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7 占豪原创丨切中要害!习总对世界局势5点判断解读

占豪原创丨切中要害!习总对世界局势5点判断解读

据人民日报客户端前天文章透露,习总在12日下午的中央政治局的第27次集体学习中对国际局势给除了5个最新判断。认真研读这五个判断,可以说是切中了当今世界局势的要害,抓住了当前世界的核心矛盾。看完这五个判断,再看习总上任来的系列战略布局,我们就能更加深刻地理解中国当前的大国战略。


为了战友们看懂世界趋势,读懂中国大国战略和政策方向,今天我们就习总的这5个判断进行一些百姓视角的剖析和解读。


判断一:

全球治理体制变革正处在历史转折点上,很多问题不再局限于一国内部,很多挑战也不再是一国之力所能应对。


习总第一个判断是“全球治理体制变革正处在历史转折点上”。那么,这个“全球治理体制变革的历史转折”到底是个什么转折呢?对读者来说,只有充分理解了这个“转折点”的论述,才能充分理解当前国际局势以及这种局势背后酝酿的时局变化和其中蕴含着的战略机遇。而且,对中国来说,只有将这一“历史转折”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放在一盘棋中考量,我们才能借力打力、事半功倍地实现真正复兴的中国梦。


在占豪看来,习总所说的“全球治理体制变革的历史转折点”,实际上是在说当今世界正在进行一次全球政治、经济秩序的大洗牌进程。这一进程的产生,根本原因在于,世界经济的发展、人类社会的进步及地缘力量的变化使得世界需要构建新的世界性的生产关系秩序。在这一进程中,谁能以更高的理念、更强的力量凝聚更多的共识,并在共识上构建出符合共同利益的新秩序,谁就是未来世界发展的引领者。


这次全球政治、经济秩序的大洗牌,既是一次500年级别的秩序重组,也是一次100年级别秩序洗牌,是两个级别重组和洗牌在一个时间点上爆发,正在形成一次对未来数百年都会产生重大影响的秩序重组共振。


500年级别的洗牌,我们要从西方的15世纪下半叶开始的所谓“地理大发现”算起。自那时起,世界进入了西方主导时代。大航海时代开始后,西方将他们之前不知道、当地有原住民的地方称作“无主之地”,然后谁发现就扔个标记占为己有。在“大发现”过程中,若原住民强大自己不足以挑战,他们就和原住民交朋友通商,自己强大之后再择机征服奴役对方;若原住民弱小,则直接灭了,将地方占为己有,然后奴役原住民族。从所谓“地理大发现”最快的16世纪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大约四百多年时间里,世界是列强通过武力进行殖民、划分势力范围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列强之外的民族莫说人权,生存权都非常堪忧,在此期间不少拥有优秀文明的民族都被灭绝了,譬如玛雅人、印第安人。


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实际上西方的殖民文明已经开始进入衰退期。经过一战、二战,虽然世界依然在西方的统治之下,但因为两次世界大战西方受到重创,殖民地纷纷独立,世界权力的中心也由传统的西欧转到了北美。与此同时,以苏联为首的东方也开始崛起,世界一度出现了四十多年的东西方对立的“冷战”。“冷战”,实际上是人类社会近几百年来第一次开始有了独立于西方控制之外的发展体系。


“冷战结束”后,世界虽然呈现美国一家独大的局面,但从两次世界大战到“冷战”,再到21世纪的今天,世界已经变了模样,各国推动世界多极化的意愿在不断增强。如今,随着美国实力的衰退及世界其它国家势力的崛起,美国对全球的控制力在不断减弱,美国霸权体系已岌岌可危,濒临崩溃。


世界从20世纪初的秩序大重组开始,到今天新一轮秩序大重组,又是一个百年级别的重组。百年级别的重组与五百年级别的重组形成大共振,这意味着这次秩序重组,对未来世界影响的周期将会长达数百年。影响未来数百年的世界秩序重组,在现阶段这第一个百年,哪个大国取得优势地位,谁就能成为最重要的领导者之一。


