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7 占豪原创丨联合国两个动作证明普京赢了,中国借机南海发最强音!

占豪原创丨联合国两个动作证明普京赢了,中国借机南海发最强音!

在11月13日法国恐袭发生后,我们就分析过这将是一件影响世界走势的大事。恐袭发生后也就是两三天的时间,针对叙利亚局势的态度在国际上就发生了大逆转式的大重组,但是实际上已经确认了普京领导的俄罗斯是过去一个多月世界局势剧烈变化的最大赢家。11月19日和11月20日,联合国发生的两件事再次确认了这一点。


两件事的第一件,11月19日联合国大会人权委员会通过了一份由沙特提交、不具约束力的谴责伊朗和俄罗斯干涉叙利亚内战的决议。这份议案得到了卡塔尔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保荐。决议是以115赞成,15票反对和51票弃权的方式获得通过。尽管人权委员会没有直接点名,但表示联合国大会“强烈谴责任何攻击叙利亚温和反对派的行为,并要求有关方立即停止,因为这种行为会被极端组织IS和其他恐怖主义组织所利用”。这份决议还要求,外国民兵组织应立即离开叙利亚领土。不过,决议大部分内容是谴责巴沙尔政权制造了这场将近5年的内战。随后,叙利亚和伊朗代表谴责这样的做法对解决叙利亚危机“毫无帮助且不正当”。


第二件事,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通过沙特提出议案的第二天即当地时间11月20日,联合国安理会也投票通过了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决议,即促请有能力的会员国根据国际法,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受“伊斯兰国”(IS)控制的领士上,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打击其恐怖行为。报道称,安理会以15票赞成一致通过决议,促请有能力的会员国根据国际法,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受“伊斯兰国”控制的领士上,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特别防止和打击伊斯兰国和胜利阵线的恐怖主义行为,摧毁它们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相当多的地方建立的庇护所。法国外长对此决议表示欢迎,并发表声明称,该决议表明了全世界对抗IS的决心。


很显然,这两份决议在是前后矛盾的。前一份不具约束力的人权委员会决议谴责俄罗斯和伊朗干涉叙利亚内战,后一份更高级别且具约束力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却“促请”有能力的会员国根据国际法到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打击IS。站在联合国的视角,那么到底是支持打还是不支持打?而且,如此一对比,犹如安理会决议打联合国人权委员决议的脸一样。


事实上,这是两份具有不同政治目的的决议。对于后者,在法国首都巴黎遭遇恐袭后实际上已成趋势,西方主要国家除了美国外,将会全部支持打击IS,否则这些欧洲国家的政府将无法面对自己的民众。在如此形势下,美国也不得不迫于压力顺应这一趋势,支持实质性地打击IS,同时在联合国安理会层面形成打击IS的决议。在这种事时候,谁不同意就意味着站在了IS的立场,这是世界所不容的。


但是,联合国安理会通过这样的决议,实际上是充分认可了俄罗斯和伊朗在叙利亚的行动,这意味着西方过去的选择是错误的,是非正义的,这显然让西方脸面上过不去。与此同时,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如此决议后,在叙利亚和中东的政治博弈方面对以沙特为首的中东国家和以美为首的西方国家都不利。为了对冲安理会的决议,才在沙特提案下、美国的推动下搞出个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决议通过以对冲安理会这一决议的政治影响力。


不过,联合国两天内的这两份决议都充分表明,俄罗斯和普京是这一轮博弈的最大赢家,如下两个方面可以充分体现这一点::


一、相比人权委员会不具约束力的决议,安理会具有约束力的决议更具权威性,同时还具有法律效力。在有了安理会这份决议之后,俄罗斯、伊朗等国在叙利亚、伊拉克的行动,将不但具有当地国国内法的合法效力,还在联合国层面有了法律依据。那么接下来,无论俄罗斯、伊朗等国在叙利亚、伊拉克采取怎样的军事行动,都完全合情、合理、合法,是正义的行动。


二、联合国安理会的15票全票通过和人权理事会的15票反对、51票弃权形成鲜明对比。


安理会通过具有法律效力的决议是15票全票通过,人权委员会不具约束力的决议投票却是以115票赞成、15票反对和51票的弃权获得的通过。前者的支持率是100%,后者的支持率只有63.5%,两者大相径庭。


