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4 占豪原创丨世界货币战格局下,人民币何去何从?

占豪原创丨世界货币战格局下,人民币何去何从?

最近,中国经济好像风声鹤唳,有些人认为中国的经济危机快来了。其实,从2008年至今,说中国经济要崩溃的声音不绝于耳,如今都说了7年了,所以一点不新奇。但是,在一片唱衰当中,中国经济依然稳步前进,没有如他们的预期“崩溃”。


不过,最近一些数据的确也引起了市场的一些担心,譬如我国外汇不断下降,已降到3.56万亿,其中8月创历史最大降幅达939亿美元,距3.99万亿的历史高点已经去了4000多亿;另一方面,中国外贸数据连连走低,7月和8月同比都有较大幅度下降,人民币贬值压力很大。


关于外汇大幅减少,央行是这么回答记者的:


从外汇储备8月份单月变动情况看,主要的影响因素有三方面:一是央行在外汇市场进行操作,向市场提供外汇流动性;二是外汇储备委托贷款项目在8月份进行了一些资金提款;三是8月份国际市场一些主要金融资产价格出现不同程度回调。上述金额从外汇储备中作了相应扣减。其中前两项外汇储备的下降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为境内其他主体持有外汇资产的增加:一方面企业和个人外汇存款持续增加,其中8月份较7月份又增加了270亿美元;另一方面金融机构外汇流动性也十分充裕。其他境内主体持有外汇资产的增加意味着企业、居民和金融机构的资产配置更加丰富,这是我国“藏汇于民”战略的体现,有利于促进国际收支平衡。


央行的说法表明,在8月央行的确动用了外汇储备稳定人民币,但就整体而言,外汇储备减少原因是多个方面,总体也是健康的,并没有真正到了有风险的时候。当然,人民币的贬值预期,会增加一些资本的出逃,这次公安部狠查地下钱庄就是要堵死热钱出逃。在这里,提醒相关部门,应该认真核查外贸出口,虚假报关也是热钱出逃的重要渠道(事实上,一次性贬值到位比较利于锁定热钱,中国之所以没让人民币一次贬值到位,最重要的还是政治原因)。


那么,这里有一个疑问,央行为何这个时候要拿美元外汇稳汇率呢?


其实,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人民币汇率进一步改革后,由于人民币之前跟着美元升值,已经蕴含了很大的贬值压力,以前只是未体现出来而已。在央行扩大汇率涨跌幅的情况下,贬值压力释放,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大跌。


人民汇率对美元贬值,有人将其称为中国“剪美国羊毛”,这话说得也不算错,因为中国持有美元资产占总外汇资产的三分之二,也就是说中国外汇的资产有两万多亿美元都是美元资产,人民币贬值5%意味着这些资产升值5%,那就是一千多亿美元的账面盈利(之前兑美元升值,实际上也是汇兑账面的损失)。所以,美国一直或明或暗地敦促中国不要让人民币贬值,在刚刚结束的G20央行行长和财长会议上,美国再次作此表述。事实上,人民币汇率贬值到兑换美元7:1更符合其价值,但是若一次性快速贬值幅度这么大,可能会引发中美之间的摩擦,习总9月将访美,这会给双方的沟通带来问题。在这种大环境下,才会出现卖出外汇稳人民币的情况。


不过,就现在世界层面来说,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对人民币贬值还是升值并没有特别大的压力,很多国家的汇率都会随人民币波动,至于欧元区国家则更希望人民币贬值,这其中逻辑我们之前文章中分析过。事实上,人民币的贬值压力根本还未完全释放,所以未来如果美元继续升值,人民币进一步贬值几乎是必然的,只是贬值的时间到底是年底还是明年什么时候则要看实际情况。


事实上,中国这次突然放开汇率波动幅度,让人民币快速贬值打了美国一个措手不及,美联储预期9月的加息如今基本无可能了。至于最近几天大摩鼓吹的本周美联储将加息不过是忽悠而已。在占豪看来,美联储今年是否加息都很难说,甚至如果形势紧急,美联储会突然再实施量化宽松政策的而不是加息。


为什么美联储不敢加息甚至还可能再来一次量化宽松?原因在于美股,美股现在已有见顶征兆,若美联储加息,必然刺破美股泡沫,其结果将是美国国家的资产负债票重估,美国债务压力会陡然增加,这是美国经济所无法承受的。基于这种逻辑,如果美股不能稳定下来,美联储不可能加息。如果美股确认见顶,美国为了维系其资产负债表健康,就可能突然由加息预期转向量化宽松。


