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4 占豪原创丨5大原因促使公众强烈要求美猴王上春晚!

占豪原创丨5大原因促使公众强烈要求美猴王上春晚!

美猴王上春晚

距离除夕还有9天,最近几天网络社交媒体被老版《西游记》孙悟空的主演六小龄童上不上春晚给刷屏了,大家都强烈要求“美猴王”上春晚,其诉求之强烈在过去几年各种微博事件中实属罕见。


过去几天,央视春晚官方微博上关于要求六小龄童上春晚的留言有一百多万条,而央视春晚导演吕逸涛的微博,网友在一天内的留言数量达到了让人吃惊的200多万条(若非关闭评论,不知最终会达到几百万条),里面基本上众口一词,要求六小龄童上春晚。迫于压力,吕导演关了评论。若仅看到这些就觉得吃惊,那更让人吃惊的是,六小龄童老师的微博差不多在一天多的时间里,粉丝增长有两百万之多,这恐怕在微博历史上个人增长粉丝速度也是个靠前的纪录。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为何规模可能达到数千万的网友在几乎同时如此一致地支持“美猴王”上春晚呢?如此一致的言行背后,到底藏着怎样的逻辑?在占豪看来,这样的社会舆论事件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事件,大众为何如此一致地做同一件事情?这背后到底是什么逻辑?非常值得关注和深思。


网友是无理取闹吗?


有一些人将这一事件定性为商业炒作,也有人认为这是网友瞎起哄,甚至有人认为这是“网络暴民”在用舆论绑架春晚创作组的艺术创作。真的是这样吗?在占豪看来,这完全是一种误解。


这事最初或许由一起简单的商业炒作引发,但此事本身如此大的能量,却绝非商业炒作可以达到的效果,甚至可以说与商业炒作完全无关。别的不说,任何商业炒作最终都会指向产品或映射到产品,从而达到最佳的商业宣传效果。可现在看,谁接这个茬了?是不想接吗?非也,是不敢接!


像这种诉求力极大的舆论,谁也不敢轻易对接到自己的商业炒作之中,因为一旦对接,是否能起到商业效果具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甚至会带来一场巨大的公关危机。道理很简单,这一舆论能量的目的是大家希望六小龄童上春晚,而这事任何商家都做不了住,如此大的舆论能量是商业公关根本驾驭不了的。所以,无论是贺岁的西游记电影还是请六小龄童做广告的企业,都对此事件持续保持沉默。因此,将这一舆论事件定性为商业炒作显然是不合实际的。当然,这一说法也并未得到广泛认可,很快就淹没在了对央视春晚导演的一片声讨声中。


那么,这事是瞎起哄吗?非也!瞎起哄的特点是场面乱且毫无头绪,其舆论持续力一般很弱,往往是一哄之后就散场了。但这次舆论事件不同,不但持续时间长,而且至少以千万为单位的人的整齐划一的诉求——让六小龄童上春晚,要看“美猴王”!如此单一诉求、如此长时间的舆论发酵,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瞎起哄?这种舆论的自组织,一定有其极深的因才有后来的事件之果。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定是大众埋藏在心底的强烈诉求短期内集中爆发而形成的共振,才可能有如此大的能量。这样的事件,一般不具备策划性,是自然积累后在机缘巧合下产生化学反应而出现的集中发酵现象。


那么,这是“网络暴民”舆论绑架春晚剧组创作吗?当然更不是。如果只是少数人的极端声音,我们可以认为是“网络暴民”,但当这种诉求达到如此大规模、如此普遍时,再说是“网络暴民”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中国人怎么可能都成“暴民”呢?这显然是言过其实的。或许,网友表达方式存在很多不太合适的地方,但这是在诉求得不到满足后的不满情绪发泄,如果早早大家诉求都得到满足,那么恐怕就不是如此多的抱怨,而是一片赞扬之声了。


至于所谓“舆论绑架剧组创作”就更不存在了,春晚创作是给谁看的?不正是给广大老百姓看的吗?春晚因为众口难调年年挨骂,今年终于出现了一次“异口同声”的一致诉求,大家甚至都不要求什么节目,只要露脸就高兴,这可以说是千载难逢赢得好评的机会,只要按照公众的诉求,请六小龄童老师去演一演,大家不就满意了吗?创作又不是闭门造车,何谈绑架之说呢?


