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5 占豪原创丨中美共建新世界还是对抗出新世界,关键在谁?

占豪原创丨中美共建新世界还是对抗出新世界,关键在谁?


最近,由于中国要通过并很快实施《反恐怖主义法》,美国对中国横加指责,并多次表示”严重关切“,还对其中的一些条款提出反对。关于美国为何反对中国的《反恐法》,占豪在前面文章《微解读丨中国制定《反恐法》,为啥美国要反对?》中进行过分析,这里不再赘述。今天要谈的是,无论是中国学者还是美国学者,经过对2015年的总结性观察,都认为中美构建新兴大国关系遇到了超过想象的困难。过去一年,中美的矛盾在积聚,中美的摩擦在增加。


美国学者甚至认为,中美现在的摩擦,就是“修昔底德陷阱”的可预见症状,意思就是说,现在中美所爆发的一些摩擦都可能导致两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那么,中美到底有什么核心矛盾?中美到底能不能构建成功“新型大国关系”?又是否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这其中最核心的左右因素在谁?这背后又有怎样的利益逻辑呢?


中国人民发展的权利是天赋的基本人权


对人来说,生存发展是最基本的人权,中国人民在19世纪中叶被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打开国门后,遭遇百年凌辱,国家的财富被西方为首的列强洗劫一空。直到1949年10月1日的新中国才算真正稳下来,迎来了新一轮发展的时期。


经过六十六年的发展,中国已取得了非常伟大的成就,但中国依然有7000万的贫困人口,这一人口数量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人口都要多,帮助贫困人口脱贫仍是中国政府的第一要务,因此发展对中国来说也是第一要务。


对中国人民来说,发展的权利是天赋的基本人权,谁也没有资格夺去,这是千千万万个中国人用鲜血换来的。中国的发展权利,必须由中国自己主导,不受任何国家的节制,这是老一辈革命家赋予给这一代中国人的历史使命。客观地说,现阶段,发展是中国的第一要务,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对中国来说,谁试图阻拦中国的发展,谁就是中国的敌人,这是由十三亿多中国人的利益决定的,并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也不以任何国家的意志为转移,这是十三亿多中国人的绝对共识,不容任何人挑战。


平等互利、合作共赢是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最重要的是彼此尊重,因为只有彼此尊重才能平等互利地合作,才能取得双赢或多赢的结果;国家是由百万、千万、亿为单位的个人组成的团体,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交往、合作都是基于彼此国民的利益,是更大的集体利益,更需要平等和互相尊重,有了平等和互相尊重,才能互惠互利地展开合作,才能实现共赢。


21世纪的今天,中国与亚非拉国家在上世纪“万隆会议”上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应该是当今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是每个国家在与其他国家交往中都应该遵守的价值观。在这方面,相信这个世界上除了霸权国家外,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支持这一普世价值。那么,既然大家都支持,这就是人类发展的大趋势,是不可逆的。正所谓顺大势者昌,逆大势者亡,不管任何国家再强大,逆此大势既不合道德,更不合全人类的利益。


美国为何反华,中美的核心矛盾是什么


有不少人至今仍然认为美国是不反华的,是中国的行为导致美国对华不友好。这种认识显然是偏颇的,道理很简单,中国的军舰、飞机到美国周边去了吗?没有吧。中国干涉美国内政了吗?没有吧。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组建排斥美国的联盟了吗?没有吧。中国为了遏制美国搞亚太再平衡了吗?没有吧。美国制定反恐法律——《爱国者法案》中国反对干涉了吗?没有吧。无论是中国香港问题、台湾问题等等都是中国内政,美国作为外人凭什么说三道四呢?······诸如此类,举不胜举,客观上不是中国干涉了美国,而是反过来美国不断干涉中国。


所以,不是中国反美,而是美国反华,中国无论是民间还是政府,反对美国的成分都是因为美国反华造成的,是美国施加压力下的反作用力。如果美国对华友好,中国绝不会反美,谁也不想与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为敌,这都是常识。就拿占豪自己来说吧,从来不是反对美国这个国家,只是对美国政府反华的霸权主义不满而已。如果白宫摒除反华政策,无论是中国政府还是民间,都会展现得足够对美友好。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美国对中国干涉来干涉去,不断挑衅中国,给中国制造麻烦。哪怕如此,中国依然很善意、很有诚意地与美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这难道还不够吗?


有的人可能还不明白,他们会问,中国到底做了什么导致美国如此反华?其实,中国人只是干了属于自己的基本权益的事情——发展自己。举个简单的例子,你为了考大学在认真复习,一个坏孩子总是捣乱不让你好好学习,这是谁惹谁恐怕一目了然的事情。那么,中国发展自己碍着美国什么了美国一定要反中国、遏制中国?在占豪看来,美国遏制中国根本原因有四:



一、担心中国挑战其霸权


虽然中国一再强调中国不会挑战美国霸权,但中国推动的是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希望实现的“普世价值”——多极化世界,美国则相反,希望维系美国处在金字塔尖的单极化世界,这种政治价值观的不同让美国认为,中国的发展注定会挑战美国霸权,这也是美国一直把中国视为长期威胁的根本原因。当然,就现阶段而言,俄罗斯对美国来说则是现实威胁,所以美国的精力大多放在对付俄罗斯了,这让中国在战略压力上轻松了不少。由此我们也应该明白,我们是不能让俄罗斯倒下的,因为俄罗斯倒下了下一个就轮到我们单独对美国和其盟友了。


