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3 占豪微解读丨中俄能否构建世界新秩序?

占豪微解读丨中俄能否构建世界新秩序?

最近有一些很有趣的迹象,据俄罗斯“卫星”网11月17日报道,杜特尔特17日表示,菲律宾可以追随俄罗斯的脚步,退出国际刑事法院(ICC),加入一个新的世界秩序中,如果它是由俄罗斯和中国成立的。


我们知道,俄罗斯刚刚宣布退出国际形势法院,而在1个多月前,布隆迪、南非、冈比亚三个非洲国家相继宣布退出设在荷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无论是俄罗斯,还是非洲三国,其实都是指责国际形势法庭已沦为西方大国不公正对待他国的工具。事实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正在试图利用国际法庭对相关国家的问题进行审判,这让这些国家认为侵犯了他们的主权。


那么,杜特尔特为何现在说这种话?根本原因是他担心,自己得罪了美国,又在打击贩毒,这可能成为美国报复菲律宾的借口,并且用国际形势法院来对其进行审判。之前的8月份,俄罗斯就曾表述过要和中国一起构建一个欧亚国际法庭从而与国际刑事法庭相抗衡。那么,作为杜特尔特来说,他现在的确期望中俄能构建一个新的体系,从而能起到自保的作用。


事实上,对新秩序感兴趣的还有其他国家。譬如,就在最近两天,签约了TPP的两个国家秘鲁和马来西亚分别表示,已经开始或正在推动与中国就加入北京支持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进行协商。几乎与此同时,TPP的另一个签约国、美国盟友澳大利亚也表示,将对中国支持的RCEP表示支持。这也就是说,这些国家都准备在经济上转头中国推动的规则。


那么,基于此,中国是否可以与俄罗斯另立规则呢?


在占豪看来,进行所谓大张旗鼓与美国对着干的“新体系”是很不明智的选择,俄罗斯当然很希望中国挑头干,因为俄罗斯自己没那么大影响力,但中国在这件事上海真不能跟着俄罗斯的节奏走,中国必须基于自己的需要。


那么,中国为何不能大张旗鼓搞与美国的对抗呢?因为中国如果搞这样的对抗,那么就将美国的“火力”全部吸引到了中国身上,俄罗斯是轻松了,中国就麻烦了。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中国就不能制定规则了,譬如围绕“一带一路”战略的亚投行,还有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这些都是在按照中国的规则逻辑推动世界秩序重组。但是,这些新的体系并不与美国主导的原有体系冲突,双方还有很多互补的地方,用做商业的逻辑表述,就是中国在做的市场是美国不做的或做不了的市场领域。如此,中国是在新的领域和范畴制定规则,就不是和美国在既定的传统“地盘”上进行直接硬碰硬,如此美国虽然不爽,但不能和中国撕破脸。


所以,我们可以去制定一些规则,但这些规则不是直接“修改”美国早已制定好的旧规则,而是应该在新的领域制定新的规则,这样至少中美矛盾不会激化,换做务实的总统还可能合作共同推动人类进步。


因此,占豪认为,像俄罗斯所提的建议,我们可以研究探讨,但完全不必听风就是雨去妄想立刻构想一个新秩序,中国还没有到那个能力程度。我们要做的就是独辟蹊径,找到新的发展突破口,而不是去刻意营造挑战美国的氛围。


正所谓广积粮、缓称王,中国此时应继续兢兢业业做事,然后把中国的侦测逻辑做实,这样下去再持续数年,中美的一些领域的实力将会一定程度逆转,到那时我们再谈构建世界新秩序可能早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