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9 占豪原创丨美元大跌,财长急来电,中美货币角力让白宫紧张!

占豪原创丨美元大跌,财长急来电,中美货币角力让白宫紧张!

美元大跌

2月3日发生了三件很有趣的事情:


1、进入2月以来,离岸人民币汇率开始走低。北京时间2月3日,人民币离岸汇率大跌,连续击穿6.63、6.64、6.65三个关口,午市开盘后仅一个小时内跌近100个基点。日内最低至6.6512。这种架势,大有再次上演人民币持续大跌的戏码。


2、进入2月以来,美元指数开始下跌,在人民币离岸汇率北京时间2月3日大跌后,半天后的美国时间2月3日,美元指数盘中一度大跌2%。在美元指数大跌的同时,美股也大跌,三大股指中纳斯达克和标普一度跌幅超过3%。


3、美国时间2月3日,美国财政部发表声明称,财长雅各布·卢与中国副总理汪洋通电话,强调人民币汇率有序、透明过渡到市场调节机制的重要性。在通话中,雅各布·卢还希望北京明确沟通利率政策和在金融市场采取的行动。另据新华网报道,此次通话,汪洋向雅各布·卢介绍了中国的经济形势及进行结构性改革的有关情况。他强调,中国有能力继续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汪洋还表示,愿与美方加强沟通与合作,共同推动今年二十国集团(G20)杭州峰会取得成功。


这三件事的联系可谓既神秘又有趣,且很具有探索意义。为什么人民币离岸汇率下跌后那么快美元指数就大跌?为何美元指数和美股一起下跌?为何美财长如此紧张立刻致电中国?这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博弈关系?


未来的国家竞争,是对国际资本的竞争


当今世界的竞争虽然还有地缘、军力、科技等一系列竞争,但竞争的最前沿其实已经不是这些东西,而是对资本的竞争。谁在对世界资本竞争中获胜,谁就是世界的领导者。直白点说,哪个国家平台本身的资本能力和对资本的吸引最强,谁就是将来世界的领导者。因此,当今世界,无论是美国、欧盟或中国,在经济层面真正争的是国际资本。从2015年到2025年这10年,哪个国家获得足够多的资本沉淀,哪个国家就将成为2025年到2035年获得足够快的发展,也就能成为世界的领导者。


要吸引国际资本,在占豪的拙作《大博弈  中国之危与机》中已经阐明,相关国家要具备如下几个条件:1、经济体足够大;2、经济足够开放;3、综合国力特别是军力要足够强大;4金融资本市场要足够强大。用这四点去框,这个世界只有美国、中国和欧盟符合要求,欧盟的问题是还不是一个国家,军事上也不独立,这是欧盟的弱点所在,也是美国在经济上更加担心中国的根本原因。这个世界,只有中国具备和美国广泛竞争资本却又不受其控制的条件和能力。当然,中国现在还远没有达到完全和美竞争的地步,因为中国金融资本市场还不够开放。但是,由于中国最近几年的加速推进,这一条件已经快具备了。


美国提升国家对资本的吸引力的方法


2008年,因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危机,在白宫推动下形成了G20的联手救市,美国顺势展开量化宽松。这一进程,其实是美国通过量化宽松一边解决自身流动性问题,一边将有毒资产向世界其它国家稀释(相关论述可参考拙作《大博弈 中国之危与机》)。但是,这一稀释进程并不顺畅,所以美国的经济问题虽然暂时被掩盖了,却没有完全解决。更为要命的是,美国并未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如果持续找不到新的经济增长点,未来美必然遇到大麻烦(页岩气、新能源、3D打印等都很快破身了,根本无法与1990年代的互联网概念相比)。


找不到新的经济增长点,要想推动资本向美流动,就得在各地区制造矛盾,通过矛盾激化来促使更多资本因为避险因素向美流动。在这种背景下,美重返亚太遏制中国,在中东刮起“阿拉伯之春”运动,后来还有乌克兰······这都是为了推动国际资本向美流动的措施。


