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4 占豪原创丨缅甸会是中国的“乌克兰”吗?

占豪原创丨缅甸会是中国的“乌克兰”吗?

自缅北局势今年2月份愈演愈烈以来,关于缅甸因缅北局势可能成为中国“乌克兰”的说法有很多,也有很多战友就该问题咨询占豪的看法。对该问题,个人看法很明确:缅甸不可能是中国的乌克兰。原因如下:


一、缅甸地缘战略位置与乌克兰有本质不同。


乌克兰地处东欧,夹在欧盟与俄罗斯之间。乌克兰本属苏联,因美苏冷战对抗苏联解体而获得独立。自东欧剧变以来,乌克兰就成了西方和俄罗斯进行地缘博弈的地方,为此双方都付出了极大代价,并持续20来年至今。如今,乌克兰的大国较量中又加入了一个超级大国——美国,三股外部力量再加上内部在外部力量上的站队,导致内部矛盾和外部矛盾形成共振,彻底计划,最终演变成涉及大国地缘利益和大国较量的内战。


乌克兰西部力量背后是美国和欧盟,西部的人绝大多数亲西方;东部力量背后则是俄罗斯,有近一半的人口都是再苏联时期由俄罗斯迁到乌克兰的;在这种背景下,内部和外部两股力量火星撞地球般地对抗,自然火星四溅。


缅甸与乌克兰则完全不同。就地缘而言,缅甸邻国中只有中国这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大国,缅甸在地缘上也并不涉及西方强国的核心利益。这意味着,不会有任何大国为了缅甸而牺牲和中国的关系,这是客观现实。更何况,缅甸过去与西方一直处于敌对状态,过去些年也是靠中国支持才勉强度日。过去几年,虽通过改革与西方关系有所改善,但那也还处于彼此试探阶段,还未形成正常的关系,更别说彼此的信任了。


基于这种地缘政治关系的性质以及缅甸和西方的关系,缅甸和乌克兰一时半会不具有可比性。


二、中国不是俄罗斯,战略和处理问题方式也完全不同。


俄罗斯在处理乌克兰问题时,因其手中除军事手段外无其它手段可用,为避免俄罗斯国家战略的崩溃,普京不得不采取准军事手段去解决乌克兰问题。虽然这种解决手段可速战速决,但也必会在短期激化矛盾,且很难给各方回旋余地。这种处理方式,好处是不至于让俄罗斯快速陷入战略被动不可自拔,因为俄罗斯下一步还可以通过拿下东乌克兰以保住自己的战略缓冲;坏处是,做出的决定犹如泼出去的水,猛药副作用必然很大,所以我们看到,西方对俄罗斯展开了经济和金融的围堵,俄罗斯承受了1991年以来与西方最大的政治和经济封锁压力。


与俄罗斯相比,中国拥有仅次于美国的经济实力,在对缅的经济影响力和未来发展影响力方面远高于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影响,特别是在全球范围内中俄经济影响力完全不可比。而西方制裁中国所要付出的代价,要远远高于制裁俄罗斯。更何况,谁又会为缅甸真正出头而制裁中国呢?所以,在处理对外问题时,中国拥有更多和更灵活的手段,这是俄罗斯所无法比拟的。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和俄罗斯在思维方式上完全不同。譬如,俄罗斯迫于自己手段少,抗压能力弱,不得不快速拿下克里米亚这个出海口,因为那里是俄罗斯战略的最重要支撑。而对中国来说,缅甸地位的重要性是近几年才上升的,其地位也只是一个重要地缘节点而已,少这一环虽有负面影响,但远不止于像俄罗斯失去克里米亚那样要命。所以,中国不可能会像俄罗斯那样处理缅甸问题。


当然,中国不会像俄罗斯那样处理,原因还在于中俄思维方式不同。如果缅北局势真的发展到中国不得不动武的时候,中国也不可能如俄罗斯吃掉克里米亚那样去占领缅甸的领土。以中国的思维方式和政治逻辑,中国一定会采取对越自卫反击战或对印自卫反击战的方式,快刀斩乱麻给对手一顿胖揍,但只进行制服,却不进行占领。


