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占豪原创丨比尔盖茨发出特殊警告,病毒肆虐不断的原因找到,人类该如何应对?

占豪原创丨比尔盖茨发出特殊警告,病毒肆虐不断的原因找到,人类该如何应对?

据环球网转引《金融时报》的报道说,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在4月2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全世界的领导人和政策制定者们已经因病毒大暴发多花了数万亿美元,而如果我们准备得当的话,成本不会这么大。他同时发出警告,新冠病毒是很多人一生中经历过的最大事件,但人们现在已经意识到,未来,很可能这样的病毒大暴发每隔20年左右就会发生一次。


其实,比尔·盖茨在这方面已经做了很大的研究投入,所以他对类似新冠疫情这样的事情是曾经有过预言的。此前,他曾发出警告,类似新冠病毒这样的病毒肆虐有可能导致全球3000万人死亡。



那么,盖茨的警告靠谱吗?未来我们人类社会又会因此发生怎样的改变呢?我们又该有什么作为呢?


首先,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盖茨的警告是科学的,也是非常值得人们警惕的,这次新冠疫情客观上已经告诉了我们这一点。至于说是不是20年来一次,死亡数字是不是3000万并不是最重要的。


事实上,从过去20年的情况看,病毒的发作周期远不止20年。2003年的非典肺炎,2009年的H1N1流感病毒,2012年中东呼吸综合征,2019年的新冠肺炎,时间间隔从3年到7年不等,并未达到20年。上述4种病毒,除了新冠还在肆虐外,其它三种如果当时不防治,恐怕都会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而这一次新冠肺炎,则再次刷新了我们对病毒的认知。


新冠疫情现在还在肆虐,这个病毒最终到底会导致多少人感染,现在很难准确预测,但就像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之前分析的那样,现在全球已经有20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被感染了,这意味着已经不可能阻挡其在全球传播。而根据占豪的推断,美国最理想的情况确诊人数也要在差不多300万左右,死亡人数更可能达到30万甚至更高,特朗普原来估计的数字很可能是被低估的。


截止到当地时间4月11日,美国一共检测了266.6万人,确诊52.3万人,死亡2万人,检测确诊率19.6%,死亡率超过3.8%。在占豪看来,这表明了4个问题:


一、美国依然未能做充分检测,确诊率太高,病毒未来会加速传播


中国检测总人数超过500万,确诊8.3万,确诊率不到1.7%,由此可见美国距离广泛检测路还很远。根据美国官方的披露,美国预计5月份才能满足全面检测的技术要求,所以美国距离阻断感染源还有很远距离,这都意味着美国的病毒传播的拐点还未到来,并会加速传播。


二、美国感染人数实际远远超过确诊人数


现在美国每天3万多的确诊人数,并非只有3万多人感染,而是是限于检测能力,所以美国疫情拐点还很远,哪怕5月份开始全面检测,真正的拐点恐怕也要到六七月份。


三、美国医疗系统正在被压垮


随着病例快速增加,压力会越来越大,死亡率还将快速上升。按现在趋势,最终死亡率很可能会达到欧洲主要国家的10%左右。


四、美国最终死亡人数可能会超过30万


假设美国政府的预期是对的,在理想状态下5月初可以开始广泛检测,大约还有20多天时间,那么等能全面检测时,美国感染人数就已达到甚至超过120万了。美国如果能在5月加速检测形成拐点,估计最终确诊感染人数至少要接近或达到300万人左右。按照压垮医疗系统后死亡率10%计算,至少可能要死亡30万人左右(确诊人数若达到300万,实际感染人数至少在500万左右)。如果防控进程不理想,情况将可能更加糟糕。


如果按美国感染300万,死亡人口30万来计算,新冠导致美国的感染率将是百分之一,死亡率将是千分之一。看现在欧洲的数据,意大利死亡人数已经接近2万,若按千分之一计算,意大利死亡人数将可能达到6万人,考虑到有大量未能确诊就死亡的病例,估计也不会差太多(统计数字有可能低,但由于疫情持续时间长,大量人口未检测自愈和未检测死亡,实际数字大概率会达到这个数字)。


那么,全球来看,除了中国之外,发达国家如果都是百分之一的感染率和千分之一的死亡率,像非洲、拉美、南亚、东南亚一些国家和地区爆发疫情,感染率和死亡人口可能会超过这个比例。就按百分之一和千分之一这两个比例数字来计算,人类将会有7000万人口感染新冠肺炎,死亡700万。这一切其实还是相对保守的估计,如果新冠最终会持续肆虐数年,由于发展中国家和欠发达国家医疗系统太过薄弱,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可能都将超过这个预计。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在3月中旬估计疫情可能导致全球数千万人感染和数百万人死亡推断,现在正在被不幸言中。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占豪在说比尔盖茨的警告哪怕数字上存在商榷,但这个趋势和现实威胁是摆在那的,新冠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会导致疫情不断重复呢?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原因有三个:


一、全球化的加速推进


全球化的加速推进意味着人类社会的加速融合,人类交通变得极其便利,这加速了病毒的传播速度,使得疫情一旦爆发,如果不能及时阻止,就会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遍全球。由于人类全球化趋势不可阻挡,所以疫情在全球内爆发的威胁会不断增加。这是传播速度方面的因素。



