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2 占豪原创丨习总访英“隆重+”,大英帝国要反水?

占豪原创丨习总访英“隆重+”,大英帝国要反水?

习总访美,英国给出了超规格的接待,习总这次访问英国将签署数百亿美元的合同。仅仅两三年时间,英国竟然来了个华丽转身,从政治上有些“反华”到政治上有些“亲华”。如果大家注意,会发现过去两三年的英国媒体都一改过去以批评中国、释放“中国威胁论”为主,转而变成替中国辩护,甚至有时候说的话都显得肉麻,按某些人的标准英国媒体现在妥妥地变“五毛”了。


英国在行动上展现“亲华”动作在2013年10月卡梅伦带200多人史上最大访问团访华时被开始凸显了出来。卡梅伦的那次访华,奠定了中英两国深入合作的基础。第二年李克强总理访问英国,中英签署300亿美元的合作协议。近几年,英国的伦敦成了人民币离岸市场的结算中心,是第一个替人民币发行海外债券的国家。


让人更加难以置信的是,2015年3月亚投行宣布成立之初,英国竟成为第一个宣布加入亚投行的西方发达国家。亚投行因为英国的加入,在西方形成了多米诺骨牌效应,最终西欧十四个国家无不加入,原本中国估计大约会有三十多个国家加入,结果最终是57个国家。这次事件一度引发美英的嘴仗,但英国毅然决然地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充分显示了英国战略靠近中国的决心。而且,亚投行也第一次让美国感受到了在国际上的被孤立。这一切,恰恰又是美国过去最铁杆盟友大英帝国干的,英吉利简直是“太腹黑”了!


那么,英国为何突然来了大转弯?这大英帝国竟然会“反水”自己大哥,简直是太让人不可相信了。但是,在占豪看来,英国所做的这一切,充分凸显了英国人的民族性格和政治头脑,其背后的原因也是很清晰的。


从历史上看,这是一次战略选择


我们知道,英国是个岛国,但在西方殖民历史进程当中,它却是唯一一个真正接近统治全球的国家,英国人自称“日不落帝国”也真不是盖的。哪怕今天,英联邦国家当中,英国女王迄今仍有极高的政治地位。譬如,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的名义最高领袖仍是女王,他们的地方最高领导人仍是女王封的总督。一战之前的殖民历史进程中,英国这个岛国成为最大赢家绝非历史偶然,这表明这个国家的政治智商的确很高。英国这个国家一方面很保守,不会轻易做出改变(这和其历史上一直受到欧洲大陆的威胁有关),另一方面英国人又善于冒险和见风使舵,一旦发现大的机会必然勇往直前,快速突破(这和其岛国心态有关)。


一战、二战后西方殖民模式终结,英国在自己实力不济的情况下没有在意自己曾经的“日不落帝国”身段,而是很快与美国达成协议,进行了权力“交接”,英国也因此成为美国在全球最亲密的盟友。


英国给自己的定位是美国与欧盟的中间连接体。一方面,英国借美国西方老大的力量制衡欧洲大陆国家,这使得自己既可以站在欧盟最核心的位置,又不至于被欧洲大陆国家制衡;另一方面,英国又以欧洲代表的身份与美国周旋,在美国那里体现其作为欧洲国家的价值。过去数十年,英国就是利用这样的政治智慧,维系了其世界大国地位。在这次世界金融危机后,你会发现英国的情况比欧洲几乎所有的国家情况都要好,经济复苏快,根本没有因欧债危机而受困,这一切都得益于其没有加入欧元区,经济上相对独立性高又和美国融合性好有关。


直白点说,二战后英国的地位稳固、经济发展好源于其紧跟西方霸主美国,英国是在自己衰败后充分调整自己的国家战略才做到这一点的。如今,世界政治、经济秩序正在发生500年级别和100年级别的共振,未来二三十年世界政治和经济秩序将发生剧烈重组。世界政治经济重组后,必然会形成一个或两个事实上的领导者。谁最有可能成为世界的领导者?现在看,原来的领导者是美国,英国不必担心自己与美国的关系;未来可能成为领导者的新兴国家只有中国,英国早一步和这样的国家发展战略关系,进行战略捆绑,那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事。作为老牌帝国,英国深谙这一道理,所以他以更加积极的态度面对中国。英国的这种选择,符合这个国家的民族性格。


从现实上看,这是一次发展自己的机遇


作为以金融、服务为主的国家,和什么样的实体经济进行对接非常关键。纵观世界,谁是世界上实体经济最坚实的国家?中国!谁是世界上未来最大的潜力市场?中国!谁是未来金融投资发展最大的市场?中国!英国和哪个大国的经济互补性最强?答案还是中国!这一切,英国都看在了眼里。


2014年,中英双边贸易额超800亿美元,过去3年中国对英国投资年均增长85%,仅2014年中国对英国直接投资并购金额就高达71亿美元,英国由此迅速成为中国对外投资最重要的目的地。这就是英国和中国在近三年交好后在经济上得到的实惠。


基于战略上的预期利益和现实利益,这次习总访问英国,英国王室和政府看得都非常重,高规格接待是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这次访问中英将达成一系列重大合作协议,其规模之大、范围之广、合作程度之深都是史无前例的。据商务部介绍,在此次访问中,中英将在金融、地产、能源、医疗、汽车等多个领域签署一系列协议,既有政府间协议,也有金融机构和企业间合作项目。


