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 占豪原创丨当差生质问优等生,中国这样回答!英法羞到了吗

占豪原创丨当差生质问优等生,中国这样回答!英法羞到了吗

最近,由于疫情肆虐,美国为首的欧美都变成了“差生”,尤其是美国成了全球疫情的“震中”,好像一下子从全班第一名变成了全球“差生”的领导者。在全球“差生”领导者美国的带领下,“差生”们质疑“优等生”中国的声音又有所升高。这不,在G7开完会后,美国小弟英国和法国,就又开始向中国发出“质问”了。

英国外交大臣拉布当地时间4月16日表示,疫情结束后,英国和中国的关系不可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一切照常”,并称中国必须就疫情如何暴发等尖锐问题给出答案。法国总统马克龙当天也表示,中国在应对新冠病毒疫情时“显然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看完英法的最新表态,什么感觉?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法有两点:

一、虽然在对待世卫组织的态度上美国和西方盟友有分歧,在对待与中国的关系上也有分歧,但他们由于自身抗疫表现太差,所以他们想甩锅的心是一致的。

二、G7国家中,英国和法国在甩锅问题上是相对倾向于美国,尤其是英国更是如此。德国相对来说更加倾向于联合抗疫,这一点默克尔在G7会议后即表了态;加拿大在疫情问题上和美国一直有分歧,这一点再次表现了出来;澳大利亚则是想甩锅给美国,因为澳政府早早就封掉了与中国人赴澳的通道;意大利是相对最为客观的国家。

然而,看完上述英法两国的表态,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还是有话想说。英国是真的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什么“英国和中国的关系不可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一切照常”?暂不说疫情没过去现在谁需要谁多一些显而易见,哪怕疫情过去了,英国自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吗?

就像占豪之前说的那样,英国这样的国家,你得晾着他,我们向他援助和派出医疗队,你看他们政府有表现出多少感激之情?反而是叽叽歪歪不少。我们对外援助输出,要对愿意配合的国家更大力,对那些叽叽歪歪的国家,就得让他感受到困难,想清楚再真诚求助,我们再去给予响应的操作,否则这些国家就不知道好歹。

法国总统马克龙这个人,是想做好事情的,但也许政治经验等方面不太足,所以说出来的话和做出来的事,经常不切合实际。什么中国在应对新冠病毒疫情时“显然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这种不痛不痒的话,除了显示自己没水平之外,也说明我们采取的很多善意可能有些过了,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和我们不同,所以我们用中国人的逻辑去对待,可能就会出现这种认知偏差。

针对英法两国政要的说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4月17日进行了回应。赵立坚直指问题要害,他说在新冠肺炎蔓延全球之时救人要紧,在此时搞模式之争无济于事。他同时表示,中方愿与包括英法在内的国际社会加强合作,共同维护世界人民生命健康安全。

说白了,受美国影响,英法多多少少还是把这事意识形态化了,尤其是英国。当然,英国有时候就这样,你看他一方面驳了特朗普的面子大力支持世卫组织,另一方面却又要说一些话,这其实也是英国喜欢做的政治平衡的艺术。但我们需要让英国明白,中国可不是他平衡艺术的对象,他的这些平衡是有代价和成本的。所以,赵立坚的回应,客观上也是指到要害,要想合作抗疫就不要瞎哔哔了,抗疫救人要紧。

那么,为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这次抗疫的表现这么差呢?之前我们已经分析了很多,但4月16日下午在一场面向中外媒体记者的见面会上,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焦亚辉的答记者问充分凸显出了中西方抗疫表现差异的原因。

记者会上,有外媒记者提出,有国家质疑中国病亡率低的问题。事实上,这一问又是针对美国为首西方抹黑中国“隐瞒数据”的问题。那么,焦亚辉是怎么回答的呢?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这个回应堪称经典。

焦雅辉澎湃新闻记者汤琪 图


根据澎湃新闻的报道,焦雅辉首先表示,武汉目前统计的病亡率是5.5%,最终的病亡率统计需要等到疫情都结束后才能完整了解这个疾病的致病力到底有多强。其实这就表现出了我们国家的科学态度,最终死亡率需要疫情结束后再核查才能比较确认。


之后,焦亚辉介绍了武汉最初的情况,称“其实早期在武汉病亡率也是很高的,达到了10%,因为早期我们对于传染病还没有足够认识,特别是新冠肺炎传播力非常广,全球都有共识,因此对医疗资源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


焦亚辉的意思是说,现在西方的病亡率高的情况,在疫情初期的武汉也遇到了,原因是最初对疫情重视不够,导致扩散后挤兑医疗资源,医疗系统崩溃有些病人无法及时救治有关,所以死亡率高。那么,这其实也是反向告诉这些外媒记者,西方发达国家死亡率高也是这个原因。


那么,中国是怎么解决的呢?