公众力挺美猴王上春晚背后的原因


对于这次舆论事件,占豪一直在观察、思考,为什么公众如此希望六小龄童上春晚?为何这一看起来并不大的事件最后闹得能如此之大?这背后到底是什么因素在起作用?经过思考,个人认为如下五个方面的因素是这一事件爆发的根本原因:


一、中国群体民族、文化意识自我觉醒的新阶段。


当互联网进入社交媒体时代后,信息传播、社会人与人之间彼此的影响的方式都在发生着巨大而深刻的变化。如今,社交媒体爆炸的时代又恰好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进入最后、最重要的阶段相重叠,这一阶段最大的特点就是群体的民族、文化意识的快速觉醒,自我的意识的觉醒,这种碰撞很容易出现集中的统一群体行动。


这一阶段的特点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由过去的向外探求开始向内探求。这种探求,带来的是对自我的重新认识,产生的是对事物更自信的判断和更加独立视角,其最大的效果就是崇洋媚外的开始越来越少,自信的人开始越来越多。


比较典型的案例是最近发生的“帝吧出征fb”事件,这是典型的新一代年轻人在民族、文化意识的自我觉醒,而在他们身上所体现出来的自信,在前面几代人身上是看不到的,这是一个时代的性格特征。


二、重温少年理想的内心情怀诉求。


有人猪年强烈要求猪八戒上春晚吗?有人马年强烈要求白龙马上春晚吗?没有龙年强烈要求东海龙王上春晚吗······都没有,为什么这种事偏偏就发生在了“美猴王”身上?这里边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猴王”、“孙悟空”实际上是几乎所有男性青少年时的理想和成年之后的现实结合,也是几乎所有小女孩对理想男性最初的遐想。


曾经,我们都梦想自己能像美猴王一样自由,像美猴王一样狂放,像美猴王一样上天入地、72变,像孙悟空一样嫉恶如仇,像孙悟空一样降妖除魔······当然,待我们成年后,也会理解美猴王戴上紧箍咒后的“取经”责任。如今,《西游记》播出已30年,看着《西游记》长大成年人群现在应该集中在20来岁到40多岁这个年龄段,这批人恰恰当今社会最活跃、表达诉求欲望最强、使用互联网社交媒体最多的群体。今年是猴年,是《西游记》开播30周年,如此既然会激起这群人那种重温少年情怀的冲动。大家可以去调查一下,在网上诉求六小龄童上春晚的人当中,25岁到45岁之间的人最多。


其实很多人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这里可以再举一个例子,去年热映的小成本电影《夏洛特烦恼》,其票房超过14亿。这部以夸张、恶搞手法为主的电影,为何能赢得如此高的票房和口碑?其根本原因就在于,这部电影既让很多人理想化地回到过去按照当时的梦想重新“活”了一回,这是一种情怀,是一种遗憾的弥补。当然,最后这部电影的收尾也很好,让那些重新“活”了一回的人们重新回到了自己的现实,仔细品味一下觉得自己可能还不赖。如果没有那重新勇敢“活”一回的情怀桥段,哪会有票房奇迹?类似的奇迹其实还出现在了另一部动画片电影身上,那就是《大圣归来》。


三、公众自我意识对社会精英的价值塑造诉求。


在当今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已经成为我们身体的一部分,成了我们的一个“器官”,我们随时随地通过互联网与整个世界交流。在这个交流过程中,不但加速了自我意识觉醒,也让大众与各种明星、偶像、社会精英呈现出了“零距离”状态。这种“零距离”的状态,让粉丝对明星、偶像、社会精英有更加充分的了解,这种更加成分的了解再加上自我意识的觉醒,就形成了一种粉丝对偶像、明星、精英的一种价值塑造冲动,即由过去明星、偶像、社会精英单向影响、塑造粉丝,到现在明星、偶像、社会精英在影响、塑造粉丝的同时,也会被粉丝影响和塑造。


直白点说,就是当今的移动互联网社会,使得粉丝和偶像的互动越来越直接和频繁,开始形成更加紧密的价值联动关系,开始进行彼此的塑造,这种群体的塑造会形成价值观趋同的社群(就像我们战友这个群体一样)。也就是说,在新时代,偶像一般会更加在乎粉丝的感受以进一步规范自己的行为,而当偶像做出符合自己价值观的行为时粉丝会对这些价值观进一步强化。


