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 占豪原创丨徐翔被调查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新时代的开始!

占豪原创丨徐翔被调查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新时代的开始!

昨天到今天朋友圈、微博刷屏率很高的就是资本市场的“私募一哥”、传奇人物徐翔在11月1日被警方带走调查,神秘的徐翔也终于露出真容。该消息从11月1日临近晚上就开始不胫而走,到后来一些媒体人士基本证实,晚上新华社发了稿子后算是板上钉钉。


消息得到确认后,很多战友发来信息,希望谈一下该事件。对此,个人一直没想好视角,因为不了解实情所以没有料可以爆,没有八卦可以扒,泛泛而谈又没意思······何况,如果没有一个比较合理的视角,分析又有何用?对读者又有何价值?如果这个视角选择的不够准确或论述得不够清楚,那就不如不写。所以,整个下午到晚上,占豪就在揣摩如何选择一个独特的视角,能让读者从该事件中有所启发。


关于徐翔的各种资料、八卦,这里就不谈了,这里要选择的视角是从资本市场发展的历史规律和经济政治等视角去分析观察。

令很多人唏嘘的背影
令很多人唏嘘的背影


“徐翔”命运沉浮是资本市场发展中的必然现象


要说资本市场,不得不说华尔街。用现在眼光看,早期的华尔街犹如“骗子”市场,那种庄家屠杀散户、庄家之间斗法的历史比现在A股要更加邪乎。举个简单的例子,在当时,由于美国各州的法律不同,两方资本势力甚至可在两个州各自疏通法院做出完全相反的法庭判决。当然,这种斗法也必然会演变成资本市场各个“大玩家”的命运一轮轮的沉浮,谁在一轮大势中押对了宝,站对了方向,谁就能成为大鳄;反之,大鳄如果站错了方向,一样可以一夜输掉亿万身家(当然,这些玩家都是纯资本玩家,在华尔街真正的大鳄其实都是干实业的或开银行的)。美国今天资本市场的制度完善,就是在如此残酷的博弈中逐渐形成的(跨度两三百年)。


观察美国的资本市场发展我们可以看出,资本市场在制度不够完善的时候暴涨暴跌是很频繁、很常见的事情,资本市场的弄潮儿从爆发到覆灭经常在一夜之间。新中国后A股市场从1990年才开始满打满算才35年的历史,我们在制度上远不够成熟,资本市场也就免不了经历类似华尔街那样的成长过程,只是相比华尔街的自然成长,我们后发优势会快得多,也许50年就可以建立一个相对较为完善的市场。


在占豪看来,A股与华尔街在发展过程中有两个相同点:


一是制度都不够完善,都有内幕交易和各种形式的坐庄操纵股价;


二是每一轮的大涨大跌都必然有大佬覆灭。


不过,A股和美国资本市场也有两点根本不同:


一是中美政治体制不同,美国是联邦制,早期的美国的国家权力更加松散,资本在华尔街的发展也更加自由和肆无忌惮;中国则不同,中国是中央集权制国家,中央政府有足够的控制力,资本市场必须为实体经济服务,对此政府有足够的控制力。


二是相比当时原始的华尔街,当前A股的散户投资者群体要庞大得多,这意味着A股的庄家可以收割的散户利益更多;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中国基本不存在庄家之间斗法,韭菜还割不完谁有空打架不是?


上述相同和不同,决定了资本市场的弄潮儿们覆灭方式也有巨大差异。美国资本市场弄潮儿的覆灭更常见的方式是在资本市场输掉自己的一切,被新贵吃掉;在中国,则多是因为在资本市场出问题时由政府对不法证券行为进行执法而倒掉。


但不管怎样,对于徐翔从风光无限到戛然而止,个人并不感到意外。原因也很简单,一方面个人阅读了华尔街的发展史,知道伴随着资本市场发展的各种规律性现象;另一方面,是因为个人熟悉A股市场的历史。中国资本市场从诞生那天起,每一轮大的行情在破灭后都会有风口浪尖的弄潮儿覆灭。譬如,在2000年前后庄股时代结束后,掰着手指头可以数数“活”下来的“出名”的大玩家,出走、自杀、坐牢······总之有好结果的不多,而一轮没有消灭,待下一轮还是会很对会被消灭掉。总之,那些曾在资本市场叱咤风云的前台弄潮儿们覆灭在中国资本市场已上演过几轮,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真正聪明的玩家,在到了一定程度后一定跨向实业,进行多面布局,然后以实业为基础进行与资本市场的循环,这种玩法才是符合道德和发展规律的,才是稳妥的。在资本市场空转的玩法,很容易陷进去,这一点已被几百年来的资本市场显示所证实,也被中国资本市场全所证实。当然,如果进入实业仍然玩触犯法律的事,恐怕也免不了覆灭的命运,这种例子在中国能举出不少例子。


