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0 占豪原创丨缅甸剧变,中国南亚战略风险大增

占豪原创丨缅甸剧变,中国南亚战略风险大增

8月12日,缅甸政局发生剧变,缅甸执政党巩发党在首都内比都的总部在当天晚上被特种部队包围,人员被限制出入,而巩发党主席、最有望当选下任总统的候选人(原巩发党内部确认的人选)、缅甸议会议长瑞曼被特种部队软禁。其后不久,巩发党总书记吴貌貌登被通知不必再来总部并已被解除总书记职务,而巩发党主席瑞曼也被同时解除职务,巩发党于8月13日对外界宣布了这一消息。至于空缺出来的巩发党主席职位,则改由现任总统登胜担任,由原副主席泰乌实际履行登胜的主席职责。


这一事件,某种程度上说就是一场“政*bian”,因为按照原来巩发党的内部安排,瑞曼将代表巩发党参加大选,而巩发党赢得大选没有任何悬念。所以,如果一切顺利,瑞曼就是下届总统。然而,由于瑞曼突然被特种部队包围软禁,并被快速解除党主席职务,很可能将导致瑞曼丧失下届总统候选人的资格,甚至会在未来被排除在缅甸核心权力圈之外(瑞曼已被降为普通党员,不在由53人中央执行委员会之内)。


这一事件,就缅甸国内来看,是缅甸在新一届总统大选前巩发党内部的一次争权行为。但是,站在国际层面上,从过去一段时间缅北局势看,这一事件对中国的影响则极为负面和深远,甚至已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南亚段构成了战略性威胁,但来了局部的系统性风险。对此中存在的巨大地缘系统性风险,中国不可不察,不可不提前布局化解,不得考虑做最坏的打算和相关应对预案。


那么,缅甸的这一政坛剧变到底原因是什么?其背后又如何会对中国战略构成巨大战略性威胁呢?


是谁拿下了瑞曼?


缅甸与中国不同,缅甸是枪指挥党,这一情况自1962年耐温推翻吴努政府以来一直如此,虽然2010年以来缅甸开始西化民主改革,但其军人集团控制缅甸政治的格局并未实质性改变。不过,随着缅甸的政治改革,缅甸军事集团内部也开始出现了明显的裂痕,争权夺利的现象正有向外溢出的趋势。


缅甸军事集团的人总体性质相似,都是缅甸军事集团的利益维护者,但不同的人性格仍有较大差异。瑞曼是一个相对沉稳、老道、相对温、政治上较为成熟的政客,敏昂莱则与其相反,敏昂莱是从底层通过在缅北的投机一步步迈上顶层的,此人善于投机冒险,胆大且做事不顾后果,在战略上是一个缺少长远考虑还会为眼前利益做出突破底线之事的人。就当前缅甸内部博弈局面看,这两人不但性格上完全不同,政治利益上更是针锋相对。


事实上,虽然巩发党内部内定瑞曼为下一任总统的人选,但敏昂莱并不服气,并在年初试图通过在缅北的武装行动来改变缅甸大选的格局。更为重要的是,由于瑞曼在军衔上只是上将,比敏昂莱的大将要低一级,同时也没有真正掌握过最高军权,所以敏昂莱对瑞曼早有取而代之之心,只是因敏昂莱是在近几年才升到高层,资历尚浅,才没有在原来内定之时对瑞曼构成威胁,但敏昂莱一直试图改变缅甸大选格局的行动一直是在进行的。


在缅甸这次大选中,有三个X因素,一个是缅甸军事集团原来的掌舵人丹瑞及其领导的元老集团,一个是最大在野党的昂山素季,最后是现任总统登胜。这三个X因素当中,丹瑞处在幕后,后两者则处台前。在后两者当中,由于缅甸宪法未能如期修订,昂山素季已丧失本届选举总统的机会;至于现任总统登胜,则是因身体原因早就说放弃参选。