所以,习总的“历史转折点”的判断,是基于大历史、大纵深“长焦镜头”下的战略判断,是结合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现实观察的结果。考虑到当前全球化下世界各国经济、政治、文化的融合程度,当前人类的治理一定程度上已超过国家层面,所以“历史转折点”前就有了“全球治理体制变革”的定语。


在世界经济、政治秩序进行500年级别和100年级别的共振重组进程中,很显然我们应从战略视角去看待国际和国内问题,应国际国内一盘棋去考量决策,让国内和国际的决策能形成良性的互动与循环,由国内至国际,再由国际到国内,让其成为有机的整体。


在这种整体考量下,很多国内、国际的挑战的解决都很难在一国层面解决,而是需要进行多层次的国际合作。那么,在此周期内,谁能构建出一条符合整个人类利益的全球治理逻辑,谁就能引领未来世界秩序的构建,谁就能成为人类社会治理的领导者。


恰恰又是在这个时机点上,中国迎来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最重要的阶段,中国也有了推动世界发展和治理改革的能量及能力。在这种时候,中国人应有担当和勇气承担重任。这应该正是习总给出这一判断,并阐释这一判断的深意所在。


判断二:

推进全球治理体制变革已是大势所趋,事关给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定规则、定方向。


有了上述第一个判断,那么在全球治理体制变革的历史转折点上,新秩序的构建、新的国际体系的确立必然是先定方向、立规矩。在这个阶段,世界主要大国必然会提出自己治理全球的战略并加以推进,这种推进就形成了当今世界发展模式的竞争,这也是世界政治、经济秩序重组的过程。


以中国为例,习总分别在在2013年9月和10月提出了“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中国的战略,是建立在开放、包容、平等、互相尊重、互惠互利、合作共赢基础上的,是能给相关参与国家带来足够利益的一个大国战略。在这一战略中,参与各国可以“国就其位”、“国尽其力”和“人尽其能”,各国都能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并获得相应的利益,不存在强制。中国在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后,先后获得了俄罗斯、欧盟和四个大洲六七十个国家的响应、参与,基于“一带一路”战略的亚投行成员国更是高达57个。


美国也推出了自己的治理发展模式,以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为例,美国竟然将亚太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增长推动力——中国派出在外,并刻意设置不利于中国的门槛,试图将中国孤立出来。而美国正在推动的类似TPP的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也将最大的欧洲国家俄罗斯排除在外。正是美国的战略缺乏包容性,TPP才12个国家参与,谈了整整7年才取得成果。而在美国之前,中国早已和东盟构建成了中国东盟自贸区,并正在推进2.0版的升级。


很显然,中美两国无论治理理念还是推出的治理世界的路线都差异巨大甚至说完全不同。这种不同模式,必然面临着激烈竞争,这种竞争就是对未来国际体系规则、方向的竞争。


对中国来说,如果在这一轮竞争中未能按照中国的发展逻辑推动世界发展,那么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高度将会大打折扣,中国将不会是世界性强国,而只能是地区强国,人类社会将会继续维系西方统治下的高级殖民模式;对美国来说,如果在这一轮竞争中不能维系其霸权,那么美国的世界霸权逻辑将瓦解,处在欧亚大陆之外的美国将会变成地区强国而非世界强国。


由上述我们可以看出,习总在此时提出这样的战略判断对中国的指引作用是多么的强。我们只有在这种节骨眼上从战略视角去观察和判断世界发展方向,然后顺势而为,才能真正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实现“两个一百年”的伟大目标。


判断三:

当今世界发生的各种对抗和不公,不是因为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过时了,而恰恰是由于这些宗旨和原则未能得到有效履行。


很显然,联合国宪章是基于公平正义制定的,联合国是融合了世界最大共识的组织。联合国的宗旨是维持世界各地和平;发展国家之间的友好关系;帮助各国共同努力,改善贫困人民的生活,战胜饥饿、疾病和扫除文盲,并鼓励尊重彼此的权利和自由;成为协调各国行动,实现上述目标的中心。


