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7 占豪原创丨世界经济的大问题与中国的大机遇!

占豪原创丨世界经济的大问题与中国的大机遇!

经济问题是当今世界最复杂、最具挑战的问题之一,这是近些年经济学家吃香的原因。但是,其实经济分析起来也并非如某些专业人士说得那么复杂,无非是从宏观、微观、正面、侧面、纵向对比、横向对比等方式方法,从现实中找出问题,然后再提出针对性的解决方案。直白点说,就是将各种当下的、潜在的经济增长“要素”都拎出来,然后分析其间的联系,对相关“要素”进行整合的同时,去寻找新的经济增长“要素”和新的经济增长点。在促进经济发展方面,对于传统发展的经济“要素”,关键在于通过系统整合,让其焕发新的活力;对于新的经济要素,关键在于,如何让其蓬勃成长,快速成为经济增长的新支柱。


那么,当前世界和中国的宏观经济情况又如何呢?


当前世界经济的主要矛盾


当前世界,经济发展的根本矛盾,从资本视角观察,本质上是资本、技术分布的不平衡导致的经济发展不平衡。西方发达国家资本明显过剩与发展中国家、欠发达国家资本供给严重不足,在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欠发达国家之间缺少资本平台和通道,使得国际市场资本流动性失去了活力,一边是发达国家的资本堰塞湖,另一边是发展中国家和欠发达国家缺少“资本之水”润泽的“干涸土地”。


国际资本流动失去活力原因主要在于三个方面:


一、发达国家经济虚拟化、空心化与资本冗余的矛盾。


拥有巨量资本的西方发达国家,在去工业化后导致经济空心化和过度虚拟化,这使得发达国家自身,普遍缺乏对外的基本工业输出能力,只剩高附加值的高端产品的输出能力。然而,高附加值产品输出换回更多利润,这又抬高了西方国家拥有的资本量,资本堰塞湖变得更高。与此同时,世界发展的利润由于大部分被发达国家带走,导致发展中国家和欠发达国家的可持续发展能力的降低。这种结构性矛盾,使得发达国家与非发达国家之间的发展矛盾,到了几乎难以调和的地步。


二、西方国家人口老龄化与过度福利化导致的市场增长不足。


西方国家人口老龄化、过度福利化的情况下,需求增长进入瓶颈并开始出现萎缩,这导致西方发达国家需求不足,从而影响了本身缺少大消费市场的新兴市场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三、西方国家经济过度虚拟化导致资本长期在虚拟市场空转。


西方国家经济的过度虚拟化,使得西方资本更倾向于从资本市场挣钱,这又导致资本在西方发达国家市场的空转。西方发达国家资本市场资本的空转抑制了新兴市场的发展,新兴市场也没有了更多冗余资本向发达国家资本市场投资,如此最终导致西方发达国家的虚拟经济缺少世界范围内实体经济的支撑和新资本的流入。在这种背景下,西方开始以信用链条的扩张来扩大杠杆,从而提升利润。最终,随着信用滥用,缺乏实体经济支撑的虚拟经济泡沫破灭引发金融危机。


当前中国经济的主要矛盾


当前中国经济的矛盾,既与世界经济相关,又与世界经济不同。


与世界相关在于,西方发达国家经济滞胀引发的外需增长空间压缩,这导致我国出口增长放缓,给我国经济增长带来了现实压力。


不同在于,中国经济已有了较为庞大积累,但产能过剩、经济结构不平衡、区域发展不均衡、产业结构不合理、生产技术水平不高、环境压力大等因素越发凸显。当然,这些过剩、不平衡、不均衡、不合理、水平不高既是问题,也是我国未来经济增长的空间和机遇。


这些问题,是由中国经济发展阶段决定的,客观上如果处理得当,不但不是发展的坏事,更是中国经济结构转型、产业升级的基础,是未来可持续发展的动力所在。所以,对中国来说,只要抓住现实发展中的几个矛盾,并解决这些矛盾,那么经济就能可持续发展。


产能过剩,主要是指基础工业产能过剩;经济结构不平衡主要是指,我国消费在经济增长中的占比仍然太低;区域发展不均衡在于,我国中西部无论基础设施、工业化水平或消费水平都相对较低,有较大增长空间;产业结构不合理主要是指高精尖产业占比仍然不够、服务业占比仍然不够;生产技术水平不高主要是指工业生产仍主要处于中低端,高附加值的中高端比例仍然太小,这使得人均生产率仍处于较低水平。


正是基于上述问题的逻辑,中国才提出了“一带一路”战略。在占豪看来,通过推动“一带一路”战略,我国可可实现五大经济战略目的:


一、帮助消化过剩产能,形成互惠互利的发展合力。


将中国部分过剩产能输送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交通、信息网络等互联互通方面的基础建设上,如此不但可以释放我国过剩产能,还能通过带动中国与周边经济发展,从而带动我国中西部的经济发展,推动与相关国家的投资和贸易,推动经济增长,形成发展合力。


