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4 占豪原创丨库尔德人示弱“投降”,为啥遭伊拉克政府严拒!

占豪原创丨库尔德人示弱“投降”,为啥遭伊拉克政府严拒!

据每笔报道,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政府10月25日发表声明,提议冻结独立公投结果,并按照伊拉克宪法与中央政府进行对话。声明中还强调,库区无意与伊拉克中央政府开战。


然而,伊拉克中央政府并未接受,正在访问伊朗的伊拉克总理海德尔·阿巴迪26日表示,伊拉克中央政府拒绝接受库尔德自治区政府提出的冻结独立公投结果的提议。伊拉克中央政府只接受取消公投结果,而不是冻结结果,中央政府早就警告库区政府不要举行公投,但库区政府一意孤行。


10月25日,距离9月25日过去仅仅一个月时间,为啥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一意孤行要公投,现在刚刚过了一个月又要冻结?伊拉克中央政府为啥又不承认?这背后有什么玄机?现在伊拉克正在酝酿什么让库尔德自治区那么紧张?


在占豪看来,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之所以一定要坚持在9月25日公投,根本原因有三点:


一、这是千载难逢之机会。


库尔德人是生活在中东地区的原住民,已经有两三千年以上的历史了。近代以来,随着一战、二战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倒台,各民族开始谋求独立,库尔德人也是如此。但是,由于库尔德民族缺乏独立斗争经验,在最关键的时刻缺乏独立性站错了队,所以至今依然无法实现独立。


而现阶段,由于 IS 的折腾、大国的较量,使得整个中东地区都越来越混乱。混乱,正是浑水摸鱼的好机会,如果不借这次混乱实现独立,库尔德人不知道又要等多少年。现阶段,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是最有机会的,在这种大环境下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不想错过机会。


二、美国的内在需要和以色列的支持。


美国在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问题上是很暧昧的,原因在于两点:一是美国战略上非常需要第二个“以色列”来分担其在中东的战略压力,这就是为何一定要强力支持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强大的原因;二是美国还不能公开支持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独立,这一方面因为土耳其的反对,另一方面是因为伊拉克的反对,毕竟美国在两国都有军事基地。一方面是非常需要,另一方面又不能明着支持,只能是表面上反对,同时继续大力支持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从而尽量促成中东库尔德人做大。在这种暗示下,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独立冲动自然会很高。


另外,由于以色列也非常需要一个战略平衡点,这关乎到国家的生死存亡,所以力挺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是必然的。过去,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哪里有公开支持其独立的,现在以色列就支持。有这样的支持,自然想尝试。


三、想赌上一把。


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是否知道独立很困难?当然知道,毕竟都斗争了几十年了。那么,既然知道为何还要干?原因就在于此时不赌何时赌?毕竟中东进入了乱世,只有自己想独立,才可能有外部力量支持。说白了,需要赌一把!


然而,公投之后,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一方面,美国现阶段还是不敢直接支持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独立,所以只能说反对,这就意味着美国的态度到底是否会变化、何时会变化都是未知数。与此同时,在美国没有明确态度的情况下,以色列暂时支持到什么程度也不明朗。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争取时间,以拖求变,于是在公投一个月后向伊拉克中央政府示弱就不难理解了。


但是,虽然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示弱,却并不想放弃公投结果,而是建议“冻结”。所谓“冻结”,就是现在暂时不寻求独立,但这事咱先搁置不谈。冻结不谈,等的就是更大的支持时再解冻,伊拉克政府当然清楚库尔德人的算盘,自然不想让其以拖求变,所以严词拒绝就顺理成章了。


当然,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伊拉克库尔德武装之所以表现出顺从试图以拖求变,其中很重要的原因除了外部支持少之外,就是外部的压力也很大。在其进行独立公投之后,包括伊朗、土耳其及伊拉克中央政府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实际上是将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给封锁了。就在这几天,伊拉克总理分别访问了伊朗和土耳其,其核心目的就是为了应对伊拉克库区的独立。这种商谈意味着,如果库区不作妥协,不但经济、边境、领空上会被封锁,伊拉克政府军很可能会在腾出手后不断挤压库区的控制区域和生存空间。


未来,一旦美国在中东的局势不利,那么就不能排除伊拉克联合土耳其和伊朗对伊拉克库尔德人出手,真到那时真正倒霉的还是库尔德人自己。就在前几天,伊拉克政府军已经闪电出击占领了库区原来控制的产油区基尔库克,这实际上已经让库区丧失了很大的财源。未来,如果土耳其真的再封锁通过其边境的输油管道,库区的经济收入就更少了。


那么,未来这一格局又会如何演化呢?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不确定性依然非常之大。一方面,库区谋求独立的心是不会变的,当然也包括叙利亚库尔德人和土耳其库尔德人,他们会不断谋求独立;另一方面,库区的示弱只是想暂时缓和压力,在不放弃独立目的的情况下,一旦伊拉克在消灭掉IS之后对库区逼迫过紧,就不能排除双方最终会爆发大的军事冲突甚至上规模的内战。


现在,伊拉克政府军正在剿灭西部靠近叙利亚边境的IS,一旦与叙利亚政府军共同消灭掉伊拉克西部和叙利亚代尔祖尔的 IS ,那么矛盾就可能在库尔德人问题上激化。从现阶段到伊拉克和叙利亚消灭掉IS之后,都是爆发更大军事冲突甚至战争的时间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