由于当前A股已是世界第二大资本市场,其市值最高时已超60万亿,所以这一轮股灾的影响广度、深度比过去更大,对国家战略节奏客观上会产生不小的负面影响,所以国家一定会做出调整。这次股灾,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的资本市场发展太快,机制上的确存在问题,这是任何发展快的事物必然会面临的现实;另一方面,是因为人为操纵放大了风险,这次股灾从现在相关部门调查的情况看,部分人的投机的确扩大了市场跌幅。机制问题可以弥补,操纵者中一定会有不少人伏法,所以占豪第一时间就分析过,中国金融资本市场要出现地震并进行重新洗牌,因为不洗牌就影响到了整个国家的战略,所以洗牌必然发生。


徐翔作为当前A股市场的标志性人物,他被调查其实也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所以发生也不意外。当然,就现实意义而言,徐翔被调查也意味着A股的又一个时代结束了。


徐翔走到今天的内在逻辑


可能很多人会问?徐翔代表着怎样的时代?如果说2000年前后各路庄家在熊市中被消灭是“庄股时代”的结束,那么徐翔走到今天被调查就是“宁波模式”的结束。


2000年前后“庄股时代”结束看似是国有股减持的政策所致,但本质上却是资金枯竭所致。当时资本市场的资金为何枯竭了?因为那一批散户投资者被绞杀得差不多了,普通投资者已无更多新资金供给;而在现实中,中国加入了WTO,大量的资金开始转入到了实体经济投资。在这种情况下,股市进入了漫漫熊途,那些自己把自己举在高位的庄家不覆灭是不可能的。与此同时,当时恰恰又刚出台证券法不久,正好就进行新规则下的一轮洗牌。


在进入2005年股改后,过去的老的坐庄模式已经不太适合新的市场,特别是进行股改之后更是如此。而且,又有《证券法》的限制,又有比过去更加严密的监管,玩那种长周期的坐庄自然就不太适合当时的市场了。于是,市场逐渐衍生出了以快进快出而文明的宁波“涨停敢死队”模式。


其实,过去些年股市的炒作大多都属于这种模式,即在有了什么信息后,一个团体内部互相通气联手去做一只股票,做完获利出货一哄而散走人。这种手法显然会比过去的庄股一个人或极少数人从头到尾地谋划、拉抬高明得多,因为有足够的散户作为对手盘,所以在牛市出货也是比较容易的,哪怕在熊市只要控制得当,或者找到资金下家也是一样可以安全获利出局。这种模式,相比过去调查难度要高很多,而且要查清楚往往需要调动的资源也更多,单纯一个部门很多时候很难搞得清楚。


这种模式最大的特点就是快,快进快出,获利走人,事实上在过去多年逐渐形成了一种被普遍认可的市场模式,大的私募机构往往会采取这样的模式,否则在竞争中不能出彩也难以快速发展壮大。然而,这种模式有一个很严重的弊端,那就是过于短期化的思维使得机构资金并不是特别关注企业本身到底经营得怎么样,而是在一个周期中是否有炒作价值,是否可以获利走人,这些毛病也是从庄股时代就留下的。如果拖得时间太长,哪怕是好项目,他们也宁愿不作,耽误不起那时间。


这种弊端直接导致的问题是,好企业在资本市场并不一定能获得资金的亲睐。体现在A股市场,结果就是资金在A股市场严重错配。一方面,国家需要进行产业升级、结构转型、国企改革的概念经常不受待见,而一些题材、概念的股票股价被炒上天。A股的估值一边是部分严重低估,另一边又是部分估值过高,冰火两重天。特别是在融资和配资盘的推动下,这种严重的错配在市场上体现得更加严重。


这一切的矛盾在股市上涨时体现得并不明显,而且由于时间太短大家都并未注意到,但当出现集中做空,市场崩盘出现股灾时,特别是还有很多人借股灾大发其财时,这问题可就严重了。做空市场大发其财而且发财容易,这绝对不能成为市场常态,否则整个市场就彻底透支了信用,就玩不下去了。而且,从宏观上看,这意味着市场这么搞下去A股可能不但无法帮助产业升级、经济结构转型、国企改革和大国战略的推进,还可能成为经济发展的拖累。在这种情况下,国家自然会拿起法律的武器来整顿市场。两个公安部副部长带队查办,其调动的资源岂是平时可比,在这种力量下什么样的内幕交易、操纵股价也会在老公安的面前现形。


