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1 占豪原创丨中国如何反击TPP?

占豪原创丨中国如何反击TPP?

10月5日虽然国庆长假,但TPP12国达成框架协议依然在舆论上引起轩然大波,各界对该事件给予高度关注的根本原因在于两点:一、TPP是“亚太再平衡”的经济版,根本目的都是为了围堵和架空中国。二、TPP从规则上天然排斥中国,目标是加强美国在亚太地区经济影响力的同时,削弱中国在亚太地区的经济影响力。这种对未来亚太经济游戏规则产生影响的重大事件自然会吸引各界眼球。


基于这种原因,占豪在最近两天用《原创丨TPP达成,中美进入角力新阶段!》和《原创丨4原因决定TPP难以阻挡中国脚步!》两篇文章分别从宏观的中美博弈视角及微观的现实状况剖析了TPP达成框架协议后的影响及未来发展趋势。今天,想再谈一下中国面对美国针对中国而布置的TPP,中国该如何应对的问题。在占豪看来,中国应该在五个层面对美国针对中国的战略作出反制:


一、连横对合纵:


当今世界秩序重组的这种结构,早在两千多年的中国先秦时期就已上演过。不同的是,当前国际形势比当时更加复杂、更加多层次而已。先秦时期,苏秦用合纵之法试图推翻强国秦国,而秦国则用张仪之连横对之,最终连横破合纵而秦统一六国。


今天美国搞的重返亚太、TPP战略,本质上都是针对中国的合纵之策,即通过与中国周边国家进行联合,最终对中国实现釜底抽薪。对合纵必然用连横,那么何谓针对TPP的连横之策呢?答案是发展国与国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即FTA。


中国如今已与东盟建立了自贸区,并正在将其升级为2.0版。中国还与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签署了自贸协定。中国只要不断强化与地区国家联盟、地区国家之间的自贸区内涵,丰富自贸内容,就是对TPP合纵之策的连横破解。


事实上,日本也正在和中韩谈中日韩自贸区,美国也正在和中国谈一些贸易投资的协议,中国和欧盟也在谈自贸区的问题。当这些国与国之间的自贸区达成协议后,这种针对中国而设的TPP,威力必会大减。甚至,某些层面还会给中国经济带来机会,因为大家经济合作得越深,其经济效益会越高。这和中医将剧毒砒霜、鹤顶红入药一个道理,经济领域也有以毒攻毒之法。


至于说中国的一些商品将可能由TPP的一些成员国替代,这也不必太过忧虑,因为这都是互相的作用力,如果美国弱化与中国经济关系,那么伤害的自然不止中国,还有美国自己。但是,从奥巴马政府所做的动作看,美国不但不会弱化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反而会进一步加强。


二、用更优秀平台对TPP进行替代。


客观地说,TPP依然是具有西方霸权特性的经济规则,其合作看似平等,其实充满着陷阱和变数,某种程度上说有一种以市场换主权的意思。譬如,其中的一些条款包括跨国企业可以与一国政府对薄公堂,甚至可以赢得官司并要相关国家巨额赔偿。试想,当小国的相关产业还处于低端时,面对跨国巨头的竞争岂能有还手之力?在正常情况下,政府为了发展自己的相关产业应该用一些手段进行保护,但如今诸如TPP中的一些条款,企业可以根据一些条款起诉相关国家,而大国在其中就可以作为仲裁者。甚至,由于这些国家对一些经济领域缺乏了解,甚至可能被跨国企业骗到,一国政府竟然会丧失对骗子的修复能力,可想而知这种协议的超主权性质。


在这种情况下,小国显然会面临着发达国家、跨国企业的双重盘剥。如此下去,其效果是相关国家的产业会被挤压到低端,如此持续,该国也基本上就彻底与跨入发达国家绝缘了。诸如此类的不平等,将会对相关国家的市场构成巨大的发展压力。所以,TPP本质上还是具有西方霸权色彩的一种经济游戏规则。


然而,当今世界,人类发展的模式实际上已经改变,即霸权模式已不太适合人类经济的发展。因为,霸权模式是一种不平等的交易,强国会尽最大程度榨干弱国的经济盈余,发展中国家很难突破这种不平等带来的经济发展瓶颈,占豪将这种瓶颈称之为“竞争力瓶颈”。当这些发展中国家发展遇到“竞争力瓶颈”,而发达国家又用霸权的方式遏制发展中国家突破“竞争力瓶颈”,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岂能不爆发?而美国现如今构建的依然是这种模式,这其实就是一种落后于人类脚步的发展模式,是逆人类发展方向而行的做法。


