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4 占豪原创丨中国经济最大难题原来是它!怎么破?

占豪原创丨中国经济最大难题原来是它!怎么破?

贫富差距

新中国以来,世界上看空中国,称中国崩溃年年都有,但在过去六十多年当中,中国虽然遇到过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经济不断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升,国力蒸蒸日上。


新中国头30年,由于我国积贫已久,底子太薄,既要照顾民生又要发展工业,所以那30年是我国长骨头的30年,那30年中国人勒紧裤腰带搞出来了西方百年才能搞出来的基础工业、国防工业体系,使得我国在基础工业领域不再受制于人,在国防上有了独立自主的能力,这奠定了我国20世纪80年代以来改革开放的工业和经济基础。没有这三十年的基础,谈不上后来改革开放的顺利推进。


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搞活了,机会增加了,中国经济发展更加迅猛。但哪怕如此,在过去30多年当中,唱衰中国者在全世界处处可见,最典型的是一位叫做章加敦的美籍华裔律师,这位年年称中国要崩溃,结果是中国在他眼里崩溃16年,而在这16年里中国GDP增长了6倍。过去30多年,几乎每个阶段都有抱怨和看空中国经济的,特别是每一次转型期间,都会有很多这样的声音,但最终的结果是,抱怨者随着抱怨落在了社会发展的后面,而积极探寻机会者则成了时代的弄潮儿。


很多人看到的是问题,情绪上有些悲观,但占豪看到的更多的是机会,更多的是未来,因为中国经济有未来,中国发展有机会。具体到企业、个人是不是有机会、有未来,则完全取决于自己的心态、视角以及是否为创新而去努力奋斗。而且,面对问题,个人一向认为有一系列解决之道,只要沿着这个道路坚持走下去,问题随着发展将迎刃而解。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太多的人被问题和悲观迷了心神,这是个人所不希望看到的,也是一直在努力试图解开的。


中国是不是有问题?当然有,不光中国有问题,美国、欧盟、日本以及其它更落后的国家问题比中国更多,相比当今世界其它国家,中国情况要好得多。一方面,中国城市化进程还能持续一二十年;另一方面中国有超过50%的储蓄率;再加上中国产业升级、经济结构转型以及人均生产率提升的空间,这都是世界各国都想要却没有的。面对这种情况,为何只看到问题而不是机会呢?


在占豪看来,中国的最大问题不是经济发展未来的预期问题,而是社会的贫富差距问题,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比经济任何一个领域的问题都严重。根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北京大学中国家庭追踪调查(China Family Panel Studies, CFPS)撰写了《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5》的系列专题报告,以全国25个省市160个区县的14960个家庭为基线样本,探讨民生问题状况、差异、原因和社会机制。


报告显示,近30年来,中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从80年代初的0.3左右上升到现在的0.45以上。而据CFPS2012资料估算,2012年,全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约为0.49,大大超出0.4的警戒线。财产不平等的程度更加严重。估算结果显示,中国家庭财产基尼系数从1995年的0.45扩大到2012年的0.73。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约三分之一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除了收入和财产上的不平等之外,不同人群在教育机会、健康保障等方面的差异也非常明显。


为什么贫富差距问题这么重要?古语有云,不患寡而患不均,贫富差距是最大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因为贫富差距越大,社会上下层流动的速度会越慢,底层民众获得的机会越少,少数人掌握的社会资源越多,那么最终占多数的底层看不到希望,就会激化社会矛盾。


如果大家观察一下历史,会发现我国朝代兴替的历史周期律一般都基于两种因素的变化:一是社会贫富差距的不断扩大,社会财富被少数人占有;二是在前一个基础上爆发灾荒,底层民众无法安居乐业。两个因素碰在一起,形成化学反应,社会就陷入了朝代兴替的动荡之中。历史兴替的周期律,社会成本非常之大的,历史上几乎每次朝代兴替都会出现人口减半甚至减少十之八九,这种社会成本完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社会稳定都谈不上,就更别提发展了。所以,对中国来说,当前经济中最严重的问题是贫富差距问题,对于该问题,占豪在拙作《大博弈 中国之危与机》中多次提起,并给出了解决方案的建议。


据统计,进入21世纪我国迎来高速发展的十来年,在经济高速发展过程中我国的基尼系数也在快速盘升。据统计,2003年至2014年,我国基尼系数分别为 0.479、0.473、0.485、0.487、0.484、0.491、0.490、0.481、0.477、0.474、0.473、0.469。我们回头看,我国社会矛盾趋于激化就是在基尼系数不断攀升过程中开始不断加剧的,这种激化到2012年达到高潮(别忘了,在2012年及之前几年我们投入了巨大的维稳资金,可社会并未因为维稳而趋于稳定,这就是因为维稳治标不治本)。而且,在2012年及之前的两三年,各种幺蛾子满天飞,最典型的就是微博乱象。过去3年,我国已经针对性地做出了调整,针对官场中央进行最严厉的反腐以打击利益集团,针对民生领域加大投入,因此基尼系数也在不断下降之中,2014年的数值是2003年以来的最低值。从现在情况看,2015年这一数据应该还在下降。


过去3年,如果不是一系列政策将基尼系数适当降了下来,我国的社会稳定度不可能在过去3年有如此大的改善,一系列民生政策再加上依法治国的推进,才有了今天的效果。但是,这并不是说贫富差距大的问题就解决了,而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以预见,如果未来几年我国不能将基尼系数降下来,那么我国未来经济发展潜力就会被压抑,对我国产业升级、经济结构转型都会造成较大的压力。