我们再通透点说,就是过去很长时间以来被资本市场普遍认可玩法和逻辑,因为中国的发展战略变化,经济发展对资本市场的要求发生变化而变得行不通了。如此也就意味着,徐翔的模式实际上就是在与国家战略、发展方向和节奏出现偏离。这种偏离如果在市场好的情况下个人主义调整,或许有机会修正;然而,当矛盾集中爆发,大势的力量就必然会将其中的最冒尖的撞翻。


我们国家现在处于什么发展阶段?处于清王朝覆灭后第四个30年大周期的开始阶段。在这个阶段,我国第一次站在世界地图面前制定出了经纬欧亚、影响全球的“一带一路”战略。与此同时,我国本身又恰好处于经济结构转型、产业升级和深化体制改革的重大关口。在这个阶段,国家要用股市来实现国家战略,为大的国家转型、经济发展服务,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服务。


然而,如果整个资本市场未来都按这种短期的“敢死队”玩法,来一轮牛市也成了少数人的“提款盛宴”,国家的大的战略目标反而可能被甩在一旁。这是国家绝无可能容忍的事情,是必然会拿起法律之剑修正跑偏者。徐翔在资本市场的运作逻辑,恰恰就与这个大格局、大趋势是节奏不一致的,当股灾出现,矛盾集中爆发,就一定会上演这令人唏嘘的一幕。


所以,在资本市场玩,要懂政治,要讲政治,要调整自己的位置,要和国家的战略方向保持一致,否则随时可能风云突变,戛然而止。当然,当徐翔这个标志性的人物被调查后,资本市场的玩家们一定会反思,模式一定会改变。所以,我们说徐翔被调查实际上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是“敢死队”那种操盘模式在A股市场逐渐消亡的开始。


未来的模式


那么,国家希望资本走向怎样的模式呢?


按照占豪的理解,就是要资金跟着国家的大方向走,围绕国家的大的战略目标去进行布局、运作。个人认为,过去那种拿着各种题材乱炒一通获利后一哄而散的模式,将会像过去“庄股模式”终结一样成为历史,因为这种模式本质上不合国家利益,和国家的发展方向背道而驰,修正只是时间问题。未来,监管部门必然重点盯防并依法对这种背道而驰者进行打击。


如此也意味着,未来的股市投资,将要求资金、机构有强大的研究能力,通过研究国家战略、政策,研究企业本身运作发展,研究行业发展方向······总之是通过深入研究去探寻未来的机会,去寻找更为长期的、扎扎实实的、实实在在的可以投资方向和标的。至于那种单纯的、虚的概念炒作,将会被越来越规范的市场所抛弃。换句话说,就是炒概念也得炒长线概念、炒真实的有预期的概念,要用资本将这些概念给实实在在地堆成现实,否则政府就会拿出规则对市场进行监管和治理以促其重回轨道。未来深化改革的方向是市场决定资源配置不错,但一定是在国家制定的规则范围内才是自由的市场,也就说自由是有边界的。


未来,一旦这些都逐渐规范了,资金就可以配置到诸如科技创新、产业升级、国企改革、“一带一路”等等这些大的国家战略推动的方向和领域,当这些行业和领域都借资金的力量逐渐发展期起来了,中国经济也会上一个新台阶,国家的相关战略目标也就有望逐一实现。


所以,未来要“投机”也要投符合国家方向的“机”,要从战略高度去投,要站在国家、行业和企业这种多重视角上去观察、分析,然后再去寻找具有较长性质的切入点。企业和资本不是不可以合作,但大资金要与企业进行具有战略性的合作,而不是短期搞一把就走。


未来,大资金、机构如果不能理解这些,将会逐渐被市场淘汰。事实上,徐翔被调查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意味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启。在中国大战略的推动下,这轮股在后中国股市不会熊很久,对很多人来说这一次股灾可能是虚惊一场,但如果不能做出调整,下一轮就不一定能躲得过去了。


今天的大跌不是系统性风险!

今天A股又经历了惨烈的一天。我也延续了“说涨不一定灵,说跌经常很准”的传统。昨晚文章,小标题是“市场可能进入休整期”,然后讲了3个担心:一是上证50指数把沪深300指数拖下水;二是传统白马股和中概互联网没那么快起来还会弱势震荡;三是医药股可能补跌。结果,今天全部兑现。但是,大家也不用担心,今天的大跌,并不是系统性风险,更多只是情绪的释放。2018年下半年那样的行情才是系统性风险。那年6月,上证指数跌破3100点后,我写了一篇著名的文章《3100点可能今年再也见不到了》,并且给自家产品提出了“控制仓位在50%以下”的风控建议。随后,市场泥沙俱下,整整跌了半年。今年初,传统白马股过热的时候,我也公开预警过。对于自家产品,一方面封闭不再接受新的资金;另一方面,2019年以来,两年间首次建议从满仓减到8成仓。今年初严格说还算不上系统性风险,所以继续保留了相对较重的仓位。那么这次的话,可能再有一根大点的阴线,本轮宣泄式下跌的“主跌浪”就结束了,后市会重回震荡修复的格局。所以,自然更加不是系统性风险。做出上面判断的理由是……