至于中国,个人认为在各方面都稳定后,还是要择机将人民币进一步适度贬值,这样有利益于中国经济以更快的速度复苏。如果接下来美股继续下跌,则我们则可继续关注美联储动作,若最终美联储被迫货币政策转向,来一个突然的量化宽松,则资本市场会出现一轮狂欢,这是投资者需要密切留意的。


基于此,占豪认为,如果美联储年底或明年初搞量化宽松,则人民币汇率可跟随美元下跌,那么人民币兑美元的贬值可适度放缓;相反,如果美元加息预期依然较强,则人民币务必要择机贬值。否则,中国央行若将货币宽松政策用完,同时又要用外汇来稳定汇率,这是很得不偿失的,会增加中国汇率市场风险。所以,必要的时候不要硬撑,该贬还得贬,人民币在美元和欧元之间维系一个较为平衡的位置非常重要。


关于人民币汇率,很多人可能缺乏了解,现将2011年拙作《货币战争背景 中国经济与应对方略》中关于人民币的一节分享一下,供参考。


附文:


人民币汇率调整的历史契机


由于中国经济本身的发展潜力,使得人民币汇率在市场同样面临着升值压力。道理很简单,中国经济发展的吸引力,必然导致国际资本向中国市场流动,境外资本购买人民币的需求,使得国际市场人民币供小于求。而人民币又不是资本项目下可自由兑换的货币,就必然导致国际市场人民币供给量不够,从而出现升值压力。


自2005年汇改以来,除了2008年至2010年一年多时间,因世界金融危机暂停人民币升值外,中国当局一直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 但是,由于人民币汇率并非简单的经济问题或金融问题,近几年某种程度上已演变成了国际间的政治博弈。


肯定有人会问,为什么不让人民币可以自由兑换呢?这是因为,人民币当下不具备自由兑换的条件,原因有二:


1、 中国缺少一个体系完善的资本市场。虽然,中国资本市场已经足够大,但体系仍然不够完善,这导致一旦人民币自由兑换,整个金融系统就有失控的风险。特别是如美联储这样的机构,可以几乎无限地释放美元。这种情况下,发行的人民币一旦被如美联储这样的资本大鳄吸纳,收集够筹码,未来某个时候,这些人民币一股脑全部抛向市场,若中国又没有足够美元购买,人民币汇率将崩溃,上演如东南亚那样的金融货币危机。

因此,要实现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下可自由兑换,必须有足够大的资本市场,能够将发出去的非贸易结算的人民币通过资本市场吸纳回来,如此,才能真正实现可控的人民币国际化。

2、 人民币在世界上仍缺少认知度。购买人民币的大都是投机资金,而非那些会长期持有人民币的境外产业资本(此处的产业资本指的是境外的产业资本,进入中国国内的FDI除外)、国家外汇储备或贸易结算需求。因此,中国要实现人民币自由兑换,必须在人民币国际化到一定程度后,即在境外产业资本、他国外汇储备和贸易结算需求者持有足够的人民币后。


未来,人民币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美联储仍然在向全世界释放大量美元,以图转移其内部的债务危机,如此必然导致全世界范围内的流动性过剩和长期恶性通胀。在这种世界大背景下,通过美联储释放出来的、几乎没有成本的美元货币投机资金,会加大购买人民币的力度,人民币就必然面临更大的升值压力。更何况,中国利差已经超过3%,这又会刺激美联储释放出来的几乎没有成本的流动性向中国涌来。


历史上日德的本币升值经验表明,必须以国内货币政策为主,不能让汇率政策左右货币政策,对外目标要让位于国家经济发展的战略目标。汇率政策,必须要以经济规律和经济发展水平为基础。


同时,我们也必须明白,由于中国经济体的可发展空间、未来规模潜力,与日德相比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因此日德的经验不能完全用在中国经济身上。中国未来总体经济规模不可估量,根据笔者预估,中美未来经济总规模的差距程度,将如现在只美英差距。如此,决定了中国的人民币必须志存高远,汇率政策也必须从战略上志存高远。


