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5 占豪原创丨全球会爆发新危机吗?大国会联手救市吗?

占豪原创丨全球会爆发新危机吗?大国会联手救市吗?

最近,世界金融市场风声鹤唳,各国股市、货币汇率纷纷出现暴跌,大有新一轮金融危机山雨欲来之势。有声音认为,各国应再次采取像2008年G20联合救市那样的手段,进行全球范围内的救市。那么,当前全球市场是否会出现新一轮2008式的金融危机?又会否进行如2008年G20式的救市呢?


关于是否会爆发新一轮金融危机,占豪的看法是,在世界范围内,新的危机随时都在发生,或者说从未走远。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观察一些国家的经济增长水平、汇率以及社会稳定情况,已远不如2008年时,甚至有的国家已经改朝换代(譬如卡扎菲早已成为历史)。只是,相比那时,这些已由经济危机演变成的社会危机,已不会再被媒体归于经济领域而已。


而且,当前危机上演的模式,也不会再像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或2010年后的欧债危机那样,出现大范围齐刷刷的金融动荡,取而代之的将是局部的问题。虽然,在过去一些天美元加息预期、A股大跌等因素引发了全球金融和资本市场动荡,但那并不会像2008年那样出现全球性的一致性危机。之所以如此,原因有三:


一、自2008年联合救市后,各国已构筑自身“防火墙”数年。


现在距2008年联合救市已过去近7年时间,在这7年时间里,各国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已做了长时间的调整,构筑了符合自身经济情况的防火墙。以美国为例,经过了多轮QE后,已将私营部门的债务和杠杆更多地转移到了政府部门和国际市场,其自身也通过调整会计准则、统计方式及推高资产价格等手段,实现了资产负债表的优化。与美国不同,欧盟则在过去数年一直在推动内部的权力整合和债务重组,虽自身问题仍然很多,但已经有了相应的一系列应对措施。各个国家根据自身经济情况所构筑的一些“防火墙”和所做的应对措施,使得美国、欧盟、中国等主要国家在经济抗压能力方面都有所提高。哪怕就是俄罗斯,在经济因被西方制裁而出现倒退时,也依然有很强的抗压能力。


二、各国经济实际上已进入了新的运行模式。


2008年之前,新兴市场极度依赖发达国家市场需求,那时新兴市场都在进行大力投资,然后通过出口来获利。2008年后,西方市场已无增长空间,于是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开始推动新兴市场内部和新兴市场之间的合作,以刺激彼此间的需求和增长。经过这种调整,各国经济对外依赖程度一定程度地降低了,对个别国家的依赖程度也降低了,风险相对也更为分散。以中国为例,现阶段虽然外贸出口依然很重要,但国内投资和消费在GDP增长中占据着绝对高的份额。


三、各国利益已经趋于分化。


这种利益分化是多层面的,包括经济、政治和军事。以西方和俄罗斯为例,彼此已经剑拔弩张,不但减少了合作,甚至通过彼此制裁来伤害对方。政治上如此分化,经济上也必然分化,诸如俄罗斯式的“危机”是不可能真正传导到美国和西方。当然,由于俄罗斯和西方的关系转差,与俄罗斯经济密切的欧盟也受到了一定伤害,但这种伤害远达不到引发危机的地步。


世界范围内虽然不会出现2008年那样的危机,但局部的危机会爆发将会更加剧烈。譬如,局部在持续的冲突、战争(乌克兰内战、也门内战、伊拉克内战、叙利亚内战等等),因战乱而带来的难民问题等等(大量中东、北非难民涌入欧洲),这些问题会越来越困扰相关国家。


既然不会出现像2008年那样的危机,自然也就没有那样的救市。退一步说,哪怕真的再出现包括中国、美国、欧盟、日本等主要市场的共振,由于各国利益取向已经大相径庭,也基本不可能达成联合救市的一致意见。事实上,各国已进入了后危机时代的滞涨,各国顶多是在小圈子里达成更多经济层面的合作,却无可能展开所谓联合救市。之所以如此,在占豪看来,原因也有三个方面:


一、各国利益经自我调整,已很难再达成国家间统一的一致性。


2008年时之所以能在救市方面统一认识根本原因有三个:


一是美国希望大家一起救市,那样美国即可搞QE向外释放流动性从而将更多有毒资产释放到世界,美国领头这事就好办。


二是因为当时很多国家的经济过度依赖西方发达国家市场,如果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市场崩溃,则新兴市场的商品将无处可卖,也必然会爆发经济危机。


三是相关国家当时都认为,在美国领导下大家联合救市,至少有解决相关问题的希望。于是,G20一拍即合,达成联合救市的一致意见。当然,最终结果只是个别国家得利较大,这又是后话。


