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7 占豪原创丨缅甸剧变,中国南亚战略风险大增

占豪原创丨缅甸剧变,中国南亚战略风险大增

8月12日,缅甸政局发生剧变,缅甸执政党巩发党在首都内比都的总部在当天晚上被特种部队包围,人员被限制出入,而巩发党主席、最有望当选下任总统的候选人(原巩发党内部确认的人选)、缅甸议会议长瑞曼被特种部队软禁。其后不久,巩发党总书记吴貌貌登被通知不必再来总部并已被解除总书记职务,而巩发党主席瑞曼也被同时解除职务,巩发党于8月13日对外界宣布了这一消息。至于空缺出来的巩发党主席职位,则改由现任总统登胜担任,由原副主席泰乌实际履行登胜的主席职责。


这一事件,某种程度上说就是一场“政*bian”,因为按照原来巩发党的内部安排,瑞曼将代表巩发党参加大选,而巩发党赢得大选没有任何悬念。所以,如果一切顺利,瑞曼就是下届总统。然而,由于瑞曼突然被特种部队包围软禁,并被快速解除党主席职务,很可能将导致瑞曼丧失下届总统候选人的资格,甚至会在未来被排除在缅甸核心权力圈之外(瑞曼已被降为普通党员,不在由53人中央执行委员会之内)。


这一事件,就缅甸国内来看,是缅甸在新一届总统大选前巩发党内部的一次争权行为。但是,站在国际层面上,从过去一段时间缅北局势看,这一事件对中国的影响则极为负面和深远,甚至已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南亚段构成了战略性威胁,但来了局部的系统性风险。对此中存在的巨大地缘系统性风险,中国不可不察,不可不提前布局化解,不得考虑做最坏的打算和相关应对预案。


那么,缅甸的这一政坛剧变到底原因是什么?其背后又如何会对中国战略构成巨大战略性威胁呢?


是谁拿下了瑞曼?


缅甸与中国不同,缅甸是枪指挥党,这一情况自1962年耐温推翻吴努政府以来一直如此,虽然2010年以来缅甸开始西化民主改革,但其军人集团控制缅甸政治的格局并未实质性改变。不过,随着缅甸的政治改革,缅甸军事集团内部也开始出现了明显的裂痕,争权夺利的现象正有向外溢出的趋势。


缅甸军事集团的人总体性质相似,都是缅甸军事集团的利益维护者,但不同的人性格仍有较大差异。瑞曼是一个相对沉稳、老道、相对温、政治上较为成熟的政客,敏昂莱则与其相反,敏昂莱是从底层通过在缅北的投机一步步迈上顶层的,此人善于投机冒险,胆大且做事不顾后果,在战略上是一个缺少长远考虑还会为眼前利益做出突破底线之事的人。就当前缅甸内部博弈局面看,这两人不但性格上完全不同,政治利益上更是针锋相对。


事实上,虽然巩发党内部内定瑞曼为下一任总统的人选,但敏昂莱并不服气,并在年初试图通过在缅北的武装行动来改变缅甸大选的格局。更为重要的是,由于瑞曼在军衔上只是上将,比敏昂莱的大将要低一级,同时也没有真正掌握过最高军权,所以敏昂莱对瑞曼早有取而代之之心,只是因敏昂莱是在近几年才升到高层,资历尚浅,才没有在原来内定之时对瑞曼构成威胁,但敏昂莱一直试图改变缅甸大选格局的行动一直是在进行的。


在缅甸这次大选中,有三个X因素,一个是缅甸军事集团原来的掌舵人丹瑞及其领导的元老集团,一个是最大在野党的昂山素季,最后是现任总统登胜。这三个X因素当中,丹瑞处在幕后,后两者则处台前。在后两者当中,由于缅甸宪法未能如期修订,昂山素季已丧失本届选举总统的机会;至于现任总统登胜,则是因身体原因早就说放弃参选。


