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6 占豪原创丨中国一直是发达国家转移危机的重要目标!

占豪原创丨中国一直是发达国家转移危机的重要目标!

引言:


总有人说,那么大的事微信怎么不说几句?不仅呵呵,因为站着说话总是不腰疼的。当然,微信虽然没说,微博可说了不少,虽然周末忙得要死,但微信文章也没落下,都是熬夜写的。


今天还是忍不住试着说说试试看,结果忙活一晚上的成果,在审核阶段就被毙了,跟谁说理去?所以,今天写的文章发不了,那就只能用拙作《大博弈 中国之危与机》中的一篇替代了。



中国一直是转嫁危机的最重要目标


中国一直是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转移危机的最重要目标。对于这一点,我们看看截止到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中国是美国国债最大持有者,中国持有近四千亿美元的两房债券就知道,美国之前在推销其债权产品上在中国这里下了多少工夫。危机发生后,包括美国、欧洲各国的领导人,一次次访华和邀请中国领导人,希望中国对其进行救助,就知道他们从来都希望中国成为他们危机的牺牲品。


那么,中国为什么会成为西方转嫁危机的最重要目标呢?在笔者看来,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五点:


一、中国经济总量大,是最高效的转嫁危机对象。


中国经济经过新中国六十多年的发展,无论其资产规模、经济总容量都已经足够庞大。譬如,中国钢铁产量已经占全球的一半,中国水泥产量占世界的60%,中国铝的产量占世界的一半,中国稀土产量前几天一度占世界的97%,中国2009年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超过50%,中国是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中国是世界第一大出口贸易国,中国是第一大工业制造国,中国是汽车产销世界第一,中国是世界第一大船舶制造国,中国高速铁路运营里程世界第一,中石油是世界最大市值石油公司,中国工商银行是世界最大市值商业银行,中国移动是世界最大通信运营商······这样世界第一在很多领域我们都还能列出很长很长的清单,而诸如世界排名前几位的更是数不胜数。这充分说明,我国以实体经济为基础的经济总量非常坚实。站在欧美的立场上,中国可真是一头大肥象,若能将其分而“食”之,将中国的这些资产通过拉高价格制造泡沫,然后再通过做空压低价格,最后再实施大面积收购,那得到大量优质实体经济资产的欧美企业和机构,其资产负债表自然就好看起来了,其债务危机当然可以轻松地被解除掉了。


所以,站在欧美立场上,特别是美国立场上,将危机转嫁到中国身上,通过金融操纵来实现资产的转移,一直是他们的重要思考,特别是美国在这方面动得歪脑筋最多。这也是为什么美国一直要求中国开放资本项目下的可自由兑换的根本原因,那样一来它们就可以携大量货币流动性进出自由地洗劫中国经济。


当然,站在中国角度,一旦被如此金融洗劫,中国将陷入民不聊生的境地,经济、社会将陷入混乱,中国也将彻底沦为他国的金融殖民地,人民也将长期被经济奴役。


二、中国综合实力的强大是对当前有利于西方发达国家的世界游戏规则的挑战。


无论中国说再多遍的“和平崛起”,也不会改变西方人固有的,对中国强大将挑战当前有利于西方发达国家的世界游戏规则的根本看法。原因很简单:中国领土面积世界第四,中国人口世界第一,中国历史上几千年的世界强国,中国文明比西方文明历史更悠久、更多元化、有更深的底蕴和更强的适应能力,中国经济一旦发展起来必然世界第一,经济实力第一的情况下军事实力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更重要的是,中国人的思维与西方人完全不同。那么,只要中国掌握了足够的权力,重新修改游戏规则是必然发生的事情。当前世界游戏规则只要修改,那么就必然是越来越趋于公平合理,那么这就必然损害到当前过于有利于发达国家的,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等等一系列的游戏规则。


试想,若站在公平的角度,8亿件衬衫为什么只能换一架空客飞机?之所以当前如此,其根本原因就是发展中国家没有商品定价权,从初始商品到深加工商品再到高科技商品统统如此。