与美国模式不同,中国更加主张“彼此尊重、互惠互利、合作共赢”,这种平等合作的方式,更能促使这些国家将发展成果留在其国内,对相关国家的经济发展更有利。


中美两种模式,美国像传统商业模式,中国则更像颠覆传统商业模式的“互联网+”模式。基于这种逻辑,美国主导的TPP在发展方向上具有硬伤,中国只要利用自身优势反其道而行之,抓住其漏洞必能破之。


如何抓其硬伤和漏洞?譬如,美国对一些规则有强制性,我们则在与相关国家合作时,在保证自身合理利益的前提下,偏偏就不设置任何强制性条款,而是将规则设定得更平等、更自由、更互惠互利,特别是抓住美国在很多层面无法满足相关国家发展需求的情况下,中国在经济上予以更多的深化合作,那新的平台必然就会对TPP构成替代作用。


类似可以对TPP构成替代作用的是中国东盟自贸区、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以及国家间或地区间的自贸关系协定,都能构成对TPP的替代,未来我们还可创造出更多种替代方式。


事实上,中美都在用各自的方式发展与相关国家的经济关系,各自在规则理念领域的差异较大。当然,这种在规则理念领域的差异,就构成了对未来规则制定的方向差异,这种不同就构成了对未来经济游戏规则主导之争,这也是奥巴马大声说不要中国书写规则的原因。事实上,美国是想自己书写规则,而中国则是想和大家一起书写更加平等、不同于以往的规则。中美在这种背景下谁站在了道义制高上,谁更加能获得共鸣不言自明。


当然,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我们需要把相关工作做扎实,需要在现实中做更多的工作,如果工作不扎实,不能落地,不能形成好的现金流和贸易流,好模式往往并不一定能最后获胜。所以,能不能赢得未来,取决于自己够不够努力和智慧,根本不取决于是否有TPP的存在。


三、扎实推进“一带一路”、亚投行建设,充分展现中国优势。


发展中国家的可持续发展最需要什么?无疑是基础建设。谁能提供高效、高质、低价、完善的基础建设商品和服务?无疑是中国。所以,习总提出“一带一路”战略非常及时,不但可以满足周边国家的发展需求,还能帮助中国进行工业、资本双输出。就与美国的经济竞争方面,这些也可充分展现中国的发展优势。所以,只要中国扎实推进“一带一路”战略,并坚实做好亚投行的建设工作,中国就能很大程度地发挥中国经济的优势,在亚太地区与美国进行经济竞争时将更具竞争力。


四、继续推动改革开放,推动中国国家平台的发展与升级,将中国构建成资本、商品与科技的强大平台,增加国家的吸引力。


大国国家的竞争,归根结底还是综合国力的竞争,综合国力包括资本能力、工业制造能力、科技能力、军事能力等。就经济领域而言,资本能力、工业制造能力、科技能力最为重要。在这三个领域当中,资本能力方面,中国正在高速发展,但与美国相比有较大差距;工业制造能力方面,中国总体能力已胜美国;科技能力方面,中国在很多领域正迎头赶上,但与美国相比仍有较大差距。


这三种能力,中国是最有可能全面赶上甚至超越美国的,中国也是最有可能成为国际性超级国家平台的国家。所以,中国只要进一步加大力度推进改革开放,推进产业升级,推进资本深化改革,推进科技创新,只要中国在科技领域和资本领域加快追赶美国脚步,美国所谓的围堵根本就不可能成立。


试想,在中国推进改革开放过程中,连美国自己都在“身体背叛思想”不愿错过机会,又怎么可能真正实现所谓的围堵呢?对中国来说,只要扬长补短,未来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五、继续推动军事现代化,强化军事能力。


一切的一切,最后必然落在“拳头”上。当今世界,没有铁拳就无法面对霸权,没有铁锤就不能对付流氓,所以中国必须有一支强有力的军队,才能保证国家利益。当别人耍流氓时,你有能力让流氓遇到兵,那就能打稀流氓的脸。有铁拳在,流氓就会考虑自己是不是能耍流氓,这一掂量往往流氓也能变绅士。


中国的军事科技能力日新月异,中国也正在进行深化军事体制改革,中国在未来只要在这方面做好工作,在该强硬的时候敢于挥动拳头,那么所谓的霸权式围堵都只能是纸老虎。当流氓不敢耍流氓时,再和流氓公平竞争,再用上述四种手段去扎扎实做事,就不存在所谓被TPP釜底抽薪的问题,甚至可以“毒为我用”,让其为区域性的经济整合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