以现在中国的军事能力,真要打击缅甸一定是采取空袭的方式,用攻城迫使对方签城下之盟即可,根本不用去搞地面部队的占领。而且,这种处理方式后遗症小,打的时候大家关注一下,不打了也就结束了,不会在国际上形成如俄罗斯和西方那样的长期对抗。中国若真出兵,不过是为立威的同时搞定中缅通道而已,绝无可能选择俄罗斯那样的方式去占领缅甸,这是由中国的国家政治逻辑决定的。


当然,缅北局势距中国去动武来迫使缅甸签城下之盟还远得很,中国不可能轻易去介入缅甸的内战,对缅甸内战各方来说,中国真介入了都算不得什么好消息。一块草皮,大象上去踩几脚,小动物在上边还能过日子吗?至于缅甸,小聪明会耍,但也不至于真的不要命与中国为敌,缅甸军事集团在中国面前不过利用中国的态度耍小聪明而已,中国真强硬起来给点教训,他们也就老实了。所以,缅北局势,搞不到中国发起对缅军事打击的地步。


三、缅甸国内政治局势与乌克兰有本质不同。


缅甸和乌克兰内政完全不同。自上世纪60年代初耐温政变控制缅甸以来,缅甸就一直控制在军事集团之下。在缅甸,军事集团拥有对整个国家的绝对控制力,这种控制力现阶段没有任何动摇的力量基础。这一点,和乌克兰1991年建国后的“民逗”政治完全不同,所以在缅甸搞颜色革命要比在乌克兰难得多得多。


缅甸军事集团的目的是持续执政,一旦他们感觉到美国会对他们进行颜色革命,他们一定会再次一头扎到中国这边。现阶段,缅甸军事集团一方面是被美国在2001年和2003年发动的战争吓怕了,担心也会如此对自己,所以进行了民主化改革;另一方面,他们认为中国人是软弱的,也是比较好欺骗的,所以他们认为可以忽悠中国。这是缅甸试图在中美间玩平衡的主要逻辑。缅甸军事集团,本质上是为维护军事集团利益,这一点和乌克兰那些不负责任、缺乏组织、派别林立又不稳定的“民逗”政治具有本质性区别。这种区别也决定了,缅甸不可能是一个乌克兰式的国家。


四、中国手里有大量美国给不了胡萝卜。


相比俄罗斯,中国手里现在有大量美国给不了缅甸的胡萝卜。譬如,中国拥有强大的对外基础工业和资本输出能力,这种配套美国没有。中国还主导成立了亚投行,这也是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扮演不了的角色。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可以给缅甸的要比美国给缅甸的多得多。


事实上,中国过去的确给了太多的胡萝卜,但中国从未拿起过大棒,这导致了很多国家认为,他们可以通过狐假虎威地发展与美国的关系,在中美之间玩投机,借美国的力量就可以从中国手里拿到更多的萝卜。正是这种思维,使得这些国家试图拿中国的国家利益和美国交换,试图从中国身上揩油。


对于这种问题,只要我们能及时认识到,并及时调整策略,让诸如缅甸、菲律宾、越南等国的这种算盘打错,让他们知道这条路行不通,并会因为在中国身上投机而出现大损失,那么这种负激励就能促使他们转向。


基于这种原因,中国的确到了调整对外策略的时候了。中国虽然主要还是谈胡萝卜,但应该多谈一起种胡萝卜,同时还要偶尔拿起大棒以显示自己的权威。一定不能让诸如缅甸这样的国家在不该走的路上走得太远,要用强有力的手段及时迫使他们刹车,让他们知道打这种如意算盘不但无法得到利益,还会给自己造成严重亏损。一旦形成这种负激励认识,他们就会老实了。否则,一旦等他们走得太远,整个国家社会都陷入了西方的逻辑陷阱,变成一个“民逗”社会,再拉回来我们就要付出更大的成本和代价,这不符合中国的长远战略利益。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确认两点:一是缅甸不会成为中国的“乌克兰”,对这一点我们要有明确认识,所以也不能采取俄罗斯处理乌克兰问题那样的处理方式;二是中国需要及时让缅甸军事集团悬崖勒马,避免后面事态更加不可收拾,所谓治未病才叫最高明的医生,我们要及时治缅甸这个将病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