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9 占豪原创丨曹德旺真的跑了?中国制造业成本真高于美国?制造业真能救美国?答案都在这里!

占豪原创丨曹德旺真的跑了?中国制造业成本真高于美国?制造业真能救美国?答案都在这里!

最近几天,关于“曹德旺跑了”的新闻可谓刷了屏。曹德旺是非常让人尊重的企业家,但他干得最牛的事不是他的企业做得多大,财富有多少,因为在中国富豪榜上他排得并不靠前,他真正让人肃然起敬的是他在过去33年里捐款70亿。然而,媒体对他的这些事迹报道并不多。而这一次,他在采访时所说的话被媒体解读为“曹德旺跑了”则帮他出了大名,这位中国的“玻璃大王”估计第一次如此受到媒体关注。只是,估计他自己也很遗憾,这次出“大名”不是因为自己的公益事业,而是因为掐头去尾、捕风捉影的几句话,真是奇年怪哉啊!


对于这则消息,很多战友问占豪看法。坦率说,占豪(微信号:占豪)对这件事不太感冒,原因是这事从开始就带着一股邪劲和歪风,占豪根本不认可媒体的那些表述。之所以不认可,根本原因有三:


一、所谓“曹德旺跑了”不过是媒体的搞笑噱头。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在中国大街上所跑的汽车中每3辆中就有2辆的玻璃来自曹德旺的企业,他的产品在中国占据70%的市场份额。这样的企业怎么跑?曹氏企业的主要市场和主要生产基地都在中国,这是能说搬走就搬走的吗?


二、对美投资10亿美元建厂是为了争夺北美市场,是企业走出去、推进国际化的发展战略,这是国家一直支持的事业。


曹德旺后来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我什么时候跑了?我在美国建厂20年前开始。这几年美国投资的同时,配合美国的战略,在美国项目开通的时候,我在天津的项目也开通。我在苏州工业园区刚刚拿了一块地。曹德旺跑到哪里去?”“我们所有对外的投资,都是经过国家发改委、商务部批准的。有什么错的?我们是全体产业的供应链,我们做玻璃的,都随着汽车厂走。汽车厂去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


事实上,美国汽车市场过去一直是世界第一大汽车市场,直到被中国超过。2015年,美国汽车销量高达1747万辆,同比增长8.9%。这么大的汽车消费量,这么大的市场,像曹德旺这样拥有中国市场霸主地位的玻璃企业当然要占领更大的国际市场。而要占领世界第二大的汽车玻璃市场,怎么可能不在美国建厂?人家肯定会要求在美国建厂。所以,这实际上是全球供应链的一种战略布局需要,中国政府非常支持这种布局,因为经济出了GDP之外还有GNP之说。


三、中国制造业成本与美国接近、比美国高的论调是老调重弹。


关于中国制造业成本赶上美国、美国制造业成本与中国接近的论调已是老调重弹,之前一两年类似“富士康50亿美元印度建厂,中国制造成本直逼美国”、“大陆制造成本接近美国,印度欲迎头赶上”,“美国BCG报告:中国制造成本已接近美国”等等,总之恨不得说中国制造业已病入膏肓。事实真的这样吗?


关于这一点,我们首先要承认中国的制造业成本正在快速上升,我们更要承认美国在某些方面成本的确比中国低,譬如天然气、石油成本,税收,物流成本,土地成本等都比中国低。但是,所谓美国整体制造业成本与中国接近、中国成本比美国高的论调都是瞎扯。暂不说人力成本美国依然比中国高得多,就整个工业链的完备程度的优势,美国那里能承载多少?所以,或许少数产业在美国生产的确比在中国成本低,但那依然是少数产业,在整体效率方面,中国依然遥遥领先。否则,为啥是中国制造占领世界而非美国制造?为啥西方如此害怕中国产业升级给他们高端制造带来的威胁?还不是中国的制造成本嘛!以家电行业为例,中国家电企业在世界上现在基本都是领导地位,这还不证明中国产品所拥有的竞争力吗?