然而,事实情况如何呢?民盟到底会在后面做出什么动作虽未可知,但登胜这个X因素却在之前已经在是否参选总统上含糊过几次,这说明登胜或有再干一届的打算,或试图以自己最后余热交换些什么。由此,巩发党内部瑞曼和敏昂莱、登胜都产生了很难化解的矛盾,而瑞曼为了巩固自己的位置,选择了与昂山素季进行合作,并考虑在未来推动修宪;与此同时,瑞曼又在8月12日代表党内单方面宣布登盛不能参选下任总统。


一方面与昂山素季进行沟通修宪,另一方面又单方面宣布登胜不能参选下任总统,这促使已有用强之心敏昂莱和登胜迅速达成了合作协议,联手将瑞曼软禁,并用最快的速度解除掉了瑞曼的党主席职务。


所以,答案很明确,是敏昂莱主导与登胜合作拿下了瑞曼。当然,到底背后大佬丹瑞是否有同意敏昂莱和登胜这么做,现阶段还无法推测。但有一点可以确认,那就是这事是由敏昂莱主导,登胜辅助完成的。至于丹瑞,较大的可能性是并未明确反对或保持了观望姿态。


根据最新的消息,8月13日巩发党新任书记貌貌铁博士说:“巩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重组,有53名成员,其中不包括杜雅瑞曼,他已被降职为一般的党员,但仍然允许他代表巩发党在勃固省彪关镇参选。”在被解职后,瑞曼暂时也恢复了自由,当天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主席丁埃专程造访了联邦国会主席瑞曼,敦促国会尽快通过议员弹劾法。这个议员弹劾法其实就是针对瑞曼,因为瑞曼近期致力于修宪伤及缅军利益,缅军部分成员及家属向联邦选举委员会致信,要求弹劾其国会议长职务,而瑞曼的议员资格则是2010年在内比都宰亚迪选区获胜当选议员,该选区正是缅军牢牢控制的地区。所以,一旦该法案通过,则瑞曼立刻会被罢免议员身份,同时将丧失对议会的控制力,也将很可能会失去总统竞选资格。


那么,从现在这种情况上看,显然由丹瑞下令拿下瑞曼的可能性并不高,因为如果是丹瑞下令,那么瑞曼很可能就无法恢复自由身,接下来的一切可能都是走程序而不是给瑞曼以喘息之机。因此,综上判断,最可能的情况是,在丹瑞没有反对的情况下,由敏昂莱和登胜联手拿下了瑞曼。至于会否有机会翻身,可能就要看丹瑞和巩发党的元老们的看法了。


瑞曼若废,会给中国对缅地缘战略带来巨大不确定性


如果瑞曼最终被废,失去成为下届总统的机会,考虑到登胜的身体,考虑到丹瑞的年龄,那从下届政府开始,缅甸真正的最高权力人将是敏昂莱。他可能不但掌握三军,还将成为副总统甚至总统。一旦敏昂莱成为缅甸王,则整个缅甸将会进入敏昂莱时代,未来如果没有外力作用,他将可能长期掌权。


我们之前在文章中分析过,敏昂莱这个人是靠投机起家,胆肥鲁莽,做事不计后果,哪怕现在没有真正掌握最高权力,他都敢在缅北拿中国的战略利益与美国进行交换,在过去半年敏昂莱的投机严重伤害了中国的国家地缘战略,也对中国的战略利益造成了严重、不可挽回的损害,对此甚至不但毫无悔意,甚至有变本加厉的倾向。


无论是丹瑞、登胜,或者瑞曼当权,他们都会因为其相对沉稳和有一定大局观而给中国面子,不轻易拿中国战略利益去交换,敏昂莱则不同,一旦当政,为了在中美之间两头吃,大概率会拿中国的战略利益向正在重返亚太的美国纳投名状。也就是说,一旦其当政,他极有可能完全不顾及中国的战略利益,完全以自身的短期利益来和美国进行直接交换。