过去很多年,包括美国、欧洲在内的西方发达国家,大量享受中国的人口劳动力和环境红利,我们用环境污染、工人的低收入为代价向西方出售廉价商品以换得我们没有掌握的高科技商品和技术、现代市场经济的管理手段。但是,中国也在发展,中国的技术也在进步,在实行计划生育后中国正在快速步入老龄化社会,中国人口劳动力红利正在消失,中国老百姓也需要提高工资从而提高生活、健康水平,中国的自然环境也不是可长期无节制的污染下去······这一切的一切,都意味着中国的商品正在向高端升级,中国老百姓的收入也到了必须加快提高的时候,那么中国可为西方提供廉价商品的时代正在过去。


然而,与中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西方国家近些年总体上贫富差距在拉大,特别是美国在过去三十多年中产阶级的收入在不断进行着实际性的减少。与此同时,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进入了老龄化社会,他们创造财富的能力在快速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其消费可提升的空间在缩小甚至在慢慢萎缩。再加上过去些年西方过度福利化的社会和过度的穷兵黩武所带来的巨大债务,这必然更进一步地降低西方发达国家经济的提升空间。


一方面是中国的产业升级和工人工资的提升需求,另一方面是西方发达国家消费能力和经济提升空间的下降,这种矛盾使得世界经济游戏规则必然面临着修改。在这种情况下,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若想维持现有规则,就必须打断中国的经济发展。所以,某种意义上说,中国本质上就是美国的直接威胁,也是美国一直要把中国当成危机转嫁目标的另一个根本原因。


三、美国若想长期掌控欧亚大陆并继续维持其霸权,必须打掉中国这个欧亚大陆粘合剂才可以长期实现。


笔者认为,在未来很长一个阶段内,中国都将成为欧亚大陆的粘合剂。原因有三:


1、中国既不是发达国家,又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有较大区别,这种特点可让中国成为欧亚大陆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粘合剂。


中国不是发达国家显而易见,因为中国经济总量虽然足够大,但人均仍然较小,中国东部虽然较为发达,中西部却还很落后。但是,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又和它们有很大不同,原因是中国的工业体系很完整,这一点其它发展中国家基本都不具备;与此同时,中国虽然在高科技领域与发达国家还有一定差距,但与其它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却有很多领域都处于世界领先位置,这使得中国在部分领域具有发达国家的一些特性。


基于这种市场特点,中国向上与发达国家会有较好的合作空间,向下与发展中国家也会有较好的合作空间,中国所处的这种能够承上启下的位置,决定了中国是天然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粘合剂。


如此一来,在欧亚大陆,中国自然有这种粘合功能。中国巨大的市场规模潜力,强大的制造能力,使得中国可与东盟、日本、韩国、俄罗斯、中亚国家、中东国家、欧盟等欧亚大陆上几乎任何国家在经济上形成互补的合作关系。中国经济经过新中国六十多年的发展,已经具备了这种以我为中心建立新经济体系的实力和能力。


2、中国在国际关系上与其它国家更好相处。中国在政治军事上不如俄罗斯那么锋芒毕露,不如欧盟那么咄咄逼人,在与其它国家合作过程中更讲求公平与互惠互利,如此决定了中国在欧亚大陆具有很特殊的政治地位,欧盟和俄罗斯不能协调的事中国能够协调。特别是,欧盟和俄罗斯在欧洲有地缘的利益冲突,中国则没有这种羁绊。所以,客观上中国强大的实力存在,更有助于中、欧、俄三方的的合作。而与中国有领土、领海争端的国家,在以后的争夺中基本没有与中国形成正面对抗的实力,这也使得中国会成为欧亚整合的粘合剂。


3、随着中国综合实力增强,中国必然会试图以自己的思路去重新整合欧亚大陆,这就必然挑战到现有美国制定的游戏规则。对于这一点,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增强,中国政治影响力、军事实力都在快速增强,这就必然对欧亚大陆的权力结构构成影响,也就必然会影响到未来的权力结构,这当然不是美国想要的。