如今情况则完全不同了。一方面,美国不再希望搞联合救市,因为现在美国要通过加息来吸引国际资本流入美国,从而最终解决自身的经济可持续增长问题,此时美国对美国之外的危机很大程度上喜闻乐见。所以,美国不但没有联合救市的积极性,还更希望其它国家发生些危机,如此可提高美国经济对资本的吸引力。另一方面,各国经过差不多7年的消化和调整,大家在利益上已很难取得大范围的一致;拿美欧为例,一个要加息,一个却搞量化宽松,这种情况决定了大国之间都难以达成一致的政策,更别说更广泛的国家了。


二、大国都有自身调整思路,小国也有自己如意算盘。


美国在干嘛?制造加息预期,刺激国际资本流入美国从而刺激美国经济可持续增长;欧盟在干嘛?西欧大国在通过以资金换权力的方式进行欧债危机的解决和欧洲政治权力的重组;中国在干嘛?在进行产业升级、经济结构转型、深化体制改革和推动大国战略······


大国这些不同的发展思路,决定了不同国家之间在战略上可能存在冲突,而各大国的思路又必然会影响不同的小国,如此大国之间就基本上不可能形成大范围的一致救市意见。连大国都“尿不到一个茶壶里了”,要靠跟着大国混才能过日子的小国,自然情况也差不太多(各国达成的都是区域合作,很难再搞全球性的、多层次的国家群体合作。譬如,中国和东盟与美国和东盟的合作就存在着根本性冲突)。大国思路的差异与小国算盘的不同,决定了大范围内的一致救市时基本不可能达成的,哪怕进行谈判,决策效率也太低。事实上,现阶段各种国际平台的合作,更多的是划设蓝图、小范围内的合作。譬如,中国划出“一带一路”的发展蓝图,美国划出了TPP的蓝图等。


三、大国的战略方向已由更多合作转向更多的博弈。


如果你细心观察,进入2010年代,大国之间的一致合作正在减少,摩擦、分歧正在增加。这种分歧在大国间、小国间都广泛存在。美俄之间,从2000年代的以合作为主转向以对抗为主;中日之间,从过去政治关系不影响经济关系发展到已严重影响经济合作;欧俄之间,从过去谈“欧俄新关系”到现在处于半冷战状态;美欧之间,从过去一唱一随到现在有合作也有重大分歧(亚投行就是最明显例子);中国和东盟国家之间,从过去大家一心向着合作到现在争端增多·······类似情况,在全球范围内非常普遍。


这一切的根源在于,大国的战略方向、利益取向已发生了重大变化,分歧已越来越明显。譬如,美国追求的是可持续的全球霸权,是单机世界;其它大国,则追求的是更加平等的多极化世界。在这种分歧下,越来越多的博弈成分,决定了彼此政治上已很难取得更广泛信任和真正的共识。如此,经济上又岂能达成完全的一致意见?


基于这种逻辑,所谓像G20那样的联合救市已不可能发生,真正的政要甚至都不可能提出这样的呼吁,因为现阶段已不具备相应的历史条件。


白酒和医药跌惨了!

周三和周四的时候,很多朋友想让我说说对后市的看法,我都回答说不要急,等周五的行情走完,会看得清楚很多。为什么我这样说,原因在于:周一周二是情绪崩溃性行情,周三周四是救市干扰性行情,走得都不够自然和纯粹,拿来分析后市,可能会不准。所以,需要看看周五,在正常情况下资金抛弃什么、选择什么。周五,资金在指数风格上抛弃了大指数,选择了小指数;在行业风格上抛弃了白酒和医药,选择了新能源和半导体。我认为,这种选择,具有短中期的预兆意义。也就是说,8月行情,有可能延续分化,主要关注小指数、关注新科技。我们自己的话,继续持有中证500和科创50ETF。1.关于指数。大指数的问题,是上证50指数率先进入技术性熊市,然后带崩沪深300指数。明天开盘,沪深300指数的20日均线也将下叉年线,形成“死叉”,同样进入技术性熊市。今年前7个月,沪深300指数下跌7.68%,中证500指数上涨6.29%,拉开了14%左右的差距。这个分化风格,三四季度还可能延续。从趋势交易的角度,沪深300指数短中期可以回避,但长期来看……

“新牛市”三大法宝:深度价值、风格轮动与适度抱团

行情到了七月份,风格终于极致到开始演绎“损不足以奉有余”的状态,去年被抛弃的“金融三傻”队伍又陆续加入了各种“消费茅”。对这种极端的风格,很多基金经理一边转发各种嘲讽段子,一边身体却很诚实,疯狂卖出底部的消费股,追高高在上的新能源。到底是价值投资错了,还是坚守价值投资的人错了?我在上一篇《牛市已经两年半,A股也能涨十年吗?》中提出机构资金在新牛市的三大策略:深度价值、行业轮动和适度抱团。大部分时候,“深度价值”和“行业轮动”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核心策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可一旦市场进入“抱团行情”,这两种投资风格就不可避免地开始“短兵相接”了。而此时,刚好是我们理解“深度价值”和“行业轮动”这两种核心策略的最佳时间。“深度价值”的“深”在哪儿?……

0802周一操作策略:我并不认为这个地方V型反转的概率很大!

