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8 占豪原创丨缅北,中国终于准备坐庄了!

占豪原创丨缅北,中国终于准备坐庄了!

9·3阅兵后,习总和李总在北京于4日分别会见了来华参加抗战胜利70周年的缅甸总统登胜。据缅甸《全球新光报》9月5日的报道,登胜在与习总会谈中,中方承诺将帮助缅甸在下缅甸三角洲地区建设防洪设施。双方领导人还探讨了边境稳定、贸易和投资等议题。吴登盛总统还会见了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双方探讨了中缅以及中国-东盟关系、加强青年交流、缅皎漂经济特区建设等议题。两位中国领导人都表示将支持缅甸和平进程,并将为缅甸实现永久和平提供更多的协助。


也就在中缅两国领导人会见的当天,还有一则不被人注意的消息,即外交部高级代表团及滇省外事办、公安厅等单位,与佤邦举行了正式会谈。外交部官员就这次与佤邦见面的目的,表示主要是听取佤邦对自己情况的介绍,调研边境部分地区的军事冲突,佤邦对《全国全面停火协议》的看法和打算。


据报道,会谈始终是在亲切友好坦诚的气氛中举行,佤邦介绍了自己辖区内的辖区有关民生、禁毒、经济建设和今后的主要发展项目,并对外交部提出的其他问题谈了佤邦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在缅甸目前全力推行的《全国全面停火协议》,首次全面、正式地阐述了佤邦在这一问题上的最终原则和立场,外交部高级代表团对佤邦的原则立场充分表示了理解!


事实上,中国官方的高级代表团不止与佤邦进行了高级别会谈,还与四特、克钦这两外两大组织进行了会谈,有消息称也与果敢方面有高级别接触。这四家当中,前三家是5月佤邦峰会的三家组织方。如今,中国官方高级别代表团几乎是以公开的方式与他们接触、对话,并对他们的诉求进行坦诚交流并表示理解,这里只有一个答案:中国要正式坐庄缅北了。


登胜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依然出席北京的阅兵式,实际上内心是不愿意又不得不硬着头皮来的。原因也很简单,如果不来,那证明缅甸拒绝中国的斡旋,中国对缅必然会采取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一个弱国对一个强大的邻国采取这种态度,显然是不明智的。因为,大国会认为,既然你不配合,这怎么玩就只能完全随我了。登胜在天安门城楼上一脸阴沉,已表明其心境。


至于中国如今以基本公开的方式与缅北主要武装正式接触,是确认了我们在习总会见昂山素季时的判断,即中国对缅政策已彻底改变。如今的接触,是在综合各方信息并对相关信息进行分析而最终做出的选择和决策。之所以时间选在习总和登胜总统会面当天开始会谈,应该是希望明确告诉缅方,中国坐庄缅北,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这是中国的大国责任,当仁不让,义不容辞。


之所以当然不让、义不容辞,是因为中国这么做,既合情又合理还合法。合情,缅军在今年上半年打死打伤我国公民,中国政府岂有不管不问之理?合理,作为一个大国,每次边境冲突,中国都拿出大量人力物力接受和安置难民,中国既是负责任的大国,就有必要对周边的安全有足够的关切,并针对相关情况有所行动。合法是因为,在今年5月的佤邦峰会公报上,缅北各民族武装明确要求中国介入调停,而缅甸总统登胜对该公报也明确表示了认可,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作为缅甸最大邻国,作为缅北各民族武装的近邻,参与斡旋符合法理。既然合情合理合法,自然当人不上,义不容辞。


事实上,今天之果自然有前面之因。缅北局势如今之所以如此复杂,除和缅甸历史、缅甸大缅族主义及近期大国角力有关外,另外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中国在过去很多年没有利用好缅甸被西方制裁的机会,在政治上真正成为缅甸政局的平衡者,成为缅北地缘统筹的主导者。


过去,中国为了一些具有战略意义的经济项目(现在看只有中缅管道成了,其他项目基本都停了),更多地对缅甸军政府侵蚀缅北武装利益持半默许态度。若非如此,缅北局势应不会演化为今天,甚至那个如今成为中国心腹大患的三军总司令敏昂来,根本就不会从军中如此快地脱颖而出,也不会给中国制造如此大的麻烦。正是由于中国当时被缅甸看穿,不会在缅北与缅甸为难,才有了2009年的8·8事件的冒险行动。而8·8事件,不但打开了缅甸军政府向北进一步拓展的胃口,也让军队冒险势力代表敏昂来在极其短暂的时间内,一跃成为三军总司令。如今,他实际上已基本成为缅甸最高权力的真正接班人。敏昂来此人胆大敢干,政治上却缺乏成熟与稳重,一旦其掌握最高权力,其完全可能直接与美、日进行交易,从而转而快速将缅甸变成美国抑制中国的一枚棋子。若真到那一步,中国要想去病,可能为此就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了。


我们知道,今年以来缅北局势之所以严重恶化,往远了说,是以丹瑞为首的军事集团被2001年、2003年美国在中东发动的两场战争吓破了胆,担心缅甸会成为下一个阿富汗,故最终采取了西化改革以在未来对接西方。对接西方,目标就是在中西方玩平衡,在政治上和经济上甩脱对中国的单边依赖。事实上,缅甸的民主化改革时间点与美国重返亚太的时间点是完全重合的,2010年美国重返亚太,2010年缅甸结束军政府时代。事实上,这就是缅甸军事集团借美国重返亚太之机,开始进行军事集团控制得民主化改革。