然而,事实情况如何呢?民盟到底会在后面做出什么动作虽未可知,但登胜这个X因素却在之前已经在是否参选总统上含糊过几次,这说明登胜或有再干一届的打算,或试图以自己最后余热交换些什么。由此,巩发党内部瑞曼和敏昂莱、登胜都产生了很难化解的矛盾,而瑞曼为了巩固自己的位置,选择了与昂山素季进行合作,并考虑在未来推动修宪;与此同时,瑞曼又在8月12日代表党内单方面宣布登盛不能参选下任总统。


一方面与昂山素季进行沟通修宪,另一方面又单方面宣布登胜不能参选下任总统,这促使已有用强之心敏昂莱和登胜迅速达成了合作协议,联手将瑞曼软禁,并用最快的速度解除掉了瑞曼的党主席职务。


所以,答案很明确,是敏昂莱主导与登胜合作拿下了瑞曼。当然,到底背后大佬丹瑞是否有同意敏昂莱和登胜这么做,现阶段还无法推测。但有一点可以确认,那就是这事是由敏昂莱主导,登胜辅助完成的。至于丹瑞,较大的可能性是并未明确反对或保持了观望姿态。


根据最新的消息,8月13日巩发党新任书记貌貌铁博士说:“巩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重组,有53名成员,其中不包括杜雅瑞曼,他已被降职为一般的党员,但仍然允许他代表巩发党在勃固省彪关镇参选。”在被解职后,瑞曼暂时也恢复了自由,当天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主席丁埃专程造访了联邦国会主席瑞曼,敦促国会尽快通过议员弹劾法。这个议员弹劾法其实就是针对瑞曼,因为瑞曼近期致力于修宪伤及缅军利益,缅军部分成员及家属向联邦选举委员会致信,要求弹劾其国会议长职务,而瑞曼的议员资格则是2010年在内比都宰亚迪选区获胜当选议员,该选区正是缅军牢牢控制的地区。所以,一旦该法案通过,则瑞曼立刻会被罢免议员身份,同时将丧失对议会的控制力,也将很可能会失去总统竞选资格。


那么,从现在这种情况上看,显然由丹瑞下令拿下瑞曼的可能性并不高,因为如果是丹瑞下令,那么瑞曼很可能就无法恢复自由身,接下来的一切可能都是走程序而不是给瑞曼以喘息之机。因此,综上判断,最可能的情况是,在丹瑞没有反对的情况下,由敏昂莱和登胜联手拿下了瑞曼。至于会否有机会翻身,可能就要看丹瑞和巩发党的元老们的看法了。


瑞曼若废,会给中国对缅地缘战略带来巨大不确定性


如果瑞曼最终被废,失去成为下届总统的机会,考虑到登胜的身体,考虑到丹瑞的年龄,那从下届政府开始,缅甸真正的最高权力人将是敏昂莱。他可能不但掌握三军,还将成为副总统甚至总统。一旦敏昂莱成为缅甸王,则整个缅甸将会进入敏昂莱时代,未来如果没有外力作用,他将可能长期掌权。


我们之前在文章中分析过,敏昂莱这个人是靠投机起家,胆肥鲁莽,做事不计后果,哪怕现在没有真正掌握最高权力,他都敢在缅北拿中国的战略利益与美国进行交换,在过去半年敏昂莱的投机严重伤害了中国的国家地缘战略,也对中国的战略利益造成了严重、不可挽回的损害,对此甚至不但毫无悔意,甚至有变本加厉的倾向。


无论是丹瑞、登胜,或者瑞曼当权,他们都会因为其相对沉稳和有一定大局观而给中国面子,不轻易拿中国战略利益去交换,敏昂莱则不同,一旦当政,为了在中美之间两头吃,大概率会拿中国的战略利益向正在重返亚太的美国纳投名状。也就是说,一旦其当政,他极有可能完全不顾及中国的战略利益,完全以自身的短期利益来和美国进行直接交换。


这样的结果是,中国到那时将可能面临两难选择:要不和缅甸撕破脸,两国可能因此陷入更加不睦的关系;如果不撕破脸,则不断被缅甸和美国敲诈,陷入恶性循环。如果事情演化到这种地步,中国将陷入在地缘上的极其被动状态,考虑到缅甸在“一带一路”上的重要性,中国可能需要花费巨大成本、很长时间才能摆平这里,而这样的结果可能会影响我国大国战略发展和推进。