我们知道,英国的伦敦是世界金融中心之一,中国人民币正在加速国际化,中国的金融资本市场正在加速开放,对中国来说,可以借英国金融平台吸引国际资本,对英国来说则可借中国市场发展英国的金融服务业,拓展市场空间。这些现实利益,对英国来说非常有吸引力。与此同时,英国在高科技领域、服务领域都有优势,中英合作空间显然非常大。


当然,中英合作绝非仅仅是英国向中国出口高端而中国向英国出口低端,恰恰相反,今天的中国更多向英国出口高端产品,而英国能拿得出手的却并不是那么多,卡梅伦2013年谈出口中国商品时举例“种猪精液”已很说明问题。


根据计划,中英即将合作核电站项目,中国不但出技术、出产品,还将参与投资运营。另外,中国还将帮助英国修建高铁。更有趣的是,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在接受英国BBC记者访问,对方问英国是否可以像中国投资英国一样投资中国的核电站,中国驻英国大使直接反问:你们有资金吗?你们有技术吗?你们有专家吗?想想一百多年前,英国人用炮舰打开中国国门,然后向中国输出铁路、电报,那时的中国和英国相比是什么状态。今天,中国则是帮英国人修高铁、修核电站,向英国出口高端产品,这真是扬眉吐气的一幕。


由上述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能给英国带去投资,能帮英国人建高铁、核电站,能帮英国发展经济,同时英国的金融业和中国进行对接也就有了发展空间。反过来,对中国来说,工业输出有了市场,金融投资市场发展有了西方市场对接,高科技的发展也多了一个对西方的窗口······基于这种现实,英国人又怎么不投入到中国怀抱呢?


中国与英国合作的好处


中国和英国发展更加深化的合作关系对中国也非常有利,除了上文所述的利益外,战略上的利益也不少。


一、能加速形成利于中国的买方市场。


有了英国的这种深化合作,西方发达国家只会增加对华合作,譬如德国总理默克尔就急着年底访华加深与中国合作(特别是科技领域的合作),这就是中国的市场和机会在西方国家眼里已经成了香饽饽,这些国家对华已经形成了竞争关系,中国面对他们已经由过去的卖方市场变成了买方市场。


二、美国孤立中国的战略会因此渐行渐远。


中国和西欧国家发展深化的合作关系,美国试图孤立中国、围堵中国的战略目的就很难实现了。甚至,鉴于中国和欧盟国家合作的深化,包括美国自己都不得不加深与中国的合作以避免被边缘化。美国在西太平洋围堵中国,中国重点向西发展,让美国这一战略拳头不但打在了棉花上,还因为中国实力的增强而形成了一定的反弹力。最终,这一切会促使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走向失败。在与英国交往中,我们不要忘了英国是美国最亲密的盟友,连英国都如此发展对华关系,这种示范效应非常大。


三、推动“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


英国是西欧最西边的国家,连英国都在加大与中国的合作力度,可想而知西欧其它国家以及距离中国更近的东欧国家会如何。有了这种积极性,中国所倡导的“一带一路”战略就能更加容易地推进和落实。


四、有助于提升中国的战略地位。


美俄交恶,欧盟和俄罗斯关系也进一步恶化。但是,另一方面,中俄关系在加速靠近,中欧关系也在加速靠近。英国作为最反俄的西欧国家,如今也积极和中国发展关系。如此,中国在战略上就能起到缓和欧盟和俄罗斯关系的作用。有中国这个大国作为他们彼此的平衡,欧俄新冷战就很难打起来。所以,某种程度上说,中英发展关系有助于进一步提升中国在国际上的战略地位。


中英关系未来的战略定位


英国加速靠近中国是反水美国吗?客观点说,谈不上。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美国因为担心中国取而代之与中国保持相应距离,日本为了实现国家“正常化”将“反华”作为实现战略目标的工具外,其它大部分国家都在发展和中国的关系(几个周边与中国有一些摩擦的国家都是有一些特殊原因),英国自然也不例外。所以,这事也谈不上反水。而且,英国战略上开始亲近中国并不代表就疏远美国,对英国来说,美英关系仍是英国最重要的外交关系。


事实上,英国这个国家非常现实,作为西方国家,英国虽然深化发展对华关系,但在意识形态领域、在政治领域仍对华抱有很大戒心。举个简单的例子,中国9·3阅兵西欧国家现任领导人没一个出席就已说明问题。


因此,就现阶段而言,中国与英国发展的关系,一方面是基于未来的战略方向的考量,另一方面就是基于现实利益。中英两国鉴于文化、利益取向仍然存在差异,未来很长的时间里是不太可能真正实现无缝战略信任的,这一点和中俄有本质区别。


中俄当前的战略利益几乎完全一致,但中国和以英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却分别代表着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西方和东方这样的根本利益分歧。所以,中英互补,可以深化合作,战略上的互信却仍有太长太长的路要走。也正是基于此,中国对英国的定位更应以发展现实的互惠互利利益为主。中英两国,只要现实利益上捆绑得越来越深,彼此就会更加照顾对方的感受,政治上也就会逐渐互信起来。中国和西方国家交往,现阶段整体都应以此为基础,然后进一步在更多领域深化与拓展。与西方国家合作,既要现实又要理性,既要稳健又要突破,既不能激进也不能保守,这个度的把握对当前中国来说极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