随着美国重返亚太的推进,美国开始加强西太平洋的部署,并由南海开始向南亚渗透,这其中缅甸就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节点。2011年,希拉里力推的所谓“新丝绸之路”计划(从中亚经阿富汗到南亚,美国的目的是要对中国进行U型包围,是准备将中国、俄罗斯困死在以东欧为起点经中亚、中东、南亚、东南亚、第一岛链的大包围圈当中),南面的重要目标节点之一就是缅甸。2011年11月,为该计划希拉里甚至破天荒地访问了缅甸。


美国的这一系列动作,使得缅甸也开始疏远中国。这种疏远,实际上是基于缅甸对中国会隐忍缅甸的认识上的。在缅甸军事集团看来,他们可以项目和地缘利益牵制和诱使中国跟着缅甸的思路走,如此就能在中国不知不觉间实现与西方靠近的同时实现对缅北的蚕食。若缅甸在这种背景下逐渐实现统一,最终必然会上演挟洋自重的戏码,在中美之间玩平衡和通吃。一个小国,如果想这么玩大国还不去遏制,那就真的和大国责任不匹配了。然而,在过去数年,我们对缅甸政治的这些细微变化实际上是缺乏感觉的,我们的政府甚至很多人认为缅北民族武装是麻烦制造者,恨不得缅甸政府赶紧将他们收了得了。他们不知道的是,一旦美国、日本和缅甸关系彻底改善,与此同时再统一缅北,中国在缅将再无一张牌可打,再想要牌可能就得东刀枪了。刀枪是凶器,成本巨大,若非利益巨大或危险巨大都是不该动的玩意,真到那时,真的可就是被动中的被动了。


若按现在趋势发展下去,其结果实际上也只有这一个,即:缅甸按上述逻辑发展,逐渐成为或明或暗的一颗美国抑制中国的棋子。中国如果在此时还不能防患于未然,就会走向被一个小国不断胁迫的陷阱。毕竟,缅甸的地缘位置对中国极其重要,这里不仅仅是“一带一路”陆上闭环的南亚节点,还是中国印度洋的重要出海口,中国若失去对该地的控制,战略上的损失将非常巨大。不失去、无法控制的同时,还会被大国用来遏制自己,中国要用缅甸得付出多么高昂的经济、政治代价?


如何不失去对缅甸的控制?很显然,安抚是完全不能奏效的。想想看,在西方封锁缅甸时,中国是如何力挺缅甸军政府的?如今,缅甸军事集团回报给中国的又是什么?在美日不断试图由印度洋登陆缅甸之时,如果没有一些手段,中国还想在缅甸发挥更重大的影响力恐怕就基本不可能了。不但不可能,随着时间推移,美日都会成为缅甸要挟和遏制中国的筹码,会拿来和中国讨价还价。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在这里将寸步难行,成本极高。


在占豪看来,要搞缅甸,唯一能做的,就是先捏其卵,后恩威并施。对缅甸来说,其卵是缅北,恩与威是中国经济能力和军事压力。中国需要立足军事和经济的基础上,介入并主导缅北和解进程。只有如此,缅甸才能成为我“一带一路”重要战略一环和印度洋的重要出海口,才能真正为我所用。过去,我们外交用了太多经济的手段,军事手段没怎么用,这使得我国对外的政治手段被大大弱化。


在占豪看来,中国坐庄缅北,务必要让包括缅甸政府在内的各方,都坐在中国支起来的谈判桌上,然后大家开诚布公地谈,把诉求都谈出来,然后一点点去达成共识。中国,应该作为裁判去对各方的诉求进行裁决,弥合各方的分歧。


事实上,只有在中国的强大压力下,才能将大缅主义压到谈判桌以下,各民族才能真正地坐下来谈,达成的协议才能有共识。当然,有中国来主持公道,就有了监督方,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在联合国形成法律文件,由中国派维和部队或由中国监督各方执行。事实上,如果必要,中国完全可以作为联合国的监督代表来监督缅甸各方就协议的执行情况。


至于缅甸各方,要想最终实现和解,前提必须是中国经济与缅甸经济实现全方位对接和融合的情况下才能真正实现。只有这样,中国才能在缅甸具有绝对的裁决能力,才能让缅甸军事集团逐渐融化为单纯的军事力量,而非可左右缅甸一切的政治力量。同时,在经济能融合对接缅甸的情况下,再形成缅北武装放弃武装或改变武装的共识,从而最终将缅甸各民族纳入到一个由各民族构成的议会体制当中,从而形成一个现代化的政体。


事实上,中国未来的目标是要通过自己的经济、政治和军事影响力,对缅甸的各方进行势力转化,将缅甸军事集团、缅北民地武这批手里握枪的人,变成一手握宪法、一手握经济的政治家,然后这个国家才能真正实现和解,大家才能真正放下枪,中国南部边陲才能真正国泰民安,缅甸也才能真正成为我国“一带一路”的重要一环和印度洋的稳定出海口。


坐庄只是一个开始,后面的工作还会有很多,持续的时间可能以10年为单位计算,但这一切伴若能在局势掌控下逐渐融入到“一带一路”的建设当中,那么随着时间推移,缅北问题会随着我国的大国战略而逐渐消失,各民族都会因此而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