而现在的情况是,瑞曼已经被敏昂莱和登胜给废了,虽不能说失去了翻身机会,但现阶段瑞曼翻身的机会已不多,除非有什么重大事件促使丹瑞转向瑞曼,并带动更多势力转而支持瑞曼,否则基本不可能。但现阶段,丹瑞真的会支持瑞曼吗?情况不乐观,至少现阶段看不出有任何大事可以刺激丹瑞这么做。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瑞曼大概率已经确认被废,翻身机会渺茫,而敏昂莱则极有可能成为下届缅甸政府的真正主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在缅甸的战略局面是极其被动的,如果不能改变这一结果或不能提前布局,那么接下来我国在缅的利益几乎是任人宰割的份。


同时,中国的战略利益随时可能成为被交换的对象,而中国因此可能陷入一场完全没必要的大麻烦当中。所以,在现阶段,个人认为中国应该做出针对缅甸的决策了,该拿出决心在缅甸做两手准备:一方面关注看瑞曼是否有机会翻盘,另一方面就是做好对缅的布局和各种情况的应对预案,要做最不好的打算,随时准备保护国家核心利益。只有这样,才能尽量地维持中国在缅的势力范围,才能稳住缅甸局势。缅甸,已经容不下继续失误下去了,而由于我们年初未能对敏昂莱在缅北的投机展现强势,所以才有现阶段敏昂莱可能成为缅甸下届真正的主人的恶劣局势,故到了现在退无可退的地步,就必须拿出决心来下功夫布局,为后面更复杂的局面做准备,以避免进一步的战略损失。


白酒和医药跌惨了!

周三和周四的时候,很多朋友想让我说说对后市的看法,我都回答说不要急,等周五的行情走完,会看得清楚很多。为什么我这样说,原因在于:周一周二是情绪崩溃性行情,周三周四是救市干扰性行情,走得都不够自然和纯粹,拿来分析后市,可能会不准。所以,需要看看周五,在正常情况下资金抛弃什么、选择什么。周五,资金在指数风格上抛弃了大指数,选择了小指数;在行业风格上抛弃了白酒和医药,选择了新能源和半导体。我认为,这种选择,具有短中期的预兆意义。也就是说,8月行情,有可能延续分化,主要关注小指数、关注新科技。我们自己的话,继续持有中证500和科创50ETF。1.关于指数。大指数的问题,是上证50指数率先进入技术性熊市,然后带崩沪深300指数。明天开盘,沪深300指数的20日均线也将下叉年线,形成“死叉”,同样进入技术性熊市。今年前7个月,沪深300指数下跌7.68%,中证500指数上涨6.29%,拉开了14%左右的差距。这个分化风格,三四季度还可能延续。从趋势交易的角度,沪深300指数短中期可以回避,但长期来看……

“新牛市”三大法宝:深度价值、风格轮动与适度抱团

行情到了七月份,风格终于极致到开始演绎“损不足以奉有余”的状态,去年被抛弃的“金融三傻”队伍又陆续加入了各种“消费茅”。对这种极端的风格,很多基金经理一边转发各种嘲讽段子,一边身体却很诚实,疯狂卖出底部的消费股,追高高在上的新能源。到底是价值投资错了,还是坚守价值投资的人错了?我在上一篇《牛市已经两年半,A股也能涨十年吗?》中提出机构资金在新牛市的三大策略:深度价值、行业轮动和适度抱团。大部分时候,“深度价值”和“行业轮动”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核心策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可一旦市场进入“抱团行情”,这两种投资风格就不可避免地开始“短兵相接”了。而此时,刚好是我们理解“深度价值”和“行业轮动”这两种核心策略的最佳时间。“深度价值”的“深”在哪儿?……

0802周一操作策略:我并不认为这个地方V型反转的概率很大!