二、反对中国改变美国霸权统治下的地区权力平衡


中国正在崛起,国力越来越强大,中国在国际上的利益越来越多,中国周边原来没有维护到的权益也要维护,这就必然会让周边一些国家感到担心,特别是那些占了中国岛礁的国家非常担心中国拿回他们侵占的中国权益。至于美国,则更是担心中国崛起后改变过去美国制定的秩序,从而削弱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在这种背景下,美国才挑拨中日关系搞亚太再平衡,才在南海挑事掀起风浪。这一切,都是因为中国发展了,实力增强了,美国觉得影响自己了,于是就展开遏制中国了。


三、担心中国成为其全球竞争对手


美国还有一个更大的担心,就是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和巨大潜力决定了中国在经济上未来必然与美国成为竞争对手,将会有更多资本选择投资中国,中国的人民币也会蚕食美元的国际市场份额······总之,在美国看来,中国发展起来了,美国调动世界资源的能力就被削弱了,所以美国不想要这样一个对手,所以就想击垮中国,就像当年击垮苏联一样。


四、担心美国势力被挤出欧亚大陆


欧亚大陆之所以如今被美国控制,根本原因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欧亚大陆国家的实力被削弱了,特别是西欧发达国家在二战中被打得稀巴烂促使已经强大的美国接管了欧亚大陆西方的权力。在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了唯一的超级大国,欧亚大陆整体也被美国控制了。


然而,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年美国是因为孤悬于欧亚大陆之外而受益于两次世界大战,有机会成为两次世界大战的最大赢家。然而,如果今天欧亚大陆走向和平发展的主旋律,美国也将因自己孤悬于欧亚大陆之外而被逐渐排挤出去。这其中,中国倡导的和平发展、互惠互利,在美国看来都不是很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


作为一个孤悬于欧亚大陆之外的大国,美国希望将欧亚大陆分个成几个对立的集团,然后游戏其中搞平衡,从而成为欧亚大陆的真正控制者。所以,中国所倡导的发展理念也是美国反华的根本原因之一。


中国会屈服外部压力吗?


美国既试图忽悠住中国,让中国完全按照美国的要求去做,然后美国即可将中国发展的利益据为己有,从而享受无上的权力,基于这个因素美国试图说服中国接受美国版的G2共同管理地球的结构。在中国不接受忽悠的情况下,美国又开始重返亚太遏制中国,试图借助盟友力量平衡掉中国的力量增长,从而遏制住中国的发展势头。


面对这样的战略压力,中国会屈服吗?事实上,作为美国重返亚太搞亚太再平衡的回应,中国在2011年推出《中国和平发展》白皮书,其中界定出的核心利益范围包括:国家主权,国家安全,领土完整,国家统一,中国宪法确立的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障。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在干着什么事情呢?对中国主权说三道四,在中国周边加大军事部署危及中国国家安全,支持台独、港独和周边侵害中国权益的国家危害中国领土完整和国家统一,试图遏制住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势头,这些都是危害到了中国的国家核心利益,中国又怎么可能置国家核心利益于不顾而屈服于美国呢?


更何况,1950年代新中国刚成立不到一年,中国就敢和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朝鲜打一仗,接下来在越南也有对抗,那个时候中国就不怕美国,何况有了丰富反制美国手段的今天之中国呢?中国十三亿多老百姓不可能允许任何国家中断中国的发展,谁要非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么中国必然反击。


中美是否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取决于谁


事实上,所谓“修昔底德陷阱”,在历史上是新兴大国去挑战守成大国的利益,最终酿成双方的剧烈冲突。但中国已经多次向美国表明了中国没有挑战美国的意思,中国只是要求拥有正常的发展权利,维护自己的正当利益,其它别无要求,这和历史上新兴大国去挑战守成大国完全不同。所以,从中国视角上来看,中美之间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中国元首向美方提出两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就已经表明了中国的态度和诚意,即中国既不会挑战美国,也不愿意与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为敌。


正是基于这种看法,中国并未作出对美国挑战的动作。恰恰相反,是美国在过去几年围着中国转,拼命遏制中国,试图压制中国的正常发展。这也就是说,现在的格局不是中国作为新兴大国去挑战美国这个守成大国,而是美国这个守成大国非要压制中国这个新兴大国。


基于这种逻辑,这也意味着中美之间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是不是存在完全不取决于中国,因为中国对美国有足够的诚意,愿意与美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愿意与美国共建新世界。事实上,是否存在这一陷阱,从根本上取决于美国,取决于美国是否能够客观看待中国的崛起,并接纳中国的合理发展诉求。


客观地说,若美国能够有胸怀容纳中国,那么中美之间就是好的合作伙伴。譬如,正是由于美国不同意IMF的改革,中国才迫不得已,基于自身和亚洲国家的需要成立了亚投行;再譬如,若不是美国频频在中国周边制造事端,中国也就不会加速发展自保的军事······在现实中,如果美国非要以强欺弱,试图遏制中国,打断中国的发展,那么对不起,十三亿多中国人民是不会答应的。如果美国非不顾中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倡议,一定要和中国搞出一个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那么中国政府一定会在十三亿中国人民的支持下和美国再玩一次“巅峰对决”。只是,相比1950年代那次对决,这次美国所冒的系统性风险就不是自己可控制的了,因为中美角力必然其它渔翁得利,这些利益本身都属于美国而非中国。也许,待中美角力之时,俄欧会狠狠地在其它方向夺去美国的权力。对这一点,美国精英应做充分的考量和准备才行。至于中国,朋友来了有美酒,敌人来了有猎枪,中国不会主动挑衅别人,但肯定也不怕任何人的挑衅,这是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尊严和操守,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