这样的结果是,中国到那时将可能面临两难选择:要不和缅甸撕破脸,两国可能因此陷入更加不睦的关系;如果不撕破脸,则不断被缅甸和美国敲诈,陷入恶性循环。如果事情演化到这种地步,中国将陷入在地缘上的极其被动状态,考虑到缅甸在“一带一路”上的重要性,中国可能需要花费巨大成本、很长时间才能摆平这里,而这样的结果可能会影响我国大国战略发展和推进。


而现在的情况是,瑞曼已经被敏昂莱和登胜给废了,虽不能说失去了翻身机会,但现阶段瑞曼翻身的机会已不多,除非有什么重大事件促使丹瑞转向瑞曼,并带动更多势力转而支持瑞曼,否则基本不可能。但现阶段,丹瑞真的会支持瑞曼吗?情况不乐观,至少现阶段看不出有任何大事可以刺激丹瑞这么做。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瑞曼大概率已经确认被废,翻身机会渺茫,而敏昂莱则极有可能成为下届缅甸政府的真正主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在缅甸的战略局面是极其被动的,如果不能改变这一结果或不能提前布局,那么接下来我国在缅的利益几乎是任人宰割的份。


同时,中国的战略利益随时可能成为被交换的对象,而中国因此可能陷入一场完全没必要的大麻烦当中。所以,在现阶段,个人认为中国应该做出针对缅甸的决策了,该拿出决心在缅甸做两手准备:一方面关注看瑞曼是否有机会翻盘,另一方面就是做好对缅的布局和各种情况的应对预案,要做最不好的打算,随时准备保护国家核心利益。只有这样,才能尽量地维持中国在缅的势力范围,才能稳住缅甸局势。缅甸,已经容不下继续失误下去了,而由于我们年初未能对敏昂莱在缅北的投机展现强势,所以才有现阶段敏昂莱可能成为缅甸下届真正的主人的恶劣局势,故到了现在退无可退的地步,就必须拿出决心来下功夫布局,为后面更复杂的局面做准备,以避免进一步的战略损失。


抓住市场最大的确定性!

周四晚上,我很开心和大家说,市场出现买点,结果周五市场马上以大跌来回应。你要问我尴尬不尴尬,我倒觉得没什么。这种情况(我一说机会来了市场就马上跌给我看)过去几年也时有发生,因为我讲的是中线行情,并不是预测第二天的涨跌。周五市场大跌过以后,中证500指数、创业板指数和上证指数仍然保持着多头趋势,沪深300和上证50指数等重新陷入震荡,还是具有一定操作性的。今年可能要重点关注中证500指数。这并不是因为我持有中证500ETF,屁股决定脑袋,而是从趋势角度和宏观角度两方面分析的结论。趋势角度上面已经写了,宏观角度,周末我看了几篇券商机构的分析文章,大致讲了以下内容:一是国君策略提到,2021年我们面临的是大宗涨价、通胀加速,以及信用紧缩等多重环境,可以关注盈利多于估值。从A股上市公司盈利预测情况来看,大盘盈利优势不再,中盘盈利弹性……

一字跌停!提醒这类股票的风险!

周末和大家梳理一下行业和公司的动态信息。本周两大互联网巨头都摊上了大事。阿里被重罚182亿,腾讯遭遇大股东减持1100多亿,看似天文数字,我以为,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这次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的反垄断调查,最终罚了阿里182亿,虽说是一笔巨款,却只是阿里2019年中国境内销售额的4%,也就损失了阿里一年利润的10%,影响完全可控。而且这个事情发酵了很长时间,市场早有预期,阿里的股价已经跌了30%,现在算是利空落地了,对股价不会有太大冲击。再进一步来看,按照反垄断法,原本最高可以罚10%,最终只罚了一半都不到,说明国家对企业还是关爱的,就像自家孩子一样,调皮的时候教训一顿,是为了他更好地成长,也是为了让其他兄弟们长点记性。不是一棍子打死,我看人民日报等官媒,也表达了这样的意思。值得注意的是,芒格的基金近期在大手笔买入阿里。芒格一般喜欢在大公司遭遇重大利空,对股价形成压制后出手,其实就是买公司的困境反转,阿里因为利空的打压,现在的估值……

股价上涨时,怎么区分基本面向上,还是被高估了?