二、推动资本输出。


中国已经积累下较大规模资本,中国市场已经无法完全容得下这些资本,这些冗余资本可以借这一战略的机会,投入到“一带一路”上的相关国家,可以解决我国的资本输出问题。在相关国家经济进入正循环后,投资回报的预期也会比较可观。


三、带动我国产业升级。


通过工业和资本的输出,可以带动我国产业升级,由此带动我国的内部需求增加,吸引更高水平技术和资本到中国市场投资。从最近欧盟主要国家与中国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即可看出中国市场对他们的吸引力。西欧发达国家踊跃加入亚投行,就是因为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


四、推动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与开放,壮大我国资本市场的影响力。


通过相关在韩略,构建现代的金融资本市场,加快推进我国成为世界范围内最主要金融资本市场之一,让我国由工业商品平台转化为工业商品和金融资本双平台运作的全功能、现代化国家。


五、可推动我国综合国力与战略地位全方位的提升。


上述目的的实现,必会促使我国经济成为“大中华经济圈”的核心中枢,这个中枢在中国将会形成几个经济圈,其中包括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这三大区域,这三大区域再结合内陆的的一个个经济功能区向西、向南、向北延伸。向西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向南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向北是东北亚经济的整合。


当然,就国内而言,提出的战略自然就是区域经济整合、产业升级、经济结构转型和提振消费。而这一切说白了,就是通过各种手段提高人均生产率的问题。那么,再具体到局部地区而言,就是如何契合国家的战略方向和政策取向,利用自身优势,将各种经济生产“要素”进行更紧密的联系、重组和整合,然后产生新的需求。这其中,需要创新去引领,即结合自身的本身优势、区位优势去引导创新,构建多层次结构的经济结构。这也是为何现在国家将创业、创新提到国家战略上来的根本原因。事实上,不光科技行业需要创新,市场的深化、服务质量的提升、为满足更多需求在服务方面的创新等等,都是新时代的创新。


为什么占豪在新年写《原创丨2016,将是我辈开拓进取的一年!》这样一篇文章,是因为2016年开始,中国经济将逐渐进入正轨,新的一轮大发展的周期已经开始了。现在这个阶段,有点像过年前后、春天来之前的那段时间,天气贼冷,但实际上春天的脚步已经很近了。


在占豪看来,2011年到2015年这5年是积累的5年,在这5年期间谁能积蓄了能量,那么在接下来的5年将会获得爆发的机会。从2016开始到2020年这5年,将是中国确立新一轮30年大周期的5年,这5年谁能抓住机会就能获得发展的大机会。那么,到了2020年之后,人生就会上新的台阶。所以,个人建议不管哪个行业,从今年开始要致力于创新、创业,有这种心并致力于此,只要路子、方法对头,必在未来5年内获得大的发展。


其实,最近两天看着很多人也是蛮感慨的。譬如,股票跌了骂这个、攻击那个,把责任不是归于这个就是归于那个,信谣言、追求各种莫须有缺乏逻辑的阴谋,却就是想不起来买卖股票的决策都是自己做的。这就是人性中的因贪生嗔,因嗔变痴。想想看,一个痴人妄汉如何能炒好股票?又如何能从资本市场获利?在股市,需要灭内心的那股欲望,变成冷血的机器,把自己那个喜欢推脱责任的心碾碎了,然后再用理性的血液粘起来,才能真正学会玩股票。在股市,如果不能先“杀”自己,又如何能在充满欲望的贪嗔痴的市场中获利呢?


举个简单的例子,占豪说,中国资本市场时间太短,市场不成熟、机制不成熟、监管不成熟、投资者更不成熟······结果有人看了不爽,就开骂了,他把所有责任都推给监管部门的无能,推给各种黑暗,然后再骂占豪为五毛······看到这些,感觉只有一个:挺可怜的!难道没看到交易所墙上挂着的“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吗?人都说吃一堑长一智,都吃了那么堑了,这一智就是不生,这不但在股市难以生存,人生都可能因此变成杯具······站在制度层面,可以批评制度和政府,但站在是否能赚钱层面,只能从自身找原因。


其实,炒股炒得就是人生,如果想闲庭信步,首先要做到不是到市场赌博,而是用闲钱和闲工夫,在修炼自己的同时赚点外快,输了不影响生活,赢了改善一下。若想靠股市发财致富,那真得有点天赋。为什么占豪股市投资系列书籍《黄金游戏》开篇是“心态第一”?如果没有好的心态,炒股必败。如此,不如不炒,老老实实干点别的,比炒股强多了。


事实上,人生也不止股市,一定不要寄望于在股市一夜暴富,占豪见过想在股市暴富的人n多,但成功者凤毛麟角。也有很多人问能不能辞职炒股,每次占豪的回答就一个:如果没有绝对在股市生存的把握和长时间的经历,请慎重再慎重。事实上,对大多数人来说,坚持把自己的主业做好,往往比寄望于股市更有前途和希望。


最后,希望那些还不能理性看待事物的人赶紧理性起来。也许,换个视角,一转身,这个世界的风景将会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