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 占豪原创丨马云外滩精彩演讲引发热议!这个重大问题一定要辩证看!

占豪原创丨马云外滩精彩演讲引发热议!这个重大问题一定要辩证看!

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的演讲引发网友们的热议,舆论上也有褒有贬,有战友问占豪看法,故上午认认真真听了视频。



马云的演讲,内容听起来整体是很舒服的,因为他提到了很多现实痛点,也指向了现实问题,并为未来指出了一些方向,毫无疑问是很有价值的。但是,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认为,我们对马云的演讲务必辩证地看。


首先,个人认为演讲全程很精彩,提出的问题、说的道理都对,很值得借鉴和思考。马云讲到的很多都是现实中存在的问题,是痛点,马云的团队的确更加深入市场,更加敢于走在前沿,我们应认识到马云演讲中谈到的这些问题的现实性和继续深化改革的意义,我们也应积极推动创新发展,这是社会进步的重要基础,也是我们现阶段发展继续深化改革、推进我国经济向更高水平发展的基础。


但是,抛开这些,站在国家层面,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认为如果把金融彻底放开,把有些领域也交给私有资本来做,同时弱监管强创新,这又是危险的。甚至,这可能比近几年互联网金融乱象更可怕,未来会直接出现大翻车。


金融领域要敢于创新,因为金融创新的意义和价值不亚于科技创新,对经济发展意义重大。但我们也必须意识到,科技创新失败的影响一般是相对孤立的,不具备蔓延性,危害很小;但金融创新的失败就不同了,往往意味着更大的风险乃至全盘风险,其带来的损失要比科技创新大得多得多。金融创新做得好,能大大推动实体经济的发展,做得不好,直接会要经济发展的命,经济可能会出现严重的倒退,甚至数十年的发展成果付之东流,世界上诸如此类的案例比比皆是。


哪怕金融体系发展完善的西方,他们今天国家经济空心化、超过实体经济发展需要的创新难道不是他们陷入今天困境的根源吗?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后来的全球金融危机,这些教训都是历历在目的,我们国家2015年股灾的惨痛教训也还近在眼前。这种客观的、潜在的风险,以及可能出现的后果,都让我们不得不在金融创新上多个心眼。


正是基于此,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才认为马云虽然说得非常有道理,但金融创新的这个事情本身就需要多加谨慎,因此对马云的演讲也就需要辩证地看。创新当然是要创的,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既需要内练一口气,也需要外练筋骨皮。监管可以更加灵活和与时俱进,但弱监管强创新肯定是不行的。肌肉、毛细血管的层面,在控制好风险边界的情况下是需要大力创新发展,因为没有强大的筋骨,这个国家就会走向羸弱,我们必须大力推动修炼筋骨皮,必须让市场来检验筋骨皮的硬度和能力!


但是,我们也要务必清楚,大动脉、心脏却不是可以随便创新的领域,因为皮破了、筋骨断了是相对容易恢复的,心脏却承受不起,大动脉也不能轻易动,所以创新决不能延伸到心脏和大动脉!


那么,心脏、大动脉就变成静态不动的了吗?非也,心脏和大动脉,需要根据筋骨皮修炼的需要,不但通过锻炼来循序渐进地让其更强大,因为筋骨皮需要心脏和大动脉来给它们供给更多血液和营养。肌肉、毛细血管层面创新的需要,是需要与时俱进地推进发展,是需要给空间才能发展,你不能指望筋骨在静态中获得锻炼。但是,事情也决不能反过来,为了创新而创新,动不动将创新指向心脏、大动脉。我们需要用筋骨皮的创新推动心脏和大动脉不断变得更加强壮,但这需要给筋骨皮修炼空间,也需要靠筋骨皮的带动,这是一层辩证关系,有变和不变,是变和不变的有机融合。


金融创新就像一把刀,需要多做创新的部分是刀刃,刀把子握在谁手里才是关键,刀把子可以根据刀片的大小而不断改进,但不能把刀把子搞得花里胡哨,更不能让刀把子易手,所以刀把子是不能随便乱动的,动则有序。金融最核心的部分就是刀把。金融应用层面是刀片,刀片需要不断创新,一方面让刀片变得更大,另一方面让刀片变得更加锋利。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刀片的创新可以完全敞着来,因为刀片越薄越锋利,但越薄也就越不结实。刀片也不能过刚,过刚则易折。


