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2 占豪原创丨特朗普拜年,是要当黄鼠狼还是另有打算?中国该如何应对?

占豪原创丨特朗普拜年,是要当黄鼠狼还是另有打算?中国该如何应对?

在开始今天主题之前,先说几句题外话。占豪的文章,并非每篇都能让每个人喜欢,但无论哪一篇都是用心之作,是用脑思考、用心写作的成果。当然,文章份量根据题材不同是有轻重之分的。然而,根据留言,着实感觉并非人人都识货。


譬如,前天的《原创丨20、30、40岁,人生三大转折,如何把握住?!》这篇文章是自己作为过来人亲身体验和观察思考的结果,读懂的人一定会有启发,特别是20岁左右能充分理解这人生的三大转折点,占豪敢说必受益终生。可事实上,这篇文章阅读量是近期最低的一篇,只有将近40万的阅读(占豪头条一般的阅读人数都在50万以上)。


再譬如,昨天头条《原创丨三大秘密武器,帮中国成世界引领者!》,阅读量是40多万,比正常也要低一些,而且从留言中可以看出很多人对这篇文章缺乏深度理解。别的不说,这篇文章至少有两个点都是具有创造性的提法:


一、对特朗普对外政策的误解。


现在各界普遍认为特朗普走的是逆全球化,这个说法作为舆论战的提法是正确的,因为可以将自己置于支持全球化的道德制高点上。但是,如果做研究也认为特朗普是逆全球化,那么这个说法就有问题了,因为特朗普的做法绝非逆全球化,而是美国中心化的全球化。占豪给中国和各国正在力推的传统全球化称作“网状结构全球化”,将特朗普主推的全球化为“星型结构全球化”,这两种模式都可以用拓扑结构来表达(拓扑结构是计算机网络术语,这是占豪最初学习的专业)。

网状拓扑结构图


星型拓扑结构图


为什么要明确这两种结构?根本原因就是要准确定位好特朗普的对外政策取向,现在说特朗普逆全球化是不准确的表达。只有定位准确,才能号准特朗普的脉,才能做出准确的应对。


二、对中国国际角色的定位叫法。


当前国际舆论、国内一些舆论把中国定位为世界领导者角色是错误的,这个提法是比较危险且不准确的。但是,自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美国逐渐放弃了自己作为世界领导者的责任,这一点在奥巴马后起是力不从心,在特朗普时期是主动放弃。然而,在过去3年多时间里,中国客观上扮演了引领世界的角色,所以这让很多人误解为中国成了世界的领导者。是,中国起到了引领世界的作用不错,但这只是引导者,绝非领导者。在昨天头条文章中,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就引导者和领导者进行了区别详解,将中国定位在更加准确的引导者角色定位上。


上述两点,应该说都是首次被提出的,更加准确地描述这些重要问题在现实中非常有意义,所以昨天的文章含金量是很高的文章,但不少人可能觉得“故事性”不够。但是,时事其实并非任何时候都具有“故事性”的,这一点如果是一个时事爱好者是一定要充分认识到的。


进入今天正文。


特朗普终于拜年了!这是2月9日的大新闻,刷屏各大新闻头条。


按说,美国总统在春节给华人拜年已是多年惯例,是美国总统作为“宇宙总统”或“太平洋总统”的起码礼貌与责任。但是,特朗普不同,他或许比较“实事求是”,就认为自己是美国总统,所以这本该大年30或初一就拜的年,结果快到元宵节才拜。


其实,特朗普无论拜年还是给习总的“感谢信”都有些姗姗来迟。关于为何姗姗来迟,占豪之前也分析过,其实就是西方人和中国斗心理、向各国表示自己的态度的一种手段,但这种手段无疑是一种失礼。关于特朗普为何此时拜年,占豪已在“新财迷”微信公众号做了分析,这里不再赘述。今天谈两个问题:


一、特朗普此时给中国拜年是要做黄鼠狼还是向中国释放善意?有何打算?


有道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中国几年恰好是鸡年,特朗普又对中国不那么友好,所以网上很快就有不少人认为特朗普拜晚年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其实,特朗普此时给中国拜年,还是释放了不少相对善意信号的。比较重要的就有两点:


一是他期待同习主席共同推动惠及两国的建设性中美关系。这个表态是很重要的,因为这和特朗普之前长时间对中国的态度是不同的,这是特朗普首次官方地如此对中国表态。这种表态在占豪看来有两层含义:一是特朗普没有提“新型大国关系”,这意味着他要对中美关系进行重新定位,暂时将“新型大国关系”搁置了;二是惠及两国的建设性中美关系已在特朗普的选项之中,但现阶段这种所谓的建设性中美关系必然是以“美国第一”为前提的。所以,最终双方实实在在、扎扎实实推进惠及两国的建设性中美关系,回到中国提倡的互相尊重的“新型大国关系”轨道上来还需要时间和过程。


二是新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近期响应美国国会议员书面提问表示,《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等内容,为美国对中国大陆与对台湾的政策提供基础。美国应继续维持一中政策。在此政策下,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承认中方的对台立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我们还应该记得2016年12月还未上台的特朗普曾经表态,他说不明白美方为什么必须受一个中国政策束缚,除非美中就贸易等其他议题达成协议。很显然,他想讹诈中国,这不但在国际上引发轩然大波,在美国国内政坛也引发轩然大波,时任总统奥巴马立刻提醒特朗普不要“胡说”。现在,特朗普的国务卿说承认一个中国政策,这表明白宫在心理上挑战一个中国是信心不足的,接下来态度上或有反复,但不会对结果有任何影响。