二、人类开发对自然的破坏


随着全球人口数量的快速增加,人类活动的范围在不断扩大,人类对地球的开发越来越深入,大自然承受的压力也就越来越大,那些隐藏得极深的病毒就越来越有机会被激活。


这些病毒存在于哪里?一方面,存在于动物体内,另一方面存在于地球一些深层次的地方。譬如,SARS病毒和这次新冠病毒,科学家推测都是来自蝙蝠身上病毒的变异。科学家还就推测,南极冰盖下就隐藏着大量远古病毒。


三、人类与自然的加速融合


之前传言称,这次疫情是由于人类吃蝙蝠所致,现在证明虽然不是那么回事,但现在与新冠病毒最接近的病毒在蝙蝠身上,相似度达到了96%。虽然4%的差距已经巨大(人类和猩猩的基因相似度达到99%,和狗的基因相似度高达96%,和香蕉的基因相似度都超过50%),但这已经证明病毒很可能是在蝙蝠身上隐藏,尔后通过中间宿主感染到了人。另外,现在像鼠疫等病毒还在一些野生动物身上普遍存在,譬如竹鼠身上就有可以感染人的鼠疫。


然而,随着人类对世界开发得越来越深入、活动范围越来越广,病毒传播给人的概率也就越来越高,各种瘟疫爆发的概率也就越来越大。所以,一旦疫情爆发,如果不能及时控制,对人类的伤害就是极其巨大的。


基于上述因素,人类必须做出改变!


那么,怎么做出改变来防控疫情呢?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务必做好三点:


一、生物科学要加大研究力度


生物科学的研究要加大投入,这不仅仅是要尽快提升针对性药物、疫苗的研发速度,也应该尽量做到提前发现病毒并做提前采取措施阻止及研发相关药物,真正把防疫防到病毒爆发前。要实现这一步,需要全人类大力持续地投入研究。还有像比尔盖茨说的“备用诊断技术,深度的抗病毒库和早期预警系统”,以及其它的一些新技术,都可以帮助我们提前应对疫情的爆发。


二、社会治理要加速推进现代化


中美国力谁更强大?答案毫无疑问,美国国力更强大。但是,中美在这次抗疫进程中为什么表现天上地下?为什么美国“抄作业”都抄不好?归根结底最大的问题就是美国的政治体制、社会治理体系是远远落后于中国的。虽然事实证明中国也有很大不足,仍然有很多的路要走,但相比美国的确是非常超前。


举几个简单的例子。


在中国,最高领导人统一指挥抗疫,指挥链条被压缩得非常短,各级领导全部前置指挥,中央派出指导组直接到前线指导和监督,所以中央的政令可以第一时间落实到社区工作人员。与此同时,最高决策者可以第一时间了解到疫情前线的矛盾、需求,最高权力可以第一时间调动全国资源解决问题和矛盾。如此高效的体制,美国是没有的,中央和地方是分治的、脱节的,政令是不通的,抗疫是各自为战无端消耗,还不能重点突出,效率当然非常低,这体制当然与中国无法相比。


再譬如,武汉1月23日封城,1月25日“武汉微邻里”小程序就上线测试了,社区网格员的管理就开始落地,虽然一直到2月份才逐渐完善,但确认补充志愿者,机制有问题立刻改进,这种快速在实战中迭代升级在美国完全看不到。而在最末端,网格员通过“武汉微邻里”、微信群等手段,快速将人以社区下的网格为单位组织了起来,把矛盾解决在最基层。美国虽然是全球科技最发达的国家,但这些技术有用在抗疫中吗?所以,提升科技在社会治理中的应用意义非凡,如果不是有强大的互联网,我们抗疫不可能取得这么高效的成果。


当然,如果大家注意,我们各个层级的社会治理也还是存在很多问题,譬如基层的社会治理过去社区和居民之间是缺乏联系的,社区服务力量也远远不够。那么,通过这次疫情,实际上大大提升了我们的基层社区服务能力,同时社区“最后一公里”也正在打通。这些都是需要我们补的短板。但毫无疑问,整个人类的社会治理,都应该因疫情而提升。


三、全球治理要加速升级


这次疫情,虽然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并非起源于中国,但由于中国春节人口流动大,却首先爆发于中国。率先爆发于中国,中国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就控制住了疫情并整体实现“清零”,这一切是源于我们高效的体制机制、国家能力和高素质的国民。然而,在全球做得不错的国家凤毛麟角,绝大部分国家面对病毒都不堪一击。


在这个过程中,不但绝大部分国家不堪一击,现在的国际组织除了世卫组织还发挥了一定作用外,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大量国际组织沦为看客,在抗疫过程中几乎没有发挥任何作用。这些都表明,人类社会不但国家治理能力整体存在严重欠缺,国际社会的治理的体系也已经严重不满足时代需求,亟需升级。


为什么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在过去一多月时间里一直在呼吁,我们应该做好准备,在国际上要开始扮演更重要角色,要领导抗疫,要借助疫情建立新的全球治理体系,原因就是人类社会现在进入了高速的政治、经济秩序重组的时间周期,这次疫情会大大加速这一进程,这需要我们主动而为。此时此刻,绝非闭关锁国之时,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已经不能有效主导全球治理的情况下,中国是到了站出来的时候了。


当然,我们站出来,要讲智慧、谋略,要有所选择,要量力而行注意推进的节奏和力度,但一定要有所作为,中国要用自己的工业能力,要用控制疫情成为全球战略大后方的客观事实,来逐渐构建出一套新的国际治理体系,作为现有国际社会治理体系的有效补充。


新时代已经到来,我们不能停下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