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1 占豪微观点丨中国该如何定位中国、东盟与南海的关系?

占豪微观点丨中国该如何定位中国、东盟与南海的关系?

在香山论坛开幕前的10月16日上午,中国-东盟国防部长非正式会晤在北京举行,中国防长常万全上将主持。围绕“迈向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加强防务安全合作”主题,常万全提出5点倡议,包括共同推进安全机制建设,继续开展中国-东盟防长非正式会晤,加强双方在东盟防长扩大会、东盟地区论坛等多边机制下的协调合作;共同妥处争议管控风险,为应对共同风险挑战,中方愿与东盟国家于2016年在南海海域举行“《海上意外相遇规则》联合训练”和“海上搜救、救灾联合演练”。


我们知道,过去些年南海的安全论坛基本被美国主导的、在新加坡召开的香格里拉安全峰会引导,这对中国不是好事,南海会因为美国的不断忽悠而进一步风高浪急。而这次中国升级香山论坛,而且来了这么多东盟的防长,可见中国是想夺回在南海的话语权。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如此好的一次论坛峰会,却因为一句话引发争议导致没能有效地宣传好,这是值得各个层面都好好考量的一件事,我们的思考方式对吗?说话方式对吗?足够理想和客观吗?怎么做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国内国际一盘棋地去斟酌考量恐怕应该从庙堂到百姓都该要求自己的,是否合乎大道?


孙子兵法有云:“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令民与上同意,首先在于政,其次在于民智,政通则人和。而站在一个百姓视角,个人认为每个人首先应该做好自己,即首先让自己理智,可以批评、可以建言,却不可愤青,不可丧失思考力。还是那句话,爱国不仅仅是一腔热血,需要更多,在这个世界上不懂装懂贩卖爱过生意者众,不理性就会陷入怪圈。


言归正传,再说说本篇的主题。中国提出愿与东盟国家于2016年在南海海域举行“《海上意外相遇规则》联合训练”和“海上搜救、救灾联合演练”,东盟方面积极响应。


东盟为何积极响应?因为中国要构建的是命运共同体,不是你争我夺的零和游戏,而是希望互惠互利、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共同繁荣。中国提出的是要加强在人道主义救援、军事医学、维和、反恐、反海盗及边防等领域的务实合作,不断夯实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安全基础。以及,共同维护地区安全 稳定。坚持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持续推进对话合作,共同维护地区和平稳定,携手创造良好安全环境。常万全也倡议共同把握好合作大方向。坚定落实中国-东盟领导人共识,不断深化中国-东盟战略伙伴关系,构建更为紧密的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


经过这样军事合作的不断切入,大家经济合作深入,文化交流深入,政治沟通深入,那么分歧会越来越少,自然就会加速融合。在占豪看来,这才是中国与东盟发展的方向。中国在南海,个人认为首先应该能掌控住,然后在掌控的基础上与周边国家进行更加互信的沟通,并逐渐将南海建设成一个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友谊之海,成为共同维护的后院。


对于这一建议,个人将设想写入了拙作《大博弈 中国之危与机(形势篇)》中,现在将相关内容与战友分享,供商榷。从现在国家所采取的战略和策略看,应该是正向占豪之前设想的方向前进。,加强双方在东盟防长扩大会、东盟地区论坛等多边机制下的协调合作;共同妥处争议管控风险,为应对共同风险挑战,中方愿与东盟国家于2016年在南海海域举行“《海上意外相遇规则》联合训练”和“海上搜救、救灾联合演练”。


我们知道,过去些年南海的安全论坛基本被美国主导的、在新加坡召开的香格里拉安全峰会引导,这对中国不是好事,南海会因为美国的不断忽悠而进一步风高浪急。而这次中国升级香山论坛,而且来了这么多东盟的防长,可见中国是想夺回在南海的话语权。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如此好的一次论坛峰会,却因为一句话引发争议导致没能有效地宣传好,这是值得各个层面都好好考量的一件事,我们的思考方式对吗?说话方式对吗?足够理想和客观吗?怎么做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国内国际一盘棋地去斟酌考量恐怕应该从庙堂到百姓都该要求自己的,是否合乎大道?


孙子兵法有云:“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令民与上同意,首先在于政,其次在于民智,政通则人和。而站在一个百姓视角,个人认为每个人首先应该做好自己,即首先让自己理智,可以批评、可以建言,却不可愤青,不可丧失思考力。还是那句话,爱国不仅仅是一腔热血,需要更多,在这个世界上不懂装懂贩卖爱过生意者众,不理性就会陷入怪圈。


言归正传,再说说本篇的主题。中国提出愿与东盟国家于2016年在南海海域举行“《海上意外相遇规则》联合训练”和“海上搜救、救灾联合演练”,东盟方面积极响应。


东盟为何积极响应?因为中国要构建的是命运共同体,不是你争我夺的零和游戏,而是希望互惠互利、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共同繁荣。中国提出的是要加强在人道主义救援、军事医学、维和、反恐、反海盗及边防等领域的务实合作,不断夯实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安全基础。以及,共同维护地区安全 稳定。坚持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持续推进对话合作,共同维护地区和平稳定,携手创造良好安全环境。常万全也倡议共同把握好合作大方向。坚定落实中国-东盟领导人共识,不断深化中国-东盟战略伙伴关系,构建更为紧密的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


经过这样军事合作的不断切入,大家经济合作深入,文化交流深入,政治沟通深入,那么分歧会越来越少,自然就会加速融合。在占豪看来,这才是中国与东盟发展的方向。中国在南海,个人认为首先应该能掌控住,然后在掌控的基础上与周边国家进行更加互信的沟通,并逐渐将南海建设成一个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友谊之海,成为共同维护的后院。


对于这一建议,个人将设想写入了拙作《大博弈 中国之危与机(形势篇)》中,现在将相关内容与战友分享,供商榷。从现在国家所采取的战略和策略看,应该是正向占豪之前设想的方向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