在大上个周五我判断差不多两周左右的下跌,在上周过去了之后,目前依旧维持这个观点,我并不认为这个地方V型反转的概率很大,而且我们假设是V型反转,于交易的帮助是不大的,因为没有好的办法应对于这种走势,这里面有一个很深层次的逻辑问题,我试着说一下,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理解。很多人对结构的理解还是太简单了,结构背后很深邃的哲学思想。事物会经历新生、鼎盛、衰退,然后进入到另一个反向运行周期的新生、鼎盛、衰退。这里包含了两大哲学思想,平衡与循环。日出是新生,日中是鼎盛,日落是衰退;然后进入反向运行周期,初夜是新生、深夜是鼎盛、黎明是衰退。结构其实就是为了捕捉从鼎盛到衰退的,最简单的就是速度,也是最实用的。行情速度特别快的时候,就是某个周期处于鼎盛时期,所以上周的大跌,我判断也是某个周期处于鼎盛时期,这个下跌会有一定的惯性,所以大概率会有后续。这个时候我们可以进行速度的对比,如果后续继续很快速的下跌,则继续判定鼎盛,周期级别会更大。如果后续虽然下跌但速度没有那么快了,则判定衰退,即将转为上升周期。这个思想是……

股市操盘丨这个周末信息量大,一重磅会议涉及多项核心问题,如何影响股市?

每年7月末,中央都会举行一次政治局会议,研究上半年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同时传递重要政策信号,30日举行的这次重要会议,强调下半年经济着重扩大内需稳中求进,当前全球疫情仍在持续演变,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国内经济恢复仍然不稳固、不均衡,要增强宏观政策自主性,做好宏观政策跨周期调节,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统筹做好今明两年宏观政策衔接,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要从四个方面着手,挖掘国内市场潜力,包括支持新能源汽车加快发展,加快贯通县乡村电子商务体系和快递物流配送体系,加快推进“十四五”规划重大工程项目建设,引导企业加大技术改造投资。“要增强宏观政策自主性”这句话含义丰富,或向市场传递重要信号,新一轮货币逆周期将到来,因而市场不悲观;对于近期收紧互联网企业和教育机构监管引发的股市震荡,会议并未直接回应,但强调“完善企业境外上市监管制度,坚持高水平开放”,间接回应投资者对中国金融市场与外界脱钩的担忧。上周市场风云突变,大盘出现连续重跌,不仅跌破3500,甚至跌破年线和3400,还瞬间击穿今年3月的低点3328,一口气打到3312才快速回升,改变了原先的震荡格局,两根放量长阴跌破之前的上升通道,虽然反弹了一百多点,但还在通道和年线之下,技术形态破位后需要重新修复,而震荡筑底就是修复的过程,一般直接V上去的概率较小,那么反弹后……

股市操盘丨下周再回落或走出第二只“脚”,在这里可能出现一个技术买点!

本周是7月的收官周,但却走出惊心动魄的一幕,在上周末重要事件的影响下,市场风云突变,大盘出现连续重跌,不仅跌破3500,甚至跌破年线和3400,还瞬间击穿今年3月的低点3328,一口气打到3312才快速回升,这两天反弹了一百多点,上周末我们认为本周会再次向下扳返,下跌的方向看对,但跌幅之大还是超出我们的预期,上周末的重磅事件还是显出它的威力,中国股市政策市的属性往往会超技术面的范畴,但政策市的本质又决定了A股最终一定会回到管理层管控的区间内,这也是我们在周二、周三连续大跌后呼吁投资者要坚信管理层不会坐视不管,更不会让市场连续大跌的原因,结果我们的判断正确,后面发生的事情大家都已经看到。但是毕竟大跌还是发生了,在7月的最后一周,市场改变了原先的震荡格局,两根放量长阴跌破了之前的上升通道,虽然反弹了一百多点,但还在通道和年线之下,技术形态破位后需要重新修复,而震荡筑底就是修复的过程,一般直接V上去的概率较小,那么反弹后再次回落就会出现一个技术性的底部结构,下周上证有可能出现60分钟周期的背离,创业板和深成指可能出现60-90分钟的背离,60分钟以上周期属于较大级别的背离,更利于确认市场这波下跌的底部形态,因而下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