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1 占豪原创丨人民币国际化,要靠他们5个了!

占豪原创丨人民币国际化,要靠他们5个了!

据环球日报转引日本共同社7月25日的报道称,IMF内部正在就人民币加入SDR进行激烈争论。美国和仆从国日本认为,IMF就此事“应慎重讨论”;相反,德国、法国、因果则认为“即使为了加快人民币的交易自由化也应当尽快将其纳入SDR”。奥地利《标准报》29日也报道称,中国再度冲击SDR,显示在国际经济领域不断增长的雄心。目前,英国等国家持支持态度。伦敦希望将自己打造为人民币交易中心。但美国持怀疑态度。美国多年来一直指责中国人为地压低人民币的价值。最近,美国财政部还要求中国进一步开放资本市场。美国财长雅各布·卢今年5月曾表示,为了满足SDR的审查标准,中国“需要继续做出改革”。


美日和欧盟为何态度大相径庭?根本原因在于,他们的利益立场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这种变化构成了他们对华的态度差异。在以德、法、英为核心的欧盟看来,将人民币纳入到SDR可以更加凸显IMF的全球代表性,同时能够帮助中国和欧盟建立更多的投资与贸易合作。在欧盟看来,“一带一路”战略太好了,亚投行太妙了,于是甩下美国的黑脸义无反顾的加入。在欧洲人看来,西方资本在极度冗余的情况下如果不能到新兴市场投资,终归不是出路,因为西方现在想搞谁就搞谁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事实上,欧洲是想借中国的“一带一路”及中国的工业输出能力来解决自身的投资通道问题,所以欧洲人在这个时候支持人民币进入SDR。


相反,在美国看来,人民币国际化挑战的就是美元,在SDR有更高话语权也是不利于美国的霸权,更何况美国也想把自己的否决权对中国卖一个好价钱。于是,我们看到,美国是反对和阻挠人民币纳入SDR的。至于日本,一方面是美国干什么就跟着干什么,另一方面则是日本绝不希望中国这个巨人继续崛起。美国在IMF拥有一票否决权,所以这一切最终要看中美之间的博弈和交易及美国与欧盟之间的妥协。


很显然,人民币国际化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一路平坦,而是充满着荆棘,充满着坎坷。那么,中国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之路应该基于哪些层面,又如何看待是否能入SDR呢?


首先,在占豪看来,能入SDR固然好,特别是若能以可交换的筹码和美国进行交换加入SDR,适当向美国让点可接受的利益也没问题。但是,中国完全没必要把这个SDR看得太重,加入SDR更大的还是象征性意义。中国德人民币国际化,不能靠西方国家,还得靠自己。对人民币来说,能否真的成为国际化的货币,在十年后与美元、欧元成三足鼎立之势,最关键在于如下五点:


一、中国自身的改革。


打铁还需自身硬,人民币国际化的最终成败,最重要的因素并不在外部,而是在内部,即中国自身的改革能否成功。这些改革,包括中国自身体制的改革、机制的改革等等。譬如,我们的市场是否是一个法制化、标准化的市场,我们的金融和投资的机制是否可以在保证足够安全的情况下足够开放,我们自己的产业升级、经济结构转型能否顺利推进······这一系列问题能否在内部理顺,才是人民币能否真正长期可持续推动国际化的动力之源。如果这些根本性的问题不能解决,所谓的国际化最终是缺乏后劲的。因为,国际上对货币的认可归根结底是对这个国家的认可,中国自身如果在这方面不能搞好,人民币又如何能成为真正的国际化货币呢?内部的一系列问题不断推进改革,那么人民币的“含金量”会越来越高,便利程度会越来越高,国际信誉会越来越好,人民币国际化推动起来后劲就会越来越足。


二、大国战略的推进。


在当前国际政治、经济大环境下,作为最近几年刚刚开始国际化的人民币来说,“一带一路”战略至关重要。如果基于绝大多数国家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一带一路”战略能够顺利推进,作为主导国的中国,人民币自然会越来越受欢迎,人民币国际化的速度当然会更快。以亚投行为例,鉴于中国的主导能力,这些具有巨大发展空间的国家随着对中国开放程度的不断提高,考虑到人民币由中国的大市场、中国的工业能力作为支撑,他们会越来越积极地接受人民币作为贸易、储备和投资货币。


三、中国的工业和资本输出。


一个国际化的货币,必然是附着于一个强大经济体之上,这个经济体要足够大、足够强,对国际商品流动一定具有很强的影响力,才能支撑其体系的运行。如今,中国已经有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工业能力,已经有了较强的资本输出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在中国进行工业商品输出的时候,在做资本输出的时候,自然可以更加依赖于人民币而非美元。


举个简单的例子,当一个国家以其国家的资源、市场作为抵押,向中国的银行贷款来购买中国的工业产品时,中国的银行即可将人民币贷给他们,之后这些贷款出去的人民币又会以购买中国工业品的方式回到中国,而中国得到的是相关国家的市场、资源,相关国家得到的是基础设施、社会福利的改善和可持续发展的机遇。如此一来,这些国家与中国就会建立更加密切的投资和贸易关系,中国在进行工业和资本双输出的同时,输出的将是人民币资本而不是美元资本,带回的也是人民币而不是美元、欧元外汇。人民币国际化,要依托于中国的这两个输出才更靠谱。


四、中国的军事能力。


任何一个国际性货币,都必然是立足于国家经济、政治和军事强大的基础上。这三者之间的联系很有趣,只有经济足够强大,才能军事强大;只有军事强大,才能政治强大;只有政治强大,才能实现更强的经济强大。在这三者当中,最初的强大来源于经济的强大,但经济强大后要想维持可持续增长及保障发展成果,军事强大就是必须。军事的强大,客观上是经济和政治强大的可持续支撑。否则,经济强大如日本,也不可能在货币领域真的有特别大的出息。


基于这种逻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未来中国的军事影响力拓展到哪里,哪里就是人民币可以覆盖的地方。否则,货币的信誉就不可能真的实现质的飞跃。


五、人民币要更加积极地去占领新兴市场。


我们需要强化与发达国家的联系与合作这一点是没错的,因为这是推动经济增长的很重要的一环。但是,就人民币国际化而言,在占豪看来,如果要考虑10年以上战略的打算,我们必须更加重视人民币在新兴市场拓展市场的速度和力度。


由于新兴市场经济规模的问题,这种拓展短期内的确看似效果不是很明显,但相比发达国家,新兴市场未来的增长空间更大,可持续增长时间更长,且这些市场更加容易实现突破,更加容易实现可控的双赢。当人民币更快地占领新兴市场时,那么当世界经济重回发展正轨,这里就是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增长最快的市场空间,而随着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必然在多年后给人民币的市场份额增长带来强劲的增长动力。因此,个人建议我们更要认识到人民币占领新兴市场的重要性,并推动在新兴市场的国际货币占有率。


当然,人民币国际化要重视上述五点并非不重视与发达国家的合作与沟通,因为加强与发达国家的合作对中国来说是非常必要的。这里的意思只是,我们要立足于自己,立足于未来,要有更宽的视野和更扎实的工作推进,因为只有立足于这些,中国在与发达国家合作过程中,才会拥有更大的话语权,才能更好地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