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5 占豪原创丨TPP达成,中美进入角力新阶段!

占豪原创丨TPP达成,中美进入角力新阶段!

据新华网转引美国媒体5日的报道,新一轮“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部长级会议就TPP协定达成一致。12个TPP的谈判国声明称,将强化宏观经济的合作,包括汇率问题的合作。


TPP框架协议的达成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件,其影响将非常深远,这意味着中美角力正在走向多层次、复杂化。在习总访美,中美达成删除“不冲突不对抗”的表述而强化“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后,中美爆发军事冲突对抗的可能性已经降低,但正是由于中美互退一步,彼此博弈的空间也更大了,这也意味着双方在其它领域将会有更加激烈的博弈。要想搞清楚其中的博弈角力结构,我们还是需要从什么是TPP说起。


TPP是什么?翻译过来中文名字叫“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它虽然是由新西兰、新加坡、智利和文莱2005年5月发起,但2008年2月在美国加入后转为美国主导,并在后来加入了一些国家共形成了由美国、智利、秘鲁、越南、新加坡、新西兰、马来西亚、文莱、澳大利亚、日本、墨西哥、加拿大12个国家形成的一个经济集团。


在美国主导之前,TPP不过是四个小国准备组织的一个小范围的、提高投资贸易便利的一个措施,目的是为了突破传统的FTA模式,达成包括所有商品和服务在内的综合性自由贸易协议。成员之间彼此承诺在货物贸易、服务贸易、知识产权以及投资等领域相互给予优惠并加强合作,其中最为核心的内容是关税减免,即成员国90%的货物关税立刻免除,所有产品关税将在12年内免除。这种模式一旦建立,那就意味着这个组织将构成以美国为核心的经济组织,组织内国家间的投资、贸易和知识产权等合作将是无缝对接。如此,必然会提升大国在小国的经济竞争力,而小国的商品也能依靠大国的市场而获得足够大的经济利益。这种捆绑,在经济领域大国和小国都能得到实惠。与此同时,鉴于彼此间投资、贸易等合作的便利性,那么必然会对协议意外的国家产生天然的排斥性。


所以,站在经济博弈角度说,美国这是试图将中国的经济后院——东盟给拉到美国主导的体系当中。当这种体系越来越完备,如果中国没有足够的吸引力,那么美国就能逐渐在经济上替代中国在这些国家的地位,从而形成对中国经济的孤立。也正因为这种排他性,TPP也叫“经济北约”,而美国在最初阶段也没有将中国纳入到这一体系当中的意思。


一旦这个体系形成了非常成熟的大市场、大经济循环,那么当更多的经济体要求加入其中,相关创始成员国就必然会设置一些门槛,这就像过去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一样,后入国家会付出较大的代价。事实上,美国这是在营造一种由美国主导的经济游戏规则的圈子,然后再通过做好这个圈子,逐渐吸纳更多成员加入这个圈子,从而在跨太平洋形成以美国为核心的经济圈。美国这么做,针对的自然是中国与东盟构建的自贸区,针对的是中国近些年经济上在亚太地区的深耕细作的成果。事实上,美国是想利用美国的资本、市场能力来对中国进行经济层面的孤立,TPP则是提高美国在这些国家竞争力的重要手段。


未来,一旦TPP成型,更多的亚太国家加入,那么美国相当于在WTO之外又建立了由美国主导的分平台,而在这个分平台中美国又重新在经济领域有了新的地区主导权。搞好TPP,再搞好与欧洲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 (TTIP),就意味着美国通过大西洋和太平洋再次以经济的力量掌控了欧亚大陆。至于欧亚大陆上的其它国家,美国则可再进一步分化、瓦解、整合。只要这些目标实现,则美国即可升级现有的WTO,主导WTO改革,把这些关系和原来的体系融合在一起。一旦这些体系构建完成,美国至少可以维系霸权数十年。