这种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人际伦理关系,放在公众和春晚之间,就成了社会公众希望自己可以塑造春晚舞台,让其更加符合自己的审美。于是,当民族、文化、自我意识觉醒、社会公众青春记忆情怀和对关注事物塑造的诉求产生化学反应后,就促使这一看似很小的事件最终迸发出了巨大的能量。


四、对春晚不满提前爆炸。


这一事件也还有另外一些巧合,那就是在该事件发生前,刚刚央视春晚公布了吉祥物“康康”,这一下子引发了网友的吐槽,将这个猴子取名“腮雷猴”。为什么如此取名?原因就是网友普遍认为这只猴子太丑了。而公众心目中的漂亮猴子又是谁呢?就是“美猴王”。


本来,当网上爆出美猴王的节目被毙后大家都为其鸣不平,后来发现央视春晚根本没邀请美猴王,这下炸锅了。一方面是一个大家认为很丑的“腮雷猴”成了吉祥物,另一方面成了是美猴王不能登台。当然,请一些新潮明星和韩星也成了网友吐槽的对象,他们认为这些人都能请,为何就不请众望所归的“美猴王”呢?结果,本来大家要看完春晚后才吐槽,这下直接提前到除夕开播之前了。


更要命的是,春晚播出后再吐槽不过是吐吐槽而已,但让六小龄童上春晚则是公众的诉求,如此大规模公众的小诉求都得不到满足,在社交媒体发达的今天岂能不发酵成舆论事件?这事恐怕还没完,因为春晚播出后还有一轮吐槽时间,到时候如果节目不能让大众满意,不知道又会被吐成什么样了。想想之前诉求没有得到满足,到时候会吐得更来劲,更加理直气壮。

美猴王上春晚

这张图片不知道谁是作者,但画得太传神了!大赞!感谢作者!

五、对六小龄童老师的亏欠感。


六小龄童因为演的是猴戏,有猴毛的贴面,其实很多人记住的是“美猴王”,是孙悟空,大家很多时候是把演孙悟空的六小龄童和自己心目中的美猴王、孙悟空分开来看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大家对孙悟空的那股子热劲并未完全体现在扮演者六小龄童身上,所以过去很多年六小龄童老师除了《西游记》大火之外,其它参演的片子并未给公众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其实,六小龄童老师在其它方面的演技还是很好的,不仅仅会演猴戏)。如今,大家突然发现,原来六小龄童已经57岁了,已经老了,如果再等下个猴年他就69岁了,可能就根本舞不起来金箍棒了。如此,大家对扮演孙悟空伴随自己成长的六小龄童老师有一种内心的亏欠感,就很想让他上春晚再舞一通金箍棒,再让这位老猴王焕发一次少年狂······大家的这种心情是非常善良和值得肯定的。


上述几个原因,应是这次舆情事件爆发的根本原因。在占豪看来,人生在世,就是活个敞亮,我们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也不能不把别人当回事。


春晚,是老百姓的舞台,作为艺术家创作艺术作品,既不能完全只为取悦大众,也不能不去取悦大众,特别是具有政治仪式意义的春晚更是如此。六小龄童的猴戏是中华文化精髓的一部分,他既能娱乐大众又能起到传承传统文化的作用,在猴年春晚舞台上,应该让老百姓看到,你说呢?


0728周三操作策略:短期不判断有低点!

这个单日超过4%的单日大阴线还是来了,也在结构形成的三个交易日之内,跟周五做出的判断基本一致,但跌幅超过了预期,这也是中午我说的昨天跌破趋势的气势有一点强,幅度要比预期的大。因为如果把昨天和今天的下跌加起来,就是非常大的下跌了,这个下跌速度快而猛烈,短期是不会有结构的,而快速的下跌也会远离趋势,所以短期内趋势和结构都不会有很大的变化。这波调整我在周五时……

