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7 占豪原创丨法俄拥抱,奥巴马总统突然变脸为哪般?!

占豪原创丨法俄拥抱,奥巴马总统突然变脸为哪般?!

美国总统奥巴马刚刚离开土耳其的G20峰会到达菲律宾的APEC峰会现场,关于叙利亚问题的态度就发生了一些“变化”。据英国路透社11月19日报道,当天奥巴马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出席APEC第二十三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时表示,政治途径是叙利亚根除“伊斯兰国”(IS)的关键。这恐怕需要一段时间。同时,奥巴马同时强调,政治手段根除IS的前提是,解除巴沙尔政权。


如果我们没有记错,之前在G20峰会上普京和奥巴马会面时,双方并且强调要巴沙尔政权下台,那么为何突然到了菲律宾就又强调必须巴沙尔政权下台呢?这背后有什么逻辑?普京对奥巴马的表态又会有何态度呢?巴沙尔政权会如奥巴马强调的那样,成为根除IS的条件吗?


从最近几天的形势发展上看,奥巴马在菲律宾的这一表态应该是基于四方面原因:


一、美对让步仍心有不甘。


迫于形势压力,奥巴马不得不向普京让步。因为,在巴黎遭遇恐袭之后,白宫若再保持原来的态度,不但会引发欧盟国家政府及人民对美国政府的反感,也无法阻止法国展开实质性打击IS的态度转变。白宫在这种情况下的让步是“形势比人强”,却非心甘情愿。如果此时美完全在叙利亚问题上让步,一定心有不甘。所以,奥巴马通过表态来继续向各方施压,是这一表态的重要目的之一。


二、巴沙尔政权不下台,美基本没有可能拿到反IS的真正主导权,更难拿到未来叙利亚局势的主导权。


2013年9月,白宫试图如法炮制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的模式推翻巴沙尔政权,但在普京以军事全力支持巴沙尔政权的威胁下,奥巴马担心再次陷入新的战争泥潭而退缩了,目的最终没有达到。后来,美为首的西方试图假IS之手推翻巴沙尔政权,但在今年9月30日俄罗斯展开对IS的打击后,这一想法也成了梦幻泡影。按现在的架势,俄罗斯已“合情合理合法”地拿到了叙利亚打击IS的主导权,按现在趋势发展下去,美很难拿到消灭IS后的叙利亚主导权。在这种格局下,奥巴马是想通过放话来达到威慑对方,迫使对方让步的目的。


三、法俄的快速靠近惹怒了奥巴马。


据新华社报道,法国总统奥朗德17日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话,就加强协调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进行讨论。双方同意,两国军队和情报部门将建立更加密切的接触和协调以打击恐怖组织。法新社对两国领导人的这次通话给予高度评价,称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两国首次联手打击共同敌人”。而普京的发言人佩斯科夫17日向媒体记者证实普京与奥朗德通话的消息。佩斯科夫说,普京在通话后命令俄罗斯海军与法国军方建立直接联系,在打击“伊斯兰国”行动中加强协调。


形势变化真的是太快了,快得让人有些不太好转弯,在这里不得不佩服法国人的“浪漫主义精神”。从“巴沙尔必须下台”的与俄罗斯针锋相对,到与俄罗斯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两国首次联手打击共同敌人”的“伙伴”,其间的间隔仅仅是一次重大事件的发生后的几天内。而且,在两国总统通话后,俄罗斯海军与法国军方直接建立了联系,就打击“伊斯兰国”进行协调。


在俄法两国总统17号通话后,接着就传出了新的消息,原本要道波斯湾打击IS的法国“戴高乐”号航母,可能不去波斯湾了,而是直接从地中海方向打击叙利亚的IS。在这里,不得不再次佩服法国人的“浪漫主义精神”,从地中海打击叙利亚的IS,俄法一下子从原来的对手变成了联手,若非事实摆在面前,还真的不敢相信。


两三天时间就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也难怪奥巴马总统气急败坏。总统先生私下一定咬着后槽牙说“呸!这都什么江湖?都什么江湖啊?”


四、奥巴马要修正G20对俄让步的国际印象,通过口头的强调来显示美国的“强大”。


对世界霸主来说,让步总是面子上有些过不去的,特别是向老对手俄罗斯让步,是迫于形势被普京一步步地给逼得让步,这对于太平洋总统来说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所以,到了菲律宾APEC峰会上借机“吐吐槽”、“斗斗狠”找回点面子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不过,总统先生虽有千虑却有一失,面对要对全世界展开恐怖袭击的IS,政治途径是根除IS的关键吗?显然不是,因为IS根本不是谈判对象,只能是消灭对象,对IS只能用炮弹说话。在这方面,俄罗斯的态度才是正确的。当然,在用炮弹说话的同时,要想真正根除IS,铲除IS滋生的土壤,还得用中国元首的建议,即通过发展经济,让IS滋生的土壤不复存在,才是根除IS的正确之路。


上述两种手段是互为配合的手段,但都不是政治途径,由此可见,政治途径并非根除IS的关键,一致的反恐与推动经济发展才是根除IS的关键。而且,此时说“用政治途径根除IS”无疑给人“袒护”IS或以打击IS为筹码以获取私利的不良印象。作为世界领导者,这种说法显然会进一步损害威信。


更为重要的是,现在包括巴沙尔政权都在打击IS,IS是人类公敌,那么此时正确和正义的做法应该是先联手消灭IS。把解除巴沙尔政权作为根除IS的前提条件,是将一己之私凌驾于世界人民利益之上的做法,这显然既不合情又不合理。更何况,如果现在解除了巴沙尔政权,陷入无政府状态的叙利亚,只会滋生更为严重的IS之患,又怎么可能根除IS呢?如此说来,解除巴沙尔政权和根除IS的目标本身就是相悖的两件事,又如何能作为条件联系起来呢?很显然,这种前后矛盾又胡乱强加条件的说法,是缺乏深思熟虑的结果。


不过,在争夺打击IS的主导权方面,俄罗斯是真的放开手脚了。据报道,俄将投入25架远程战略轰炸机展开对IS的打击,并在过去几天内炸毁了500辆IS的运油车辆,这比前几天美国一次性炸毁的116辆的成果更加丰硕。按这种趋势发展,如果美再不调整策略加大打击IS的力度,当俄法及更多国家投入到打击IS的队伍当中后,美在未来叙利亚话语权方面会更弱。而且,随着中东形势演化的深入,下一个中东“风暴眼”——巴以问题可能会被提前引爆。最近几天,以色列特工针对哈马斯的暗杀以及巴勒斯坦人针对以色列的自杀式袭击都表明,巴以之间的冲突越来越严峻了。


另外,据报道,被IS绑架的中国人质已被IS撕票,IS和中国也终于结了血仇。基于当前的大环境,中国完全可以在打击IS方面做得更加积极。虽然出兵方面应该谨慎,但中国完全可以通过向叙利亚、伊拉克出售武器的方式“间接”打击IS。譬如,我国已向伊拉克交付了彩虹4察打一体的无人机,中国完全可以向伊拉克和叙利亚多卖点相关武器,并提供现场的业务指导服务。同时,中国也可以调动卫星,为相关国家提供更加丰富的情报服务。当然,必要的情况下,还可以提供一些地面的重武器。而且,这对中国来说这也是一次用实战检验武器装备可靠性和优缺点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