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占豪原创丨团队积极回应中国,拜登还会打“新冷战”吗?将重新“领导”世界?

占豪原创丨团队积极回应中国,拜登还会打“新冷战”吗?将重新“领导”世界?

中国终于给拜登发去了他们“期待已久”的贺电!


据参考消息11月27日转引外媒的报道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致电祝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拜登团队予以积极回应。拜登过渡团队的一名官员说:“我们感谢所有发出祝贺的世界领导人,包括习主席。”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1月25日报道,致电祝贺标志着在华盛顿开始权力交接后,北京正式承认这一结果。



关于中国之前为何未向拜登祝贺,外交部之前有过回应,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也在之前文中有过分析,综合来看根本原因是,在美国法定程序还未走完,内部还未确认法定总统的情况下,中国不可能过于主观地去祝贺,这符合中国一贯严谨的态度和中国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基本原则,当然这也是在给中美关系留足空间与余地。现在,拜登确认当选,中国贺电当然也就到了。


中国的贺电美国很重视,这是为什么拜登团队专门强调中国最高领导人贺电的原因。当然,这本质上也是中美新一轮沟通、合作与博弈的开始。


最近很多战友问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两个问题:一是拜登政府还会继续打“新冷战”吗?二是拜登称要美国重新领导世界,他能做到吗?这和中国又是什么关系?


关于拜登是否会继续打新冷战,我们得去先解决两个大问题:一、美国为什么要打新冷战?二、拜登会不会对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改弦易辙?


美国决定推动新冷战是特朗普的个人决策吗?


答案是否定的。



事实上,早在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美国政策就已处处显现出了要打新冷战的苗头,针对中国搞的亚太再平衡和印太战略,针对俄罗斯搞的继续武装东欧国家与俄搞对抗,还有奥巴马政府不断弱化APEC并推动排斥中国的TPP等等,都充斥着冷战思维。


美国之所以打新冷战,是美国在国家战略上遏制中国、打压中国的战略需要。美国在2017年开始在多份重要文件中将中国列为第一战略竞争对手,但那也并非特朗普政府的一时心血来潮,而是美国政界、学界多年政策调整后的研判结果,是美国政学精英的共识。在对华问题上,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态度是完全一致的,两党战略上对华的一致性远高于对俄罗斯的一致性。


所以,我们要明白,美国要打新冷战不是一时心血来潮,也不是某个人的意志,是美国精英的共同认知和意志。美国打新冷战,目的是要打压与遏制住中国,不让中国对美国的全球霸权构成威胁。换句话说,美国已经把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看成其全球霸权的最大威胁。美国不可能放弃霸权,中国也不可能放弃民族复兴的大业,在这种情况下,中美在路线上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根本路线矛盾。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国家路线会因为拜登上台而改弦易辙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对华发起新冷战,不是美国一个党派的问题,而是政治精英的共同认识。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战略方向不会因为拜登的上台而发生本质改变。基于此,美国政府遏制中国、打压中国的战略是不会改变的。国家战略不改变,对美国来说,考虑到时间在中国一边,美国当然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打压与遏制中国,新冷战当然就成了美国的必然战略选择。


因此,我们可以充分确认,拜登政府虽然一定会调整特朗普政府的策略,但一定不会调整美国的国家战略。拜登政府与特朗普政府的区别,是对中国的手段区别,路线还是相同的。拜登政府会改特朗普政府弦,但不会易特朗普政府的辙。


不过,这里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想明确表达另一个观点,那就是美国虽然想尽一切办法打新冷战,但时代决定了美国根本没有机会再搞起全球新冷战。一则中国不是苏联,二则世界也不是二战后的大环境,和平发展、合作共赢、谋求更多发展福利才是全世界人民共同的追求,美国新冷战那一套根本行不通。


所以,最终美国政府想通过发动新冷战来打压、遏制中国是不可能成功的。


我们知道,拜登在不久前声称,他要让美国重新领导世界。拜登这一说法表明,特朗普政府的公然对全世界“耍流氓”的国家政策已宣告失败。不但如此,特朗普的行为还让美国失去了全球的领导力。


其实,想想也是搞笑,特朗普上台说让“美国再次伟大”,这实际上表明了美国当时已不再伟大;现在拜登宣布要让美国重新领导世界,这说明了美国现在已经失去了领导世界的能力和位置。他们俩虽然斗得你死我活,但在美国衰落问题上的看法倒是挺一致。