所以,那些所谓的老调重弹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虽有迷惑性,但整体上不值一驳,很多东西不过是媒体噱头,缺乏认真推敲的余地。


虽然对媒体的噱头占豪(微信号:占豪)不感冒,但曹德旺先生在采访时所“吐槽”的现实问题却是摆在那的。他说,他是想警告中国人一定要小心,要考虑如何提高国家竞争力的问题,不要整天不着边际的胡说八道。


他为什么要警告?就是因为中国企业的成本上升得的确太快了,这让很多企业的日子举步维艰,连进行产业升级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挂了。这些问题怎么来的?四个方面:


一是思想意识上的脱实向虚。


我们国家现在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周期之中,这个过程中一些地方开始轻视制造业,认为制造业“傻大黑粗”增值太慢,于是开始在思想上“脱实向虚”,这使得一些地方对制造业越来越怠慢,服务意识下降。为此,中央及部委在文件中是经常强化实体经济发展的,若非有“脱实向虚”的态势,哪里需要一次又一次的强调?


二是税负有些重。


我国企业的整体税负的确较重,这很大程度上抑制了民间投资。过去两年也的确在努力减税,但效果方面还没有达到预期,毕竟营改增今年才正式推行,很多数据、效果还没出来,进一步措施还有待研究和落实。譬如,一些企业营改增后税负反而增加了。为什么?因为过去营业税是地方税,地方权力较大可以根据需要调节,如今改增值税地税调节空间降低,企业对营改增还没完全适应,政府也还没完全适应。


不过,像曹德旺先生所说取消增值税变所得税,有利润再交税,那是完全不适合中国的,若真那样中国财政根本就无法运行了。道理很简单,中国是高速发展的经济体,企业经营再投资的速度非常快,很多企业规模不断扩大,资产不断增加,企业不断发展,但就是没利润。若按照所得税去计征,财政是眼看着企业发展而征不到税。


如果真这样,中国那些基础设施怎么办?中国官办经济事实上是推动我国经济发展很重要的力量,基础设施基本都是官办主导的,基础工业链的产能也是官办经济主导的,这些和财政驱动都是分不开的,没有这些哪里有好的产业环境?所以,一切都是相辅相成的,国家刚刚还在搞营改增,就是要将财政进行集权并根据国家需要去分配,怎么可能取消增值税?中国经济,在未来很长时间依然会采取增值税这种流转税的方式征税,不可能按所得税对企业进行计征。


所以,在推动降税方面,占豪(微信号:占豪)认为我们还是需要进行针对性的降税,要对那些有快速增长空间的新经济降税,要对那些在产业升级领域有大幅增长空间的行业进行降税,要对有技术含量的领域和企业进行降税,要对一些新型的产业园区进行针对性降税等等。降税不应一刀切,而是进行结构性的,以推动我国经济转型升级为目的。至于本来就该转移走的低端落后产能,那本来就该被迁移走的。


当然,我们也应该知道,我们原来东部的一些产业其实是可以向中西部转移的,在这方面中西部在税收上应该结合自己的现实情况进行一些降税,这样可以尽量少地将一些不该转移的产业转移到海外,尽量多留一些时间,为我国转型升级增加更大的回旋余地和空间,避免经济过快走向虚拟化、空心化。


三是人民币升值。


中国制造业现在遇到的一些困难其实就是人民币升值过多带来的,人民币过大幅度的升值导致很多企业过早、过快地倒闭,这使得他们失去了转型升级的机会。莫说那些小企业,就是很多实业也是如此。譬如,原来我国很多比较有名的国产服装品牌,现在很多都消失了。为什么?就是因为人民币升值使得他们太快失去利润空间,同时也失去了转型升级机会。在这方面,其实我们是应该检讨我们过去的汇率政策的。


四是人力成本的上升。


在占豪看来,人力成本上升是中国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必须出现的,一方面是因为中国人口红利到了末期,另一方面是人民生活水平改善需要。所以,我们最不该抱怨的就是人力成本上升。事实上,如果我们用好人力成本上升,大力发展服务业,这反而会带来巨大需求,成为经济的重大驱动力。就拿汽车玻璃来说,若非工资水平快速提升带来巨大的汽车购买需求,哪里会有中国汽车业的爆发?没有汽车业的爆发,又哪里有汽车玻璃的巨大发展?所以,人力成本对现阶段的中国来说不但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


当然,人力成本上升的确也是企业成本上升的重要原因,这个我们需要承认。


对中国来说,现阶段的确面临系列问题,譬如制造业成本上升过快与产业水平升级速度不够快之间的矛盾就非常凸显。如果所有企业都像华为那样,中国这方面矛盾就不会凸显了,可是华为就那么一个而已。


那么,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的确需要政府在政策上做出一些调整,譬如在工业土地上的支持、税收上的支持、服务上的支持等等。特别是,地方政府应该根据自己原有的产业特点,去推动一些相应升级产业的配套建设和相关优惠措施。这些,都是需要政府扎扎实实去做的事。


那么,美国真的如某些人吹的那样可以用制造业来振兴美国经济吗?


