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6 占豪原创丨解放军有能力保护“一带一路”战略利益吗?

占豪原创丨解放军有能力保护“一带一路”战略利益吗?

美国詹姆斯敦基金会《中国简报》10月19日发表了题为《“一带一路”与解放军》的文章,文章称,中国国防大学4名教授今年撰文提出中国军队应参与“一带一路”,分别是乔良、朱成虎、纪明葵和梁芳。他们都支持解放军应该保护“一带一路”沿线的中国利益,但对解放军是否有能力这样做看法不一。乔良认为,解放军目前没有保护中国海外利益的能力,无论是陆上还是海洋。纪明葵和梁芳总体强调加强解放军战斗力的重要性。只有朱成虎认为解放军已完全具备出国保护“一带一路”的能力。中国必须建立一个基地网络,让解放军可以借此扩大行动范围,是一种普遍共识。


梁芳和朱成虎明确认为,海外基地对于将来解放军发展和保护中国海外利益必不可少。但是,朱直击问题核心,指出两大因素仍然阻碍此类发展。其一,别国对解放军海外行动看法负面。其二,即便中国与友好的外国政府签署协议,也存在新当选政府上台后毁约的可能。这两种担心并非现在才有。不过,与中国现在和将来的投资有关的政治风险,是与“一带一路”本身更紧密相连的新问题。乔良批评发展重型主战坦克,显示他不认为解放军将来会与常规军队作战,而是对付非常规武装。随着解放军走向全球,国防大学学者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的重视,证实了一些西方学者近来的结论。他们认为,中国军队正在扩大全球投送能力,主要是为了保护本国公民和资产。


这篇文章的内容很有趣,特别是中国的军人学者们在深入思考人民解放军如何借中国“一带一路”战略走出去,如何与“一带一路”战略配合走出去的问题。这个问题在现阶段深入研究并不断付诸于时间太重要了,因为所有的国家战略特别是涉及到海外的大国战略,背后必须有军队的强有力支撑,否则所有的战略都不可能实现。


个人一直强调一点,中国人不能像西方人那样“仗剑经商”,西方人是边抢劫边做生意,中国人干不出这样的事。但是,海外经商犹如走夜路,保不定就会遇到强盗或地痞流氓,因此我们不“仗剑”可以,但得“佩剑”经商。这个需要佩的“剑”就是人民解放军。也就是说,未来我们要推动“一带一路”战略,搞欧亚非三个大洲的经济融合,必须以解放军为后盾。否则,随着中国海外利益的膨胀,当这些利益足够大的时候,某些国家一定会考虑冒险侵蚀相关利益,中国的海外利益不但没有保障,“一带一路”战略也可能因此夭折。


所以,解放军应该走出去,应该保护“一带一路”的战略利益应该是中国上下的共识。但是,就解放军能不能保护“一带一路”上的战略利益以及未来该如何发展的问题显然专家也有不同看法,占豪在这里就从百姓视角谈谈个人看法。


解放军现在能不能保护中国的海外利益,能不能确保“一带一路”战略的顺利推进


解放军能不能保护中国的海外利益?就现阶段来说,个人更同意乔良将军的看法,即中国现在保护海外利益的能力虽然较过去提高了,但并不能满足我们海外利益保护的需求。譬如,我们虽然有索马里护航的舰队,但在印度洋我们却基本没有军事基地。过去很长时间以来,我们的补给要靠补给舰和其它国家码头的商业补给,这在平时勉强满足需求没什么问题,但战时又如何应付?所以,中国海军虽然在海外已经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可以满足护航、撤侨等和平时期的任务,战时任务却根本无法满足。现阶段尚且如此,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如果中国不扩大在海外的军事合作以及军事基地建设,“一带一路”战略向前推进时必然会因为缺乏强有力的军事支撑而遇到困难。


就军备规模上来说,中国海军守护中国海疆现在已没什么问题,但若将中国的军舰撒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再看,军力就远远不够用了。在占豪看来,中国要构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别的不说,4到6艘航母及与之相配套的舰队战斗群是标配,否则中国的常规军力根本无法有效辐射印度洋、地中海以满足“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现实需要。只有当中国有了这样的舰队规模,有了保护航线和沿线海外经济利益的能力,“一带一路”战略才能可持续推进。


事实上,当人民币伴随着中国工业和资本双输出并不断拓展海外市场空间时,在军事力量的保护下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就能稳步推进,同时我国经济也会因为“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而得到可持续的发展。至于美国,到时候经济能否养得起他们的航母战斗群以及海外基地就会成为问题。当军费支出和所带来的利益有些入不敷出时,美国恐怕只有两个选择:打世界大战和缩减海外基地及航母舰队。选择前者,只要中国经济整合得好,“一带一路”是农村包围城市的玩法,美国不得人心,那是“赤果果”的赌博,美国现在都不敢赌,到时候就敢赌了?选择后者,世界多极化的格局也就形成了。


其实无论是乔良、梁芳教授、纪明葵教授还是朱成虎教授,他们虽然看法不同,但目标却非常一致,所谓的观点不同可能是基于自身所在兵种的不同,乔良将军是空军,梁芳教授是海军,中国海军、空军发展得还远远不够,故希望加快推动海、空军建设。朱成虎将军是陆军,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是世界上最优秀的陆军,这种自信是在朝鲜战场上打出来的,所以这种自信应该是基于敢于亮剑的军人精神。不够,个人关于中国陆军还想站在行外人视角说两句,供商榷。