当初,特朗普之所以说让“美国再次伟大”,原因是他和他的团队认为,美国在“领导”世界时总是被迫融合其他国家的意见,美国不得不向其他国家让渡利益,美国不能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所以他要让美国“再次伟大”,尔后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然而,他有些太心急,还没等美国再次伟大,他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最终美国不但没能再次伟大,反而失去了全球领导者的位置。


现在要进入拜登任期了,他不但看到了美国实力衰退,还看到了美国已失去领导世界的位置,所以他想重新让美国领导世界,重新夺回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譬如,他已经宣布上任后立刻重返世卫组织和巴黎气候协定,就是想在这两个领域重新获得话语权。


不过,当美国能力已严重衰退,当美国国家信誉被特朗普4年砸得粉碎,拜登要想把美国的国家信誉重新捡起来,这个难度还是很大的。


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美国如果现在想重新恢复领导世界的地位,他首先要修复其国际信誉,这个时间周期就很长;其次,美国还要向包括盟友在内的一些国家让渡利益,否则权威和国家信用就不可能回来。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美国还有多少利益向盟友及相关国家出让呢?事实上,美国现在不但没有更多利益可让,还得不断想办法从其他国家获得好处补自己的各种亏空。在这种个情况下,拜登又有什么资源向盟友或其它国家出让从而获得领导地位呢?


还有最根本的,美国想获得所谓的“领导”地位,是想领导盟友及相关国家打压、围堵中国,现阶段对任何国家而言,打压和围堵中国都需要巨大成本,这成本并非简单的眼前经济成本,而是失去与中国合作的现实利益以及未来的机会成本。也莫说其它国家,就是美国自己,又如何舍弃与中国的合作利益呢?


所以,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美国当前的战略思路想重新获得世界的“领导力”是不太可能的了。美国当前依然具有霸权地位,但已经不具备领导世界的能力,未来也无法再获得这种能力。


美国无法再获得全球的领导能力还有另外一个根本原因,就是美国已经不能领导全球发展了。


美国现在国家战略,不但不能推动全球的发展与合作,反而是在破坏全球的发展与合作,想尽一切办法遏制为全球经济发展贡献最多动力的国家,想尽一切办法破坏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合作,这种损害全球发展利益的行为又如何领导世界?


美国现在的所作所为,完全是逆世界潮流而动,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又怎么可能获得各国的充分承认呢?领导力,靠的是大家充分的认可,美国的国家战略路线已经无法获得国际广泛认可,当然也就无法再获得全球的领导能力,甚至美国已经失去了对西方的广泛领导力。


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美国要想获得全球的领导能力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与中国合作。


中国当然现在还不具备全球领导能力,中国实际上也没有领导全球的意愿,更无意替代美国的国际霸权地位,中国实际上只想干两件事:


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老百姓安居乐业。这是几代中国人的共同愿望,也是14亿中国人正在做的努力,没有任何国家、任何人能够挡住14亿人凝结出来的追求幸福生活的力量。


二、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同时,中国希望与世界各国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世界分享中国发展的红利,实现平等互利的合作共赢。中国并不想主导世界,也不想主导他国,更不追求世界霸权,中国希望各国各安其命,彼此照应。


其实,这也就是说,若非美国一定要与中国为敌,中美实际上完全可以共处。中国从来不会去要求美国干什么,美国只要不追求对中国的霸权和对中国合法权益的侵害即可。


美国与中国合作,美国大可以去领导能领导的世界,大可以去霸权能霸权的地方,与中国完全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中美真的出现了矛盾,完全可以坐下来好好谈,好好沟通,大家找到一个符合共同利益的解决办法即可。


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这或许是美国维系其全球霸权、重获全球领导地位的唯一办法。而且,中美合作,完全可以各展所长,中国有工业能力,美国有资本能力,大家一起推动全球经济发展,共享全球发展利益,这样真的很香!


中美和则两利斗则两伤,中国希望和,但选择权并不在中国一方。而且,从现在情况看,大概率拜登政府依然会选择那条“两伤”之路。当然,“两伤”最终的结果可能是“一伤”,只是最终会伤到谁,只有历史会才能给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