那么,在这大环境下,人民币应避免哪些问题?人民币汇率变动的历史契机是什么?对未来中国经济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在笔者看来,人民币汇率变动一定要避免如下三种情况:


1、对主要货币升值过快(如美元和欧元),一旦对某一个货币升值过快,直接会加剧人民币汇率的矛盾。因此,在正常情况下一定要避免对主要货币升值过快。但是,在特殊情况下(如面对欧美共同的金融攻击时),可一次性针对某种主要货币贬值来反制对手。


2、避免对欧元和美元同时升值或贬值。对欧元和美元一起升值或贬值,这相当于将两者归为一个阵营,人民币归为一个阵营,在这两种货币重压下,人民币国际化很难找到空间。


3、避免一次性升值。一定要避免一次性升值,一次性升值很有可能促使大量资本短期内外套,会给宏观经济制造巨大麻烦。


对于汇率改革的时机节奏,个人认为,人民币汇率改革必须服从于如下国家发展的战略大局:


1、 人民币汇率改革,必须服从中国城市化、工业化的进程大局。基于中国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决定了外贸出口对当前中国来说依然很重要。因为,外贸出口不但有助于充分就业,还对中国工业化进程有加速作用。鉴于此,人民币汇率在相当长时间内仍然要保持足够稳定。


2、汇率政策要考虑货币战争因素,避免在资本市场没有完善的情况下,允许人民币大幅升值。当下,应该加速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继续扩大市场规模,一旦中国资本市场能够容纳国际资本的池子足够深、足够大,同时人民币在某些经济区域内已经成为贸易结算货币和相关国家的储备货币,人民币就的升值才可以考虑适当加速。


3、人民币汇率改革一定要考虑到成本。在人民币升值的情况下,升值成本的计算在于升值导致的账面损失和升值所带来利益的对比。这个利益对比,需要进行相应的科学计算和研究。但是,关键的关键、核心的核心在于,国际产业资本、其它国家外汇储备和贸易结算所需要的人民数额给中国带来的资本流入,是否要远远大于人民币升值的成本。


4、人民币汇率改革,应考虑国际货币之间的平衡,特别是要考虑欧元和美元之间的平衡,避免美元的一头独大。而且,只有维持欧元与美元之间的平衡,保持两者之间足够的张力,人民币才能有国际化的空间。


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历史背景下,人民币升值压力一直都会存在,这一点毫无疑问。在人民币升值压力难以消除的情况下,我们又该如何应付这样的局面呢?


首先,我们要抱着一种态度,即:若有其他国家非要针对中国的人民币打响货币战争,中国要敢于做到宁可两败俱伤,也不能形成对方受益我方受损的格局。


其次,由于中国实体经济较为坚实,整体经济虚拟化、泡沫化的程度相对比较低,再加上中国东部、中部和西部的经济不平衡,中国出口、投资和消费之间的不平衡,中国经济可发展、可调整的空间仍然很大。基于此,中国即使暂时在出口贸易上受损,只要启动内需和投资,经济依然能够保持较快的发展速度(前提是在保证资源供给的情况下,这也是为什么2008年中国救市后最快恢复高增长的根本原因所在)。相比中国,那些施压人民币升值的国家(如欧美日)一旦失去中国这个最具潜力、最大规模的市场,以及中国这个最大世界制造工厂,将也是灾难性的局面。特别是对美国来说,在这个世界上它还找不到任何可以替代中国的国家,只有中国的实物产品才能支撑美国虚拟的资本体系。否则,没有实物的输入,美国整个经济运转随时可能崩盘。基于此,只要中国自己稳住阵脚,没有任何国家比中国在经济层面更有抗击打能力。


对于中国当局来说,一定要站在战略的高度,以自我的经济结构调整为核心展开布局。特别是要加速产业升级,加速区域经济结构调整,加速新兴产业投资,加速消费在经济发展中的份额,一旦这些调整到位,中国经济本身的抗击打能力将会更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真的与其它国家发生货币战、贸易战、甚至真正的战争,撑不住的也一定是对方。


至于中国企业,应该从战略上做着手出口转内销的市场准备。同时,只要国际市场仍有市场空间,就继续保持国际市场的份额、并在国际市场上提高产品的市场竞争力(价格竞争力除外)。特别应该注意的是,要加大自身品牌体系的建设,要逐渐从加工企业的运作模式向品牌企业运作模式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