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占豪原创丨中国,终于把西方舆论霸权撕开了一个口子!

占豪原创丨中国,终于把西方舆论霸权撕开了一个口子!

我们知道,我们在国际舆论的话语权一直较弱,西方媒体牢牢控制着话语权,他们在事关中国及非西方世界国家的事情上颠倒黑白,只准他们杀人放火,不准中国和其他非西方国家点灯,让人真的是胸中恶气难平。


但是,无奈力不如人、技不如人,我们这么多年虽然也努力过,但效果并不明显。中国无法在传统媒体话语权获得突破,在新媒体中也频频被打压,譬如西方主流媒体和政要持续抹黑中国,这些内容会被广泛传播,我们反击的声音却往往不如他们抹黑的声音,像那些关于中国的正面客观声音,他们甚至会故意遏制其传播乃至进行删除处理,为了打击中国的话语权他们甚至封禁为中国说话的社交媒体账号。


但是,就在刚刚,中国终于在西方话语体系里插了一刀,把他们的舆论霸权撕开了一道口子!这次撕开口子,不是依靠传统媒体,而是依靠社交媒体。


情况是这样的。


日前,澳大利亚军方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与美军入侵了阿富汗的澳大利亚士兵,在阿富汗驻军期间涉嫌随意屠杀阿富汗平民。这起事件曝光最初源于澳大利亚的一位记者,后来这些恶行遭到广泛批评和谴责,迫于压力澳大利亚国防部公布了相关信息。


任何时候屠杀平民的行为都是应遭到谴责,这是真正的“普世价值”。11月3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其推特账号上对此进行了强烈谴责并呼吁追究责任。赵立坚说:震惊于澳士兵杀害阿富汗平民和囚犯。我们强烈谴责此类行为,并要求追究其责任。



在此前11月27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赵立坚也对此提出了批评。赵立坚表示:我们对这个调查报告披露的细节感到震惊,严厉谴责这种违背国际公约和人类良知的行径。我们呼吁对此进行彻底调查,并将有关人员绳之以法。


在赵立坚的推特发文中,他配了一张CG画家乌合麒麟的讽刺插画。这张插画是电脑制作,看起来的确有几分像照片。结果,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不知是真的误认为照片,还是故意借此表达对中国不满向中国施压,他竟然立刻录制一条视频,在视频里他对赵立坚的推特进行激烈谴责,并声称这是一张“伪造”照片,还据此要求中国政府道歉。


不但如此,莫里森还同时游说了盟友新西兰、法国为自己辩护。先是新西兰总理站出来支持澳大利亚,后又有法国外交部为澳大利亚发声。结果,很快中国就以事实打脸澳大利亚总理并怼了法国。


在12月1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华春莹直接带着澳士兵屠杀阿富汗平民的照片,并称澳大利亚总理拿一副漫画说事,无非是想转移视线,企图把国际舆论对澳大利亚军人残杀无辜平民的批评转化为对中国的强硬上。同一天,中国驻法大使馆发言人也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地回击法国,回击得非常精彩:


近日澳大利亚国防部官方报告公开承认,25名澳特种部队士兵涉嫌在2009年至2013年间谋杀39名阿富汗平民和战俘,包括将成年男子和男孩集中起来枪杀或蒙眼割喉,将2名14岁男孩割喉后装入口袋投入河流。


赵立坚先生的推文是基于上述事实的客观评论,他所引用的图片是中国民间画家基于上述事实创作的讽刺电脑漫画。法方不去谴责虐杀平民的战争暴行,反而指责声讨暴行的人士“有偏见”、“令人反感”、“侮辱性”。这样的表态令人反感,不禁让人质疑发表这种言论的人到底是站在战争罪犯一边,还是站在国际正义和人类良知一边。一个坚决捍卫“漫画权”的国家,怎么就容忍不了中国年轻画家的“漫画权”呢?说好的言论自由呢?说到底,还是双重标准在作祟,只问立场,不问是非,更是违背良知。


中国驻法大使馆对法国外交部的打脸打得太稳准狠了!


一方面,澳大利亚士兵屠杀阿富汗平民是事实,这是澳大利亚政府承认了的事,任何人无法为此辩护。中国驻法使馆直指要害,称你们不去谴责这种屠杀无辜平民的行为,反而去指责声讨暴行的人,那么你们天天自称捍卫“漫画权,怎么就容忍不了中国年轻画家的“漫画权呢?这完全是用法国的逻辑打脸法国,就这一次回应就把法国给怼得哑口无言了。


面对中国政府的这种回击,西方政府、媒体都哑口无言了,他们甚至连辩驳的“勇气”都没有了。针对此事,CNN曝了一条消息,谈的中澳关系;纽约时报则报道澳大利亚谴责中国外交官挑衅推文,两国敌对情绪升级,尔后无非老调重弹歪曲了一把中国的人权状况云云。


这起事件,是澳大利亚总理无端发起的,是中澳两国的激烈交锋,涵盖外交战和舆论战,放在平时,西方媒体一定蜂拥而上对中国进行批判。然而,这次则不同,澳大利亚总理被中国摁在地上摩擦,支持澳大利亚的国家稍一露头就被中国给拍稀了。无论是国际舆论还是国内舆论,这场舆论战都是我方大获全胜。


这次事件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次事件是一次打破西方舆论霸权的事件。那么,面对西方的舆论霸权,我们这场仗为何打得如此漂亮?