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既有海上也有陆上,就经济层面而言,海上更重要的是“后院”的依靠,它更多是代表与发展中国家的深入合作;陆上的目标则是直接连接西欧发达国家。这两个方面,可以说军事上都是绝不能懈怠的。


海上、空中是我们的薄弱环节,因此需要加强;陆军是解放军强项,但中国人民解放军并未在西面的海外用过兵。中国陆军在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中,未来真正潜在的对手实际上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现在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俄罗斯的陆军。


对于这个判断大家可能会狐疑,但个人是基于更长远的考量。虽然,中国和俄罗斯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和当前的国际形势都决定了中俄在陆上未来至少一二十年内都是紧密的合作关系,不可能有什么摩擦和冲突。但是,二十年之后的形势现在是有些难以预料的。因为,到那时,或许美国霸权已被严重削弱,美国已无法像现在这样搞全面制衡战略。到那时,美国必然改变战略,而改变的方式很可能是在中俄之间选一家作为战略合作者。如果美国在中俄之间选择,考虑到中美在战略利益上的互斥性,美国一定会选择俄罗斯而不是中国。


一旦到那时美国选择了俄罗斯来遏制中国,虽然中俄在“一带一路”战略上已经融合得非常紧密,但以俄罗斯人双头鹰的民族性格,不能排除会在“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利益上借美国之力对中国狮子大开口。我们不能忘了,中亚、东欧都是前苏联的地盘,未来俄罗斯在中东也必然会有军事存在,这些都是中国相对弱势的地方。若到那时我们在陆军方面不能支撑我们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则中俄关系存在二十年后生变的可能性。因此,关于乔良将军认为不应该发展重型坦克的观点个人有一定的商榷空间。个人认为,我们的陆军必须放眼二十年后,必须在二十年后有让俄罗斯无论是经济上还是军事上都丧失和中国闹掰的勇气,至少无法让其以军事力量讹诈中国。我们与俄罗斯是陆上邻国,对付俄罗斯海军将没有太大的用武之地,陆军就是核心力量。所以,在占豪看来,我们的陆军只有瞄准二十年后发展,未来的“一带一路”战略才能长治久安,才可以奔着50年以上的战略周期去发展。


综上所述,占豪的看法是,中国应该做好三个方向:一、要发展对美的非对称作战,现阶段要对美国起到战略吓阻作用,避免其对中国采取冒险战略,这是中国发展“一带一路”战略的军事支点;否则,中美对抗起来,“一带一路”战略就搞不成了,东风21D和东风26在此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二、加大力度推动海、空军建设,特别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上的海上军事基地、航母战斗群等推动“一带一路”战略的配套军事建设,这是“一带一路”战略的军事保障。三、中国陆军应该放眼二十年后,要对二十年后可能存在的战略风险做筹谋,要现在就谋划二十年后不给俄罗斯生变的任何机会。


中国该如何推进解放军的海外影响力建设


朱成虎教授提出的两个问题非常尖锐,一个是别国对解放军海外行动看法负面;二是中国与友好的外国政府签署协议,也存在新当选政府上台后毁约的可能。


这两个问题的确非常现实也非常棘手。对于前者可能就需要下长期的软功夫,即想方设法让解放军体现其在海外的国际责任,包括但不限于维护航路安全、减灾救灾、国际救援等,要打造解放军在海外的软实力。相比第一个问题,可能第二个问题更加棘手。占豪的看法是,鉴于中国军队没有向外用强的历史,也没有对外的殖民历史,故中国军队不太可能像西方军队那样以“半殖民”的模式去结盟取得军事基地。中国的做法恐怕需要变通一下,即将军事与经济的对外拓展融合起来,哪怕为此付出一些经济代价也在所不惜。这样,可能经济上短期会吃一定的亏,但一方面木已成舟总是相对好处理一些,当然中国对外的经济利益也能得到相应保障。而且,“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上的大多数国家都是财迷,也都最怕经济上出问题,只要中国在经济上与其融合度足够高,那么迫于经济利益他们就不敢轻易毁约。一旦对方毁约,中国就可以在经济上进行反制,让其新任政府吃不消。


另外,中国的企业在海外应该多与当地民众沟通,可以建立一些NGO组织为当地民众服务,促进与当地民众的感情融合,不要仅仅盯着政府。这种事虽然繁琐一些,成本也高一些,但这可以算是给自己买个“保险”。因为,只要对方政府想毁约,组织点人就去闹他的政府。这种招式对于那些民选政府来说非常有效,前不久新上任的斯里兰卡总统试图撕毁与中国的港口协议,当地的群众闹一通就起到了很好的政治效果。


中国不是美国,中国要想取得海外军事基地除了用传统的帮对方训练军队、出售武器等等手段外,就必须用一些非常之法,这些非常之法就是非军事的手段,特别是经济上的手段、民间的手段等等。当然,这又需要中国政府、解放军与中国的企业坐在一起好好沟通,拿出一些可行的办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