可能有人会说,毕竟人权委员会投赞成票的也是多数嘛。当然,鉴于西方的影响力,赞成票仍然是多数票,但相比2012年2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的那次决议,支持率已大幅下降。上次人权理事会决议是以37票赞成、3票反对、3票弃权获得通过的,当时俄罗斯、古巴、中国投了反对票,那次谴责叙利亚的得票率高达86%。


由上述支持的比例可以看出,相比2012年,世界局势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也知道,人权委员会一贯是西方政治上干涉他国内政的工具,在西方可以操弄的工具上支持率如今已只剩下63.5%,可见在叙利亚问题上西方已不得人心。而这一切之所以发生逆转,是在过去一个多月之内俄罗斯主导打击IS的背景下,又爆发了突发事件才最终实现的。


我们应该记得,中俄之前在联合国层面已多次联合在叙利亚问题上投了反对票,如今再次领头投了反对票。由此可见,过去数年叙利亚是当前大国角逐焦点中的焦点。而在2011年,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正是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设立禁飞区的决议后,被美法为首的西方国家过度利用才被推翻的。在叙利亚问题上,中俄已充分认识到不能再做退让。也正是中俄的坚决反对,美国为首的西方才没有拿到推翻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合法外衣”,叙利亚巴沙尔政权也才得以保全到今天。如果现在没有了巴沙尔政权的存在,那么中东将无法形成现在的打击IS的联合阵线。就像利比亚、索马里,虽然一样混乱不堪、民不聊生,但已没有国家愿意再去过问。这也充分证明,当时中俄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远见。


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促请”成员国“积极”打击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IS的决议案后,相信围绕这两个国家的权力争夺已经开始了。未来,相关大国、小国,将会围绕伊拉克和叙利亚打击IS方面“争权夺利”,11月19日人权理事会通过的“最强烈谴责”的议案就是大国“争权夺利”在联合国层面的体现。以后,在具体针对IS的打击细节中,这种争权夺利还会更多。


当然,无论如何,普京和俄罗斯都是这一轮大博弈的最大赢家,而中国作为普京和俄罗斯背后的最大支持者,也是“最舒服”的赢家。有了中东局势这些新的巨大变化,中国在中东也将可以发挥更大的影响力。未来,不但会促进中欧合作进程的加速,也会削弱美国在南海与中国撕破脸的勇气。关于这一点,已经在最新中国外交部的表态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据日本《朝日新闻》11月18日报道称,本周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在就马来西亚举行的东盟首脑会议的记者会上回答提问时表示,中国“6月30日完成了”在南海的填海造陆工程,将继续在南海中国岛礁建设医院、海洋科学研究机构以及渔业管理机构等。报道还介绍说,刘振民就目前中国在南海实际支配七个岛礁的情况作了说明,并表示“42处岛礁正被周边三国不法占据”,“中国拥有收回被周边国家所侵占的岛礁的权利和能力,而正在做最大限度的克制”。


这一表态是中国政府在国际会议场合极其罕见、措辞极其严厉的一次表态,不但明确表示南海7个岛礁的建设已是既定事实不可更改,更毫不客气地指出,越南、菲律宾和马来西亚三国非法占据了中国42个岛礁,而中国则拥有收回的权利和能力,并在做着最大限度的克制。


这话的意思就是,在南海岛礁建设上,美国炒作也就算了,相关国家就不要再乱BB了,不要和美一起在那胡乱聒噪添乱,否则中国冲冠一怒,就可能直接用武力进行正当权利的维护,收回相关岛礁。这一表态是中国副外长在东盟首脑会议的记者会上作出的,是当着东盟国家的面的明确政治表态,其对南海周边国家的震慑可想而知。


可以预见,未来美若再在南海挑衅,发生军事摩擦完全有可能;至于南海中国点出的那三国,谁过分谁将会吃大亏,中国将可能借机给予强烈反击维权。更加有趣的是,中国与马来西亚已经达成中国军舰在马来西亚军港停靠权利,这意味着马来西亚不太可能和美一起在南海聒噪。那么,剩下的两国,就自己掂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