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认为,除了我们抓住了澳大利亚士兵屠杀阿富汗平民这一基本事实外,在技术上我们也抓住了两个关键点:


一、抓住了社交媒体这个反击西方舆论霸权的利器


西方资本对传统媒体控制力非常强,哪怕总统特朗普也无可奈何。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在新媒体时代传统媒体已经不可能完全把持舆论,特朗普利用推特不但当了总统,甚至直接“推特治国”与美国大部分媒体“论战”四年完全不输就说明了这一点。若非半路杀出一个新冠病毒,特朗普妥妥实现连任,西方媒体对特朗普的“离经叛道”完全无可奈何。


这种情况说明,社交媒体已可穿透西方传统媒体霸权,资本对此已没有了过去传统媒体的控制力,信息传播和舆论大环境已发生彻底改变。


可能有人说,社交媒体一样是由资本控制,所以资本依然控制着舆论,甚至他们也删帖封号。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这话说对了一半。


一方面,资本的确控制着社交媒体平台,所以他们依然掌握着强大的话语权;但另一方面,资本并不能完全控制社交媒体,这是由两方面原因决定的:


一是并没有与社交媒体相适应的法律控制体系,传统法律体系并不能很好控制社交媒体舆论,甚至西方传统法律体系还会遏制资本控制社交媒体。


当今世界,只有中国从2013年开始才对互联网进行系统治理,并据此制定了系列法律法规,提出了互联网治理的新概念。美国虽然互联网发展得早,但在互联网治理方面,无论是体制还是思维都是落后中国的,甚至根本就缺乏对互联网治理的客观认识,所以无论是美国政府还是美国资本,对社交媒体都缺乏成体系的治理能力的,其控制力当然也就存在缺陷。


二是社交媒体的社交属性存在天然的“不可控”基因。在社交媒体,资本、政府控制的对手盘的是以亿为单位计的公众,仅仅实现资本控制肯定是远远不够的,但美国的确没有互联网治理的思维体系,也没有与之相适应的法律,所以社交媒体的天然“不可控”基因就意味着,过去资本、政府通过控制传统媒体版面来控制社会舆论的目的,现在已经不能完全行得通了。


在这种背景下,社交媒体就是我们撕开西方舆论霸权的利器,我们应该在西方拥有成熟的治理体系前对此实现突破。


二、新的媒体表现形式穿越了文化界限


什么是文化交流的障碍?


语言是第一障碍,文化是第二障碍。


语言障碍就单点上来说是容易突破的,学会外语就能与人交流,但群体上是不太容易突破的。相比西方,中国持续学习英语,客观上帮助中国取得了对西方的语言优势和文化理解优势。相比西方民众对中国的了解,中国对西方的了解要多得多。


文化障碍整体是相对是不太容易突破的,尤其是意识形态的障碍。不过,由于近代全球化的大发展,文化领域的局部,大家已经处于一个发展平面上,已经基本实现了文化互通。譬如,漫画、电影、衣食住行,很多基本物质需求和文化需求的东西,就能很容易超越意识形态,突破文化障碍。譬如拍中国农耕文化的美食博主李子柒,靠的就是将中国美食农耕文化拍得唯美而突破了东西方的文化障碍;再譬如,美国人就经常传播中国在 TikTok 发布的搞笑视频。


那么,这一次呢?


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这次中国则是用全世界都能懂的一种文艺表达形式——漫画,突破了东西方的文化障碍,乌合麒麟的漫画之所以让莫里森暴跳如雷,之所以让西方为此沉默,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漫画是基于事实的讽刺,是所有人都能看得懂的讽刺,其对事件的批判立场也是不分种族文化的共识。或者我们可以直白说,这就是用西方可以理解的价值观,来讽刺西方的现实,这是真的击中了要害。


当然,在这其中,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不信邪的态度,也是刺中西方政要内心软弱要害的关键。中国这次不但强烈谴责,还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要求澳大利亚追究相关人等的责任,这实际上深深刺痛了西方傲慢的意识形态,因为在他们的意识里只能他们如此指责中国,中国则不能如此指责他们。赵立坚的这一贴,狠狠地戳到了对方的软肋。


中国把西方的舆论霸权撕开一道口子很不容易,这是值得我们去分析和总结的一次事件。


中国发展进入了新时代,全球化也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未来的一二十年,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会快速提升,此时中国非常需要建立基于中华文明的话语体系,这是非常重大的战略性任务。


单点突破虽不足喜,但至少是一次重要突破,对我们突破西方舆论霸权有很好的启示作用。接下来,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需要用更多智慧和技巧,来突破西方的舆论霸权!


中国要想在全球实现与西方同等地位的话语权,那需要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需要大家一起开拓、创新、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