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4 占豪原创丨一图让你看懂当今世界的逻辑,懂了做人生赢家!

占豪原创丨一图让你看懂当今世界的逻辑,懂了做人生赢家!

关于万科大战宝能的文章,文章留言也很多,七百多条,很多精彩留言不能一一展示。不过,也有一些离谱的评论,比较典型的两类离谱言论是:

一、以个人私德评判这次万科宝能商战,譬如借机骂王为王十块云云,然后再攻击一下占豪没有批判王;

二、以意识形态评判这次商战,譬如因自己喜欢谁而去指责宝能洗黑钱云云,然后指责占豪为宝能站台。这两种言论都是不成熟、不理性的言论,前者以私德评判商业,这种道德洁癖会使自己无法看清当今的商业社会,只是道德审判对社会进步并无益处,自己往往也会成为社会上的失落者;后者更是幽默,每个人都有欣赏、喜欢一个人的权利,但不能因为欣赏和喜欢就毫无根据地攻击他人,这显然是不理性的表现,不符合商业精神。


对于这场划时代的商战,占豪的视角很简单,站在战略高度、事物发展规律角度去分析其中的发展逻辑,然后不带有感情色彩地剖析,在商言商,完全按市场逻辑去分析,这种中性视角不会去支持谁,而是根据逻辑做推理,然后展示给战友们看,让大家理解新时代商战的发展逻辑,以便于能理解当前商业社会。理解当前商业社会,就能找机会发展自己。占豪是有国家立场和民族情怀的人,在微信希望做的事情是,战友们打开占豪微信能从中得到占豪思考的成果,并将这些成果结合自己的情况吸收,传播······


不过,从这些留言中,占豪也深深地认识到,其实大多数人对这个世界的发展逻辑缺乏认识,这种缺乏直接影响的是他们对现实社会的态度、观察的深度、操作的能力。体现在个人身上,就是个人能力和事业方面的成败。


昨天看到这些留言,今天就想给大家来点真正的“干货”,独家绝活。本文的内容,本是占豪未来想写的一本关于阐释“资本”本质的书中的内容,那本书的定位是基于哲学、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历史学和生意经的视角,构建出一套理论体系。但是,鉴于各方面时机都不成熟,一直还没动笔。现在就先将其中的一些大家能简单理解的思想,用一种简单、直白的方式呈献给大家。


其实,这就是一张图,一张涵盖哲学、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历史和生意经的图,这张图占豪(微信号:占豪)会配简单解析,但解析难解图中内涵之百分之一,阅读改图最关键的是自己要结合自己的现实进行领悟、推敲、实践。能领悟到哪一层,境界就能到哪一层;能做到哪一层,就是哪一阶层的人。


其实,无论是否发展到更高的层面,只要领悟到更高层面就具备了相关视角,就能获得观察当今社会的更高视角,在操作自己所在较低级别的事物时就能得心应手。毕竟,人发展不仅仅靠思想,还靠机遇,但思想级别不够往往会错过好的机遇或走错路,思想级别够了则可以发现一些不容易发现的机遇并把握住。


这张图,咱们说它价值连城显然是夸张了,但其价值绝非大家点点拇指那么简单,而是需要深入思考,深入理解,深入推导,结合自己深入实践。当然,还是想写下来,分享给战友们,希望大家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人生定位,找到一个不同的视角。


这张图无关政治信仰和宗教信仰,不管你信的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也无关是左派还是右派,更无关是民族主义者还是自由主义者······这,就是当前世界的社会、制度、经济的现实状态,理解这种状态并去适应,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才能发挥自己的能量。否则,也就只能空留一副清高的酸腐了。


所以,看这张图,要做的是去找自己的位置,而不是带着意识形态或道德枷锁去观察。意识形态是利益博弈时用的,是坚持自己立场是用的,不是学习的时候用的,军人想打败敌人都要先研究敌人,这是知己知彼;道德是在行动时实践的,不是束缚自己思想的,警察想抓犯罪分子一定要比犯罪分子更“狡猾”。

这张图,是从最基本的大众开始,从工业和商业两个链条向上一直到政权和政权背后的意识形态和利益逻辑,并由此决定了国家的社会制度性质。这两种制度性质,事实上总体是走向融合的,两者的根本区别只是利益取向不同,但在社会经济的运作基本模式方面基本是一样的,这张图的视角就是从工业和商业两个链条对当今世界进行解析。下面,占豪(微信号:占豪)就对此进行一个讲解:


首先,图中最下面一层就是公众,在经济的逻辑当中就是“广大消费者”。在广大消费者上方,现代社会经济的最初发展状态是由手工业者和小商业者组成(这里不考虑农业,农业在现代商业社会属于最基础部分,在整个经济链条中随着社会进步占比越来越小。当然,这不是说农业不重要,只是该视角不需要)。这个层面,在人类历史上经历非常长的进化历程,才进入了现代的小产业者和商贸公司级别。在工业链条方面,小产业者后来升级到了大型产业企业,商贸公司则发展成了大型商贸公司。


