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3 “美国人”约翰逊成英国首相,背后隐藏3大政治逻辑!

“美国人”约翰逊成英国首相,背后隐藏3大政治逻辑!

前方传来消息,和之前的大家普遍的预估一致,英国前伦敦市长、前外交大臣,有“英国特朗普”之称鲍里斯·约翰逊成为新一任首相。


7年前,当被问及是否会在将来成为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说他成为首相的概率犹如飞盘把自己砸死一样。在那个时候,没人能想到他会在7年后成为英国新一届首相。不过,这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在特朗普成为总统5年前的一天,也就是前总统奥巴马连任晚宴上,特朗普曾被时任总统奥巴马嘲笑,而特朗普在5年后成了美国总统。


近些年的西方政治可谓世事难料,走马灯的变化太快了,简直目不暇接。鲍里斯·约翰逊有“英国特朗普”之称。为什么这么称呼他呢?原因是他给人的印象总是怪怪的,而且经常失态或说一些让人觉得不太靠谱的怪话。在对他的新闻报道中,像和女友打架引来警察等这种糗事层出不穷。从他的绰号什么“失态王”、“英国特朗普”等我们可以看出,他的政治生涯犹如一个“段子”,总能吸引一些眼球。


纵观近些年西方政治,美国总统特朗普、英国新任首相鲍里斯约翰逊都是西方非典型政客;像法国总统马克龙、加拿大总理小特鲁多则是人长得帅,实际能力却是中看不中用的小鲜肉;而像意大利、澳大利亚的掌权者,又多比较极端。纵观近几年的西方政治,被选为国家领导人的传统政客越来越少,非典型的西方政客,或者说在过去属于少数派的政客,竟然都逐渐走到了舞台的中心。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些“非典型”政客成了西方政治的主宰呢?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原因应该主要有三个:


一、全球金融危机及后危机时代西方政治的无能,让新一代选民忍无可忍。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由美国次贷危机而起,尔后先席卷西方发达国家,再席卷全球,最终酿成全球经济危机。虽然很快经济危机的紧急警报解除,但后危机时代西方经济还是陷入了长期的滞胀,大量的失业以及社会福利的降低,对未来看不到希望等等。


西方传统政治家们,大呼小叫搞了这么多年,没有根本性解决问题,在后危机时代的政治无能暴露无遗。在这种情况下,新一代选民忍无可忍,近几年的西方选情,实际上是选民对传统政客们的放弃。以美国为例,希拉里是美国最典型的政客,特朗普是个商人,结果希拉里就是败给了特朗普。


二、当前西方选民更加情绪化,个性强、情绪化重的政客也更加容易被选中。


1990年代之后出生的西方选民,他们更年轻、更新潮,性格更加独立,个性更强,但同时也更情绪化。新一代选民的这种特点,注定了他们会更容易选择那些和他们特点更加一致的人。而像特朗普、鲍里斯·约翰逊都是标新立异的类型;法国总统马克龙与加拿大总理小特鲁多,这些都是长得很帅的小鲜肉,其实这也是像法国、加拿大这种地方的选民想换换口味的选择,与美国、英国选择特朗普、鲍里斯·约翰逊没有本质区别,其核心原因就是新一代选民更加情绪化、个性化。


三、西方人口整体素质下降了。


更加情绪化、个性化,其实质上对应的就是西方人口素质的普遍下降。西方人口素质为什么下降?基础教育落后了。西方过去些年在精英的倡导下,大众搞什么快乐教育、要自由云云,公立学校的教学品质普遍大幅下跌,这使得欧美国家新一代的选民素质都比较差。文化素质差,当然选择就情绪化。


可能很多人对欧美人口素质低这个结论觉得草率,那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这里就举点普遍被报道过的数据:约四分之一的美国青年没有阅读能力,美国大量青年不具备基本运算能力,有报道称英国有500万到700万功能性文盲成年人(所谓功能性文盲,就是半文盲或文盲,基本上不会读写),德国也有数百万人。这些数据在西方国家的占比,可真的是不低了!所以,说西方人口素质降低了,那真的不是随便说说,而是客观事实。


其实,再注意观察,会发现无论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还是英国新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用最简单、最粗暴、最有效的方式与民众沟通,他们向民众喊话,全是普通人听得懂的话,这和过去西方政客表达施政观点主要靠政治辩论完全不同。譬如,像特朗普就更加直接和高效了,他用推特治国,用最通俗的语言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向民众发布信息,这一下子就贴近了选民。


如果我们再注意观察,无论是特朗普还是鲍里斯·约翰逊,他们共同的特点是,行为都更像我们日常的人,他们给新一代选民的感觉是更加不装,更加坦诚,这给他们加了很多分,也是他们能竞选成功的关键所在。


另外,可能很多人还不知道,鲍里斯·约翰逊是地道的美国人,他出生在美国纽约,甚至一直到2015年,他才决定放弃美国国籍,真的是如假包换的美国人。


鲍里斯·约翰逊是个脱欧派,所以接下来英国必然继续折腾,我们拭目以待!看看是否真的把英国折腾到脱欧。但无论如何,英国未来只要折腾脱欧,那么英国所遭受的痛苦就是其他国家所未尝到的!我们拭目以待!