影响力。日本是岛国,如果要发挥更大影响力务必要走军国主义路线,要通过海上的军事影响力向外拓展空间。于是我们看到,过去5年当中,“军国主义”又在日本又复活了。


为什么安倍能操控日本走“新军国主义”路线?


安倍之所以能操控日本走“新军国主义”路线,根本原因有三:


一、日本国内民意情绪右倾化趋势所致。


虽然日本国内反对安倍走“新军国主义”路线的人不少,但支持的人更多。特别是,在日本越来越右倾化的政治大环境下,在民主党分裂后,在日本已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能够真正挑战自民党。一个暂时没有挑战对手的执政党,再配以右倾化趋势越来越明显的日本民意,安倍这个一直有“军国主义”思想的日本政客是必然会充分利用这一点的。这是安倍能够操控日本走“新军国主义”路线的基础。


二、美国重返亚太对日本的需要所致。


安倍是一个善于投机的政客,他看准了美国重返亚太要借助日本的力量,故借机与美国讨价还价,不断借“中国威胁”来促使美国放松对日本的管制。更何况,安倍这么做,在美国看来是有利于美国遏制中国的。有了美国的默许和支持,这事自然会被向前推进。


三、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发展决定中国不可能用武力阻止日本走“新军国主义”路线。


中国是不可能和美国主动对抗的,这不符合中国的战略利益。虽然美国在亚太不断遏制中国,中国也不断抵抗着这种遏制,并不断向外拓展空间。但无论如何,中国都不会主动和美国撕破脸,都不会主动与美国搞对抗,这是由中国的战略发展利益决定的。这种格局意味着,日本作为美国遏制中国的桥头堡,只要其对中国挑衅不过头,中国就不会强力阻止日本走“新军国主义”路线。


考虑到中国如今拥有比日本强不少的军事能力和综合国力,中国也不会真的把日本当成战略对手,基于此,中国也就不会因为日本走“新军国主义”路线,就真的在现阶段下手阻止。而且,在中国决策层看来,中国有能力在未来对日本的任何挑衅和冒险进行阻止。在这种现实下,以日本人的性格,走“新军国主义”路线就成了必然。也正是基于此,未来,中日之间最终上演一场战争的可能性在不断增大,而这一切的因,都是因为日本正滑向“新军工主义”路线。


谁还能阻止安倍?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三股力量可以阻止安倍走“新军国主义”路线:一是日本人民的力量;二是美国的力量;三是中国的力量。


在这三股力量当中,日本人现在越来越右倾化,差不多一半都对安倍的“新军国主义”不反感、不反对,以现在日本的民意走势,民间根本无法形成有效阻止安倍走“新军国主义”路线的合力。这一点,表现在日本政坛,就是没有任何一个政党可以在短期内挑战自民党。所以,日本人民的力量从现在情况看,根本不太可能阻止安倍。


不过,这也并不意味着中国不可以争取日本的正能量。中国既然现在不准备主动和日本撕破脸,那么通过外交和舆论,尽量分化日本的国内民意,对未来中国对付“新军国主义”的日本仍然是有利的。


第二股力量是美国,但以美国坚持重返亚太战略、坚持遏制中国的态度上看,美国宁可推动一场中日战争,都不可能阻止日本走“新军国主义”路线。在美国人看来,日本人的这种做法会给中国制造麻烦,这对美国维持全球霸权有利。故从现阶段大国博弈利益角度说,美国力量根本也不可能去阻止安倍。甚至,不但不阻止,还会怂恿,现阶段美国也的确是在怂恿日本走“新军国主义”路线。


第三股力量是中国力量,以中国的力量若倾国之力阻止日本走“新军国主义”路线肯定可以阻止,但中国显然不可能那么做,因为那样不但会打乱中国的大国战略,对中国来说显然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站在战略视角上看,中国不可能为了阻止日本走“新军国主义”路线而打乱自己的战略,更何况中国也根本没有把日本当成自己的战略对手。对中国来说,只会因日本走“新军国主义”路线而不断提高警惕之心,提升自己的军事能力以防止日本未来针对中国冒险,却不会主动倾国之力阻止日本的这一行为。


上述三股力量,或是不能,或不可能为,故这个世界已没有人能真正阻止安倍走“新军国主义”路线。甚至,哪怕安倍因某些特殊原因挂了或下台了,也会有人坚持安倍路线。所以,对中国来说,现阶段已不是去判断日本走不走“新军国主义”路线的问题了,而是如何提升自己的实力,在未来确保自己安全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