在量化宽松到一定程度,世界范围内已经无法吸纳更多美元流动性的情况下,美不得不想办法进一步吸引国际资本。于是,我们看到,美联储开始结束量化宽松,并制造了加息预期。这一预期制造了两天,就是要将那些国际市场的资本换成美元,流入美国接盘美国已经涨高的资产。


一边是加息预期吸引国际市场上的美元流入美国,另一方面相关国家会因为资本换美元撤离而出现货币贬值、资产价格下跌,与此同时却是美国机构在高位套现并维持美国资产的高估值。在美国资产估值能够稳定得足够高,外部新兴市场资产价格因下跌低估时,美国即可释放之前美国机构加纳的两三万亿美元的超额准备金,这些资金以10倍的乘数效应放大,到海外市场收购低价资产。收购低价资产后,经济回暖,低价收购的资产升值,美国手里的资产大幅升值,美国通过泡沫而暂时被掩盖的债务危机也就真正的解了。


中美资本战打成了1:1


如果大家注意一下汇率,会发现2014年以前的八年半时间人民币兑美元都是升值趋势,从来没有出现过真正下跌的趋势。但是,自从美联储开始制造加息预期,人民币汇率开始停止兑美元升值,开始盯紧美元稳住人民币汇率。2014年7月,美元开始兑其他货币升值,美元指数开始快速拉升。记得当时占豪曾提出过,中国此时应该调整盯紧美元的汇率,应该适当贬值,贬值的速度应比欧元慢一半,基本处于美元和欧元汇率分化之间即可,这是一个比较有利于人民币的位置。或者,针对一篮子货币的贬值,人民币处于它们和美元之间也可以。当时可能中方有其它考虑,人民币依然盯着美元,从而导致人民币汇率实际一直在升值,这种情况持续了差不多一年,美元差不多升值了25%,人民币也相当于升值了20%以上。


中国的这一措施其实给中国经济埋下了较大隐患,这个隐患包括两方面:一是中国制造业因此受到了打击,这抑制了实体经济的增速;二是中国股市的一轮牛市启动的速度和美元升值的启动时间点几乎完全一致,人民币持续跟涨美元的结果是中国资产价格大涨的同时汇率又加了杠杆,如此意味着我国资产价格涨速比股市本身涨速更快,这有利于外资从中国出逃。而这次股灾的发生,就是股价上涨速度过快、资本市场短期内杠杆上升过快、恶意做空和资本出逃四重因素的叠加。这其中,就包括一些资本从中国出逃到美国。如果当时人民币没有跟着美元涨,那么这些资本撤出的积极性就会下降,可能也就不会酿成股灾。


可以说,中国股灾是中美资本战中先输的一局。对中国来说,这一局输得的确成本不小,代价不低,这还不仅仅是损失了那么多钱的问题,而是因为中国在未来至少10年丧失了与美国争夺中国资产定价权的能力。想想看,中国是一个增速比美国快几倍的高增长经济体,企业的估值标准怎么就得按美国的标准来?股票高增长是高市盈率,中国经济高增长中国股市的整体市盈率也该是远远比美国市场高的市盈率才对,但中国现在衡量中国资本市场的估值依然是西方标准。本来,如果这一轮行情涨速美那么快,或者在调整一千点左右后有一个稳定和消化的过程,行情接下来能持续走下去,未来中国可能因为中国宏观经济转型升级成功而取得独立的中国资产自我估值能力。中国一旦有了这种能力,那威力可就更大了。如今,股灾发生,市场信心重创,这种情况一时半会已经不可能发生了。


中国6月开始股灾,8月开始汇改动汇率,这一方面是因为股灾已经影响了宏观经济,本身这就有贬值压力,中国需要释放这一压力以稳定经济;另一方面,跟涨美元的政策也到了必须修正的时候,于是人民币汇率改革放开跌幅,人民币立刻快速下跌。