可能很多人不太理解,为何贫富差距的问题对经济发展有如此大的影响呢?其实,除了我们前文所述的基尼系数过大会影响社会稳定从而影响经济发展的原因外,从经济视角观察还有更深层的原因。贫富差距拉大的结果是什么?少数人掌握太多的财富,大多数人掌握太少的财富,掌握大量社会大量财富的人如果是极少数,他们的消费无论如何都只能带动社会大生产中很少的一部分,这样必然会导致经济循环不畅,大量经济要素会因为缺乏财富流动而无法调动,社会大生产无法正行调动,经济增速自然就会放慢。当前世界经济的问题,正是发达国家掌握太多财富,发展中国家掌握太少财富而引发世界经济循环不畅,美欧大多数国家的情况基本也是如此。


在过去几年,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亚投行是针对世界范围内的这一症结的解决方案。在国内,我国则是采取了扩大反腐,增加民生投入,加速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及一系列的产业升级、经济结构转型等一系列政策。对于民生投入和最低工资标准的快速提高,都是加快提高最底层收入者收入的措施,去年我国又对扶贫开始了针对性的措施,这一切的目的其实都是为了解决贫富差距问题,政府这是在承担转移支付的责任。与此同时,关于经济结构转型、产业升级和鼓励创业创新的系列政策,则是为了推动新鲜的造血功能,为的是接下来能够推动经济循环的加速,带动更多生产要素投入到社会大生产。这其中的严厉反腐,就是打击利益集团以推动社会改革的保障措施。


这些问题的解决,从2013年开始怎么说也得5年左右,但正常情况下两年即见成效,所以实际上很多方面在2014年已经见了成效,只是很多人不太注意而已。就GDP数据而言,放缓很重要的原因是局部经济风险的释放,譬如东北三省、山西这几个产业结构不合理,转型开始晚的省份经济风险在这一两年将会集中释放;而江浙、重庆、上海、深圳、广东这些地方,由于经济结构转型开始得早,已初见成效。随着这些地方步入正轨,随着落后地区的风险释放,接下里数据会逐渐转好。


事实上,对于贫富差距问题、社会保障问题,我们只有针对性地深化解决了,经济才能在未来发展中保持长活力。在这方面,无论是政府还是社会都要下功夫扎扎实实地推进解决,因为只有把这些问题解决好了,经济发展才会有后劲,各地方都是偷懒不得的。


对于未来的经济,要想取得更大的发展成果,一方面是我们要解决贫富差距、社会保障这些百姓后顾之忧问题,另一方面就是激发社会经济活动的活力问题。如果观察我国过去三年的政策,你会发现贫富差距和社保问题的解决有一系列措施,而在激发社会经济活力方面则是推动深化市场改革,特别是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这一决策意义非凡。


其实,这种发展的思想总结起来就是:要降低低收入者数量并保障低收入者的基本生活;要增加中产阶级的基数并推动这一人群的社会福利水平的提升;要充分释放有创新、创业能力的人的能量,用高收入回报来刺激他们的积极性。这三者的关系如果理顺了,中国的社会经济发展将进入良性循环,就能形成中间大两头尖的橄榄形收入形态的社会。


说到这里,我们就必须来点和大家有关的了。事实上,这一形态现在正在加速形成中,今天恰好看到32城市冬季求职平均薪酬城市分布,如下图:

平均薪酬城市分布
这一情况在2015年春季的情况如何呢?请看下图:

平均薪酬城市分布

再往前推到2014年的冬季呢?看下图:

平均薪酬城市分布

这个增速当然不完全代表整个社会的工资水平就增长这么多,但这个数据是不是令人震惊?这可不是官方数据,是智联招聘发布的统计报告,是根据人才市场的情况做的统计。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相对较高层次的人才在加速流动和配置,这种加速流动配置并伴随着薪水的高速上涨的理由只有一个:大量高利润企业需要高水平的创新人才,并不惜大幅提高薪水。这背后说明,这些新兴企业已经进入了快速增长通道,否则他们不会如此支付薪水。


而从上述统计数字上,大家是否看到另一个机会了呢?想想看,有很大一批人突然增加这么多收入,这些钱会干嘛?肯定是消费!所以,消费品、服务业是不是会迎来大发展?今天新财迷微信推的就是一篇谈供给侧改革的文章,供给侧改革就是提升产品和服务的品质,这就是巨大的市场机会啊!我国2014年一年出国消费超万亿,国内消费也在快速增长,想想看如果你发现新的市场机会和新的服务需求,然后针对这样的需求矛盾去解决矛盾,是不是会迎来大发展?


就宏观政策面来说,我国现在做的方向基本都是对的,只是细节上可能会有瑕疵,中间会出现一些问题,但这并不代表未来机会没有了,恰恰相反,问题的解决本身就是市场机会。因此,政府破解这一切的政策是有了,而就个人来说破解的办法就是让自己跟上社会发展节奏,甚至是引领自己领域的发展节奏,由此推动社会一方面向橄榄形收入社会发展。与此同时,个人要争取向高收入人群迈进。这一趋势,就国家来说,关键在政策调动;就自己个人来说,关键在自己如何观察、分析、看待和行动。


看占豪文章,不要只看看热闹,还应该找到在自己身边的发展机会并抓住机会。占豪影响力毕竟有限,但个人至少希望占豪的战友们都能过得好,都能发展得好,都能取得自己满意的成绩。其实,虽然腊八,占豪和厨娘忙得连个腊八粥都没喝上。任何事情,想取得一点成绩,都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想一边抱怨着吐槽,一边舒服着享受,还要干出成绩,那又怎么可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