其实,就像当年奥巴马说要振兴美国制造业,结果8年过去了振兴了吗?现在,又来个特朗普要振兴美国制造业。奥巴马不行,特朗普就行了?难道就因为他是生意人就能多忽悠几个人?每每看到有人在忽悠说振兴美国制造业占豪(微信号:占豪)就会觉得搞笑,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美国的经济结构。美国制造业占GDP的比重早在2012年就只剩下12%了,现在的水平不会比当时高。如此比例意味着,美国2015年GDP增速2.4%计算,其制造业年增长达到20%也只能为GDP贡献不足0.06个百分点。那么请问,美国如何靠振兴制造业来振兴经济?


所以,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无论是奥巴马还是特朗普,说振兴制造业基本都是典型政客的竞选语言,是不可能真正实现的。美国经济不可能通过提振制造业来获得提振,他必须通过刺激服务业来实现,特别是金融投资服务业,尽最大努力通过国际市场上的兼并重组来实现企业的资产和利润增值。所谓制造业振兴美国经济那是说给外行人听的,是为了选票而说的,不会真的实现。


当然,对特朗普来说,他还是会兑现一些承诺,譬如通过降税和一些行政手段促使一些美国企业回流,同时增加一些外来投资从而增加就业岗位,能实现就业岗位增加降低失业率就是特朗普的最大目标,只要通过制造业来实现振兴美国经济那是痴人说梦,完全不可能。


中国经济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正在进行深化市场经济改革,我们自身有很多问题需要改进,但我们潜力无限。对我们当前的问题可以尽量提并提出改进意见,但不可张嘴乱说些不靠谱和经不起推敲的话。


就拿“曹德旺跑了”这样的噱头来说吧,最终还是被曹德旺给辟谣了不是?就制造业成本而言,如果只是简单对比电价、油气价、土地价、税等因素,那么印度、越南应该比中国成本低很多,可为何他们在制造业领域无法与中国竞争?因为他们没有完整的工业体系。美国也一样,虽然有完整的高端工业体系,但在整体工业产能方面不可能替代中国,其成本也不可能普遍低于中国。


当然,这也不是我们会比我们自身问题的借口,我们该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还是需要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只是在解决自身问题时不应扯歪筋,而应把精力放在正确的改进方法和改进建议上来。譬如,降税也不是说张嘴就直接喊降税,而是应该探讨哪里该降,哪里降了对宏观经济更有利。一股脑把税都降了,和美国一样搞巨额财政赤字吗?那不是让政府去消耗老百姓的储蓄吗?这显然不妥当。


有事说事,不扯歪筋。


暴力反弹!

两市早盘高开,全天震荡上行。成交12494亿,较前一日缩量。到收盘,沪指涨1.49%、报收3411点,深成指涨3.04,创业板指涨5.32%。北上资金,全天净流入42亿。个股涨停137家、跌停9家,市场赚钱效应极好。板块方面,新能源、有色金属、半导体,仅食品饮料、银行下跌。今天市场大反弹,从昨天晚上开始,几大权威媒体,纷纷表态政策没有变化,不存在从“效率优先,变成公平优先”。国家政策连贯性是很强的,关于校外培训,其实从六月一日开始实施未成年人保护法就有明确要求,之前和之后更是信号不断,只是多数人有侥幸心理罢了。普通投资者,过去很少听到效率和公平的讨论,第一次听到感觉醍醐灌顶,其实这种讨论过去根本没停过,国家不可能改变"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思路。过去3天一直在讲这次回调后布局的思路,目前看来市场确实是在往我们预期的方向走,新能源板块……