但是,在过去一二十年,联合国的宗旨和宪章时常被践踏,而践踏联合国宗旨和宪章的行为最终引发了地区的混乱,带来了战乱、贫困、疾病和成千上万的难民。


2003年,美国不顾世界各国的反对,绕过联合国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借口入侵了伊拉克。美国践踏联合国宪章宗旨的一意孤行,最终没有给伊拉克人民带来福祉,却带来了战乱、贫穷、疾病和恐怖分子。2011年,美国、法国、英国为首的北约再次践踏联合国宪章宗旨,超过联合国允许的范畴发动了对利比亚的战争,推翻了卡扎菲政权。一个非洲最为富有、社会相对稳定的利比亚,在4年后的今天已千疮百孔,与索马里的无政府状态已相差无几。


再看当今被IS肆虐的伊拉克和叙利亚地区,数百万难民已无家可归,带来了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然而,哪怕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为首的西方竟然还要重蹈伊拉克、利比亚的覆辙,要推翻叙利亚巴沙尔政权。


这一切的一切,都表明世界的乱象之根源不是联合国宪章宗旨和规则过时,而是有些大国、强国不遵守联合国宪章宗旨和规则,并为一己之私蓄意破坏这一规则,才有今天的地区乱局和人道主义灾难。


所以,从根本上说,要解决当今世界问题,各国要遵守联合国宪章宗旨和规则,要维护联合国的权威和发挥联合国更大的作用,才能推动人类社会治理的更大进步。


中国为此正在以身作则,一方面不干涉他国内政,另一方面为相关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习总这次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出训练8000人的联合国维和部队,就是要提升联合国维护世界秩序的能力,这是一种建设性极强又及时有效措施。


判断四:

要推动变革全球治理体制中不公正不合理的安排,使全球治理体制更加平衡地反映大多数国家意愿和利益。


什么是“全球治理制度中的不公正不合理的安排”?譬如,一国可以不经过联合国允许就践踏他国主权侵略他国,干涉他国内政,这些显然都是不合理的安排;一国不经过联合国就简单粗暴地将其它国家划为“邪恶轴心”,并准备灭之而后快,这些显然也是不公正不合理的安排;一国将自己国家凌驾于其它国家之上,并胁其它国家孤立、围堵甚至是制裁群殴不合己意的国家,这些显然更是不公正不合理的安排······


以当前美国发展针对中国制定规则、将中国排除在外的TPP为例,这就是不公平不合理的安排;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美国一家独大拥有否决权,在这两个国际组织代表性已经不足的情况下美国竟然阻挠国际机构的改革,这就是不公平、不合理的安排。


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代表,自然应该推动全球治理体制更加平衡,能够更多地反应大多数国家的意愿和利益,使得人类社会的发展体现出足够的平等公正性、包容共享性,这才是符合人类发展方向,才是真正的普世价值。


判断五:

全球治理规则体现更加公正合理的要求,离不开对人类各种优秀文明成果的吸收。


人类是不断在发展中融合,在融合中发展,人类就是各民族不断彼此吸收对方的优秀文明成果才发展到今天的,这是人类发展的基本规律,也必然是未来发展过程中应该遵循的规律。那么,未来全球治理规则要体现出更加公平公正与合理,就必须充分吸收各种优秀文明、优秀文化和文明发展成果。这种融合,既体现了人类文明的包容性,又体现了人类发展的共享性。而且,也只有充分吸收人类优秀文明的发展成果,才能更加体现出各国、各民族的发展意愿,从而推动人类的共同进步。


21世纪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世纪,是中国开始新一轮崛起的世纪,在人类治理大变革的历史转折节点,中国作为拥有5000年灿烂文明的文化大国、强国,应该有足够的历史承担,应该扮演新世纪赋予给中国人的历史责任和历史角色。中国应该推动全球治理向更加公平、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习总在此时提出这五个判断,不但是在凝聚国内的共识,更是在凝聚国际的共识,推动世界秩序向更加公正、更加合理、更加有序的方向发展,这是一种当仁不让的历史担当,是一种舍我其谁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