0727周二操作策略:所有的卖出,都是为了将来更好的买入。

尽管我判断周五结构形成之后的三个交易日内有很大的概率会出现单日大阴线,当他来了的时候,还是有一点感慨,今年到现在为止,做交易确实有点难。预判断一致的地方我就不说了,说说与预判不一致的地方。因为出现顶部结构的都是小盘股代表的指数,比方说创业板指数、中证500指数和深成指,所以从逻辑的角度我只能判断出中小盘股对应的指数单日大阴线,而实际上今天上证50为代表的大盘股指数跌的更凶,而这在逻辑上是无法提前预判的。无法提前预判,并不代表了不合理,存在即有道理。我们也没必要费劲思量的去猜想市场为什么下跌,这其实意义不大,跌了就是跌了,趋势……

股市操盘丨今天三大指数出现天量重挫,短线是否已经跌到位?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发生了不少大事,今天这些事件明显给市场带来了负面影响,主要体现在教育股全线暴跌,并扩散到“内卷股”地产、保险、医疗、酿酒等板块大跌,中美关系针锋相对、陷入僵局也放大了市场的利空因素,股市重挫,又让很多市场人士担忧下半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会越来越大,多种因素叠加,造成了今天市场的加速回落,对于市场的再次下跌,我们在上周其实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今天市场跌速加快,走出跳空放量长阴,并跌破多个重要关口,还是超出了我们的预期。上周四两市成交超13000亿,最高冲到3576,出现放量滞涨,周五再度放出天量13787亿,出现放量下跌,调整信号更加明确,我们认为本周初会考验3515-3500,以及3486-3456,结果今天一步实现,两市成交14190亿,又放出今年天量,从上周四试图向上冲击通道上轨,到今天一步打穿通道下轨及年线,中间仅仅隔了两个交易日,市场变化之大还是令人瞠目,不过和我们判断的总体方向和节奏并不没有出现太大差异,这个下跌还是属于上升途中的调整,即使跌破通道下轨,我们认为时间也不长,就像5月份底上证一度突破上轨,但还是很快被拉回通道之内;由于今天的阴线实体较大,说明做空动能还没有完全释放,短线还有下探惯性,周二或再度考验一下周一的下影线,关注能否在3426-3402企稳回升;创业板下方支撑在3286-3256。明天操作:可主动出击但不宜……

牛市已经两年半,A股也能涨十年吗?

不知不觉,牛市已经走了两年半,这是按上证指数从2018年底开始算的(如果是沪深300,那就要从2016年初的“熔断底”开始算,走了5年半,但为了和大部分指数统一,我还是用“两年半”的口径)。可能炒股时间不长的股民,并不知道“两年半”意味着什么,2005~2007年牛市持续了两年4个月,2013~2015年的牛市用了两年,本轮牛市的寿命已超过了这两次。除了时间长之外,本轮牛市更重要的特点是“烈度”比较低,截止7月23日,上证指数仅仅涨了45%,沪深300涨了73%,拉长了看,几乎看不出是个牛市,我把同等时间和涨幅的框分别标在前两次牛市上,让大家有一个直观的印象。到目前都没有出现过去牛市常见的连续暴涨,无论是估值、换手率、两融余额,都处于合理区间,照这样的走势,也像美股那样涨个十年也未可知。为什么A股之前的“牛”如此暴烈,而且“牛短熊长”,而本轮牛市的“脾气”如此之好呢?弄清楚这一点,对我们理解本轮行情的特点——比如“基金抱团”——非常有帮助。老股民一定都记得“88魔咒”,即公募基金的股票仓位一旦达到88%,就是牛市见顶的标志。这个“88魔咒”以前可是相当的有名,2007年、2009年、2015年年中和2017年年底四次显灵……

0726周一操作策略:这里大概率为上升途中的调整,沉着冷静应对即可。

周末教育行业的重大政策对教育类的公司影响是巨大的,尽管事先早有预期,很多美股的上市公司在已经大跌了90%左右的基础上再次大跌,坏消息是A股教育类的周一会受一定的影响,好消息是靴子总算是落地了。上周五多个指数的顶部结构再一次形成,只不过这一次结构的级别要比上一次的级别要小,主要是120分钟结构,很多指数在120分钟这个周期已经是多次顶部结构了。如果是重要的高点,要提防单日大阴线的出现,我对顶部单日大阴线的定量标准是4%以上的单日阴线,通常会出现在顶部结构形成之后的三个交易日内。120分钟结构对应的反向运行周期是12个交易日,所以从目前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