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占豪原创丨美国与四大力量为敌,正在把自己送入火坑!

占豪原创丨美国与四大力量为敌,正在把自己送入火坑!

早在20年前,美国著名战略家、前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顾问、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的恩师、今年5月刚刚逝世的布热津斯基就在其著作《大棋局》中给过美国一个严厉的警告,即无论如何不能让中国、俄罗斯和伊朗走在一起,不能同时与三者为敌。在他看来,美国只要处理好与三者的关系,就能维持对欧亚大陆的控制,就能保持对世界的统治力。


然而,自从奥巴马时期,美国就开始完全与该战略判断背道而驰。2010年,美国制定了针对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2013年又和俄罗斯撕破脸展开尖锐对立。不过,好在到了任期最后,奥巴马政府与伊朗达成妥协,签署了伊核协议。


如果说小布什打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是导致美国陷入战争泥潭而不可自拔是错误战略,那么奥巴马时期同时与中、俄交恶显然是错上加错。然而,与错误、错上加错相比,特朗普才是真正牛大了的主!因为,特朗普同时把中国、俄罗斯列为战略竞争对手,与盟友战略方向背道而驰,与伊朗尖锐对立,同时又因为巴以问题得罪了15亿穆斯林。


想想简直不可思议,小布什时期因为美国实力如日中天,所以试图通过战争来确立“地球帝国”地位。结果是,美国陷入战争泥潭而不可自拔。到了奥巴马时期,实力已经不行了,白宫却制定了既要遏制中国又与俄罗斯为敌的战略,让人大跌眼镜。然而,特朗普却能让人跌出眼球,因为同时与中国、俄罗斯、伊朗和15亿穆斯林为敌简直太疯狂了。


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美国这么做无疑是将自己推入了火坑:


一、把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将导致美国在全球的影响力被削弱。


美国把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是个战略性错误。虽然,中美从2010年客观上就是战略竞争对手,但大家都没有挑明,没有挑明意味着双方对彼此的态度弹性空间是很大的,很多领域都有很强的可修复性。然而,当美国在国家安全战略中将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其实就是把中美战略竞争对手的关系给挑明了。挑明关系意味着,相关国家和地区就会根据美国挑明的中美关系去重新进行国家定位,这会给美国长远带来很大的麻烦。


我们可以举两个简单的例子。


在南海,如果中美两国不是针锋相对的战略竞争对手,那么东南亚国家在中美之间的关系是很好处理的,美国在这个地区的影响力不会因为中国的强大而受到太大的影响,因为中美利益并不对立。相反,美国把中美的利益对立化了,那么很多国家不得不在很多层面或明或暗地选择站队。想想看,东南亚地区距离美国近还是距离中国近?是中国对这里的控制力强还是美国对这里的控制力强?当美国与中国对立时,不知不觉之间就会和整个地区的利益对立起来,并最终削弱美国自己的地区影响力。近些年,美国在南海不断折腾,其结果是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不断增加,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不断减弱。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这一切都是美国不当的亚太政策导致的。


台海方向,我们都知道现在民进党在谋求“台独”,当中国台湾省割据政府确认了美国将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后,他们就会非常急切地想抓住机会,试图借助美国的力量实现事实上的独立。然而,问题在于,蔡英文当局的选择,很可能是将美国置于战略上非常被动的境地。试想,如果蔡英文要独立,解放军武统是必然的,以台湾现在的军力会很快被打败。那么,在这个时候美国是袖手旁观还是直接参战?其实,无论是否袖手旁观,只要解放军要武统台湾,任谁都挡不住。然而,如果美国袖手旁观,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地位会发生动摇;如果美国参战,那将意味着美国把整个西太平洋押上赌博,以现在中美实力对比,美国不可能在西太平洋战胜中国,中美开战第一岛链必崩。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大概率是不会选择参战的。而当全世界眼睁睁看着中国武统了台湾而美国无动于衷,美国的全球影响力是不是会被削弱?


由此可以看出,美国将中国公开列为“战略竞争对手”,是在给自己挖坑,未来美国必然会被这个坑给绊倒。


二、与俄罗斯和伊朗敌对将导致美国逐渐失去对欧洲和中东的控制。


美国在把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的同时,也把俄罗斯列为了“战略竞争对手”,同时还把伊朗和朝鲜列为独裁政权并且支持恐怖主义。这其中,很显然俄罗斯是美国的最大威胁,实际上差不多已经将俄罗斯确认为敌人了。与此同时,伊朗显然也是被美国确认为敌人的国家。美国的这一做法,必然会促使俄罗斯、伊朗和中国达成更加紧密的合作关系,这种合作关系会大大削弱美国在欧亚大陆的影响力和控制力。


由于有中国,美国想控制亚洲是不可能的,而与俄罗斯为敌显然在东欧、中东都会有巨大战略压力,与伊朗为敌则会促使俄罗斯和中国在中东打开一个大缺口,打破美国的一家独大的局面,未来美国在中东的控制力必然会被不断削弱,没有第二个可能。


三、与穆斯林世界为敌将会让美国敌人的遍布全球。


特朗普政府愣是将自己打造的、中东地区的稳定锚——巴以和平框架给打碎了。巴以问题是民族、宗教纠缠在一起,当今世界最复杂、最难解决的国际问题,美国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无疑是得罪了15亿穆斯林。虽然,穆斯林世界并不团结,内部斗得一塌糊涂,但他们在巴以问题上是绝对态度一致的。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美国的这一做法会促使伊斯兰世界逐渐形成两三个反美、反以的核心国家,这必然会导致伊斯兰世界反美、反以力量的大幅增强,会给美国战略利益带来长期的巨大损害。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这些损害甚至是不可逆和不可修补的。事实上,这还不仅仅是美国和伊斯兰世界的大决裂,也是撕裂与北约主要盟友的一股很强的力量。


四、“美国优先”最终会导致“美国降落”。


特朗普政府一直在推动“美国优先”,所谓的“美国优先”就是一切与美国的合作都以美国的利益为核心,合作的利益美国都要拿大头,为此特朗普政府不惜大量撕毁已经签署的国家间的合作协议。很显然,这是很不公平的合作,而且也是很不讲信誉的合作。虽然,很多国家都是敢怒不敢言,或者不得不向美国做出重大让步,但这种不情愿必然会促使这些国家选择与更优条件、更大利益的国家合作,譬如中国和一些多边合作框架就是替代与美国合作的重要方式。而且,相比多边合作框架的推进,以“美国优先”为前提的合作在效率上也必然是很低的,这最终还是会损害到美国的长远发展利益。


因此,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政策可能会让美国一时得利,但却损害美国的长期利益和国家信誉,并最终在未来的一定时间后,使得“美国优先”最终演变成“美国降落”。


基于此,占豪从来不认为美国真的能在特朗普手里重新“伟大”,而是觉得按照这样的逻辑继续推进,美国的衰落速度会更快,世界政治经济秩序重组的速度会更快。


以现在的情况看,如果下届大选民主党重新执政,那么特朗普的很多政策将会重新被推翻;如果特朗普实现连任,则2024年后民主党大概率会重新执政,到那时特朗普的很多政策也还是会被推翻。然而,到那时特朗普的政策虽然可以被推翻,但其长期带来的无法弥补的影响,将是永远无法再改变!


美国优先?美国降落!


拉里:美国要降落了,你知道吗,唐纳德?

朗普:我有降落伞我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