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1 占豪原创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战略忽悠还是彼此出路?

占豪原创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战略忽悠还是彼此出路?

占豪原创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战略忽悠还是彼此出路?

猴年大吉


无论是美国学术界、舆论界还是中国学术界、舆论界,都有这样的声音,即:美方的一些看法认为,中国提出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中国对美国的战略忽悠,为的争取战略时间;中方的一些看法则认为,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是中方的一厢情愿,中国将会被美国忽悠。那么,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到底是彼此的战略“忽悠”还是彼此的未来“出路”呢?在占豪看来,这的确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一下的问题。


新型大国关系对中美来说是战略”忽悠“吗?


对这个问题,占豪认为,直接回答无论是或不是,都是错误的。因为,新型大国关系既是中美之间的博弈进程,也是中美彼此的现实需要,其结果也不是现在可以确定的。未来如果双方避免了“修昔底德陷阱”就是”出路“,如果无法避免最终导致双方关系决裂就是”忽悠“。如果成了,也不能说彼此之间没有忽悠,因为在博弈的过程中必然存在彼此的忽悠;如果不成,也不能只说是一方忽悠了另一方,而是彼此忽悠,高下则看彼此的智慧、勇气和能力,并不能以简单的忽悠来涵盖。


之所以说新型大国关系是中美的博弈过程,在于有了这个“共识”作为缓冲,中美就会在博弈的过程中进一步发展关系,如此双方关系就不会轻易决裂。但是,在此过程中双方的你来我往、台面掰腕子、台下踢腿子都是常识,不会停下来。所以,不会有了双方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共识,中美的博弈就会停下来,事实上不但不会停下来,甚至还会越来越激烈,只是因为这一战略缓冲彼此决裂的风险降低了。


之所以说中美达成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共识是双方的需要,是因为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彼此展开对抗对自己国家都是风险大于机会,损失大于得到。


对中国来说,现在处于完成伟大复兴和提高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最后关键阶段,与世界第一强国进行对抗很多东西都要推倒或暂停,这会大大影响国家的发展,甚至会引发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灾难。因此,中国提出的这一战略构想,无论最终成或不成,现实中都是给中国争取了战略时间,所以这么选择在战略层面都是最正确的选择。


对美国来说,以中国现在国力,只要中国迫于美国的压力一心和美国进行对抗,美国彻底制服中国的可能性为零,其结局只有一个:世界大乱。乱的结果是什么?美国现在的霸权体系大概率会因此崩溃。因为,在中美全力对抗期间,考虑到欧亚大陆现在的主导者主要仍是美国,那么欧盟、俄罗斯为了争取欧亚大陆更多权利,必然蚕食美在欧亚大陆上的战略利益,譬如中东的权力格局,欧洲大陆的控制权等。试想,前几年欧俄一度开始谈判欧俄新关系就是想甩掉美国,如果中美直接对抗,美欧岂不是将联手蚕食美国的战略利益吗?美无法承受这一系统性风险,所以美在彻底制服俄罗斯、收复欧盟前与中国为敌无疑等于自我终结世界霸权体系。

中国作为新兴大国不想与世界第一强国的守成大国为敌,所以给彼此提出了一个“出路”;美国现阶段不想与中国赌国运,所以同意了中国的建议以增加中美关系的弹性。这就是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达成共识后,双方又不断角力形成当前现状的原因所在。


中美在对待新型大国关系方面的现实态度有何分别?


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是由中国提出的,美国是很快就和中国取得共识的,所以这一战略性构想是中美决策者彼此都做了充分研究考量后的共识,不是一时心血来潮的决策,并且中美也都做了实际工作,虽然程度有所不同,侧重点有所差异。


当然,虽然新型大国关系是中美共识,双方也在为此“添砖加瓦”,但双方在诚意、态度和解读上差异仍然是较为明显的。在中国看来,这一出路是中国提出来的,中国也是拿出足够诚意的,态度上也更为积极。


中国对新型大国关系最直接的解读就是“不冲突,不对抗,互相尊重,合作共赢”,体现在现实中就是“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当然其内涵也就是美方不能阻拦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美方的的解读则是“不冲突,不对抗,互相尊重,合作共赢”的基础是中国不挑战美国的霸权地位和国家特权,“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的前提是美国主导,中国按照美国制定规则行事,中国要接纳美国在亚太的控制权。


中美的这种共识和差异,在中国不去挑战美国霸权的情况下,中国要的是真正的互相尊重和合作共赢,而美国给的则是“你得听我的”才能互相尊重合作共赢;中国要的是美国不在亚太遏制中国,美国给的则是要进行适当遏制以便于控制。这种差异所带来的必然是在“新型大国关系”看法上的差异,这种差异带来的自然就是微观领域的大量分歧,于是也就有了相应的摩擦和较劲。


新型大国关系成不成取决于谁?


新型大国关系到底能不能最终成型?在占豪看来,最终的答案其实无所谓最终静态结果的成或不成,因为新型大国关系本身就是一个动态的进程,其成的现实无非两种情况:一种是中美在博弈中达成长期战略平衡,双方在一方衰落前一直没有发生直接对抗,而是选择了和睦相处,那么这个新兴大国关系就算成了,当然若发生了直接对抗就是没成;另一种是双方在博弈中一方逐渐衰落,并最终在没有爆发直接对抗的情况下就退出同一层面的竞争,这也意味着新型大国国关系成了,因为在双方竞争中没有直接对抗,当然如果对抗了就是没成。


那么,如果按上述标准,这成或不成取决于谁呢?在占豪看来,鉴于新型大国关系是中国提出且中国有足够的诚意,所以在态度上、战略选择上成或不成不在中国,而在美国。也就是说,这个成不成取决于美国的战略选择,选择和就是成,选择战(不管是热战还是冷战)就是不成。


不过,若立足于中国自身而言,成或不成则不是取决于美国,而是取决于中国自身的实力、智慧和勇气。如果中国实力提升得足够强,又有足够的智慧和勇气应用这种力量,在世界局势变化过程中做出正确选择,迫使美国不敢针对中国实施战略冒险,那么新型大国关系就成了(中国不会去侵犯美国);相反,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以美国的行事风格,必然机关算尽地针对中国,中国顶不住压力退出竞争,则意味着中国与美国构建新型大国国关系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