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 占豪原创丨缅甸变天,对中国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如何应对?

占豪原创丨缅甸变天,对中国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如何应对?

缅甸一朝大选就变了天,不知缅军事集团的那些大佬们现在是如何心境。缅之所以要搞西式民主,是因为缅军事集团被山姆大叔在2001年和2003年分别推翻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政权吓到了。他们担心,自己会成为萨达姆第二。


缅甸军事集团的这种担心,一是基于对自己的不自信,二是基于对中国不信任。在缅军事集团看来,一旦美从印度洋登陆推翻缅军事集团统治,他们将无可奈何,他们不相信中国会是他们的真正靠山。在这种背景下,缅甸开始了西式民主之路。一个一直玩高压的军政府,突然玩起了自己根本不擅长的西式民主,显然是玩不过受西方多年栽培的民盟。结果,大选以大败告终。


缅甸变天了,不少人担心,是不是新政府会投入到西方怀抱成为中国的敌人?军事集团会不会投靠山姆大叔转而遏制中国?缅局势会不会因此大乱?疑问很多,下面个人就谈一下个人看法。


对于缅选举民盟获胜的看法占豪已在《微看台丨缅民盟大选获胜,是和是乱将在一念之间!》简单谈了。个人认为,这次选举民盟获胜比军事集团获胜对中国更有利一些。对中国来说,民盟获胜更有利于中国发挥自己的经济优势,从而更大程度地影响缅局势。而且,民盟的获胜,后起将更有利于中国对缅政局进行平衡。相比军事集团获胜,民盟获胜我方可操作空间相对更大一些,系统性风险更低一些。占豪之所以这么看,原因有两个:


一、权力分散利于平衡。


从过去几年缅政府和军事集团的态度上看,他们与中国越来越离心离德,不但开始向美日靠近,甚至不惜损害中国的战略利益。若接下来权力过于集中,一旦缅外交政策出现更大转向,则缅不但可能玩起“挟洋自重”的把戏,借美日等西方之力“敲诈”中国,甚至在战略上会变成美日遏制中国的棋子。


这种风险,尤以缅军事集团新贵三军总司令敏昂来掌握军政大权后为最大。而且,一旦军事集团和西方完成媾和,则很可能借美日之力在缅北发起更大攻势,中国边陲恐再难有宁日。到那时,中国可能就面临着在缅政府和缅北武装之间彻底选边站的尴尬局面。


如今,民盟获胜,民盟还不能掌控军权,军事集团与政府会形成彼此的权力制约,同时民盟在对待缅北问题时更加温和,这都有利于中国在其中进行平衡和斡旋。


二、民盟的外交政策会更加中庸和开放,更有利于中国发挥经济影响力。


相比军事集团,民盟的政府应该会更加中庸和开放,在外交政策上大概率会在中美之间玩平衡,而不会像军事集团那样非此即彼。民盟获胜,选民最大的渴望是发展经济,缅甸发展经济最快的方式就是和中国进行更多合作,这就有利于中国进一步发挥经济方面的影响力。


事实上,民盟应该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在不掌握军权的情况下,若民盟政府贸然倒向西方,则军事集团就可能推翻民选政府,然后以此作为和中国进一步合作的投名状,中国也会重新全力支持军事集团予以平衡。所以,只要民盟不傻,其唯一正确的道路就是在中美之间玩平衡而不是选边站,无论政治利益还是经济利益,都决定了这一方向才是正确的方向。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缅政府在大选后顺利交接,则中国即可继续以过去中缅关系的基础,与现政府发展友好关系,这么做完全没有任何违和感。就利益层面而言,中缅合作空间会因民选政府而更大。鉴于缅甸经济发展的需要,缅甸新政府反而可能会比军事集团控制的政府更加热衷于中国提出的“中印缅孟经济走廊”和“一带一路”这些经济发展战略。


基于上述,占豪的看法是,民盟获胜对中国在缅利益关系来说是利大于弊。


那么,中国如何处理对面关系比较好呢?占豪认为,应做好多方面的准备,面对多种可能性要做好相关预案。


一、政府顺利过渡的情况下,中缅应加强交往,扩大合作。


在占豪看来,缅军方在大选后立刻推翻民选政府可能性并不高,原因是在于,缅军事集团由于上半年的所作所为已失去中国的信任和支撑,此时缅军事集团若玩强力推翻的游戏,不但会彻底得罪西方,也意味着缅军事集团必须完全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给中国,否则恐怕将没有生存空间。这种做法,决非军事集团现在想去做的选择。所以,最终缅军事集团在现阶段会迫于现实压力而不得不交权。


对中国来说,只要缅政府权力顺利过渡,那么就应该与新政府加强交往,扩大合作,特别是在缅北问题上应有更多的协调与沟通。这样一来,缅甸一时或无法彻底为我所用,却也不会有大的系统性风险,缅北武装也不会有大的危险,我们接下来利用自己的优势,即可有条不紊地推进相关战略计划。在经济发展的诱惑下,缅甸终归会回到正轨。


二、应该做好缅军事集团借缅北挑事及在未来某时借机推翻民选政府的准备。


军方力量推翻民选政府在世界上屡见不鲜,近期有泰国、埃及,远的就更多了。未来,一旦缅政府权力顺利交接,军事集团和民选政府必然会在很多问题上产生重大分歧。如此,缅军如何维护自己的集团利益呢?


