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0 占豪原创丨难民潮冲击欧盟,会激化中东局势吗?

占豪原创丨难民潮冲击欧盟,会激化中东局势吗?

前些天我们在微博和微信都曾分析过,如今欧盟所遭受的难民潮之苦,完全是咎由自取。这个道理,我们非得从2001年说起不可。2001年,美国因9·11事件发起对阿富汗侵略战争,并很快推翻塔利班政权。2003年,美国绕过联合国,再次发起对伊拉克的侵略战争,推翻了萨达姆的政权。这两场战争是今天难民潮的第一步,但若没有迈出的第二步,也不会有今天欧洲难民潮之苦。这第二步,完全是在欧盟和美国的配合下迈出的。


2008年金融危机后,在美国为首的西方主导下,2010年年底阿拉伯之春爆发。2011年,利比亚爆发内战,最终以美国、法国等国为首的北约联手,通过空袭终结了卡扎菲政权,并置利比亚前领导人于死地(就在两三年前,欧盟国家领导人还和卡扎菲亲密往来,甚至卡扎菲还向竞选总统的前法国总统萨科齐进行政治献金)。这还不罢休,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不断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试图推翻叙利亚的合法政府巴沙尔政府,这又引发叙利亚的大乱。在此期间,由于美国撤军,伊拉克政府对大部分地区越来越失去控制,于是叙利亚和伊拉克成了恐怖分子IS生长的温床,最终IS之患在2014年终于爆发。


于是,北非、中东的利比亚、叙利亚和伊拉克这三个国家,出现了越来越多无家可归、无以为生的难民,他们自己的家园已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打烂或被他们扶植、纵容的恐怖分子炸烂,再或已不再安全。国家经济已崩溃,于是只能逃难。这些难民从2011年利比亚战争后就不断向欧洲涌动,如今在IS的作用下终于更大规模爆发。


所以,从根本意义上说,欧洲的难民潮完全是西方国家的咎由自取。至于美国,由于北美洲孤悬于欧亚大陆之外,中东、北非相关国家的难民根本无法到达美国,对美国并没有带来什么威胁。事实上,美国对这事也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已经明确表示,美国只会提供技术指导和咨询,不会接纳难民。于是,欧洲作为和美国一起搞政治投机的一部分,鉴于与相关国家距离太近,就不得不承受难民潮的冲击了。


可以预见,随着难民潮的不断扩大,欧洲的极端主义情绪可能会爆发,社会矛盾可能因外来族群的流入而被激化,社会治安稳定将会遭受挑战。


如今,难民潮已经让欧洲国家有些吃不消,在这种情况下欧洲人会吸取教训吗?他们会帮助中东改善他们的生存环境以帮助自己舒缓难民潮压力吗?


在占豪看来,欧洲人可能会加强对难民的管制,将更多难民堵在国门之外,他们也不会真正从中吸取教训。他们不但不会帮助中东国家改善生存环境,从而尽量去舒缓难民潮涌来的压力,他们还会加大对中东政治的干涉力度,以图更快地推翻巴沙尔政权,从而尽最大的努力推行所谓的“西方民主”的亲西方政权。


根据美国去年的计划,他们准备花费5亿美元培训和装备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他们打着打击IS的旗号,实际上是试图通过打击IS、扶植叙利亚反对派,从而促使叙利亚反对派收编IS的队伍。早先,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也效仿IS对一批IS头目进行公开斩首,目的就是要震慑IS以加速对IS的整编。但是,由于IS比较分散,整编进程并不顺利,迄今叙利亚反对派依然未能对巴沙尔政权造成致命的威胁。


在这种背景下爆发难民潮,那么美国必然会游说欧盟主要国家通过北约平台加大对IS的打击力度,同时加大对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扶植力度,以达到更快速度推翻巴沙尔政权的目的。在西方人的逻辑里,他们认为只要中东能建立起来一个亲西方政权,那么难民问题就能解决,他们的战略目标就能达到。