人民币跟涨美元是美国最希望看到的,因为最最有竞争力的对手就跟在自己后边,如此竞争中国不可能竞争得过美国,所以美国非常放心。然而,股灾发生后,事情起了变化。一方面,中国资产价格暴跌将近一半,大多数优质股票跌幅过半,这资产价格一下子就变得很低了。与此同时,人民币汇率再跌,这种人民币和资产价格双跌对于普通的国家来说是致命的,因为这意味着经济的崩溃。中国经济是个胖大的“年轻怪物”,胖意味着中国的确不那么不灵活,但胖同时年轻也意味着摔个跟头根本没事,拍拍屁股起来照跑。


中国先是股灾,接着就是抓一批吃里扒外的人,整顿市场,与此同时释放人民币空头动能,于是现在中国股市的资产价格比2015年6月份时打了个对折还要多。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中国经济不但不崩溃,还能进一步因为人民币贬值而加速转型,那再过一两年会是什么状况?大家一看,美元处于高位、美股处于高位,人民币汇率处于低位、人民币资产价格处于低位,双高对双低是什么概念?在资本的眼里,那可就意味着双顶对双底,资本战争谁处于优势?谁又处于劣势?恐怕是一目了然了。


因此,就资本形势而言,中国这算是终于扳回一局,现在中美打成1:1了。


如果大家注意一下,1月18日美财长雅各布·卢给中财办主人刘鹤打电话时谈什么?双方讨论了中国在汇率市场化转型过程中向市场明确传达自身政策及行动的重要性。这次雅各布·卢又给汪洋副总理打电话谈了什么?雅各布·卢强调人民币汇率有序、透明过渡到市场调节机制的重要性。在通话中,雅各布·卢还希望北京明确沟通利率政策和在金融市场采取的行动。在1月28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拉加德给李总打电话时谈什么?其中明确表示了相信中国政府能保持汇率政策稳定、加强同市场沟通。


美财长一个个电话打过来,是要中国人民币政策的明确预期,也就是要中国告诉美国未来人民币要怎么走,IMF总裁拉加德也希望中国与市场沟通并保持汇率稳定。说白了,他们都希望人民币给他们一个明确预期。说起来也好笑,之前不是说中国操纵汇率吗?既然是自由汇率,为什么这会又要明确预期呢?中国当然给的预期也很明确、很真实,人民币不具备持续贬值的基础。但之前中国相关部门也明确表示,人民币贬值是美元升值导致的。所以,人民币如何走,这要看美国的表现,美元一个劲升值,人民币难道不能贬值吗?欧元、日元、澳元······全世界的货币都因为美元升值而贬值,人民币也随着美元升值而贬值不是最正常的现象吗?这有什么不合理吗?这些都是非常站得住脚的说法,所以美国也好,国际货币进组织也罢,都不能再指责中国什么,因为中国是按市场的规则办事的。


事实上,汇率的事情恐怕也不止汇率。1月30日美国军舰侵入中国西沙群岛领海,1月31日中国军机第一次巡航日本海,进入2月人民币离岸汇率开始再次松动并在2月3日上演大跌,同一天美元汇率大跌,美财长来电。


博弈很激烈,既然中国的股灾已经发生,资产价格低估值在那摆着,中国只要在转型升级上做好自己的事情,那么人民币汇率就是一把割美元的刀,我们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节奏考虑何时下刀,或者以此为筹码迫使对方在其它方面做出让步。我们因为股灾失去了一次在更高层面与美国竞争的机会,那么退而求其次依然有办法应对与美国的竞争。


既然打成了1:1,这第3局我方又有优势,那么中国现在该做的就是按照自己的节奏,推动国家战略和转型升级。如果说没发生股灾我们还可以用些巧劲在对美国的博弈中占据更大的优势,现在股灾发生了,这第3局能不能赢下来比的可就是内功了。对中国来说,转型升级的内功练好了,我们就可以任尔东西南北风,同时我们股灾造成的低股价和人民币汇率贬值造成的低汇率就可以作为我们重新争取主动的武器。正所谓借力打力,估值高的时候有估值高的策略,估值低的时候有估值低的策略,关键就在于我们要有系统的应对办法,不能乱了阵脚,要有章法和节奏。只要如此,鉴于中国所处的发展阶段及我们的发展潜力,这些问题都可应付,谁也阻挡不住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