企业在工业链条上进入大型产业企业、商贸公司在商业链条上发展到大型商贸公司的这个阶段,企业开始出现大量的利润冗余,这个利润冗余就是货币资本最初的主要来源和基础。所以,当大型产业企业再向上升级,上面必然是产业资本,万科即归属于产业资本;当大型商业企业再向上升级,上面必然发展成商业资本,苏宁就属于商业资本。


商业资本和产业资本只是资本的初级阶段,因为这些资本只能是自己拿自己的资本玩或向别人融资玩,并不能自己用自己的资本去生产资本,也不能直接加杠杆。资本的高级形式是金融资本,因为金融资本几乎可以1:10甚至更高地放大资本杠杆,放大杠杆就能大幅提高资本的利用效率,提高单位资本的收益率。所以,金融资本才是资本的最高级形式。


过去,我国的金融资本是国家垄断,不向私有资本和外资开放。现在,随着经济发展的需要,我国金融资本市场也开始放弃国家垄断,逐渐开放给了私有资本和境外资本。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外资在中国可以开银行,阿里、腾讯、苏宁······很多私有企业也都开始开银行。当这些商业资本、产业资本可以开银行时,他们就进入了金融资本这个资本的最高形式。到了金融资本级别,才是真正到了资本的最高级形式。


金融资本上面是什么?就是国家政权,是国家权力。马克思的政治理论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一理论体现在金融层面,即:谁是金融资本的主导者,谁就是政权的主导者。在这个层面,中美体现得最具对比性,美联储的股东是私有资本(虽说美联储主席是总统提名,但人选却是资本博弈出来的,总统提名只是个形式),美联储与政府是配合关系而非隶属关系;中国央行则是国务院的二级机构,百分百的国家股权,百分百的隶属关系。央行的控制权,实际上就是金融资本的最高指挥权,中国现在正在构建基于中国政治体制的现代金融资本指挥体系,这种时候若不按照国家制定的规则生存,最终必然会灭亡,市场会利用规则消灭这种资本。


政权背后是什么?就是意识形态+国家利益逻辑,意识形态和国家利益逻辑背后则是政权代表谁的利益问题,如果代表资本的利益,其政权就是资本主义政权;如果代表广大人民的利益,这就是社会主义政权(这里只是讨论理论逻辑,莫拿现实微观去比较,理想的资本主义和理想的社会主义现在都根本不存在,中国对自己的定位也还只是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而已)。


我们当今的人类社会,基本上都在这个利益链条中,不同的人可能有多重角色,但其所处的位置决定了其所能看到的世界状态和事业上取得的成就。举个简单的例子:


如果你是个卖鸡蛋灌饼的摊子或小店,那么你就属于小手工业者;假如你把这个鸡蛋灌饼做成了一个速冻包装的工厂,那么你就是小产业者;如果你开成了连锁店就是商业+生产的公司;如果你成了大型的速冻食品生产商或像麦当劳那样的快餐企业,那么你就成了大型产业企业或大型商业企业;如果再向上组建控股、投资公司,那么就变成了产业资本或商业资本;当然,再向上就是开银行,成为金融资本了。


如果你在上述结构中的某个层面干得不错,那么你就得想办法向更高的层面升级,扩大规模,然后一步步地向上升级,最终可以上升到金融资本。当然,经营者和职场是两套体系,但这两套体系不过是每个层面不同的微观角色而已,放在大的系统中逻辑是一样的,但具体到个体操作是不同的,这就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当资本上升到金融资本,在西方国家可以变成财阀,成为资本大鳄,享受尊贵社会地位;如果玩腻了经济游戏,也可以像美国的富豪川普一样竞选总统。在中国则不同,中国的政治系统和商业体系是相互联系但总体隔绝的两套系统,从商基本无法从政,从政基本不可能从商(国企的经理人是代理人,不是企业主,不算商业系统中的人),两者是并行的,在中国若到了金融资本层面还想向上,那可就是玩火了、因为,如果你想从这个系统跳到那个系统,相当于要打破两个系统的界限,这就成了两个系统掰腕子。在中国,商业系统与政治系统在力量上不在一个层面,任何有这种想法的人结果都是灰飞烟灭,中国历史上从来不曾发生过商人可以改变政治制度的事情,这种格局是由中国历史文化决定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想想看,战果时的吕不韦是多牛的牛人,但结果也只能是利用自己的钱财在原有的政治系统中去争取在政治系统中的地位,但最终不也是灰飞烟灭吗?因此,不管信仰什么,到了金融资本层面,在中国也就到头了。如果你说,到了这个层面我就想玩点更高级的怎么办?难道就没有了吗?当然有,再想玩深的就去玩文化,文化这条河比政治这条河更深、更长,当然在这条河里游泳对个人能力要求也较高,大老粗终归玩不来。但不管你玩什么,政权这条路肯定不通,商人不碰为上。


对于上图,最重要的是参悟,结合自己的现实情况去参悟,去理解,去寻找自己的定位,然后去实践,去修炼,去升级······图是精华,有缘人得之,无缘人失之,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