事实上,恰恰相反,利比亚正是由于北约推翻了卡扎菲政权,才诞生那么多要偷渡到欧洲的难民。叙利亚的情况也会类似,并不会因为推翻巴沙尔政权就能摆平难民问题,恐怖分子出身的叙利亚反对派根本没有能力对另外的恐怖分子进行有效打击和治理,恐怖分子当政只会养出更大规模的恐怖分子,社会问题只会更严重。利比亚,就是典型的例子,反对派武装上台后,利比亚难民不但没有减少,反而不断增加。事实上,利比亚已经越来越索马里化,与卡扎菲时期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事实上,真正能让欧洲摆脱难民问题的,是让叙利亚能重归安静,由原来的政府进行管理,放弃对叙利亚反对派的支持才能真正实现。但是,就西方人的思维来说,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针对这一点,实际上已经有了验证。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9月8日报道,面对来自叙利亚境内“伊斯兰国”组织远距离操控的恐怖攻击危险,法、英两国政府准备采取空中打击行动,以削弱“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在当地的势力。法新社指出,法国总统奥朗德7日在巴黎召开的记者会上宣布,法国将在叙利亚上空展开侦察飞行,以规划对“伊斯兰国”极端武装分子发动空袭。奥朗德称,大家想知道“伊斯兰国”组织正在准备何种针对世人及叙利亚平民的阴谋,尤其是在叙利亚难民大量涌入欧洲、引起二战以来最严峻移民危机的时刻。他表示,因此,对法国而言,空袭行动旨在减少在法国本土制造攻击的次数,例如早期的《查理周刊》恐袭案,及近期的大力士高铁枪击案。


你看,西方人不会认为是他们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是他们自己种下了因,才有今天的恶果。他们只会认为,一切都是IS制造的,并认为只要空袭IS就能减少本土的恐怖袭击。然而,事实上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是掩耳盗铃的自欺欺人。而且,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做法,最终还会带来更大量的难民,只会适得其反。从现在情况看,对IS的空袭并不能真的消灭IS,因为产生IS恐怖分子的温床还在。对西方来说,要想真正解决问题,如何与合法政府合作打击恐怖分子才是正道。但是,这对西方国家来说那是不可能的,他们只会选择性失明。


由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准备加大在叙利亚的行动,俄罗斯也已经展开针锋相对的行动。据报道,俄罗斯已开始在叙利亚扩建空军基地,同时正在向叙利亚运送大批物资。很显然,俄罗斯是选择了支持巴沙尔政权,并准备用自己的能力保住巴沙尔政权。对此,美国马上提出警告,这可能会引发与打击IS的联军的冲突。然而,美国的警告并不能阻止俄罗斯,因为美国并且对俄罗斯手下留情,不但在乌克兰继续搞事,还启用了格鲁吉亚的军事基地,俄罗斯的这一动作既然基于战略考量,也是对美国的报复。


在占豪看来,叙利亚已基本具备新一轮代理人战争的条件,即由于西方国家特别是欧盟国家不吸取教训,考虑到美国推翻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急切心理,美国很可能会撺掇北约的欧洲盟友下决心加大打击IS力度。通过打击IS,美国的目的是加快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整合IS进程,并加大对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扶植,以达到尽快推翻巴沙尔政权的目的。推翻巴沙尔政权进程的加快,不但不会浇灭叙利亚的战火,反而会更加催动战火进一步向更广的范围内蔓延。由此看,叙利亚国内更大规模的内战恐怕已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基于上述,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的推论,即欧盟的难民潮因为西方“治疗”方式的本末倒置而会进一步扩大。与此同时,由于其“治疗”方式的选择,中东的战乱将会进一步扩大。另外,鉴于西方与俄罗斯的信任度进一步下降,美国很可能会在未来不久进一步推动乌克兰的内战,随着乌克兰内战再次爆发,一旦俄罗斯强力反击战火燃烧到乌克兰中西部,则将会出现乌克兰难民潮向东欧和西欧快速流动的局面。欧盟。一旦乌克兰之乱外溢,欧盟将必然会面临更大的麻烦。


当然,无论麻烦有多大,那都是欧盟自己咎由自取,原因是他们在地缘战略上被美国前者逼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