我收到的很多问题都是关于估值的,比如说,这个公司很好,但估值是不是太贵了?或者,这个公司我看不错啊,为什么估值那么低?或者直接问我,XX公司的合理估值应该是多少?对于价值投资者,合理价值买入好公司,然后长期持有,是一条被反复验证的有效方法,但问题在于——什么才是合理估值?所有的估值方法都是基于某些经验(PEG)、某些理论(DCF)、或者比价效应(XX公司都只有多少,你这明显不合理啊),这些方法很好,但估值本质上是无法准确的,就像有人拿了一个无法打开的装着钱的盒子,报一个价格问你愿不愿意买下,因为盒子永远无法打开,所以它里面到底有多少钱,是永远无法准确地知道的。所以判断合理估值还有另一条思路——提供一些线索,让一群有看法有能力的人来猜,并经过充分的讨论,最后的平均出价将非常接近真实的钱数,即利用市场性来定价。市场有效性是有一系列条件的,如果通过某些迹象表明,此时市场满足这些条件,那么此时的股价就接近于此时的合理估值,此时买入,未来相对指数的超额收益,就可以认为接近于业绩增长的收益。条件一、足够多的价值投资者……

股市操盘丨周末有一把“剑”终于落下,本周如出现这种走势要更加谨慎!

周末最令人关注的消息就是悬在阿里头上的剑,终于在4月10日落下,阿里被罚款182.28亿元,创下中国“反垄断”的最高罚款记录,182.28亿元的罚款约占阿里年度利润的12%左右,这个数额只能算是皮肉之苦,还谈不上伤筋动骨,对阿里开出“天价罚单”,并不意味着国家支持平台经济发展的态度有所改变,如果阿里能认真对待处罚,调整经营策略,最大限度实现合法、合规经营,那么这次处罚或许意味着利空基本出尽,罚单开出来,反而有“利空基本出尽”的意思,这一关阿里基本上就算过去了。清明节后首个交易周,大盘没有延续节前上涨态势,周线收阴止步二连阳,这是否意味着周线级别的B浪反弹已经结束?短线仍无法判断市场已选择向下,还需要等待本周方向选择的进一步明朗,上周五上证守住20天线和5周线,半年线也在这里,因而本周初继续关注20天线和半年线的支撑,不破,还会震荡回升,再上冲3586-3514;反之,如放量跌破,则有选择向下的可能,将回撤3420-3386,不破3344-3328,则筑三重底后回升,再寻求上冲3500和60天线,跌破,则走小C浪下跌;周一重点关注3440-3400的支撑,看能否在此探低回升;创业板下方支撑在2756-2706。明天操作……

0412周一操作策略:后市市场走单边市的概率很大,方向判断错是原则性错误!

上周我说清明之后的市场走势是相对复杂的,目前仍然维持这个观点,上周四个交易日指数前三天不涨不跌,波动率是很低的,个股呢则分化和反分化不断来回切换,最后一天是下跌的,但个股还好。我描述行情复杂是因为没有倾向性,或者在短期内的倾向性变化比较快,前三天从指数的角度是没有倾向性的,最后一天变化又很快。拿结构来说,如果是高点不形成结构,应该是破趋势,而上周的前三天横盘,导致向上只涨一点点就会形成顶部钝化,上周五上午如果是上涨的,下午就会有钝化,并且级别会是60分钟以上的。但偏巧上周五的整个全天是下跌的,并且主要跌幅在上午完成,而个股再一次出现分化,指数的明显下跌,个股基本上是涨跌家数1比1的关系,市场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