下一步的投资方向

今天,经历过连续杀跌后A股市场迎来大幅反弹,同时,也迎来历史性的一天:创业板指数暴涨5.32%,报收3459.72点,正式超越上证指数(3411.42点)。虽然这一天是过去就已经能够预见的,但真的到来了,还是让人振奋。7月13日,创业板指数曾经盘中短暂超越过上证指数,但是迅速回落,并后面引来市场连续回调。我们开玩笑,说动了老大威风后果很严重。现在,历史终于被正式创造。这是新经济对传统经济的超越,也是新制度对传统制度的超越,为我们指明了下一步的投资方向:站在更有活力、更有趋势的一边。行情今晚不多说了,周日晚上再好好聊。前几天最关键、最重要的时候已经大胆表明观点,没有一个行情需要……

0730周五操作策略:我认为这个反弹会在短期内持续,但并非反转的概率最大。

今天市场出现了反弹,反弹的规模还是比较大的,昨天我也有提到120分钟昨天收盘出现了序列低8,今天上午低点。但我并不认为这个低点是下跌结束,原理也很简单,一个高速行进的汽车,是没有办法突然掉头的,首先这辆车需要减速。减速之后,通过速度的衰竭去判断方向的转折,这是常规走势。当然我们也并不排除市场就在这个地方构筑大的尖底,V形反转上去,2018年初出现过一波大跌然后V上去的走势,但如果纵观股市的历史,这种走势其实是非常少见的。大概率是先从一个急速的下跌过渡到一个缓速的下跌,即速度衰退之后,再发生转折。而连接急跌到缓跌中间必须有一个反弹,没有这个反弹就不能分割出两个绿角线峰值,没有两个绿角线峰值就不会形成钝化,没有底部钝化就没有底部结构。所以这个反弹是必须的。而对于今天的这个反弹,我认为……

股市操盘丨新华社罕见深夜发文挺A股,大盘全线反弹后小心二次回落!

昨天深夜,新华社罕见发文挺A股: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基础依然稳固,行业监管政策有利于中国长远发展;经济日报头版也在头版发文:中国股市稳健发展有充足底气;在港股、A股连续大跌之后,管理层频吹暖风稳市场,这次由于政策引发了港股、A股连续暴跌,并引发了国债和人民币汇率的剧烈波动,不尽快稳住局势,或有引发资本市场系统风险的可能,连续大跌不仅震惊了市场,也让管理层坐不住了,昨晚监管层召开了投行座谈会,新华社深夜发文,向市场发出重要信号,隔夜美股中概股全线强反,A50指数也大涨。受此影响,今天A股三大指数全线高开,虽然一度疲弱回落,最终在主流热点强劲买盘的推升下震荡走高,收出高开高走的阳线,创业板大涨5%以上,将这几天下跌的失地收复一大半,不过上证和深成指反弹力度不算大,且明显缩量,缩量反弹意味着上冲的空间有限,沪指上方主要压力在半年线附近,今天最高点3416和半年线仍有一段差距,周五不继续强力拉升,反弹后大概率还会下来,走出第二只脚,周三的3312目前判断为短线低点,还无法确定是这波调整低点,再下来如创新低,上证会出现15-30-60分钟的背离,创业板会出现60-90分钟的背离,60分钟以上周期的底背离结构才能确认底部形态。明天操作:反弹后……

今天明显感觉到有资金护盘!

打仗的时候,很怕溃败。一旦队伍群体心理崩溃,往往是灭顶之灾。解放战争中有一场著名的“莱芜战役”,我们华东野战军短短3天,全歼了国民党部七个整师五六万人。对此,南京政府第二绥靖区司令长官王耀武抱怨:五万多人,三天就被消灭光,就是放五万头猪叫共军抓,三天也抓不完。王司令说的没错。但魂飞魄散的群羊,本身确实不如猪。昨天下午和今天上午的A股,就出现了溃败的迹象。明明早上外围A50期指(对应A股上证50指数)大涨,但A股投资人在恐慌心理下,仍然争相抛售,让指数快速下滑,一度带崩外围。好在,关键时候,一股“神秘”资金入场,扫货银行等权重股,稳住了局势。随后,市场开始企稳,短期超跌的医药、白酒领涨,创业板指数V型反转。非常熟悉的味道,应该就是解放军的护盘资金来了。毕竟,不管政策怎么调整转向,社会主义的股市还要继续开下去。关于后市,有没有希望就此企稳,因为今天的走势有护盘资金干预,暂时还不敢太早下定论。最好是,按照原计划再观望两三个交易日,可能会看得更清楚。这个真不能乱说。我要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