在占豪看来,他们虽然有可能和中国展开合作,但从现在形势看情况并不乐观,因为他们的新统帅是敏昂来。认为,缅军更有可能在缅北展开军事行动,挑起更大范围的战乱,从而在扩大自己影响力的同时,借机再挑起中缅矛盾。通过缅北的不稳定和中缅的矛盾,缅军事集团再借机寻找自己出击拿回政权的机会。而且,以缅军三军司令敏昂来的投机性格,这种方式在他看来可能是最容易取得颠覆性效果的办法。


一旦缅军事集团出现这种冒险,若处理不好对我国来说可能会因小失大。个人看法是,若缅军真出现针对中国的挑衅式投机,则中国务必迎头痛击。这么做可以实现三个目的:一是在打压缅军事集团后促使缅军事集团内部向有利于中国的方向重组;二是此时打击缅军事集团的同时加大与民盟政府的沟通,民盟政府考虑到军方与其矛盾以及自身政权的安全会最大的可能就是默认这种打击,而我方可借机与民盟政府展开对缅北问题解决的进一步谈判;三是借机整合缅北力量。


缅政局在大选后已开始快速重组,在这种时候对大国来说恰恰是运作良机。所以,此时我们应充分发挥优势,一方面一些动作要快,另一方面动作还要更稳。未来中缅关系,只要有计划、有次序地推进,未来或有小插曲,但总的方向掌控应无忧。


正文完了,再补充几句题外话。


前两天,有位可能是新来的网友很有“意见”地吐槽,大概意思是说:占豪的文章虽然分析得足够精妙,但总总是假设俄罗斯是正义的,美则相反。那位网友问,这是不是有失公正的立场呢?是否应该站在中立的第三方立场去分析会更加客观?


在回答这位网友之前,我们还是拿点实例说话。


就在昨天上午刚刚看到一篇新闻,说IS一次性残忍杀死200名儿童。请看清楚,一次性杀死200名儿童,是集体屠杀!在不久前,占豪还看了一个视频,是IS用车子拉了几车数百平民到荒野,然后挖坑让这些人趴在坑中,他们则拿着冲锋枪对着那些平民扫射,直到杀死最后一个,场面惨烈,不仅让人想起70多年前的南京大屠杀。另外,根据多方媒体的报道,IS把伊拉克、叙利亚的平民妇女抓来分给武装份子当性奴,他们玩腻了就会把那些妇女杀掉······


诸如此类的事情我们不胜枚举。那么请问,这些IS是谁造成的?是谁推翻了伊拉克萨达姆政府?又是谁在背后搞阿拉伯之春搞乱了中东?谁又打击了一年多IS却光空喊不出力?


如今,普京出手,打的是这些反人类的IS,救的是叙利亚的平民和巴沙尔政权。那么请问,在这些事情上,谁是正义,谁是非正义?作为一个第三国的老百姓,我们该站在谁的视角去观察这些问题?我们分析问题又该是怎样的第三方?是视这些无辜平民为草芥对正义无视的第三方吗?这一点,至少个人是做不到的。


如果是老战友,应该非常清楚占豪观察分析问题的视角,如果新战友或许会不清楚。如果不清楚,那么请看文章顶部的“独立思考、客观理性、中国立场、百姓视角”,然后再看文章底部的“有广度、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文前和文后的这些文字,可以说是对占豪和占豪文章的高度概括。


所有占豪观点,都是在客观和理性的基础上独立思考的结果,在分析这些问题时,个人不会掺杂任何个人情绪,那一刻精神是高度集中的,是不作任何预设的充分思索,然后根据事物发展的规律去探索其中的内在发展逻辑。


但是,也请不忘了,在“独立思考、客观理性”后面还有“中国立场”这四个字。中国立场!中国立场!中国立场!重要的话说三遍。所有占豪的分析都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中国立场。也就是说,所有的分析都必然基于中国的立场和利益,这是文章立论的基础。在占豪看来,分析国际局势是不分国界和种族的,但作为一个观察者,占豪是中国人,身体里流淌的是中华民族的血,因此文章必然是站在中国立场说话,一切以中国的核心利益为基础。个人不是一个高冷的观察者,而是一个“有温度、有态度”的观察者,这温度就是一腔热血,这态度就是中国立场。


站在中国的立场,谁在世界上是和中国一起共同协作互惠互利的“小伙伴”?谁又是遏制中国、阻碍中国发展的那个试图破坏的人?这些恐怕都不言自明了吧?对于“小伙伴”在中东的正义行动,无论是站在人道主义的立场还是国家利益立场,恐怕该站在什么立场也不言自明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