在大上个周五我判断差不多两周左右的下跌,在上周过去了之后,目前依旧维持这个观点,我并不认为这个地方V型反转的概率很大,而且我们假设是V型反转,于交易的帮助是不大的,因为没有好的办法应对于这种走势,这里面有一个很深层次的逻辑问题,我试着说一下,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理解。很多人对结构的理解还是太简单了,结构背后很深邃的哲学思想。事物会经历新生、鼎盛、衰退,然后进入到另一个反向运行周期的新生、鼎盛、衰退。这里包含了两大哲学思想,平衡与循环。日出是新生,日中是鼎盛,日落是衰退;然后进入反向运行周期,初夜是新生、深夜是鼎盛、黎明是衰退。结构其实就是为了捕捉从鼎盛到衰退的,最简单的就是速度,也是最实用的。行情速度特别快的时候,就是某个周期处于鼎盛时期,所以上周的大跌,我判断也是某个周期处于鼎盛时期,这个下跌会有一定的惯性,所以大概率会有后续。这个时候我们可以进行速度的对比,如果后续继续很快速的下跌,则继续判定鼎盛,周期级别会更大。如果后续虽然下跌但速度没有那么快了,则判定衰退,即将转为上升周期。这个思想是……

股市操盘丨这个周末信息量大,一重磅会议涉及多项核心问题,如何影响股市?

每年7月末,中央都会举行一次政治局会议,研究上半年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同时传递重要政策信号,30日举行的这次重要会议,强调下半年经济着重扩大内需稳中求进,当前全球疫情仍在持续演变,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国内经济恢复仍然不稳固、不均衡,要增强宏观政策自主性,做好宏观政策跨周期调节,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统筹做好今明两年宏观政策衔接,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要从四个方面着手,挖掘国内市场潜力,包括支持新能源汽车加快发展,加快贯通县乡村电子商务体系和快递物流配送体系,加快推进“十四五”规划重大工程项目建设,引导企业加大技术改造投资。“要增强宏观政策自主性”这句话含义丰富,或向市场传递重要信号,新一轮货币逆周期将到来,因而市场不悲观;对于近期收紧互联网企业和教育机构监管引发的股市震荡,会议并未直接回应,但强调“完善企业境外上市监管制度,坚持高水平开放”,间接回应投资者对中国金融市场与外界脱钩的担忧。上周市场风云突变,大盘出现连续重跌,不仅跌破3500,甚至跌破年线和3400,还瞬间击穿今年3月的低点3328,一口气打到3312才快速回升,改变了原先的震荡格局,两根放量长阴跌破之前的上升通道,虽然反弹了一百多点,但还在通道和年线之下,技术形态破位后需要重新修复,而震荡筑底就是修复的过程,一般直接V上去的概率较小,那么反弹后……

股市操盘丨下周再回落或走出第二只“脚”,在这里可能出现一个技术买点!

本周是7月的收官周,但却走出惊心动魄的一幕,在上周末重要事件的影响下,市场风云突变,大盘出现连续重跌,不仅跌破3500,甚至跌破年线和3400,还瞬间击穿今年3月的低点3328,一口气打到3312才快速回升,这两天反弹了一百多点,上周末我们认为本周会再次向下扳返,下跌的方向看对,但跌幅之大还是超出我们的预期,上周末的重磅事件还是显出它的威力,中国股市政策市的属性往往会超技术面的范畴,但政策市的本质又决定了A股最终一定会回到管理层管控的区间内,这也是我们在周二、周三连续大跌后呼吁投资者要坚信管理层不会坐视不管,更不会让市场连续大跌的原因,结果我们的判断正确,后面发生的事情大家都已经看到。但是毕竟大跌还是发生了,在7月的最后一周,市场改变了原先的震荡格局,两根放量长阴跌破了之前的上升通道,虽然反弹了一百多点,但还在通道和年线之下,技术形态破位后需要重新修复,而震荡筑底就是修复的过程,一般直接V上去的概率较小,那么反弹后再次回落就会出现一个技术性的底部结构,下周上证有可能出现60分钟周期的背离,创业板和深成指可能出现60-90分钟的背离,60分钟以上周期属于较大级别的背离,更利于确认市场这波下跌的底部形态,因而下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