股市操盘丨监管层不会让市场连续大跌,极端行情后或随时出现报复性反弹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出台的一大重磅政策,成为改变目前市场震荡格局的一块多米诺骨牌,从教育板块的全线暴跌,扩散到地产、消费、金融,以及中国最核心的互联网巨头公司,今天港股午后放量跳水,一度重挫超5%,收跌4.22%,恒生科技指数暴跌近8%,创史上最大跌幅,大型科技股全线大跌,京东、阿里、腾讯、美团等巨头都出现连续急挫;中信证券认为,无需担忧教育政策的极端性扩大至其他领域,教育对国家整体战略而言影响深远,但其他大部分消费领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所以行业的规范和整顿是必然,但再出现整个行业极端打压的概率小。港股及外盘中概股的连续暴跌,也带崩了A股的节奏,今天三大指数再度下挫,两根放量长阴,确认有效跌破年线,以及自3月9开启的上升通道,形势趋于严峻,不过我们依然认为这种极端行情不会持久,管理层不会坐视不管,中国股票市场本质上是一个政策市,这波下跌由政策引发,同样也会被政策扭转,这个市场和其他市场一样,被严格“管控”,背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控制着它的起起落落,因而投资者不必悲观,后面须密切关注政策面的变化,另外由于跌速还没有减慢,短线还有一个走稳的过程,下方支撑在……

今天的大跌不是系统性风险!

今天A股又经历了惨烈的一天。我也延续了“说涨不一定灵,说跌经常很准”的传统。昨晚文章,小标题是“市场可能进入休整期”,然后讲了3个担心:一是上证50指数把沪深300指数拖下水;二是传统白马股和中概互联网没那么快起来还会弱势震荡;三是医药股可能补跌。结果,今天全部兑现。但是,大家也不用担心,今天的大跌,并不是系统性风险,更多只是情绪的释放。2018年下半年那样的行情才是系统性风险。那年6月,上证指数跌破3100点后,我写了一篇著名的文章《3100点可能今年再也见不到了》,并且给自家产品提出了“控制仓位在50%以下”的风控建议。随后,市场泥沙俱下,整整跌了半年。今年初,传统白马股过热的时候,我也公开预警过。对于自家产品,一方面封闭不再接受新的资金;另一方面,2019年以来,两年间首次建议从满仓减到8成仓。今年初严格说还算不上系统性风险,所以继续保留了相对较重的仓位。那么这次的话,可能再有一根大点的阴线,本轮宣泄式下跌的“主跌浪”就结束了,后市会重回震荡修复的格局。所以,自然更加不是系统性风险。做出上面判断的理由是……

0727周二操作策略:所有的卖出,都是为了将来更好的买入。

尽管我判断周五结构形成之后的三个交易日内有很大的概率会出现单日大阴线,当他来了的时候,还是有一点感慨,今年到现在为止,做交易确实有点难。预判断一致的地方我就不说了,说说与预判不一致的地方。因为出现顶部结构的都是小盘股代表的指数,比方说创业板指数、中证500指数和深成指,所以从逻辑的角度我只能判断出中小盘股对应的指数单日大阴线,而实际上今天上证50为代表的大盘股指数跌的更凶,而这在逻辑上是无法提前预判的。无法提前预判,并不代表了不合理,存在即有道理。我们也没必要费劲思量的去猜想市场为什么下跌,这其实意义不大,跌了就是跌了,趋势……

股市操盘丨今天三大指数出现天量重挫,短线是否已经跌到位?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发生了不少大事,今天这些事件明显给市场带来了负面影响,主要体现在教育股全线暴跌,并扩散到“内卷股”地产、保险、医疗、酿酒等板块大跌,中美关系针锋相对、陷入僵局也放大了市场的利空因素,股市重挫,又让很多市场人士担忧下半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会越来越大,多种因素叠加,造成了今天市场的加速回落,对于市场的再次下跌,我们在上周其实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今天市场跌速加快,走出跳空放量长阴,并跌破多个重要关口,还是超出了我们的预期。上周四两市成交超13000亿,最高冲到3576,出现放量滞涨,周五再度放出天量13787亿,出现放量下跌,调整信号更加明确,我们认为本周初会考验3515-3500,以及3486-3456,结果今天一步实现,两市成交14190亿,又放出今年天量,从上周四试图向上冲击通道上轨,到今天一步打穿通道下轨及年线,中间仅仅隔了两个交易日,市场变化之大还是令人瞠目,不过和我们判断的总体方向和节奏并不没有出现太大差异,这个下跌还是属于上升途中的调整,即使跌破通道下轨,我们认为时间也不长,就像5月份底上证一度突破上轨,但还是很快被拉回通道之内;由于今天的阴线实体较大,说明做空动能还没有完全释放,短线还有下探惯性,周二或再度考验一下周一的下影线,关注能否在3426-3402企稳回升;创业板下方支撑在3286-3256。明天操作:可主动出击但不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