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8 占豪原创丨IMF10年首称人民币不再低估,背后有何意图?

占豪原创丨IMF10年首称人民币不再低估,背后有何意图?

最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中国发生很频繁,股灾后不久建议中国退出救市,并敦促中国进行金融改革。这时间刚刚过去二十来天,IMF就在北京时间8月15日发布了对中国的年度第四条款磋商报告。在这份年度经济评估报告中,过去一贯话语严苛的IMF,对中国经济多个领域给出“高分”。在人民币汇率方面,IMF更是近十年来首次作出“不再低估”的评估。


IMF的态度可能让人大呼意外,为何IMF突然就不再和美国一起指责中国了呢?为何IMF不像过去既说中国经济有问题,又说人民币低估了呢?为何突然说人民币不在低估,却又说又对中国经济走势颇具信心呢?这种看似矛盾的现象背后,到底是怎样的利益逻辑?占豪这里就做一个剖析。


事实上,在占豪看来,IMF的态度变化,根本原因在于,更大程度代表欧盟利益的IMF,在态度上逐渐与美国的态度拉开了距离,IMF主导双方的内部产生了分歧。这种距离和分歧的产生,根本原因在于三个方面:


一、美欧战略利益上的分歧。


我们知道,美欧同床异梦由来已久,近的说来,2008年格鲁吉亚战争爆发后欧盟和美国态度明显的不一致使得北约一直处于半瘫痪状态。后来借助中东局势,以利比亚战争为起点,欧洲和美国又开始启动了北约。美国试图通过启动北约对欧洲进行再统筹,而欧盟则是试图利用北约推动自己的地中海经济圈战略,两者存在的战略分歧到乌克兰危机爆发开始又有了新的变化。


乌克兰危机被美国引爆后,欧盟深知这是要将欧俄带入新冷战的节奏,但被绑架的欧盟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制裁俄罗斯,结果北约看似激活了,但美欧战略上的分歧却越来越严重。这种分歧,从政治、军事上体现,自然也会延伸到经济上。


二、美元欧元对资本的竞争。


美元和欧元在争夺资本方面是竞争关系,美国刻意制造乌克兰危机,进一步推动希腊债务危机试图撕裂欧元,其中目的之一就是想在与欧元的竞争中获得竞争优势。这种竞争,使得双方必然存在严重的经济利益分歧。


三、就人类经济发展路线上出现分歧。


欧美在人类发展方向上已经存在严重分歧,美国倾向于现有的霸权模式,以削弱他人、掠夺他人成就自己。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实际上已经给全世界提出了一个解决现在世界经济为的办法。作为欧盟,实际上已经看到了这一机会对欧盟意味着什么。所以,欧盟在发展路线上开始向中国这边倾斜,于是才有所有西欧国家都加入亚投行的壮观局面。经济发展路线的分歧,使得美欧在经济领域分歧出现了公开化。


就态度而言,美国依然是希望人民币升值的,但欧盟却不再希望了,原因有三:


一、欧元区做好向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进行新一轮资本输出的准备,高估值人民币不利于他们投资新兴市场。


从欧盟主要国家都加入亚投行开始,欧盟国家基本都做好了向新兴市场进行新一轮资本输出的准备。因为有中国支撑的亚洲基础建设,不但可以容纳欧盟的冗余资本,提升欧盟资本的收益率,还能将欧盟QE释放出来的流动性更大程度地向新兴市场的实体经济释放,这有利于排解欧洲经济的风险并提升经济活力。而如果人民币是高估值的,欧元是不断下跌的,那么欧洲投资以中国为首新兴市场的能力就会被抑制。所以,欧盟不但不希望人民币再升值,甚至希望人民币一定程度贬值,这是由他们的利益决定的。


二、人民币与美元挂钩使得欧元承压。


人民币与美元挂钩,美元升值人民币也升值,这意味着美、中、欧三个最大经济体的货币中,美元人民币是两个并行的货币,欧元是形单影只的货币,这样的结果对欧元并不利,会让欧元承受进一步贬值压力。欧元贬值速度越快,欧元区QE的难度会越大,所以欧盟是不希望人民币继续跟涨美元的。


三、中国经济向好才有利于欧元区经济复苏。


人民币贬值是有利于中国经济稳定的,原因是人民币贬值不但可刺激出口,还能更大程度地拉开我国货币政策的空间,中国经济更好自然会带动对欧洲工业品的需求,也能带动欧元区对外资本输出向新兴市场的流动,这自然是有利于欧元区经济复苏的。特别是“一带一路”战略是依托于中国经济增长的稳定的,而欧洲特别是欧洲的债务压力是只有在发展中解决才最有利。


而美国希望人民币继续升值是因为,人民币资产估值水平越高,出逃中国进入美国几率越高,同时也能对欧元构成压力,人民币强势对美元来说现阶段非常有好处。当然美国也知道,中国经济增速已经放缓,如果放开市场人民币是可以适当贬值的,市场也是认可的,这是为什么美国政府对人民币突然贬值持保守意见却不愿意直接指责的原因,因为中国还是打着汇率改革的旗号去做这件事的,他们还担心中国汇率改革走回头路,所以在吃点哑巴亏时就只是保持暂时观望状态。


一方面是人民币汇率不高估,另一方面又对中国经济有信心,其含义是希望人民币不要再升值甚至是适当贬值,同时希望中国经济走好的情况下推动“一带一路”和亚投行,从而带动欧洲经济的增长。


当然,从IMF的态度上看是希望将人民币纳入SDR的,为此IMF甚至不惜将人民币纳入SDR的评估时间延长9个月,给足了各方博弈、磨合的时间,而中国是在IMF做出这一提议后不久做出的人民币贬值,其内涵是让人浮想联翩的。


更有趣的是,当德银、路透都分析或猜测人民币要贬值10%时,人民币却暂时停止了贬值,中国央行副行长易纲甚至专门否认这一传言。我们应该记得,9月就是第三次“习奥会”了,而拦着不让人民币纳入SDR的正是美国的否决权,所以中美元首的战略性会见必然包含人民币入SDR的谈判。那么,人民币在这个时候突然快速贬值,其含义恐怕只能意会而不能言传了。至于美国如何选择,那就权衡去吧。如果一直无法达成协议,但中国逐渐对入SDR失去耐心之时,相信人民币还会按照汇率改革的思路进一步恢复“实际”市场估值。


货币不是单纯的货币,作为代表国家经济影响力的特殊商品,主要国家必然是要不断竞争抢市场份额的,而中国的人民币作为新兴的高信誉度货币,无论是否能够被纳入到SDR,人民币都会继续推动国际化,这个速度不会因为没有加入SDR而快速方面,也不会因为加入SDR而加速拓展。所以,综合来看,相信中国能以我为主,继续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