上述两点的“善意”,至少可以让中美沟通频道到了一个调频上,大家可以说得上话了,可以正常沟通了。有了这样的前提,有了这样的态度,中美领导人通话的政治基础就有了,应该说中美元首距离通话进行第一轮真正过招已经不远了。


那么,特朗普接下来又有何打算呢?在占豪看来,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未来一两年内有3个改变3个不变:


三个改变:


第一个改变是,特朗普大概率不会像上任前那样漫无边际地胡扯,而是会将一些目标对准现实问题上,哪怕中美在很多现实问题上看法差距巨大,但失少会着边际。


第二个改变是,特朗普在诸如“一个中国”这种事关中美政治基础的挑战会改变,这是因为一旦触及到中国底线,中国会立刻改变对美看法,如果特朗普不改变,其最终必然一点目的都达不到。


第三个改变是,特朗普暂时大概率不会谈“新型大国关系”,而是会尽量推动“美国至上”的中美关系,虽然他不可能成功并最终会重回轨道,但未来一段时间一定会改变过去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对华“新型大国关系”定位。


三个不变:


第一个不变是,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不会改变。这一点,美国会长期不变。


第二个不变是,特朗普政府政治讹诈中国的初衷不会变,直到其真正觉得这么做毫无利益可图为止,这个过程需要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


第三个不变是,美国挑衅中国的态势没有变,甚至会变本加厉,所以对此中国要有充分心理准备。


那么,面对性格乖张的特朗普,我们又该如何应对呢?


二、面对性格乖张、非传统型的个性美国总统特朗普,中国又该如何应对?


由于特朗普是非传统政治家,他的非传统型我们不仅在其上任后的系列“逆天”政策上看得出,也从他的上台撕裂美国和西方的作用上看出。特朗普的非传统性有两个特点:一是西方的传统政治精英和其它领域精英普遍反对他,包括美国内部的很多传统精英也是如此;二是 特朗普背后有一批“铁粉”,这包括其背后的利益集团和草根。


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要对付特朗普要抓住四大要素:


(一)、性格和理想要素。


特朗普的性格是一个非传统的性格,但他却是个有理想的人,这一点你从他的一贯言论和就职演说,以及他在上任后一系列强硬政策看,此人一方面性格极其强硬,另一方面心中是有理想的人,所以他才将他心目中的一些理想很强硬地落实到总统这个角色的行动上。他办公室养的有鹰,他非常欣赏普京,这一切都证明他是性格硬的人。对付这样的人,你越软越无法获得他的尊重,但面对这样的人硬也需要软中带硬,要让其不断碰钉子,从碰钉子中学会规避钉子,如此方可。对于这样的人,简单的劝解和服软都解决不了问题,“围城必阙”的策略是对付这样的人的最佳策略。


(二)、现实主义要素。


特朗普不仅仅是性格强硬和有理想的人,他更是一个具有很强现实主义的商人,所以他绝不可能不顾及现实而只顾及自己的理想,某种程度上他是个现实主义者,他哪怕对中国进行很无厘头的威胁,目的都是要做生意。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为何从美国大选时就认为特朗普当选最初不好对付,但一两年后更好的判断?就是因为特朗普生意人的特点促使中美最终会达成很多交易,只是需要时间。对付特朗普,一方面要足够强硬,底线要足够清晰;另一方面,要在沟通协调上充分务实,这样的态度对搞定特朗普非常重要。


(三)、家族、重要幕僚要素。


对特朗普影响最大的几个人是谁?占豪认为,其女儿伊万卡、女婿库什纳是对其影响最大的两个家人,可以说这两个人是必须抓住的两个人,对外交沟通意义重大。另外,一直跟着特朗普的几个重要幕僚一定要建立沟通,在对外政策上,那几个幕僚起到极其重要的作用。


特朗普的家族是富豪家族,特朗普的幕僚不少也是富豪,中国要积极与其家族和其幕僚的家族做生意,让利益来捆绑,这对于特朗普扩大共识很有积极意义。


(四)、政绩取向。


特朗普是一个非常想出政绩的人,与特朗普的政绩更多想集中在解决国际问题不同,特朗普更多的是想解决国内问题,譬如国内的基建问题等。在这方面,中国还这能帮得上忙,这个帮忙不是去帮其投资,而是为其想办法如何在美国国内调动资源搞基建投资,中国可以在基建技术、产品上提供优质服务,如此不但解决特朗普的国内政绩问题,还能帮中国消化产能,一举多得。同时,还可以积极推动特朗普加入到“一带一路”的建设中,别人为这是异想天开,奥巴马和希拉里都不会干的事情,特朗普看到现实利益完全可能选择干,面对非传统的政治家,我们一定要用非传统的办法来对待。


在国际政治取向上,特朗普在中东可能会采取新的策略,中国在这方面可以放一马,但在中国周边要让其知难而退,要打仗就离中国远点,抱着这样的态度并且给予一定配合,特朗普在对中国的态度上就可能有较大改变。


对付特朗普,该硬的时候一定要硬,底线绝不退缩,并且要对其每一次投机都让其有实际损失,要其在对华挑衅上得不偿失,这是和特朗普达成实质性交易的基础。有了这个基础,再让其真正尝到和中国合作的甜头,包括美国的国家和特朗普家族个人,就能引导特朗普进入一个与中国展开合作的轨道上来。


特朗普是个非典型政客,对付他不能单纯用对付政客的方式,要充分开动脑洞,要有异想天开的勇气,一定不要拿对付希拉里、奥巴马这些传统政客的手段对付特朗普,这是关键中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