焦雅辉指出,中国是利用制度优势,可以在短期内征用几千张床位的医院作为定点医院,而欧美很多发达国家的医院规模不是很大,在中国征用两三家医院就可以达到欧美征用十几家医院的床位规模。中国可以调集全国医务人员来支援武汉,这也是欧美一些国家做不到的。她表示,包括这次很多国家都在借鉴的中国经验就是方舱医院建设,中国有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武汉还有这么多大型体育馆、会展中心等场馆设施,可以短时间内扩充床位,所以医疗资源的快速到位可以把患者更多地收治进来,这也是我们救治率比较高的原因。欧美有些国家的患者没有办法住进医院,是病亡率比较高的因素。


上述焦亚辉其实是说了三个原因,但核心原因其实就是一个,中国利用自己的制度优势、基础设施优势和基础工业能力,在短时间内快速增加了床位,并且从全国抽调医护人员补强了武汉的医疗系统。用中国的话说就是,对病例实现了“应收尽收,应治尽治”。然而,中国能做到的这些,欧美国家都没有做到。一方面没办法快速扩充医院的床位,另一方面是也无法短时间内调动那么多医护人员来收治病人,所以中国救治率高,而欧美国家救治率低。


另外,焦亚辉还表示,中国把最好的资源用于重症患者的救治,同时武汉采取的“封城”等措施都是抑制疫情传播、发生病亡人数较低的原因。


焦亚辉还就两点对中国和欧美的政策措施进行了对比。中国政府在封城时态度非常坚决,武汉一座超过1000万人口的城市,说彻底封掉就彻底封掉,甚至包括武汉在内的整个湖北地区,都采取关闭离汉离鄂通道的做法,这一做法客观上切断了疫情向全国范围传播的通道。


然而,在世界上其他国家,现在还没看到这种果断有力度的措施。有些国家的政府犹犹豫豫,想采取措施,但是又不坚决、不彻底,所以导致疾病在不断发生,疫情曲线不断往上走。


武汉是一座千万人口的城市,封城之后怎么办?必须保证这座城市的正常运转才可以,中国采取的措施是,国家给拨款,全国各地都支援物资,从而保证了武汉在内的湖北人民正常生活。如此一来,民众有了信心,国家又有后续措施,才有了后来更好的防护和救治,可以在短时间内改变疾病流行曲线,这也是中国能够降低病亡率的有效措施。


焦雅辉最后说,“作为其他国家更需要做的不是说质疑中国的数字问题,而应该是要坚定信心,把中国的这些实实在在的经验学过去,患者的生命高于一切,采取措施救治这些患者,应收尽收,应治尽治,这才是降低病亡率最有效的措施。”


焦亚辉最后这句话和赵立坚对英法两国的回应意思是一致的,就是你们西方国家自己抗疫做得不好,不是去学习别人的长处,反思自己的短处,然后专心治病救人,反倒是怀疑别人做得好的人是不是数据有问题,这不是脑子有问题是什么?

你们质疑的国家最早爆发疫情,一个多月后就控制了,现在全国生产生活都正在恢复正常,这些你们都看不见吗?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如果隐瞒数据,疫情能这么快结束吗?传染病是想掩盖就能掩盖的住的吗?这是正常的思维都应该可以理解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正常的思维就是如何学习先进,然后想办法自己也跟上来,毕竟自己国家的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才是第一位的啊!

这其实就像在一次竞赛考试中,优等生第一题没做好但后面都做好了,结果考了90分。后来优等生的卷子被其他考生传阅,其他考生拿着答案不会抄,反而不写卷子了,一起拿着优等生的卷子说优等生可能是和出题老师有勾结,或者说优等生的答案不是正确答案······这不是有病吗?这次给全世界出题的是新冠病毒,这TM怎么勾结啊?答案对不对,看看病毒还有没有不就知道了?事实说话还用猜吗?

然而,事到如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竟然被意识形态冲昏了头脑,放着老百姓的命不去想办法救,却整天想办法攻击和抹黑中国,或者说在讨论中国的做题方法是否正确,真的是脑袋失常了。

美国本来是全班第一名,现在突然成了全班倒数第一,他心理上发生了变异可以理解,但英法呢?跟着心理变异的学生思考,眼睁睁看着自己国家因疫情死亡率从百分之一到百分之十,眼睁睁看着自己病例从几个到十万以上,教训还不深刻吗?

“差生们”,已经考完的“优等生”已经告诉了你们答案,现在这考试已经由闭卷变成开卷,甚至“优等生”还愿意给你们辅导考试提高分数,这还不够吗?你们非得把已经考了90分的“优等生”用你们错误的答案给打成0分,还要说全班平均分是“优等生”拉下来的,这不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吗?

疫情和其它情况不同,甩锅甩不走病毒,只能耽误抗疫时机,只会让疫情更加严重,吃亏的还是自己国家。所以,这么折腾下来,最终只能害人害己。

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一直在说,西方国家现在虽然人均GDP还远远高于中国,但客观上已经落后了。现在看,不仅仅是体制落后的问题,而是最根源的思想落后。整个西方的精英,在疫情已经发展到现在这种程度的时候,几乎没人实事求是地客观看待问题,更几乎没有人去反思问题。一个不会反思的社会,当然会一步步走向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