更重要的是,既然中欧、中俄、欧俄以及其他欧亚大陆之间可以通过自己的合作获得更多利益,那么为什么凭空给美国缴“保护费”并任由美国摆布?中国综合实力的增强以及更加自主地看待与欧亚大陆国家的关系,必然会引来更多效仿者。


美国著名战略家布热津斯基在其著作《大棋局》中明确指出,美国一定要避免中国、俄罗斯和伊朗团结在一起联手对抗美国。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包括克林顿时期、小布什时期以及奥巴马时期,不但均违背了布热津斯基的这一战略思维,甚至美国的种种行为正是促进了这一进程。


而且,随着中国实力越来越强,上述三个重要原因给中国带来的欧亚粘能力就必然越来越强,这当然是对美国现有欧亚战略的挑战。所以,美国有打垮中国的战略需要,这也是为什么美国近些年一直围堵中国的根本原因之一。


四、中国的发展模式完全异于西方是对西方几百年来发展模式的权威挑战。


二战之后,以美苏为首的东西方对抗本质上就是人类发展的路线之争,最后双方经过四十多年的竞争后,以西方胜出、苏联及东方阵营崩溃而结束。中国的发展模式显然与前苏联不同,因为中国和西方有明显的合作空间,改革开放后中国和西方的合作非常紧密且越走越近。西方最初的想法应该是,通过改革开放来改造中国,将中国改造成西方世界的发展模式并最终肢解或同化中国。


但是,让他们始料未及的是,中国虽然接受了很多西方的东西,但同时又保留了自己的很多特色。中国一直走在自己的道路上,从未真正被西方同化。随着中国走向强大,西方肢解中国的想法正变得越来越不现实,这让西方陷入了彷徨和不知所措当中,很多时候不知道该如何看待中国,这就是为什么西方近些年对待中国总是一副极其矛盾心态的根本原因。


试想,一旦世界上发展中国家充分认识到原来生存、发展走向强大不止一个西方模式,还存在着另外的强国模式,那么世界上必然有更多国家向中国靠近并在经济上、政治上、文化上向中国学习。如此一来,西方近代制定的有利于西方的游戏规则必然被打破。


基于此,西方总体上不希望世界上有另外一种发展模式存在,这就是为什么西方国家近些年一直督促、要求中国进行政治、经济领域的改革,向西方模式靠拢的根本原因之一。


五、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大旗不倒,中国在资本领域与美国的最大竞争对手。


美国是一个靠金融资本活着的国家,其金融及相关服务业业已占其GDP的85%。这种经济结构,一方面靠强大的向外资本输出来获利从而维持国家经济正常运转,另一方面就是要靠长期资本流入来不断增加新鲜血液。一旦在这两个方面有一个出现大的闪失,美国整个经济体系随时可能陷入崩溃。


中国方面,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对外来资本流入的需求会越来越大,这就会在资本流入方面对美国构成直接竞争。中国的股市在估值很低的情况下市值世界第二,中国巨大的内需市场还未有效启动,其巨大的市场潜力是一个待开发的宝库,中国的中西部还有巨大的经济发展空间,中国人口红利虽然正在消失,但产业升级所带来的效率提高红利还有很大空间······诸如此类中国的这些潜在增长点,美国一个都没有,那么只要中国经济是安全的,其吸引力就会越来越大,这对美国来说无疑是极大的压力。


与此同时,中国经过六十多年的经济高速增长后,完整的工业链以及近30年来完成的资本初步积累,都决定了中国也要开始向外进行资本输出。然而,过去向外输出资本是发达国家的专利,中国如此巨大的国家和经济实力,一旦打开向外资本输出的口子,就必然会对西方特别是美国的资本构成巨大的竞争压力。


所以,在资本领域打掉这个竟争对手是美国战略上的需要。


基于上述五点,中国成为美国在危机转嫁上的最重要的目标就毫不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