而且,在进行架空中国的经济整合同时,美国还可以针对中国进行军事方面的围堵,一旦中国在军事上被美国遏制住,然后经济上孤立封锁中国的条件也成熟了,那么美国必然收紧对中国遏制,当中美因此交恶,美国就可以展开对中国的经济封锁,用自己的经济影响力、军事影响力和政治影响力强力掐断这些国家和中国经济的密切联系。如此一来,美国自然就可去除中国这个“心腹大患”。所以说,亚太再平衡是针对中国进行的平衡,TPP也是针对中国进行的经济釜底抽薪。事实上,无论是亚太再平衡还是TPP,不过都是美国试图扼住中国发展的手,现在两只手当然比过去一只手更有效。


如果我们再将镜头放高、放远一些看,你会发现美国军事上、政治上是想通过亚太再平衡遏制中国,经济上是想通过TPP对中国进行釜底抽薪,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2011年还曾提出过“新丝绸之路计划”试图从南亚到中亚堵死中国向西发展的路。若按美国的计划,经济上对中国进行釜底抽薪,军事、政治上对中国在亚太进行围堵,“新丝绸之路计划”再将中国西进指路堵死,那么中国就成了被困在中国国土上的一个“困兽”,真到那一天,美国即可任意摆布中国。


正是基于战略上对美国战略计划的反制,以及中国经济发展的需要,习总在2013年9月10月提出了“一带一路”战略。其中,“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是向西一直连接到西欧,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则是从中国东部沿海一直向南,经南海连接东盟后进入印度洋,然后再连接中东、非洲和欧洲。本质上,“一带一路”战略就是破解美国针对中国的战略围堵、釜底抽薪的破解战略。


TPP美国是在2008年2月就已接手,中国“一带一路”战略是在2013年9月和10月才提出,时间相隔5年半。但是,相比“一带一路”,TPP的确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在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战略迄今只有两年时间,中国已经创立了亚投行和丝路基金,同时中国也正在和东盟进行自贸区2.0版的谈判(其实就是和TPP性质差不多的东西),中国展开反制美国TPP的战略构建已经基本完成。当然,美国虽然是现在才谈成TPP也并非说就落后中国很多,鉴于在12国达成协议后双方就在投资贸易领域开始进行深入合作,所以TPP在合作上有其优势。


基于上述,我们可以很准确地判断,中美在亚太地区的经济权力争夺已经进入了新的时代,同时中美也基本站在了一个新的起跑线上。未来,中美谁能真正主导亚太,除了军事层面的博弈,实际上更多的将是经济领域的博弈和竞争。


习总9月访美,中美已在战略上就“新型大国关系”达成一个新的一致,即双方在“不冲突不对抗”这一看法上已毫无分歧。基于这一共识,中美两国在新的表述中都删去了“不冲突不对抗”这一标签,转而强调“相互尊重、合作共赢”。换句话说,中美都认为双方直接冲突对抗对彼此风险都太大,那么在这个层面上大家都退一步,彼此互相认可。但是,就像占豪在习总访美时分析的那样,这并不意味着中美博弈的终结,反而意味着中美在其它领域博弈得将更加激烈。在多层次的博弈领域当中,经济博弈无疑是最重要的层面。如今,TPP达成一致,显然中美已经在亚太地区展开了新一轮经济竞赛,即对亚太国家经济主导权的争夺。


战友们一定都很关心TPP达成框架协议后对中国的影响,占豪认为其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中国在亚太地区特别是东盟地区的经济主导权将受到一定程度挑战,中美在未来一些年将在这些地区展开激烈的经济竞争。


二、相关国家在经济上也将面临被美国洗劫的风险。TPP当然有很大好处,会拉升贸易,会增加外资的投资,这些对经济发展都非常有好处。但是,问题在于,美国是时常制造经济危机的国家,所以当这些国家之间都开放得毫无保留时,相关国家的相关经济风险敞口也暴露无遗,那么那些“嗜血”的华尔街资本家们到底会干出什么事情是很难确认的。


三、相关国家在政治上将会更加摇摆。无遗,在美国提升在这些国家的经济影响力后,相关国家的政治影响力也将存在更大的摇摆可能。


当然,中美在亚太地区的竞争当中,彼此都有一定优势,这种优势谁能化为胜势是未知数,但其优势劣势的对比却是很有价值的一件事,我们这两天再对此进行进一步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