金融信用体系的建设是需要加快步伐的,基于大数据的金融体系建设非常重要。但是,完全根据大数据信用搞金融,敞着来,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认为一样会搞出来金融危机,尤其是如果创新跑太快而监管跟不上的话将很可怕!毕竟,金融创新总的来说是加杠杆,大数据再大也是过去的数据,他能对未来提供参考,但并不能预测未来;可以提高加杠杆的准确性,但金融不意味着可以无限加杠杆,次贷危机就是最鲜实的案例。


人的欲望、市场的欲望往往是无限的,不断进行信誉体系逻辑下的创新是必要的,但欲望务必适当控制,否则也一样会堆积出巨大泡沫,基于大数据的泡沫也一样是泡沫,大了也一样会破。而且,基于大数据的泡沫,真的破起来危害其实更大,因为基于历史大数据加上去的杠杆会加得更彻底,更没有余地。而且,互联网加持的金融创新,泡沫膨胀速度、加杠杆的速度都非常之快,比传统加杠杆要快得多得多。因此,不能因为金融创新基于大数据,就小看金融的基本规律,就认为杠杆可以无限加下去。加杠杆、追求资本利益最大化是资本的天然属性,在杠杆面前,所有的操作都必须有序、可控,都必须在硬的规则里边。2015年的股灾,就是典型的案例。


马云是中国企业家中的翘楚,是中国商业历史性变革的主要推动人,这样的人才我们国家一定要用好。不过,其实“用好”俩字却是学问,“用好”既是技术活,其实也是政治的一部分。



一个国家,企业如果不能创新,如果不能打破一个个禁锢发展的藩篱,那么这个国家的发展就没有希望;但是,一个国家如果只有创新,如果创新不是有序的、多层次的与风险可控的,那就可能带来灾难。譬如,如果金融创新不是基于经济现实发展的需要,过度的创新就成了毒药,我们就会走上美国已经走错的老路上去,就会偏离发展道路。


譬如,美国过度的金融创新、经济空心化,还有大量毫无实用价值、脱离现实的科技创新,不仅仅是资源浪费,更是危机和风险的来源。


中国政策中有不去轻易扼杀创新的传统,我们一直在提倡解放思想,理论上可行、现实需要就会去找试点测试,成功了就推广,这都是经验。对于市场化的创新,我们要摸清风险的边界,在边界之内要大力鼓励,在边界之外要适当悠着点。


在现实中,要多推动企业创新,同时监管也要研究企业创新逻辑的那些关键节点,尔后再在发展中与时俱进地制定监管方案,并在监管过程中控制风险的情况下,去很好地适应市场需求,这应该是发展的要义。


监管责任重大,既不能因为害怕担责,把监管变成管而不监,也不能完全放纵市场监而不管。创新要靠市场,靠企业,靠具体的人,监管体系建设也需要靠市场,不同的是监管需要考虑全局,同时也要平衡与时俱进。监管需要谨慎小心但无须缩手缩脚,这应该是监管的应有之意。


马云说:好的创新不怕监管,怕用昨天的方式去监管。其实,好的监管也不怕创新,更会鼓励创新,因为好的监管永远给创新留有余地,并会允许创新在今天监管的体系下有一席之地。


我们不能简单用昨天的方式去监管创新,但也不可能完全不予监管,在昨天的方式和今天的创新面前,我们应该用明天的、未来的眼光去思考。其实,摆在监管和创新面前的,除了当下的矛盾,还应该有明天的需求。换句话说,我们今天有怎样的现实矛盾没有解决,我们明天需要怎样的金融为我们实体经济服务,这不仅仅是创新要思考的问题,更是监管要思考的问题。


所以,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监管和创新并非完全对立的矛盾体,两者更是为一个目标前进的一币两面,他们共同的目标应该解决今天发展中的矛盾和未来发展的需要。我们不能为了创新而创新,也不能为了监管而监管,创新和监管应该是一个社会的有机结合体,都是为更好地解决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和未来的发展需要而服务。如果脱离了这个根本,那么两者就成了阻碍发展的对立矛盾体,那说明我们的机制需要优化与改进。


马云的演讲是积极的、前进的,我们的社会要允许这种积极和前卫的声音在前面冲,这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油门,马云的演讲引发讨论本身就说明了社会需求。但监管是对国家、对全民的利益和安全负责,所以方向盘在哪里、刹车在哪里,这是监管不但要清楚,还要控制住的。


一切务必为实体经济发展服务,一切务必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服务,一切务必为人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